第一文学城

【任人欺负的学生其实是一个大肉棒S】(第一章)母猪/痴女/肉便器/绿帽/恶堕即堕

第一文学城 2022-06-23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胯下千万女
作者:千万女 2022年5月28日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6956   前言:这篇文是一篇重口痴女女,喜欢的多多评论点赞

作者:千万女
2022年5月28日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6956

  前言:这篇文是一篇重口痴女女,喜欢的多多评论点赞

  已经写了大概四十万字了。

  山本实验中学门外,身穿校服的苏凡宇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他并没有发
现,此时这片地点除了一伙叼着香烟的女流氓外只有他一个穿着校服的学生。

  而让苏凡宇如此忘我的是一本关于虐待凌辱的真人写真书,书中的变态和刺
激的照片让苏凡宇浑身都血脉膨胀,鸡巴把裤裆顶起一个大帐篷,仍谁都能猜出
藏在里面的巨物有多雄伟,只是苏凡宇却没有丝毫察觉出自己的丑态。

  苏凡宇此时也看到了最关键最刺激的几张图片,一个女人握着一根长满粗糙
尖刺的荆棘插进一位被打的满身鞭痕的女人阴道,粗糙的荆棘划破女人柔嫩的肉
壁。

  而奇怪的是,右下角女人的脸部特写上,却显示出女人在荆棘贯穿子宫时的
愉悦和对虐待之人的感激。

  「骚婊子,女人都是贱货」苏凡宇看着书中的女人,喃喃自语。

  一个身穿皮衣皮裤,打着银耳钉,手指上戴着一圈戒指,一身痞气的女孩坐
在一辆哈雷赛摩上,眼角的余光正好瞟到孤零零坐在椅子上看书的苏凡宇,在看
到苏凡宇裤裆所展现出的惊人尺寸时,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风骚淫贱的郭燕脑
海中不自觉的幻想着面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男孩裤裆里到底藏着什么样的
凶器。

  微微靠近一些,郭燕甚至能闻到苏凡宇下半身散发出的淡淡精臭。

  随着郭燕的目光,一群舔狗女混混齐齐的看着碍眼的苏凡宇的裤裆。

  苏凡宇此时正看的起劲,此时全身心都被图片所吸引,无视了周围的环境和
声音,直到郭燕几人到了近前,苏凡宇才猛然惊醒,匆忙合住书页,瞪大眼睛看
着郭燕几人。

  「嗯……你那个班的?」郭燕虽然是山本中学的老大,狠辣的手段和干脆的
手段让很多人都愿意追随她,在学校里飞扬跋扈,可以毫无顾忌的欺凌学生,可
少有人知道,郭燕是个极度崇拜大鸡巴的贱货,也是个极度男权的拥护者。

  「我……我是……三班的」苏凡宇看着面前的校霸,心中咯噔一下,他在学
校十分低调并没有挨过欺负,但是郭燕的名声太大了,苏凡宇经常看到有同学被
郭燕打的头破血流。

  郭燕又看了一眼苏凡宇的裤裆,凭她的知觉,苏凡宇的肉棒绝对不少于二十
五公分,这可是她梦寐以求的肉棒。

  「原来是三班的哥哥啊……我……我是……我是七班的郭燕……」郭燕呼吸
急促起来,她离的越近,越能闻到苏凡宇身上所散发出的浓重精臭。

  这味道是内心淫贱的郭燕所不能抗拒的,若不是现在在校门口,郭燕敢肯定,
她早已经跪下磕头求苏凡宇拿鸡巴抽她的脸了。

  苏凡宇十分畏惧郭燕,不知郭燕想干什么,有些唯唯诺诺的抓紧手中的书,
同时裤裆的大鸡吧却更加凶横的跳动。

  郭燕也注意到了苏凡宇肉棒的跳动,体内的下贱基因彻底迸发出来,对旁边
的两姐妹一招手,命令道「你两把他带到自习室」

  鼓起勇气说完,郭燕再也忍受不住骚屄的酥痒,坐在摩托上,让一个绿色头
发的少女带着她扬长而去。

  郭燕虽然很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跪到苏凡宇面前,给他磕头,求他肏屄,可
她屄里还有两泡未干的精液,她害怕苏凡宇嫌弃,害怕苏凡宇拒绝收她做母狗。

  远离苏凡宇,郭燕心中空落落的同时,骚穴处更加酥痒,催促道「王妍你个
蠢猪,快带我去宿舍好好给我洗洗骚屄,肏你妈的,早知道昨晚就不去乱搞了」

  「大姐,你今天怎么了?也不让妹妹给你舔屄,我和倩倩等了一晚上」郭燕
不满的抱怨道,她一晚上没合眼就是为了给郭燕表忠心,可郭燕起床后非但没夸
她,反而扇了她好几个嘴巴。

  郭燕也为了早上没洗澡而懊恼不已,她怎么会想到学校里竟然有大鸡吧?

