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天意自古高难问】(1)仙侠,绿文,乱文

第一文学城 2022-06-23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江湖年少
作者:江湖年少 2022/6/4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769                 第一章

作者:江湖年少
2022/6/4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769

                第一章

  景国,云州,清河县。

  「陆逍,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去吗?」

  一个十五六岁,皮肤黝黑,背着包袱的壮小子看着眼前少年。

  陆逍是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

  但长得十分俊朗,眉清目秀,身着一袭淡青色褂袍,给人一种儒雅书生的秀
气。

  听到好友的话语,陆逍心中很是意动,但还是咬了咬牙,摇头道:「我不去,
父母在,不远游。」

  「陆叔和婶子不是有你妹妹陆瑶照看吗?」

  「一同去吧,男儿当世,岂能一直窝在这小县城中,难道你就不想求得仙缘,
从此乘风御剑,逍遥天地。」

  好友张山继续劝说:「你忘了李诗吗?她三年前被仙人带走,前往仙山修行
仙术。你一直窝在这清河县,以后见到她,便仙凡两隔了。」

  李诗是和他们一起长大的玩伴。

  平时里与陆逍最为亲近,天天跟在他身后喊着‘逍哥哥’、‘逍哥哥’,还
说长大要嫁给陆逍。

  只是三年前,有仙人路过清河县,看中了李诗,带她前去修仙。

  当时陆逍都没来得及见最后一面,道个别,心中很是遗憾。

  现在张山提起李诗,便是想激起陆逍求仙的欲望。

  毕竟,常人谁不想求的仙缘,走上修仙之路。

  「李诗?」

  陆逍想起曾经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小丫头,摇了摇头道:「即使她成仙了,
我还是她‘逍哥哥’,怎会忘了我。若是修个仙,成了仙,从此便仙凡两隔,这
仙修的有什么意义。」

