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绿帽快餐】(第十四章)

第一文学城 2023-01-28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夜婴的摇篮"> 个人空间</a></li> <li class="pm"><a href="pm.php?action=send&uid=3478188" target="_blank" id="ajax_uid_107831183" onclick="ajaxmenu(event, this.id, 9
作者:绿到尽头 2021/01/08 是否首发:是 字数:12593                第十四章

作者:绿到尽头
2021/01/08
是否首发:是
字数:12593

               第十四章

  如今的野豚已经完全的掌控住了妈妈,似乎已经不屑于在父亲面前去玩弄妈
妈,但是妈妈却很上赶着往野豚的怀里的钻,似乎在宣告别人,自己是野豚的女
人很自豪一样。

  但是储圣却不同,总喜欢占妈妈和冷娘的便宜,尤其当着父亲,野豚和水叔
叔的面时,更是无止境的试探着大家的底线,或者说,是在试探野豚的底线,毕
竟妈妈在名义上,算是野豚的未婚妻。当着别人未婚夫的面摸他未婚妻的肉臀,
那是对男人多大的一种精神满足!

  而在一旁冷眼旁观的我,很快的就发现了,野豚其实和储圣不是同一阵营的。
野豚似乎在拉拢储圣,储圣又似乎很忌惮野豚的身份地位。所以每次在摸妈妈时,
都会略微看一下野豚的脸色,看到野豚默许后,才会对妈妈继续下手。当然,让
他直接真刀真枪的操妈妈,估计还没那个胆子。

  但是水叔叔却有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或者说他根本就没在意冷娘会出轨。
在他眼里,自己的老婆是个很有能力的强大女性,而且身份地位在华国非常超然,
怎么可能会出轨?

  但他根本不知道冷娘是个多么有屌就是夫的女人,要知道,我可是在上次户
外黑鬼大战母女三人时偷听到,其实女友灵儿姐妹根本不是他亲生女儿,而是冷
娘和一个犯人生的。这么想来,水叔叔其实心很大,自己老婆给别人生了两个女
儿了,却仍旧蒙在鼓里,这也说明了他在偶尔看到冷娘和储圣有非常亲密的肢体
接触时也不以为意,这样解释就很合理了。

  我邪恶的想着,该不会在冷娘年轻时,和那个犯人在家里做的爱吧?

  女友和我的准大姨姐看到自己妈妈和一个日本胖老头亲密接触时,也没有什
么反感情绪,毕竟自己妈妈什么样当女儿的也清楚。有时候还帮冷娘打掩护,转
移水叔叔的注意力。

  整个飞机上,只有野豚他们那里特别热闹。坐在靠后位置的我们这边,也只
有女友姐妹叽叽喳喳的聊着天。

  野豚在去前面打电话时,储圣更是左拥右抱起来。起初妈妈和冷娘还比较羞
涩,但是没过十分钟,二女就被储圣逗得开怀大笑,并主动投怀送抱了。

  也不知在聊什么那么开心,冷娘也记得自己的身份,一口一个主人的叫着,
丝毫不在意坐在后排摆弄相机设备的亲老公会不会听到。

  野豚打电话回来后,妈妈又重新坐回野豚的怀里,让储圣刚尝到一点甜头,
妈妈就离开了。这让储圣有点不开心。

  冷娘看出了储圣的情绪,知道储圣喜欢什么,于是回头喊着水叔叔「水霍,
水霍,别在那里摆弄了,你不是喜欢拍照吗?快来给我和主人拍几张照片吧?」

  「哦,好啊!嗯?什么主人?」水叔叔收拾设备,听冷娘呼唤自己,虽然不
像平时那样称呼自己「老公」,但是在外人面前喊自己名字也无可厚非,只是这
「主人」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哎呀,你听错了,快来给我们拍照吧!」冷娘一时口误,尴尬的赶忙岔开
话题。

  水叔叔也认为自己听错了,于是拿着相机走到了前面去。

  「现拍张合影吧!」冷娘亲昵的搂着储圣的胳膊,妈妈半躺在野豚怀里,水
叔叔站在飞机另一侧拍着照片。

  「原来水桑是一名摄影师啊?这样吧,野豚桑这回和夫人回日本拍婚纱照,
老夫也麻烦水桑帮我和冷省长多拍一些吧!」储圣一边搂着冷娘的柳腰一边说到,
在别人老公面抚摸其妻子,这种感觉让储圣很满足。

  「是啊水霍,这次我们一家都是主…储圣先生邀请来的,你才有机会能走出
国门多拍一些外面的事物,既然韵婷妹妹和主人拍婚纱照,那么你也应该多拍一
些我们陪着主…储圣先生的照片啊…」对于储圣冷娘可以临时更改称呼,但是对
于完全征服过自己的野豚,自己却不知不觉打从心底改变了称呼,似乎叫主人是
一件非常自然非常平常的事。