  「操,老子怎么知道今天会遇到这么大的肉棒,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
人」郭燕惆怅道。

  王妍连忙发挥出她溜须拍马的本事,连忙奉承道「那个书呆子一看就是个没
见过世面的雏,大姐你只要把屁股一撅,他绝对被你迷得走不动道」

  「放你妈的屁,我可告诉你,不管他是不是雏,你们这些婊子都给我把骚样
摆出来,女人在大鸡吧面前就是头母猪,知道吗?」郭燕听到王妍刚说的话后,
用拳头砸在王妍的肚子上警告道。

  王妍知道郭燕的脾气,不敢顶嘴,反而讨好的说道「是是是,大姐,我们女
人都是母猪,尤其是在大鸡吧男人面前,我们女人连猪都不如」

  「明白就好,等会去宿舍,把我的骚屄里的精液都洗干净」郭燕淫荡的笑道。

  王妍点点头,刚才她说的话都是郭燕给她们灌输的理念,在郭燕长期的「教
育」下,王妍已经潜移默化的认同了郭燕的理念,不知不觉中也开始崇尚大鸡吧
的男人。

      ——————————————————————

  张凡友被几个穿着和妓女没两样的女学生拉倒一间自习室后,对张凡友做了
个飞吻的动作后就锁住了门。

  「你们干嘛?你们想干什么……」张凡友喊了两声没人应后,张凡友想了想
还是拿起电话打给一个备注为「贱畜周恺彤」的手机。

  远在三运大厦的周恺彤此时正在开会,不过这个会议非常怪异。

  包裹周恺彤在内所有人脖子上都带着一个颜色不一项圈,其中周恺彤带着的
是红色项圈,秘书刘欣和会计主管邱岩是黑金色的项圈,其他人都带着红色项圈。

  「铃铃铃……」

  急躁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会议,周恺彤眉头紧皱的拿起手机,看到来电后
立马露出了妩媚的春色,手忙脚乱的把白衬衣撕烂。

  原本周恺彤并没有穿内衣,让人震惊的是,本该白皙光洁的胸部遍布着歪歪
斜斜的扭曲伤疤,两颗丰满的大奶子没有一块白肉,右奶头还穿着一颗黑色的乳
环,乳环上的吊牌赫然「贱畜总裁」四个红色的大字。

  而在场的所有人对此却没有丝毫惊讶,反而都像周恺彤一样,把衣服脱掉,
最后齐刷刷的跪在地上,崛起大白屁股。

  周恺彤刚接起电话,张凡友便骂道「贱畜,你死哪里去了?」

  「主人……贱畜在和其他母畜开会……您有什么指示吗?」周恺彤极其卑微
的回答道。

  「开你妈逼会?一群废物母畜,老子被人绑架了,快来救老子,再晚一会你
们这辈子别想吃我的鸡巴」张凡友嘶吼的骂道,骂完也不等周恺彤反应,直接把
电话撂了后对门外喊道「你们这些傻逼到底要干嘛?」

  虽然喊的大,可张凡友却是个实打实的外强中干,要不是他刚才听到那些太
妹们踩着高跟鞋离去,他可不敢这么骂那几位太妹。

  周恺彤被张凡友骂的浑身酥麻,那在外人面前素来清冷甚至有些骄傲的神情
在被张凡友辱骂后,此刻满是虔诚与驯服。

  「主人怎么了?被什么人绑架了」听到手机里张凡友的辱骂,所有人的神经
都紧绷了起来。

  接着,众人七嘴八舌的吵了起来,尤其是秘书刘欣更是直接踩在桌子上挺着
大奶子,指着周恺彤的鼻子大喊大叫。

  「都给我闭嘴,一群没用的东西,主人被绑架只会大喊大叫的废物」周恺彤
训斥道,接着头也不回的走出会议室。

           ————————————

  刚进自习室,郭燕双膝一弯,直愣愣的跪在苏凡宇的面前,也不管不了自己
姐妹惊讶的眼神,卑微的说道「哥哥……不……爹爹……我实在忍不住了……求
您让我看一眼您的大肉棒……」