  张山见状,也没继续劝说,紧了紧背后的包袱,道:「行,那我走了,等我
成为仙人,一定会回来找你,带你一起修仙。」

  他们是最好的玩伴,虽然后者不愿和他一同前去求仙,但他还是想着两人能
够一起修仙长生。

  「一路保重。」

  陆逍看着好友离去背影,抿了抿嘴,神情有些沉重。

  他知道张山是要一路向东,传闻那里有一座天云仙山,有着仙人存在。

  但天云仙山距离清河县有着上千里的路,张山想要一步一步走去,不知要什
么时候。

  而且,路途凶险,山中更是有妖魔出没。

  陆逍立在原地,直到张山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野中,才转身回去。

  「唳——」

  刚回到城门处,突然,陆逍听到一声高昂鹤唳声。

  他下意识抬头看去。

  但见,一只巨大的白鹤从天际掠来。

  在鹤背上,还隐约屹立着两道人影,陆逍不由心中一惊:「仙人?」

  周围其他行人路人也看到这一幕,也不由仰头惊呼。

  「好大的鹤啊!」

  「是仙鹤,是仙人!」

  「驾鹤御风,是仙人路过!」

  在众人注视下,白鹤朝着清河县扑打翅膀,缓缓降落,掀起一阵狂风,草木
低伏,飞沙走石。

  许多人见状,大声高呼,甚至顶礼跪拜。

  「真的是仙人!」

  陆逍看到要落到地面的仙鹤,看着上面的人影,眼神有些恍惚。

  关于仙人的传闻传说,他听说过许多。

  三年前青梅还被路过仙人带走。

  但他一直没有亲眼见过。

  今天,终于看到了。

  呼呼呼——

  白鹤落地,狂风席卷,让地面砂石泥浆四溅,落在旁边的路人行人身上。

  陆逍见状,不由皱眉快步后退,避免把衣服弄脏。

  鹤背上立着的是一对男女。

  男子二十来岁,容貌英俊,身姿挺拔,一袭黑底刺绣镶边流云纹华衣锦服,
手持一把熠熠生辉的暗金折扇,玉树临风。

  女子十五六岁,一袭月白色流云刺绣长裙,略微稚嫩青涩的鹅蛋脸娇俏可爱,
精致小巧的五官凑在一起,给人一种清丽脱俗的出尘感。

  她个子不高,看起来不到一米六,在男子身旁,显得很是娇小。

  不过娇小的身姿却发育的淋漓尽致,月白长裙包裹的娇躯内,胸前盈盈一握
的酥胸浑圆挺拔,将衣襟撑得鼓鼓囊囊,呼之欲出。

  纤细的柳腰被一根流云玉带紧束,将腰身下的香臀完美衬托,显露诱人弧度,
惹人遐想。

  下身裙摆两侧皆开着一道口子,让人能够看到少女部分大腿以及如玉般圆润
的小腿。

  脚上穿着一双月白色的小巧云纹高跟鞋,鞋跟有两三寸高,将少女的美腿
承托的更加笔直修长。

  陆逍看着眼前的两名「仙人」皱了皱眉。

  这和他脑海中的仙人完全不一样。

  没有一点仙气飘飘,仙风道骨的模样。

  男的虽然看起来玉树临风,但却给他一种阴柔诡谲的感觉。

  少女清丽脱俗,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气息,可婀娜多姿的身段与这幅
装扮,让陆逍觉得有些妖娆魅惑。

  而且,少女落后男子半个身形,在男子身侧有点低眉顺眼的小女儿姿态,将
那几分出尘仙气彻底冲散。

  「拜见仙人!」

  「见过两位仙人!」

  然而,周围许多人朝着这里涌来,纷纷跪拜高呼,守城侍卫也恭敬上前,将
陆逍挤得人群后去了。

  「仙人,就是这个样子嘛。」

  陆逍咬了咬嘴唇,有些失望的离去。

  还未走远,他突然听到人群中传来一道道惊呼声。

  「原来是三年前被仙人带去修仙的李家丫头回来了!」

  「什么,她就是李家丫头!」

  「完全看不出来啊,跟换了个人一样。」

  「那肯定啊,现在人家是仙人了,和凡人肯定不一样啊。」

  「哎呀,老李前些日子还念叨这个女儿,没想到就回来了,以后有福享咯!」

  听到这些话,陆逍猛的一惊。

  三年前,李家丫头?

  李诗?

  刚刚那个少女,就是李诗?

  陆逍有些不敢置信。

  他仔细回想,在脑海对比,虽然看似判若两人,但面容轮廓的确有几分相似。

  「李诗!李诗!」

  陆逍转身挤进人群中大喊道,想要确认。

  白鹤上的少女好似听到了他的呼喊,偏头朝他看来,嘴角含笑,微微点头示
意。

  不过黑白分明的清澈眼眸中,并无昔日亲近,平淡如水。

  「真的是李诗!」

  陆逍得到确认。

  眼前的仙人,少女就是自己的青梅,幼时儿伴。

  他心中生出一股兴奋,想要问问对方这三年怎么过的,仙人,修仙是什么样
子。

  想要替张山问问天云仙山求仙的事情。

  然而,当他挤到人群前时,眼前好似有一道无形墙壁将他阻拦,让他无法上
前半步。

  陆逍尝试用力一推。

  砰!

  一股无形沛然大力落在他身上,让一个后仰,跌坐在地上。

  「陆逍,我还有事,晚点再与你叙旧。」

  与此同时,李诗的声音在他脑海响起,十分清冷。

  不过,在这瞬间,陆逍从望着自己的李诗美眸中察觉的一丝厌恶嫌弃之色。

  他自幼身强体健,五觉敏锐,知道自己没有看错。

  这个眼神让他心脏狠狠一抽。

  他想到之前送别张山时,后者对他说的话。

  你一直窝在清河县,若是再见李诗时,便仙凡两隔了。

  当时陆逍不信。

  但刚刚,他清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仙凡两隔。

  对方就站在他前面,但有着一层无形的墙壁将他阻挡,隔开。

  陆逍抿了抿嘴唇,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李诗,拍了拍衣服上的泥,没有说什
么,转身走出人群。

  城内又一批人赶来。

  但见,一名面容威严,身着官服的中年男子,与一对中年夫妇被众人拥簇着,
朝着这里快步敢来。

  陆逍认识,这是清河县的县令,以及李诗的父母。

  围拥众人给县令,李诗父母让开道路。

  陆逍看到以前充满威严的县令来到男子与李诗面前,躬身施礼,满脸堆笑,
带着谄媚讨好。

  李父李母也是如此。

  他们与李诗相见,虽然很欣喜,但没有父母子女久别相逢的温馨,喜悦。

  两者之间好像有一层间隔,生疏。

  「仙凡两隔……」

  陆逍立在人群后,静静的看着这一幕,胸腔生出一股憋闷。

  为什么修仙后,会成这样,会有仙凡两隔。

  难道成了仙人,就要世人膜拜,连父母都毕恭毕敬吗?

