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我的冷艳总裁母亲】第三十七章

第一文学城 2022-12-05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一只软泥怪
字数:10055 2021年7月1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三十七章久旱逢甘霖

字数:10055

2021年7月1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三十七章久旱逢甘霖

  夜晚,林梦曦正在房中办公着,门被敲响了。

  「妈,可以吃饭了。」

  穿着简约居家服的林梦曦打开门,门外站着系着围裙、满头大汗的夏明。

  夏明看着面前的母亲,没来由的眼神有些躲闪,带有一些令人脸红心跳的意
味。

  林梦曦看着面前的儿子,似乎也察觉出了些什么,皱了皱秀气的黛眉,没说
什么,跟着夏明下楼了。

  来到用餐房,林梦曦看着桌上的饭菜说,「怎么是西餐?」

  接着看到桌上还有点燃的蜡烛,黛眉皱得更紧了。

  这时,忽然客厅里的灯光暗了下来。

  「妈。」夏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林梦曦回头看去。

  映着烛光在黑夜里熠熠生辉的夏明单膝跪地,手捧一束玫瑰,目光炯炯的看
着她。

  「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林梦曦一愣,微微脸红,「你这是做什么?」

  「妈,不知什么时候,我就深深的爱上你了。每当我看到你一个人为了公司,
为了这个家,废寝忘食,没日没夜,我就无比的心疼。我非常想要帮你,可碍于
你对我的管教,我无能为力。但后来,我终于找到一些机会做了什么,虽然你在
发现一切是我所为后愤怒的斥责了我,可能帮到你,我还是很开心。」

  「我清楚,我对您的喜欢,不是那种儿子对母亲的喜欢,当然这种感情也有,
但我如今想对您表达的,是我对您的那种男女之间的喜欢。」

  「妈,我喜欢你,爸不在了,我想承担他的位置,做你的男人,保护你,爱
你,您可以给我这个机会吗?」

  「你、你这说的什么话,你知不知道……你这话让别人听了去,我们母子都
不用在这世上活了?」林梦曦边说边退,很是慌乱。

  「我不在乎,如果别人真的知道了,我会说这一切都是我干的,我会承担所
有的指责、谩骂,那时,您一个人离群索居即可。」

  「谁教你的?我可从来没教过你这样,你这大逆不道,我气死了!」林梦曦
蹙着黛眉怒斥,可她脸上其他同时存在的慌乱、羞赧,让她看起来有两分滑稽。

  「妈,这些我都不想管,我知道您心里也有我,我喜欢您,今晚,请您告诉
我,您愿不愿意做我的女人?做我的妻子?我想用我的一切去守护你,去爱你,
我不想今生今世后悔。」

  「疯了!疯了!你这一定是疯了!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妈……」

  砰!

  这时灯突然亮了,一道高挑婀娜的身影出现在两人中间。

  身影全身赤裸,是一具女体,身材十分的性感丰满。

  「小姨。」夏明唤了声。

  「嘘……交给我。」

  带着好奇的目光,夏明看着林梦莲扶他站起,脱下了他的裤子,他正愕然间,
听林梦莲说道,「姐,之前我和你说过,不管你怎么选择,我都会继续爱着明明,
今晚,如果你再这么犹豫不决,那就别怪我彻底把明明从你身边抢走了。」