  水叔叔刚想问冷娘是不是口误,结果储圣直接说到「这样吧,你们搞艺术的
我知道不在乎金钱,但是老夫也不会白白让水桑出力,老夫就聘请水桑做我们的
随行摄影师吧!您可千万别拒绝啊!」

  「水霍,人家可是大日本国堂堂的财政部长,你还不快感谢主…人家。」冷
娘故意在给水叔叔眨眼暗示,意思是说,可别忘了我的身份。

  水叔叔马上明白了,这很有可能和政治有关,自己又不懂其中的道道,可别
破坏了什么两国之间的大计划,于是马上点头,「什么钱不钱的,能为您服务可
是我的荣幸。反正这次来也是旅游,我会把储圣先生和老婆你们拍的美美,不管
走到哪里,我也会用我专业的态度,把日本的美好风景作为背景,拍出最完美的
照片。」

  「水霍,出了门可别说我是你老婆,万一被不良媒体知道身为国家公务员带
着自己老公出国游玩,搞不好又会胡乱的瞎写,虽然也应该没多少人认识你,但
也要以防万一嘛!而且这次我是以私人身份出来的,你以后就称呼我『储圣太太』
吧…」

  「啊?那你不是和储圣先生成两口子了嘛?」水叔叔不大乐意。

  「你怎么这么笨啊?这样不是为了隐藏我的真实身份吗?这里只有储圣大人
和主人两个大日本国的男人,韵婷还在这里,我总不能称呼自己为野豚太太吧?」
冷娘撇着嘴。

  「也对…」水叔叔一时间似乎没反应过来,感觉哪里不对,但是又没找到方
向,而且冷娘在家也一向强势,水叔叔马上认怂了。

  「呵呵呵…对不住了水桑…」储圣很满意冷娘的态度,肥厚的大手在冷娘柳
腰上开会摩擦着。

  「没事没事,以后我就以储圣先生和储圣太太的私人摄影师的身份跟大家一
起游玩吧!这样也不会有咱们华国游客认出来的。只要要我保持一定距离就可以
了!」

  「这才对嘛,来,把我和主人好好拍吧!」

  「又是主人?」

  「你不懂,在大日本国,女性对自己爱慕…不是,敬爱尊重的男人,都要称
呼为『主人』的…」冷娘不屑的看着水叔叔,似乎在看土包子一样。

  「哦,这样啊!就是不大习惯…」水叔叔尴尬的笑了笑。

  妈妈在一旁被冷娘的「理论」逗的捂嘴直笑。

  之后水叔叔果然当起了专业的私人摄影师,总是会时不时的拍摄储圣和冷娘
亲密的照片,有的时候还会因为储圣把手放在冷娘腰上而不满,不是因为摸自己
老婆不满,而是认为这个动作不好看,让储圣搂着冷娘乳房下缘才满意。

  冷娘的紧身连衣裙可是特意把乳房下半部分露出来的,这样可是让储圣光明
正大的爱抚着冷娘的巨乳了。

  果然,在别人丈夫面前玩弄女人最有感觉了,储圣更是得寸进尺,而冷娘也
极力配合,最后发展到,冷娘整个人都坐在储圣怀里,二人互相搂着对方,大方
的热吻着。

  妈妈怕水叔叔尴尬,还故意调笑着冷娘,说舌吻可是最高级的日式礼仪了。
在野豚的默许下,妈妈也搂着储圣和他来了一次舌吻,这才让水叔叔情绪平缓下
来,只是多少有些不高兴。

  用餐时,我和父亲在自己的座位上吃,毕竟我还要照顾父亲,而他们一起在
飞机前面的圆桌上吃。

  女友姐妹只是在面对对面郎情妾意的两对男女感到脸红,尤其是大姨姐欣儿,
更是有些动容。妈妈和冷娘竭力的照顾着自己的男人,夹菜喂水,仿佛野豚和储
圣吃饱了她们才满意。

  飞机飞了几个小时,冷娘和储圣的关系在水叔叔「默认」下极速升温,到下
飞机时,冷娘几乎不再理会跟在身边拍照的亲老公了,仿佛这是一个普通的随从
一般,反而全身心的投入在储圣身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才是真正的一对伉俪。

  本来储圣是打算回去述职的,但是在野豚的力邀下,暂时也就跟着去新宿区,
也是野豚的大本营。

  刚下飞机,就有一名身体格外壮硕孔武有力,皮肤黝黑,面目可憎,眼开鼻
阔,没有眉毛的光头男人上前来迎接我们。

  野豚和这位看起来也就比他矮一点但是却比他还要敦实的光头凶恶男点了点
头,然后回头用日语向储圣介绍起来。

  而储圣也诧异了一下,紧接着很礼貌性的和光头男客气了几句,而那名光头
男也弯腰向储圣问好。

  「野豚介绍说,那个没有眉毛看起来就不是好人的黑色大光头是野豚的弟弟,
叫做野豚次郎,好像目前在日本所有东胜的地下势力都归他管。」大姨姐欣儿给
我和灵儿翻译着。

  毕竟人家是国际刑警,会多国语言很正常。

  紧接着妈妈和冷娘也向次郎鞠了九十度的躬用日语问好,虽然听不懂,但是
听来态度极其谦卑。

  没想到冷娘也会日语啊!看来是怕错过什么日本的情报吧?