  他想到前去求仙的张山。

  心中憋闷更甚,大脑甚至出现晕眩感,心中对仙人的向往,幻想,破碎。

  张山是他最好的玩伴,如今也去求仙,若是得到仙缘,是不是也会成这个样
子。

  从此仙凡两别。

  陆逍胸腔郁闷,整个人无精打采的回家。

  他家是一所药铺,铺子内只有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

  少女一袭碧绿色的长裙,挽着一个垂鬟分髾髻,双眸如水,清澈透明,瑶鼻
挺俏,樱唇红润,整张脸颊与陆逍有八九分相似。

  但和陆逍面容的儒雅秀气不同,少女面容温婉柔美,还带着几分英气,显得
明艳照人。

  这名少女是陆逍的双胞胎妹妹,陆瑶。

  看到陆逍无精打采,失魂落魄的样子,陆瑶瘪嘴道:「不就张山走了嘛,至
于这个样子么。」

  陆逍对于妹妹的话,没有出声,在一旁的凳子坐下。

  「怎么,还是看到张山去寻仙,你羡慕了,也想跟着去?所以生闷气呢?」

  「陆逍,这种纯粹找死的行为,有什么可惦挂的。」

  「前往天云仙山有着上千里路程,山中不仅有豺狼虎豹,听说还有妖魔出没,
就是那些有武艺高超的江湖人士都要命丧途中,你就算去了,也是多一个喂老虎
妖魔。」

  陆瑶白皙小手支着娇俏脸蛋,碧绿绣裙之下穿着小巧碧绿绣花鞋的小脚一晃
一晃,继续出声。

  「求仙看得是仙缘,又不是实力。」

  陆逍有些不服气,瓮声瓮气回道。

  陆瑶嗤笑一声:「仙缘?陆逍,你自己想想,他张山像有仙缘的样子吗?」

  「三年前不是有仙人路过清河县吗?怎么没有仙人看中他。」

  陆逍低头闷声。

  确实,张皮肤黝黑,长相普通,浓眉大眼的,完全就一个乡下普通小子,这
种怎么看都不像会有仙缘。

  换做自己和妹妹陆瑶这种还差不多。

  他想到李诗,想到那个和李诗一起的男子。

  两人也没有他心中仙人的仙风道骨,仙气飘飘,就算卖相,也没比自己和妹
妹陆瑶好哪去。

  陆瑶见自己哥哥不说话,继续开口:「世人皆道修仙好,谁见尸骨埋荒野。
陆逍……」

  「行了,行了,我没想去,张山叫了我,我没答应。」

  陆逍听到自己妹妹叽叽喳喳,心中更是烦闷,起身摆手回房。

  「哼,没想去就好。」

  陆瑶精致的脸蛋露出笑容,神色欢快不少。

  「逍儿,瑶儿,你们在说些什么呢。」

  这时,一温润如水,柔软纯美的声音传来,让陆逍心中郁气都被抚去不少。

  但见,一对三十来岁的男女走了进来。

  男子面容儒雅俊朗,满头发丝结成垂髫散落在鬓角,着一袭青色长衫,整个
人气度非凡,尤其是漆黑深邃的眼眸,好似包容天地万物。

  身边美妇体态婀娜修长,着一袭简约的素雅白裙,颈部领口微露,显出着修
长玉颈处如凝脂白玉的肌肤。

  再往下,是饱满高耸的双峰,即使白裙包裹,仍然可见其中傲人资本,纤细
柳腰在衣裙内并未展露出来,但腰身下的浑圆的臀肉却勾勒出美妙诱人的曲线。

  她容貌谈不上多美,只能算温婉秀丽,一头乌黑秀丽的青丝盘成妇人髻,斜
插一根木制梅花簪,让人看着十分舒服,有一种温柔如水,纤尘不染的感觉。

  「爹,娘!」

  这正是两兄妹的父母,陆长生,云浅月。

  「娘,我看陆逍一副没精打采,神情沮丧的样子,估计想要跟张山去求仙,
所以开解他呢。」