  「原来是头骚母狗啊」苏凡宇看着跪在眼前的郭燕,他只是略感惊讶,他这
两年来,遇到的骚货母狗太多了,凡是看到他的鸡巴走不动的女人一只手也数不
过来。

  故事要从一年前开始说起,瘦弱的张凡友回到家里后,僵硬的打开房门,张
凡友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几乎半裸胴体的妈妈方雅欣,像往常一样回到自己的房
间。

  看到儿子木然的表情和孤独的背影,方雅欣抬手甩给了自己一耳光,接着脱
掉半裸的紫黑色睡衣。

  方雅欣的睡裙下是一具隐藏起的下贱躯体,方雅欣的全身都是淫秽不堪的字
眼和横七竖八的鞭痕,有些鞭痕现在还往外渗着血,两只奶子上用奶子刻着「母
猪」两个血字,左边奶头上被直径三毫米的圆环洞穿挂着一根银色的吊牌,上面
赫然刻着「张凡友之母猪」六个大字。

  方雅欣的骚屄里塞着一只张凡友昨天穿的白色运动鞋,大腿内侧上扎着整整
两排大头针,拇指大的阴蒂被一根橡皮筋栓着,由于长期充血原本粉嫩的阴蒂如
今成了紫黑色。

  后腰纹着一朵盛开的奶白色彼岸花,一根黑色的枝干插进臀缝中,一直延伸
到娇嫩的屁眼处,丰满的屁股依然肥美。

  尽管身体被如此折磨,方雅欣仍一脸痴相打开茶几上的电脑,熟练的打开暗
网登上一个名为母畜下贱基因协会的网址,点开熟悉的头像对着电脑屏幕磕了三
个响头后给这位白色玫瑰头像的人发送道「母猪给主人叩首请安」

  张凡友的卧室里,张凡友河脱掉校服,用冷水不停的冲洗头发,好像这样能
把他心底的罪恶全部洗刷掉一样。

  张凡友是一个极其变态的人,所以他备受煎熬,几乎所有身边的女人包括家
人,张凡友都在脑中意淫过,或许是因为长期的压抑,让他的内心渐渐扭曲起来,
让他变得更加内敛,在没有约束的网络中,张凡友偶然的机会进入了这个黑暗血
腥的暗网,暗网中血腥变态的虐待方式让张凡友沉迷其中,他每夜都搜寻者虐待
SM视频,欣赏着女人调教时享受渴望的痴笑,被调教后残破不堪的身体,被虐待
时陶醉的表情,无一不让张凡友发狂。

  除此之外,张凡友还在暗网中放飞自我,在一些贱货发出的图片下面肆意侮
辱谩骂。

  这种键盘侠的行为在很多人眼里不耻,但是在暗网上却被广大痴女们追捧,
很多贱货成天追着张凡友希望张凡友单独骂她一顿,甚至有几个贱货还发出边读
张凡友的评论边自慰到潮喷的视频。

  不过张凡友并不关心这些,他从来不看私信,他的胆量仅限于欣赏视频,他
甚至不敢回复艾特他的贱货女人。

  张凡友照例打开一部热门的虐待视频,张凡友撸动自己勃起后二十五厘米的
大鸡巴自亵。

  和张凡友仅有一墙之隔的方雅欣此时正跪在地上,双手捧起张凡友刚换下的
酸臭的运动鞋,虔诚的舔舐着张凡友肮脏的鞋底。

  没错,方雅欣就是在暗网追捧张凡友的其中一只贱货母畜,半年前方雅欣给
张凡友打扫房间时无意中发现了张凡友电脑中储存的虐待女人视频,看着视频中
淫贱的求男人虐待她们的贱货,方雅欣阴道湿润,但视频中的女人被蹂躏奶子时
她竟然达到了高潮,之后她在张凡友的电脑中看到了张凡友辱骂女人的字眼,这
时才发现自己的内心深处渴望的是什么。