  「这个次郎以前我追捕过他,在国际上也算上过黑名单的,不过后来好像买
通了日本政府,给他在国际上洗白了。」大姨姐欣儿眯起眼睛满脸寒霜,一股一
股的杀气从她丰满的肉体中不断迸发而出。

  毕竟大姨姐的正义感特别强!对黑势力一向嫉恶如仇!

  「姐姐,你可不要犯傻啊,我们是来度假的,顺便再给我找个姐夫,可不是
来执行任务的…再说万一你打草惊蛇了,破坏了妈妈她们的计划怎么办?」女友
灵儿马上拉扯着欣儿。

  次郎向我们这边瞥了一眼,眼神仿佛毒蛇一般,似乎有了实质性的攻击一样,
狠狠咬在我的心脏上!就这一眼,吓得我腿都发软。这家伙绝对是个穷凶极恶的
败类,而且从他那冰冷的眼神中可以看出,绝对杀过不少人。

  「哼!」欣儿似乎也被镇住了,马上收起杀气,抱着巨乳看向别处。

  妈妈当然也感受到了双方的杀气,于是打着圆场,用日语为我们介绍起来,
不过欣儿没心情给我们翻译,也不知道怎么介绍的,尤其是父亲的身份。

  次郎点了点头,依旧冰冷的双眸,不过看到女友和欣儿后,居然咧嘴笑了笑,
露出他满嘴黑黄的牙齿。

  「真恶心!」欣儿看到后,又把头扭向了一边。

  「这位是阿那塔的亲弟弟,野豚次郎叔叔…」妈妈向我们介绍着。

  我无奈,和灵儿一起向他喊着「叔叔好…」

  欣儿则是梗着脖子,不搭理他。

  冷娘马上又用日语赔不是。

  「水欣儿,华国特级女警,也是国际刑警,曾经抓过我…可惜…」次郎用话
语说着,「华国的支那女人们,欢迎来到我们大日本国!」

  妈的,根本没把我们几个男的放在眼里,连理都不理。水叔叔完美融入进自
己的角色,不断摆弄着自己的专业设备,父亲耳聋眼花,对周围感知极差,可能
也就我感觉不自在吧!

  之后我们分别坐上几辆车,赶往野豚的老巢。

  东胜总部在新宿区一个很大的商业大楼,没想到楼下居然还有很多拿着长枪
短炮的记者们。

  到达这里后,冷娘陪着储圣,还有其他几个跟着次郎从后门上去,父亲也被
专人接走去大楼里的技术部门,而妈妈则是大大方方的挎着野豚的胳膊面对这些
记者们。

  我则是像跟班一样,为妈妈提着包跟在他们身后。

  记者里有好多华国记者,问的问题大多是妈妈身为华国最庞大的商业帝国掌
门人,真的要带着整个齐古集团当嫁妆嫁给野豚这个日本人吗。

  妈妈则是直接无视他们,反而却一心一意的用日语回答那些日本记者们的问
题。

  问了几圈之后,那些华国记者终于开窍了,也开始用日语提问问题,这回妈
妈才愿意回答。

  不过我他妈都听不懂,也不知道妈妈回答了什么,不过我猜无非也就是那些
妈妈决定了的一些事。

  等摆脱记者后,野豚很满意的搂着妈妈的柳腰,用华语说到「今晚你们陪我
出席东胜举办的酒会。」

  「阿那塔放心,妾身一定会让那些摇摆不定的财团投在阿那塔的旗下的…」
妈妈腻声嗲气的回答着野豚,对自己长袖善舞的交际手段和游说的口才充满自信。

  妈妈甜蜜蜜的看着野豚,双眼中充满了无尽的爱慕和依恋。

  「虽然在支那国时我要求你们在大日本国男人面前尽可能的表现低微一些,
但是现在你们已经身在大日本国了,之前那种态度不在需要了,我要你们回复你
们高傲强大的支那女强人的角色上,否则今晚的公开酒会,你们会拉低东胜集团
的地位。」野豚自从回到日本后,似乎变得更加蛮横霸道了一些,也许是这里是
他的老巢,也许这里没有牵制他的山犬家族,也许是看到即将登顶的曙光…

  「妾身一切听从阿那塔吩咐!」妈妈在野豚面前永远是那么温顺,说完话后,
再面对四周偷拍的狗仔时,一股恢宏凛然,仿佛高高在上女皇一样的气息席卷八
方,一瞬间,妈妈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变得那么高不可攀,那么贵不可言!