  陆瑶起身欢快的蹦跶到美妇身旁,一脸乖巧。

  「逍儿想要修仙吗?」

  云浅月气质若水的看向陆逍,嘴角挂着的一丝恬淡温柔,整个人看起来优雅
温柔,充满了浓郁的母性韵味。

  「我没有。」

  陆逍低头闷声道。

  「想就想,不想就不想,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一旁的父亲,陆长生笑道。

  「是啊,想就想,这有什么不敢说的,平时你就喜欢看各种神魔志异,仙人
话本,想着求仙的事情。」

  「书中说,仙人无拘无束,自在逍遥,能够飞天遁地,移山倒海,长生不死,
我也想当仙人呢。」

  陆瑶挽着母亲的臂弯,皱了皱精致的琼鼻,继续开口:「不过仙缘缥缈,可
遇不可求,与其追求这虚无缥缈的仙缘,还不如过好当下呢。」

  「而且,瑶儿觉得修仙也并不全是好事,像那李家小妹,三年前不是被仙人
看中带走嘛,结果三年了音讯全无,李叔李婶平日里可没少伤心落泪,换做我,
宁可不修这仙,也要和爹娘在一起。」

  陆瑶声音甜美,一脸神采的说着自己大道理。

  「我说了我没想修仙。」

  陆逍闷声反驳。

  他是一直向往修仙,有求仙的念头。

  但今天看到李诗后,他心中对修仙的向往破碎。

  正如妹妹陆瑶所说,与其追求这虚无缥缈的仙缘,还不如过好当下。

  要是修仙后,好友不认,爹娘,妹妹,在自己面前一副恭恭敬敬,带着讨好
赔笑,这修什么仙。

  「哟,看来逍儿的修仙想法被打击的消失了。」

  陆长生满脸笑意的打趣道。

  「打击,什么打击?不就张山走了,去求仙了吗?」

  陆瑶听到这话,好奇道。

  陆长生眉头一挑,努了努嘴:「你自己问他。」

  「陆逍,怎么回事呀。」

  陆瑶顿时来了兴趣,一脸兴奋的看向陆逍。

  「我——」

  「我没有。」

  陆逍心中一顿,并不愿意说。

  「哎呀!别婆婆妈妈的,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呀!」

  陆逍越是不说,陆瑶就越是好奇,连声催促。

  陆逍抿着嘴,就是不说。

  一旁的母亲云浅月见状,看自己傻儿子抿着嘴不说话,不由摇了摇头,柔声
说道:「李家小妹今天回来了,你哥当时见到,一脸欢喜的去打招呼,结果热脸
贴到冷屁股,那丫头都不怎么搭理你哥了……」

  「娘,你怎么知道?」

  陆逍听到这话,脸上顿时一红,又羞又疑。

  「哦,原来是李诗回来了!」

  陆瑶顿时明白了,撇了撇嘴:「难怪回来整个人失魂落魄的样子,真是没出
息,人家不理你就不理呗!」

  李诗从小就喜欢跟在陆逍身后,一直‘逍哥哥’‘逍哥哥’的喊,比她这个
妹妹还黏陆逍,还说要嫁给陆逍。

  结果现在修仙归来,自家哥哥前去打招呼,结果后者一改亲密,变得冷淡,
难怪自家哥哥如此。

  「我不是,我没有。」

  陆逍羞的脸色通红,反驳道。

  陆瑶不屑道:「不是你干嘛这副样子。」

  陆逍脸上露出倔强之色,依旧道:「反正我就不是。」

  「逍儿是觉得李家小妹如今成了仙家中人,仙凡两别,便一改之前亲近,如
今张山又要去求仙,若是好友求仙失败,说不定便埋骨荒山,若求得仙缘,日后
也会与李家小妹一般,与他疏远,所以心中难受。」