  可张凡友就像个榆木脑袋一样,不管方雅欣如何暗示,张凡友都不为所动,
方雅欣甚至怀疑,自己的儿子不是暗网上的白彼岸花。

  事实上,张凡友只是胆子太小,他内心十分渴望虐待女人,把女人当成母畜
一样随意玩弄虐待,但是他自己很清楚他在现实中只是个被所有人都看不起的木
头呆瓜。

  想着自己现实中所处的地位和遭受的屈辱,张凡友心中越加的暴怒,不停的
刷新着暗网内网中的信息,恍惚间,张凡友看到一个熟悉的纹身图案。

  一个黑色的双尾蝎,张凡友点开三秒钟前发送的纹身图片,张凡友放大仔细
查看后确认无误,这是自己母亲的总裁周恺彤的纹身。

  「我草,这婊子竟然是个M ?」张凡友翻看起此人以往的动态,越看越心惊,
张凡友敢肯定这就是他母亲的冷艳总裁。

  张凡友此时脸色涨的通红,他无法接受这个经常欺负自己母亲和羞辱他的女
人竟然是个下贱的抖M ,他可是在暗网中自诩骨灰级虐杀调教师的S 啊!

  深深的吸了口气,张凡友心中思索着如何报复周恺彤,点开这个女人的私信,
看着三十多条未读信息,张凡友傻眼了。

  「尊敬的主人,请问您还收母畜吗?本人周恺彤,现在芳香美玉化妆品集团
的总裁,身高175 ,体重110 ,34B 罩杯,阴道深度十五厘米,屁眼宽度五厘米,
一处纹身(脚踝),乳头穿环,在暗网仰慕您许久,现今献出自己的贱体,乞求
主人能够收留为母畜」

  这一条是最早的信息,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七个月。

  「母畜给主人跪安,请主人收下母畜吧,母畜渴望被您调教虐待」

  「……」

  「主人,今天您终于给我评论了,主人说的没错,我就是一只下贱的无脑肉
畜,我的子宫就应该装满主人的圣水和高贵的精液」

  看着这条消息,张凡友猛然想到一个月前,他看到一张左奶头被打的血淋淋
的照片后在评论区随意辱骂一番,张凡友当时可没想到这个女人是母亲的老板。

  张凡友思索一番后回忆起那段时间,母亲确实说过有几天没见那个刻薄的老
板,当下更加肯定是这个贱货,当下就回复道「烂奶子的贱货,这么欠肏吗?」

  「主人,我是个欠肏的烂奶母畜贱货,求主人收下我吧」没过两秒钟,张凡
友就等来了周恺彤的回复。

  张凡友嘴角浮现起淫笑,点开周恺彤的资料,看着周恺彤对外公开的寥寥几
个不重要的信息,张凡友点开周恺彤加入的一个名为「母畜下贱基因协会」的组
织。

  这个组织张凡友经常见到,这是一个无主的组织,没有领头羊更没有凝聚力,
里面都是一群酷爱虐待的女人,依靠心灵慰藉集合在一块。

  只是迟疑了一会,周恺彤就已经给张凡友发了不下十条消息,让张凡友想不
到的是,此时在公司称王称霸,随意打骂员工的冷艳总裁,有数不清的财产,被
誉为化妆品女王的周恺彤竟然忐忑不安的坐在电脑前,焦急的等待着张凡友的回
答。

  足足等了十分钟,周恺彤都没有收到张凡友的回复,满心期盼的周恺彤害怕
起来,她知道张凡友不会缺女人,更不会缺她这样的烂货

  张凡友皱着眉头,他心中的欲望已经被下贱的周恺彤激起,只是张凡友担心
这是一个局,可转念一想,他就是一个穷学生,就母亲一个亲人,他有什么可图
的。

  周恺彤注意这个白彼岸花已经很久了,冥冥中周恺彤有一种预感,这个白彼
岸花就是她寻找一生的主人。

  「主人,烂奶子贱货很早开始就一直爱慕您,一直默默的看着您辱骂和我一
样下贱的母猪和母狗,并且愿意在我们这些贱货母畜的身上浪费时间,非常感谢
您教导我们如何认清自己身心的下贱和调教我们肮脏下贱的贱肉,贱货知道这一
身烂肉如不了您法眼,可贱货下贱的心只想臣服于您,跪在您的脚边,听你差遣,
那怕做最下等的奴隶,贱货都愿意」