  跟着野豚和扭着肥臀的妈妈一路上到顶层,这里明显属于私人楼层,野豚对
一旁侍从使了个眼色,那个侍从走到我面前,似乎要带我离开。

  我擦,该不会打算把我关起来吧?我担忧的向妈妈望去。

  妈妈看了我一眼,然后冷哼道「这里是你爸爸的地盘,难道害怕你亲爸爸害
你吗?真是个软弱无能的废物。」

  估计这是妈妈给我的信号,让我安心吧!

  「野豚太太说的是,支那儿子怎么会担心亲爸爸害我呢!」我马上低眉顺眼
的点头哈腰。

  野豚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对我是什么态度,于是跟着侍
从去了尽头处的一间卧房。

  卧房不小,里面除了一个长相平庸的日本年轻女佣以外,就是躺在床上手臂
上扎着管子的父亲了。

  「齐桑刚刚接受了一次治疗,由于齐桑身体过于虚弱,需要补充能量才可以。」
年轻女佣穿着日本典型的女仆装,说是长相平庸,其实也只是跟妈妈灵儿她们比,
如果单拿出来,绝对是偶像少女。此刻操着熟练的华语和我讲着。

  「哦,谢谢…」父亲的面色果然看上去红润了好多,难道野豚真的这么好心
给父亲治疗?他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外公就是被他亲手弄死的。

  「有事可以按这个玲,我先出去啦!」女佣看来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佣。

  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难道单纯的让我照看父亲吗?灵儿她们被带到哪里
了?这是人家的地盘,我还真没那个胆子到处转转。

  于是用手机给女友灵儿发信息,问问情况。

  过了好半天女友才回信息,冷娘目前陪着储圣和野豚的几个高层开着会,大
姨姐欣儿由于职业关系和次郎闹得很僵,可能想到了黑鬼加克的死和野豚势力有
关,所以对次郎几乎可以说是又增加了几分仇恨。但是灵儿却对次郎并没太多的
反感,除了丑一点颠邪一点以外,灵儿其实挺欣赏次郎的。

  还问我,好久没被男人碰了,我觉着次郎怎么样。

  靠,灵儿是唯一知道我有绿帽癖的人,这么问我不就是故意刺激我吗?

  我回复她,这里是日本,冷娘她们是带着目的来的,虽然我也感觉挺刺激的,
但还是不建议她乱来。

  又过了好久,灵儿发来信息,说她们娘三被邀请参加今晚的公开酒会,说是
日本的上层人士都会去的,让她们几个打扮漂亮一些,不要给华国丢脸。

  咦?怎么没邀请我呢?看天色也不早了,估计她们在准备出席酒会吧!再给
灵儿发信息也收不到回信。

  无奈只能陪着父亲在这里煎熬着,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也不知道妈妈她们怎
么样了。

  突然想到,既然是公开酒会,那么多的名流,肯定会有记者吧!也许网上会
有消息。

  于是打开电脑,把女佣叫来让她帮我找商界新闻,八卦新闻等网页,找了一
会,果然有相关信息。

  网页上有用的信息不多,不过几张照片还是让我发现了不少信息。妈妈穿着
红色的长款晚礼服,整个身材曼妙动人,虽然不暴露,但是光凭那美艳的容颜和
冷傲的气质就足够吸引人的了。

  冷娘则是一身黄色的晚礼服,比妈妈的晚礼服稍微短一点,当然冷娘的绝色
姿容也不比妈妈逊色。

  而这两位极品绝色却一左一右挎着高大笔挺的野豚,更加彰显了野豚的不凡。
只是妈妈看上去对野豚更加亲昵,冷娘看上去对野豚更加顺从。

  还有一张也是一男两女的照片,18岁的灵儿和21岁的欣儿,两名长着少女的
面庞却有着少妇的身材,穿着一白一黑的短款礼服,同样不是暴露的装扮,靠着
颜值和身材同样获得不少眼球。

  当然也是一左一右挎着一个面目可憎,却又身材雄壮厚实的次郎胳膊上。只
是灵儿看上去忽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左右看着,身体紧紧贴在次郎身上,
欣儿虽然也保持礼貌的微笑,不过对于身旁的次郎显然更多的是戒备。

  之后还有很多男男女女,一看就是大老板大企业的土豪。

  这是一个多小时前发的新闻,虽然是是都是商界名流,不过报道的却不多。
之后也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估计酒会也不会让记者随便进去拍照的。

  看到妈妈她们的穿着和对身边人的态度,我基本可以放心了,应该不是什么
见不得人的群体趴。

  父亲面色越来越好了,妈妈她们又没什么问题,和猜不透的妹妹还有心机颇
深的水仙聊了两句之后,疲惫的我也洗洗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居然是被父亲叫起来的。