  云浅月如玉的手掌轻轻抚摸着陆逍的脑袋,红唇亲启,声音温润如水,柔软
纯美,抚平他内心烦郁。

  陆逍胸腔郁闷被母亲说破,顿时散去许多。

  「哦,陆逍,难怪你不想修仙了,是觉得修仙就成李诗那样。」

  陆瑶歪了歪脑袋,瞅着陆逍道:「看来你还蛮有良心的嘛。」

  「修仙后,从此仙凡两别,没有一点人情味,那还不如不修。」

  陆逍抿了抿嘴,小声嘟囔道。

  云浅月听到这话,不由和揉了揉儿子的脑袋,和夫君相视一笑。

  「傻陆逍,你就因为个李诗,就觉得修仙会把人情味修没了?」

  陆瑶撇了撇嘴,不屑道:「这明显是李诗那丫头不行,我以前就和你说过,
那丫头趋炎附势,贪慕虚荣,如今修仙,一朝得势,只是显露出本来面目罢了。」

  「若是我陆瑶成仙,定然不会如此,一定会让爹娘,再顺带上你一起成仙,
一家人一直生活在一起。」

  「我——」

  陆逍一怔,说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瑶儿你别说你哥哥了。」

  云浅月见女儿说的儿子哑口无言,拍了拍陆瑶,出声打岔。

  「娘,我这是在劝解他呢。」

  陆瑶朝着母亲小嘴一撅,少女唇瓣粉嫩诱人。

  「你呀。」

  云浅月伸出青葱玉指在女儿眉头轻轻一指,而后拍了拍陆逍脑袋道:「好了,
逍儿不生闷气了,瑶儿说的也有道理。」

  「想修仙没什么,其实娘也觉得修仙挺好的,说不定你爹就是个仙人呢,以
后就教你如何修仙。」

  陆逍木然的点了点头,看了眼自己父母。

  这一看,他突然发现,父亲还真挺符合自己心中对于仙人的形象。

  不说仙风道骨,仙气飘飘,但看起来,还真有几分仙人气度,风范。

  不仅父亲,他感觉自己娘亲身上也有一股仙气。

  娘亲平时给人一种高贵圣洁,超凡脱俗,不染尘埃的感觉,在人群中犹如鹤
立鸡群般。

  也只是在他和陆瑶面前,才谪落凡尘。

  「爹,你是仙人吗?」

  陆逍看向自己父亲,憨直问道。

  「你这傻玩意,你觉得你爹我像仙人吗?」

  陆长生听到儿子这样问,没好气的笑道。

  陆逍耿直的点了点头。

  旁边的陆瑶也嬉笑道:「爹是仙人,那娘肯定也是仙人了,那我岂不是仙女
了!」

  一家四口其乐融融,聊得十分开心。

  *******

  西街,李家。

  李家三年前被仙人看中,带去修仙的丫头归来,让李家变得十分热闹,整个
街道都拥堵起来了。

  皆想来看看传说中的仙人,沾一沾仙气,或者看看自家孩子有没有仙缘。

  不过仙缘难求,李诗到了家中后便回房,闭门不见客,只有李父李母一脸喜
悦的接待着来访亲朋邻居。

  对此,来访众人看着李诗所居的房间露出向往,羡慕,恭敬等神色。

  李小虎是李诗的弟弟,自小亲近这个姐姐,当初听闻姐姐被仙人看中,带去
修仙了,哭了很久。

  后面在兄长父母的安慰下才好,但心中也一直惦记着姐姐,想着姐姐回来给
自己带好吃的好玩的,也带自己成仙。

  刚刚他在外面和朋友玩,听说自己姐姐成仙回来了,连忙赶回家中。

  可父母说姐姐刚刚回来,正在休息,让他别去打扰。

  他是家中幺儿,自小受父母宠爱,性情有些顽劣,加上小时候也和李诗这个
姐姐亲近,并无什么惧意。

  想到姐姐房间后面有个墙缝,能够看到屋内情况,李小虎便想看看姐姐是不
是已经休息了。

  他来到后屋,眼睛贴近墙缝。

  屋内情况一览无遗,不大的空间内很是简洁,只有一张床榻和个梳妆台。

  他看到床榻上端坐着一名,面容俊朗,神色平静,身着黑袍锦衣的青年男子。

  李小虎知道,自己姐姐不是一个人回来,是和师兄一起回来的。

  想来这个就是姐姐的师兄了。

  「原来这就是仙人的样子,可房间怎么只有他一个人?姐姐呢?」

  李小虎有些奇怪,眼睛忍不住向前凑了凑,仔细观察房间,寻找自己姐姐。

  下一刻。

  他见在床榻上的青年掀了下流云镶边的黑色裤袍。

  定眼一看,在青年裤袍下,两腿之间,埋首俯跪着一名肌肤雪白,身着月白
长裙的少女。

  少女三千青丝披散,整张俏脸埋于青年那长满浓密丛毛的胯间,两瓣红唇将
那紫红色的龟头含在口中舔弄,香腮收缩,细细的吞吐着。

  「这是姐姐?」

  李小虎看着这道有一丝熟悉的身影,有些不敢置信。

  自己姐姐不是修成仙了吗?