  周恺彤深情的,用最淫荡的话语,最下贱的姿态表白着,希望能用自己卑微
的言语打动张凡友的心。

  张凡友坐在电脑前,皱着眉头看着周恺彤发来的字眼,思索周恺彤字眼中的
真实性。

  「让我看看你的烂肉」张凡友回复说,接着关闭聊天页面,继续如往常一样
在暗网上欣赏那些表面光鲜实则令人不齿的女人,毫无顾忌的表露述说着自己的
淫贱。

  周恺彤看到张凡友的回复后,兴奋的手舞足蹈,马上回复说「是,主人,请
主人稍等,贱货马上去拍照」

  周恺彤短暂的兴奋过后,害怕张凡友等的太久,连忙脱掉自己身上碍事的衣
服,拿出高清摄像机摆好。

  此时这个外人面前很高冷孤傲的女总裁,一丝不挂双腿大大的分开,周恺彤
的骚屄周围没有阴毛,只是在阴蒂上方有一小块阴毛,规规矩矩的明显下体是被
修剪过的,肥沃的阴唇上挂着湿润的淫水,那是刚刚流出的 .

  周恺彤用手轻轻的上下抚摸着阴蒂,阴蒂很快就凸起,已经不需要过多的刺
激,骚屄也经不起再去挑逗,于是周恺彤拿过一根带着倒刺的假鸡巴深深的插了
进去,骚屄瞬间充实了好多。

  但是周恺彤想到张凡友喜爱的是淫虐,并不是看她的骚肉,如果只是这样,
根本不会提起张凡友的兴趣,所以周恺彤决定给张凡友一次视觉和心理的双冲击。

  稍微犹豫了片刻,周恺彤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电烙铁,看着这只电烙铁,周恺
彤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这是她的秘书刘欣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她还记得当烧
红的烙铁按在刘欣屁股上时刘欣惨绝的哀嚎和她阴险的嘲笑。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这次受虐的角色换成了她周恺彤,她也要为了取悦别人
而不得不尝试这种古代的酷刑。

  「主子啊……贱畜今天可豁出去了……您可别不要我了」周恺彤残忍的淫笑
着自然自语道。

  「周恺彤,你个母猪贱奴,一定要忍住,一定不能像刘欣那种母畜一样让主
子失了雅兴,给主人虐,取悦主人,让主人开心,是我母猪周恺彤所有的价值与
生存的唯一意义。」

  周恺彤自我鼓励的自然自语道,脸上的恐惧和害怕都消失了,转而露出了越
发愉悦献媚的笑容,然后将目光转移到了已经冒着热气的烙铁。

  接着,周恺彤开启了录像功能,她想把这一刻献给张凡友欣赏,让张凡友明
白,她是一个天生的母畜,一只淫贱的母猪,一头听话的母狗。

  「主人,请您看看贱货脸上的表情,这是贱货最真实的一面,是贱货褪去身
为公司总裁的高傲,卸下女神的伪装,现在的我,是最淫荡,最下贱,最无耻,
最真实的自己……主人,你喜欢吗?」

  周恺彤一边说,一边已经拿起了电烙铁,然后露出下贱诱人的媚笑,继续说
道「主人,贱奴要开始了」

  周恺彤看着自己手上前段烧的通红的烙铁,即使只是拿着似乎都能够感受到
前端那炙热的温度,脸上不免露出畏惧的眼神,身体也忍不住轻轻颤抖。

  周恺彤并没有因此退缩,而是盈盈一笑,接着用烧红的烙铁按在丰满白嫩的
大屁股上。

  在烙铁接触到肌肤时,周恺彤身体本能的缩了一下,但是又害怕让张凡友失
望而用力按了下去。

  周恺彤表情只是一瞬间的扭曲过后,强行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紧紧
的咬着嘴唇,用喉咙发出「嗯……啊……」的呻吟声,只是任谁看都能看的出来
周恺彤此时浑身的美肉颤栗,冷汗直流,表明着她忍的多么的艰辛。

  不过这一切周恺彤并不后悔,她知道只要自己能忍住这种常人难以忍受的酷
刑,张凡友这个虐待狂就不会不喜欢她。

  直到灼烧的烙铁变得冷却,周恺彤才颤抖的把手中的烙铁放下,托着颤抖的
身体跪趴在地上,先是撅起屁股,把自己烧焦的屁股对准摄像机,随后转身给张
凡友磕了三头后,卑微的说道「主人,谢谢您观看贱奴的自虐秀,如果贱奴有幸
让您提起兴趣,那是贱奴的荣幸和最大的渴望」

  但周恺彤抬起头来时,一幅显得十分精致细腻,却又显得有些凌乱狂放,彼
此辉映着又显得越发的诱人的面孔,似乎能够轻易地挑起男人内心深处那炙热的
情欲与幽深的暴虐,也让男人内心酝酿着的那种情绪越发明显而炽烈的神情。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