  经过昨天的治疗和一晚上的营养输入,父亲居然能够下地勉强行走了,虽然
头发依旧灰白,身体依旧枯瘦,但是面色看起来精神了好多。

  「不知道这个野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居然真的在给我治疗,昨天他们给我
注射了一个蓝色药剂,之后我就累的昏睡了过去,现在醒来,感觉身体轻盈了很
多,四肢也听使唤了,虽然视力和听力还差了一些,但是能明显的感觉到比以前
好了不少。」父亲站在地上还挥了挥手臂。

  「不管怎么样,父亲你如果能恢复,那就太好了。」我也非常高兴,如果父
亲能恢复往日雄风,那么就不需要冷娘她们的计划了,最少不用那么辛苦了。

  父亲也很激动,慢慢走到椅子上坐下,说到「昨天我想了想,上次你妈妈带
着野豚太郎去医院探视我(详见第七章)时,我就发现那个野豚太郎和当年想要
我命刺杀我的日本人长得几乎一样,昨天来了之后,居然发现他还有个弟弟,就
是那个野豚次郎,他们应该长得很像,你说是不是当年杀我的人,就是那个次郎
啊?」

  我的傻父亲啊,当年杀你的就是野豚太郎啊!而且还用大鸡巴把你老婆我的
亲妈给成功操服了睡走了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含含糊糊的说。

  「一会你陪我去谢谢太郎,然后试探一下,是不是次郎干的事。」

  就算是又能怎样?难道凭借你现在这个样子就能力挽狂澜吗?

  我很无奈,但是又不想伤害父亲,于是洗漱了一下,吃了女佣送来的早餐,
扶着父亲去找野豚。

  找到了野豚的大卧房,比总统套房还要奢华一些,表明来意后,在走进客厅
前,我真的害怕一推门,就看到野豚和妈妈赤裸大战的情形,那样父亲岂不要气
死?

  不过还好,偌大的客厅里,只有野豚穿着内裤坐在靠落地大窗前的椅子上抽
着烟。没看到妈妈的身影。

  「齐桑,看来你的身体好了很多呢!」野豚魁梧强壮的身材哪怕坐在椅子上,
也比站在他面前的父亲有着强烈的威压。

  「还要多谢野豚先生,您的药剂真的帮助了我很多。而且这段时间,齐古集
团和…和韵婷也多亏您照顾…我特意来感谢您的。」父亲由衷的对野豚感谢着,
虽然这个野豚抢夺了自己的几乎所有,但是父亲也是认为都是妈妈一个女人的权
宜之计,毕竟上次在省长办公楼里,妈妈口头上表达了对父亲的失望,也表示会
公然嫁给野豚,但是毕竟是以自己无能为基础的。现如今自己开始好转,恢复到
巅峰指日可待,那么妈妈就不会再「委曲求全」的继续依赖野豚,还是会和自己
回到当初,自己也可以重新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所以对野豚,父亲是真的很感谢。却殊不知这一切又都是野豚害得。

  「齐桑太客气了…」野豚弹了弹烟灰,一副做生意的嘴脸「这个药剂暂时不
能停,而且价格不菲,不知齐桑怎么谢我呢?」

  「这个…」父亲哑火了,毕竟自己现在可以说一无所有了。

  就在这时,一声清冷但又动听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一个穷光蛋,拿什么能
买得起药剂?」

  只见妈妈半裸的身体从里面卧室里走了出来,说是半裸,无非是妈妈穿着太
暴露了。

  只是在丰满肥美的身前,从细颈处开始,有一条二十公分宽的白色纱质的布
条,一直延伸到膝盖处,在白条中间处,有一个红色的太阳。这不就是一个日本
国旗拉长了嘛!在脖子、胸前、小腹和腰臀处,分别有透明的细绳固定并绕过身
体,算是起到贴身固定的作用。而其他身体部位几乎全裸整个后身,全部暴露在
外。

  二十公分宽的布条,刚好可以遮挡住妈妈那永不下垂,挺拔集中的傲人双峰
上的粉色奶头,不过却露出了大部分乳晕,其他大部分的乳房任君观赏。下面可
以挡住妈妈的白虎嫩穴,如果合拢大腿,还可以挡住大腿根。但是平坦的小腹,
大腿和小腹之间的腹股沟,还有两条略显粗壮的雪白大腿,就没有什么遮挡物了。

  后面更不用说,光滑细嫩洁白无瑕的美背,柔若无骨的柳腰,肥硕滚圆的雪
白大屁股,除了几根透明的绳子以外,唯一能起到遮蔽作用的,大概就是绳子上
水滴形金灿灿的薄片了吧!只是我无法判断,妈妈到底有没有穿丁字裤,毕竟妈
妈的肉臀不是吹的,太翘肉太厚了,完全看不到腚沟里有没有东西。

  永远高盘的波浪长发显着成熟端庄优雅大气的同时,也不失干练充满活力。
金丝眼镜又添加了几分知性和冷傲。耳朵上的金色大耳环,脖子上的金色项链和
手腕处的金色长镯,不但丝毫没有庸俗媚俗,却反而增加了不少贵气!