  不是在房间休息吗?

  怎么会这样?

  跪在她师兄的双腿之间,为他舔屌含棒?

  「啧啧啧——啧啧啧——」

  房间内,少女娴熟的舔弄着肉棒,将整个肉棒纳入嘴里吞吮,吃得津津有味。

  她双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握住青年两颗卵蛋,轻轻搓弄,另一只纤手则握着
他的棒身,一边为他吞吮一边给他撸动。

  月白长裙内婀娜多姿的娇躯微微耸动,这个姿势让少女修身的衣裙微微紧绷,
完美勾勒出前凸后翘的诱人曲线,雪白小脚上的月白云纹高跟鞋闪烁着银色光泽,
美奂绝伦,充满异样魅惑。

  李小虎看着这个陌生却又有几分熟悉的身影,侧颜心中狂震。

  此时,他几乎确认,这个跪伏在地上,如同母狗般为青年舔屌含棒的少女,
就是自己心心念惦记的姐姐李诗。

  他并不是什么也不懂的少年,这个年纪已经会和伙伴聊到男女之事。

  但在他心中,舔屌含棒,是只有青楼女子才做的低贱事情。

  自己姐姐现在可是仙人啊!

  不过看到床榻上那名青年的样貌,身份,李小虎心中也微微释然。

  对方也是仙人。

  只是看着自己姐姐这般为人舔弄鸡巴,心绪还是有些复杂酸涩。

  自己姐姐以前在清河县就是出了名的俏丽,完全能够嫁个好人家,何况现在
成了仙人。

  哪里需要做出这等下贱的讨好人行为。

  看着在青年胯下,美丽娇俏,卖力吞吐舔弄的姐姐,如花似玉的脸颊都因吞
吐凹陷下去,一股浓浓的嫉妒之意从心中油然而生。

  房间的画面,舔弄鸡巴的淫秽口水声,让李小虎嫉妒同时,喉咙有些发干,
体内血液沸腾,下身的鸡巴也涨得发烫。

  这时,青年从床榻上站起身来,两手摁住胯下少女的螓首,俊朗的面容露出
一丝戾色,粗大肉棒在少女小嘴中进进出出,狂插猛干,粗暴无比,让胯下娇小
的少女只能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透明口水不断从嘴唇缝隙流出。