  这就是妈妈,永远徘徊在骚货和贵妇之间,却又完美的将二者合二为一。

  妈妈扭着肥硕的肉臀从我和父亲面前走过,带起一股怡人心醉的熟女芬芳!
我真恨不得把脸埋进妈妈那满满雪肉的肥硕肉臀中!

  说真的,要不是妈妈这么盐白水嫩的肌肤,和爆乳肥臀的身材,还真驾驭不
了这身长条「门帘」。

  不过妈妈走的太快,本打算偷偷看一下门帘里面妈妈是不是没穿内裤的想法
扑空了。

  妈妈婀娜的走到野豚身边,撅起滑嫩的大屁股优雅的坐在了野豚的大腿上,
在野豚的脸颊上甜蜜的亲了一口。

  「阿那塔怎么样?这件衣服附和您的口味吧?我就说人家能穿的下嘛…」妈
妈搂着野豚的脖子嗲嗲的说到。

  「呵呵呵…不好意思齐桑,你看…」野豚故作不好意思的看着父亲,但是一
只大手却很自然的落在了妈妈的大腿上,并开始游走。

  「…」父亲不可置信的看着妈妈,但是又很羞愧和无奈,吞吞吐吐的说到
「韵婷,我会好起来的…」

  「你若能好起来还不都是我的阿那塔的功劳?还有,请不要称呼我的名字,
你要叫我野豚太太,记住了吗?」妈妈转过头,一脸傲然和鄙夷的看着父亲,那
双眼神,似乎真的在看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一样。

  「我…」

  「还有啊,你能享受到药剂也不是无偿的,我们东胜也不是慈善机构,虽然
用在你身上的试验品,不过看起来效果很不错,你看看你还有什么东西能拿出来
补偿我的阿那塔吧?」妈妈说完,懒得再看一眼父亲,转过脸去,幸福的对着野
豚露出笑容。

  「啪!」野豚对着妈妈外侧的肉臀狠狠打了一巴掌。

  「不可以这么对齐桑说话。」野豚故作严厉的瞪了一眼妈妈,而妈妈撅着小
嘴,对刚才那一巴掌似乎很高兴,又对野豚凶自己而略显委屈。

  「齐桑,真是不好意思,虽然为了帮助古韵婷女士,我答应和她结婚,并且
收购你的齐古集团…」

  「那是妾身的集团…」妈妈小声嘀咕着。

  「而且为了堵悠悠之口,我也不得不每天抱着韵婷女士睡觉,哪怕我和韵婷
女士一起洗澡,我都没有和她发生过关系,所以请齐桑放心,你所看到的,都是
假象,等齐桑恢复过来以后,韵婷女士不再需要我的帮助后,齐古集团还是你的,
到时候你再偿还药剂的费用也不迟。」野豚一脸真挚,但是大手却伸进了妈妈门
帘内,似乎已经摸到了妈妈的嫩穴。妈妈也脸红了起来。

  「假象?没发生过关系?我的齐古集团?」父亲重复着野豚的话,然后诚恳
的说到「谢谢野豚先生的帮助!」

  「大家都是朋友,不用客气…」妈妈双眼迷离的看着野豚,同时收回一只小
手伸进了野豚的内裤里,爱抚着那根大鸡巴。

  父亲由于视力问题,虽然好一点了,但是看东西还是不够清楚,所以哪怕距
离野豚和妈妈很近,其实也没能具体看清什么。当然,野豚摸着妈妈嫩穴的手,
父亲还是知道的,不过人在屋檐下,既然野豚当年说没发生关系,那么自己就得
认可。

  「阿那塔,人家一会还要去逛街呢…」妈妈示意野豚不要再挖自己嫩穴了。

  「去吧,今天先在东京转转,明天咱们就出发去拍婚纱照。」野豚收回手指,
然后轻轻拍了拍妈妈的肉臀。

  「太好了,妾身都迫不及待了呢…那妾身先过去啦,不知道冷姐姐她们换没
换好衣服。」妈妈兴高采烈的仿佛一个少女,站起身后,胸前那对几乎没有束缚
的巨乳还上下颤抖了几下,然后弯腰,双手扒开野豚的内裤,在半软不硬的大鸡
巴上,深情的吻了一口,然后再小心翼翼的帮野豚把内裤放回原位,理也不理父
亲一眼,扭着肥硕的大屁股走了出去。

  同时喊到「小废物跟着吧!正好缺个熟悉的服务员呢!」

  这是在说我吧…

  我对父亲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起身跟了上去。

  「野豚先生您先休息,我回去了…」父亲看着野豚的内裤,刚刚妈妈的举动
着实把自己吓一跳,居然亲吻这个鬼子的鸡巴。

  「去吧去吧,下午别忘了去注射药剂哦!」野豚很是礼貌的提醒父亲。

  我默默的跟着妈妈,仔仔细细的看着妈妈摇来扭去的肥硕雪臀,就是看不清
到底有没有内裤。

  我们来到楼层的另一端,这里住着冷娘一家四口。进去后,没想到冷娘她们
也穿的这么大胆。

  冷娘的身材不用说,乳房比妈妈的巨乳还要火爆一圈。此刻穿着一套连体的
大渔网套装,只有在乳头处多了点密集的布料,整个人仿佛被渔网捕捉的美人鱼
一样,每个网洞几乎都勒紧美肉里,但是又恰到好处的没有勒出过多。看上去如
同日本av里渔网紧缚的情趣装一样。关键是冷娘和妈妈不同,她是有阴毛的,虽
然修剪过看上去很整洁很漂亮,但是却没有保护啊!谁都能看到啊!

  大姨姐欣儿身材虽然不比妈妈和冷娘,但是却比一般的亚洲女性丰满许多,
身上穿的根本不能叫衣服了,几乎就是靠着一根长长的绷带,在乳房上缠了几圈
再从后背绕过到阴部打个蝴蝶结。同样的精心修剪的阴毛若隐若现。

  这里数灵儿的身材最接近亚洲女性了,本来32D 的美乳如今已经发育到了D ,
虽然也不小,但是无论纬度还是罩杯,都要略逊那三女。但是灵儿才18岁,早晚
会超越的。灵儿穿的是一套几乎透明的紧身白色气质长裙,紧紧裹住美乳和翘臀,
半透明的材质可以清晰看到乳头和阴毛。

  这四个女人是打算出去招揽嫖客吗?也太暴露了吧?

  她们的意思是,反正不是在华国,在日本当然要穿的漂亮点,能展现身材的
衣服啦!只是水叔叔极力反对,毕竟天气转凉,穿这么少先不说会不会丢人,有
伤风化,光是御寒这一项就不过关。

  但是几个女人意见统一,并且都练过吐纳心法,这点冷空气可以忽略不计。

  于是我跟着四个暴露的大美女,去日本东京的街头,逛街去了。

  说实话,对于自己关系及为密切的女人穿着暴露给日本人看,我多少有些不
爽!可是…内心中却有一个极其躁动的小人,似乎在兴奋的呐喊着:爽!刺激!
过瘾!

  野豚有给我们配了专车,本身就在市中区,所以没多久就到了最繁华的商业
区。当我们从车上下来时,无数个吸气声响了起来。更多的是拿起手机,疯狂的
拍摄着。男人看了狂飚鼻血,女人看了一边唾骂一边嫉妒。毕竟妈妈她们的身材
太好了,而且气质出众,更关键的是实现了大多数女性暴露的欲望。

  几女嘻嘻哈哈,开开心心的走着,毫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

  当然也有不少胆子大的,以为我们在搞什么宣传或者行为艺术,上前想要占
妈妈她们便宜,结果都被几女轻松的教训了一顿。

  可能由于年龄代沟吧,灵儿姐妹打算单独去逛逛,于是我只跟着妈妈和冷娘
了。

  「小废物,去买两杯咖啡来。」妈妈她们可能累了,打算坐在天桥步行街上
的阴凉下休息,只是这里没有什么正了八经的椅子,好在这里的护栏是弯曲设计,
向内凸出来的几根横梁可以勉强坐人。不过坐下后,桥下面的人只要抬头,就能
清晰的看到两个肥硕大肉臀和中间的臀缝。

  「儿子,买三杯,你亲妈不疼你,不是还有娘嘛…」冷娘撅着渔网大屁股坐
在了细细的横梁上。

  「嗯,马上回来。」我应声而去。

  「哼!」妈妈也撅着肥臀坐了下去,只是妈妈的门帘不允许妈妈正常坐下,
妈妈坐下后,门帘就就起不到丝毫作用了,巨乳的乳头,胯间的白虎嫩穴都露了
出来,不过妈妈交叉大腿而坐。

  「好了,那几个小毛头都在天桥下面偷看咱们的屁股呢,这里没人。」冷娘
一边假装不在意的抻着懒腰一边说,「你也不要对儿子太苛刻。」

  妈妈一边整理着门帘,一边说到「那小子现在真的一点血性都没有了,看着
咱们娘几个的身体,除了过瘾以外,居然一点侵略的想法都没有。那天我故意配
合长丸玩弄我,偷偷观察了一下他,结果气死我了,这小子居然看的挺开心的。」

  「其实灵儿和我说过,那孩子有点绿帽癖,特别喜欢亲近的女性被别人玩弄,
以前加克在时,灵儿还发照片给他。不过这又不是大的毛病,无伤大雅的。我只
是怕现在他这样,会不会越来越加重他的性癖。」