  李小虎看到这一幕,咽了两口唾沫,手臂微微颤抖的解开自己裤子,露出早
已挺拔的肉棒。

  他本能的撸动了起来,肉棒上舒畅的自慰快感涌上了大脑,心中酸涩嫉妒同
时,刺激快乐。

  「唔——唔——唔——」

  「嗯——嗯——嗯——」

  房间内,李诗仿佛早已习惯青年的粗暴抽插,轻车熟路的应对,两瓣湿润诱
人的红唇紧紧包裹着对方肉棒,口中香舌舔弄,迎接肉棒的冲击,并且口中发出
诱人的娇喘声。

  李小虎看着姐姐在肉棒的大力抽插下,口中娇吟喘息,黛眉微蹙,杏眼羞闭,
如痴如醉的的淫荡姿态,眼睛都没眨一下,愤怒又兴奋的撸着肉棒,恨不得取而
代之。

  此时,他对姐姐李诗的个情感出现了变质。

  黑袍锦衣青年双手死死按住胯下少女的螓首,十指插在她青丝秀发中,眼眸
微眯,粗暴的将自己硕大肉棒全部插进少女的红唇檀口内。

  少女本就身材娇小,樱桃般的小嘴能将肉棒吞入口中便已十分惊人,如何能
将这么一根粗大的肉棒完全容纳。

  李小虎看得心惊无比,刺激非常,他看到姐姐修长白皙的脖颈处,有一个凸
点浮起。

  他心中知道,这是青年肉棒的龟头,已经深入到姐姐的娇喉腔道。

  「姐姐若不是仙人的话,这怕是直接被插死吧。」

  李小虎手在鸡巴上快速撸动,心中想道。

  「呃——」

  这时,房屋内的黑袍青年低吼一声,吓得李小虎一个激灵。

  只见,青年贴在少女红唇俏脸上的黝黑卵蛋抽搐,粗长的肉棒在嘴中剧烈跳
动,一股股热流精液在龟头处勃然喷发,直接在少女的小嘴咽喉深处射出。

  李诗螓首微微扬起,红唇紧紧裹着跳动的肉棒,任由青年将滚烫的精液冲进
口腔及喉咙深处,射个痛快。

  李小虎看到自己屋内画面,也撸到了顶点,一股白浊的精液激射到了墙壁上。

  他口中微微喘着粗气,看着自己白色的精液沿着墙壁缓缓滑落,心绪复杂。

  房间内那名少女,还是自己以前的姐姐吗?

  他想转身离去,当做没有看到,但心中又忍不住想要继续偷看。

  迟疑片刻,他将眼睛再次凑到墙缝处。

  屋内,青年的射精也停止了,少女将湿淋淋的肉棒从檀口红唇缓缓吐出,螓
首微扬,玉颈粉红,清丽脱俗的脸蛋媚态毕现,给人一股妖娆动人,魅惑入骨的
感觉。

  这股妖娆媚态和少女清纯娇俏的脸蛋配合在一起,浑若天成,添了几分诱惑。

  少女红唇微张,湿滑诱惑,透露着迷人光泽,将口中的浓浊精液露出,香舌
缓缓搅拌,然后小口小口吞咽吃进腹中。

  李小虎看着屋内媚眼如丝,风骚淫荡,吞咽精液的姐姐,刚刚射完的肉棒不
由自主又挺拔了起来。

  就在这时,屋内传来一道妩媚甜腻的声音:「小虎,偷看了这么久,还站在
外面做什么?想进来就进来。」

  *******

  夜色降临,万物沉寂。

  经历白日喧嚣后的清河县在夜幕下一片寂静。

  只有一些街道上的房屋中,会传出男人的喘息声以及女人的呻吟声。

  陆家药铺,后院房间内。

  「夫君,当初你担心逍儿瑶儿在天庭众星捧月,娇生惯养下,会心性骄横。」

  「如今逍儿和瑶儿差不多成年了,也懂事了,我认为该告诉他们了。」

  「不然再这样下去,瑶儿还好,逍儿的性子,我怕他容易吃亏。」

  云浅月依偎在自家夫君怀中,吐气如兰,柔声说道。

  「呵呵,逍儿性子怎么了,逍儿又不傻,他只是心性过于淳朴憨直罢了,况
且有我在,谁能让他吃亏。」

  陆长生抱着娇妻丰腴婀娜的娇躯,闻着她玉体香气道:「不过也差不多了。」

  「我看逍儿这几日有一劫,此事刚好让逍儿涨涨见识,说不定能就开窍了。」

  「待此事过后,便带逍儿和瑶儿回天庭。」

  陆长生握着妻子柔荑,轻轻捏了捏,他明白妻子意思,不然今日云浅月也不
会说什么仙人的事情。

  「嗯。」云浅月螓首轻点。

  陆长生捏了捏妻子玉手后,按放到自己胸膛,轻唤一声:「月儿。」

  云浅月俏脸一红,明白自己夫君什么意思。

  「月儿,来,让夫君好好看看你。」

  陆长生搂着娇妻,将她脸蛋轻轻捧起。

  只见,云浅月容颜一阵变幻。

  原本温婉秀丽,算不上多美的面容顿时变得惊艳无匹。

  蛾眉弯弯如两轮新月,长长的睫毛微微卷翘,眼眸似迷蒙着水雾,如梦如幻,
仿佛里面蕴藏着一整条银河,点点光泽闪烁,有着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人深陷。

  秀挺的琼鼻如鬼斧神工雕刻的艺术品,多一分则刚,少一分则柔,完美高贵,
其下的红唇娇嫩如花蕊,流动晶莹红润的光泽。

  这容颜美的简直不可方物,倾国倾城根本无法形容这绝世仙颜。

  纵然天地在这比梦幻还要虚幻的绝世容颜面前,也要黯然,失去三分颜色。

  不仅相貌,整个人的气质也一齐变化。

  原本温润优雅,端庄大方的气质,变的高贵圣洁起来了。

  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超尘脱俗,神圣圣洁,如空谷幽兰,天山雪莲,带着一
股圣洁,宁静,钟天地之灵秀。

  如凝脂白玉的肌肤在房内烛光下,好似熠熠生辉,折射出圣洁的光辉,不容
侵犯亵渎。

  她绝世仙颜配合着高贵圣洁的气质,纵然身上只是一件简单普通的素白衣裙,
没有任何装饰点缀,也让人见之自惭形秽,如传说中的广寒天女,不染尘世气息,
不食人间烟火。

  不过现在,这名高贵圣洁的天女一双如梦似幻的美眸中,正噙着无尽柔情,
婀娜丰腴的玉体娇躯在自家夫君大手下,不由呼吸微乱,饱满浑圆的酥胸上下起
伏,惹得两片娇嫩红唇吐出阵阵馨香。

  陆长生看着娇妻这幅姿态,闻着扑鼻的如兰馨香,立即含住两瓣娇嫩晶莹的
唇瓣吸吮亲吻。

  「唔~ 」

  云浅月红唇都被夫君含进嘴里,娇躯发软,口中发出诱人轻吟,随即胸前两
团饱满浑圆的雪乳也落入自家夫君手中,被揉来搓去,胡作非为,惹得她娇喘吁
吁。

  陆长生含着娇妻红唇,又吸又舔,舌头也伸进云浅月口中,贪婪的追逐缠卷
她香舌,品尝享用,把她嘴里香津玉液直接吃下。

  「唔~ 」

  云浅月被吻的俏脸迷醉,发丝散乱,也主动配合着夫君,两人舌头如胶似漆
的交缠在一起,互喂香津,雪白玉臂紧紧环绕夫君脖子。

  陆长生见妻子已经动情,大手将饱满双峰上的衣襟亵衣解开,握住如凝脂丝
滑的温香软玉,又揉又搓,爱不释手。

  「娘子,你这对雪乳真是太美了,饱满浑圆,又软又滑,为夫真是百玩不厌。」

  说着,把整张脸都埋进妻子两团饱满丝滑,极富弹性的玉峰里边,张嘴舔弄
吃咬。

  云浅月听到夫君话语,绝美的脸蛋羞红,但对夫君的迷恋喜爱,让她下意识
的挺起自己雪乳。

  峰顶乳头嫣红挺立,乳肉曲线傲然挺拔,让自家夫君整张脸都埋进自己深邃
乳沟里边。

  她胸前这对美乳的确如陆长生所说,饱满浑圆,高耸傲人,雪白丝滑,是无
数男人梦寐以求的珍品,能够将整张脸脸都裹在乳肉里边,体会到极致爽感。

  感觉到夫君在啃咬自己的乳头,云浅月玉臂缠绕着抱在他头顶,仰着绝美仙
颜,娇喘连连道:「嗯~ 轻点吃嘛——」

  然而她的轻吟娇喘,只是让男人欲火更烈,两手握着她美乳揉捏蹂躏,口齿
舔弄的滋滋出声,满是口水。

  男人含着两颗乳头轮流品尝,欲火已经旺盛到了极点,大手一扯,直接将妻
子身上那袭素白衣裙扯掉,将一具如天工造物的绝美艺术品,婀娜多姿,诱人无
比的仙女玉体呈现。

  「呀——」夫君的行为,让云浅月娇呼一声。

  下一刻,陆长生全身衣物消失,胯下长龙早已坚硬如铁,昂首挺立。

  「嗯~ 」

  在云浅月动人心魄的一声呻吟中,长龙直入妻子泛着水光的销魂玉穴之中。

  「啪,啪,啪啪啪——」

  顿时,房间内回荡起肉体撞击的脆响,与女人柔媚动人的呻吟。

  ————————————————

  前几天重温一本书,黄庭道主,对仙秦界篇特别喜欢,感觉这一篇很适合以
前想的一个绿文题材,忍不住手痒动笔了。

  但写同人的话,看过这本书的人估计不多,而且书有点诸天流感觉,切入很
麻烦,索性就拿里面点剧情,然后进行改编,即满足自己一点同人欲,又方便阅
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