  「所以我也借这个机会,好好激激他,看看能不能有点收获。」妈妈不准痕
迹的瞥了一眼桥下面的眼线,然后故意向后撅了撅肥臀,脸颊略微发红,说到
「想不到阿那塔真的派人盯着我们,还好咱们机灵,用肉体迷惑他们。说吧,有
什么进展了?」

  冷娘看到妈妈似乎是故意让桥下面人看,但是看破不说破,也向后撅了撅,
说到「储圣愿意说服日本内阁,出资给东胜,加上他以为我真心打算把国企卖给
他们,所以应该会尽全力的。」

  「我昨晚和阿那塔做爱时,他也跟我说,昨晚我们表现很好,那些大企业都
开始相信了咱们的身份,毕竟有媒体曝光,他们可以核查。所以我这边也没问题。」
妈妈故意在横梁上扭了扭屁股。

  「嗯,现在也知道东胜他们的后勤是次郎了,就剩下没有摸清东胜在日本这
边,或者说属于野豚在这边的实力如何了。」天桥上人不多,冷娘故意挺了挺巨
乳。

  「嗯…」妈妈沉默了一下,说到「我非常爱阿那塔,所以我打算拍完婚纱照
后就运行心法,重新排卵,如果时间估计没错,在大婚那天,我就可以受孕了…」

  「我理解你…本来我以为你被主人迷了心窍,可是当我那天被主人足足刺穿
了一个小时后,我也彻底臣服于主人了。要不然我才不会答应主人用肉体收买储
圣呢!既然你打算给主人生孩子,那么我也替主人生一个吧!」冷娘也面颊红润
起来。

  「事情结束后,我之前答应你再给你找个…其实…我早就已经爱上了腐蟲…
所以…如果阿那塔他们…我会替阿那塔生下孩子,和腐蟲共同抚养。」妈妈看着
天空。

  「可是,我听说振南他…」

  「我对振南早已死心了,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他远远不如阿那塔和腐蟲,至
于阿那塔给他用药,其实是慢性毒药,阿那塔以为我在骗他,所以打算用振南威
胁我…可是他殊不知,我是真心爱上了他…如果我估算没错,振南会在我大婚前
后那几天…死…」妈妈眼角趟下一滴泪水。

  「不说他了…反正我是死心踏地的要给阿那塔生孩子,你呢?生了阿那塔的
孩子怎么跟老水解释啊?」妈妈拔掉眼泪,似乎对父亲的感情也随着这滴眼泪离
她而去。

  「反正欣儿灵儿都不是他的,再生一个也无所谓了,只不过和以前不同,这
回我是真心被主人收服了…要不是咱们立场不同,我真的很想永远跟着主人呢!」

  「虽然结局咱们未必能控制,但是我绝不会做什么伤害阿那塔人身安全的事!
即便阿那塔不相信我们…」妈妈说完,撇眼向下看去,似乎少了两个。

  「那就这么说定了,等你和主人结婚那天,咱们就收网。好了,不要再说了
…」

  我拿着三杯冰咖啡走了回来,远远看去有两个黄毛带着口罩站在离妈妈她们
不是很远的地方。

  估计是有心没胆的家伙,只能远远的偷看。

  「小废物,买个咖啡都这么慢,真是废物!」妈妈鄙夷又不耐烦的看着我。

  「这附近没有,所以跑的远了点,不好意思野豚太太。」我歉然道,要不是
能近距离看到妈妈和冷娘的肥硕大肉臀,我才不愿跟着受气呢!

  有时候我真的无法判断妈妈到底怎么想的,看起来似乎真的被沦陷了,可是
为什么每每给我一种感觉,妈妈只是假意迎合野豚,实则是为了打垮他?

  我跟着妈妈和冷娘的身后,盯着两位肥熟母的肉臀。

  妈妈的肥臀更加圆润肥硕,似乎塞进了满满的脂肪,但是却又那么挺翘,走
起路来似乎故意左摇右摆,两片大臀瓣圆圆的恨不得狠狠咬上一口!而且妈妈的
腰更纤细,仿佛还没有肥臀下的大腿粗,细腰肥臀在一起,简直就是完美的绝配!

  冷娘的肉臀相比妈妈而言,虽然也很大,但由于没有妈妈的腰肢更细,所以
看起来少了几分曲线。但也是依然的肥厚,大屁股和大腿上的褶皱证明了冷娘肥
臀有多的挺翘!

  看得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当妈妈趾高气昂扭着柳腰摆着肥臀路过那两个戴口罩的黄毛面前时,似乎故
意加大了扭臀的幅度,在阳光照射下,雪白瓦亮的美肉臀似乎在发光一样!死死
拿捏住二人的目光不放!

  「哼!」妈妈鼻子里轻哼了一下,然后对着冷娘说到「听说日本的地铁也是
一大特色呢,要不然咱们坐地铁去别的区逛逛?」

  冷娘憋不住笑,看来这是要好好体验一下日本痴汉的本事了!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