  话一落,便听夏明「呃」的呻吟,抬起了头——林梦莲张开檀口,将软绵但
也十分硕大的阴茎含进了嘴里。

  「你!林梦莲!你这是在玩火!」

  听着林梦曦的怒斥,林梦莲只是目光带着挑衅的看着她,同时更加卖力、夸
张的吞吐夏明的阴茎。

  夏明的阴茎短短几下已经充分勃起,硕大的塞满了林梦莲的口腔。

  「停下!给我停下!」

  见妹妹林梦莲对自己的呵斥并不在意,林梦曦走上前亲手扯开了这对荒唐的
姨甥。

  「姐,怎么动起手来了呀……」

  「你,跟我回房!」林梦曦对着夏明斥道。

  夏明不知所措的被林梦曦拉着走,忽然耳边又传来一道呵斥,「还不把裤子
穿上?!」

  林梦莲笑看着母子俩往楼上走去,没有阻拦。

  几分钟后,主卧内。

  「你知不知道你今晚在干什么?」

  夏明咬牙不语。

  「我什么时候教过你这样?」

  「你想把我气死?」

  房间里,林梦曦冷冷的看着夏明,说出这一句又一句的斥责。夏明缩在角落
里,低头不语。

  许久,林梦曦又问,「你小姨都跟你说了什么?」

  「都告诉我了。」

  沉默一会,又问,「你跟她什么时候开始的?」

  「呃……几个月前。」

  「那些事,都做了?」

  「嗯。」夏明耷拉下头。

  问完这个,房内再次陷入寂静,又是很久,林梦曦开口,「你先出去吧。」

  「妈……」

  「嗯?」

  脑海中浮现出小姨对自己的那些嘱咐,想了想,「唉……算了,没事。」

  话落,夏明向门口走去。来到门边,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人。

  「小姨。」

  门外的林梦莲走进屋内。

  在听到夏明的声音而猛然看来的林梦曦也注意到了自己这叛逆妹妹的到来。

  「你来干什么?」林梦曦冷冷的斥道。

  此刻的林梦莲已经穿好衣服,「姐,你是不是还没搞清楚状况?还想着打游
击呢?今晚你要是不做个决定,今后你就别想再靠近明明了。」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林梦曦冷冷的说。

  「我当然清楚啊,我在做能让我开心,最重要的是也能让明明开心的事,对
了,你难道不开心吗?」

  「你真是疯了。」

  「姐,做个决定吧。也别怪我这么做,你知道的,明明从小就在你的严厉下
长大,他虽然对你有那样的感情,但是没勇气表达,也怕你拒绝。我虽然也知道
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你碍于面子,也不可能将内心的真实想法表达。所以这个
黑脸,就只能由我这个做小姨的来了。」

  「趁我现在还没彻底失控,你,给我赶紧走!」林梦曦指着门口道。

  「好啊,我走可以,但你记得,过了今晚,你就再也没这个机会了。」

  「你威胁我?」

  「选择权在你手中,左还是右,全看你自己。」

  「出去。」

  「好,那——」

  「小姨。」

  「嗯?」

  「我可以说两句吗?」

  「嗯。」

  夏明从角落里出来,直视林梦曦,认真的说,「妈,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
欢你,我知道你也喜欢我,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接受我?」

  「你怎么还说这种话?」

  「我就是要说,这么久以来,我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我不相信你对我一点
感觉都没有。请你今晚给我一个答案,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让我死心,今后,
我只是你的儿子,再也不会有任何的越界。」

  「荒唐,太荒唐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夏明眼神黯淡,「好的,我知道您的答案了,小姨,我们走吧。」

  说完,夏明转身要走,却被人拉住了。

  「走什么,」林梦莲说,「你忘记小姨怎么跟你说的了?」

  林梦莲「唰」的把夏明的裤子脱了下来。

  「林梦莲!」林梦曦大声叫着妹妹的名字。

  「姐,我知道你心里对明明有感觉,但你不愿说,那我只能这么做了。」

  话落,林梦莲便一口将夏明的鸡巴含进了嘴里。

  「林梦莲!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姐,快做决定吧。」含吮了几下,夏明的鸡巴已经在林梦莲的嘴里硕大起
来,她脱下裤子,露出湿淋淋的肉缝。

  「来,明明,当着你妈的面,插进来。」

  夏明正犹豫着,林梦莲就一把抓住他的阴茎,「噗呲」的塞进了她的肉缝中。

  「噢……」林梦莲仰头一叫,眼睛里尽是妩媚春情,自己扶着桌边,就开始
前前后后的耸动,吞吐起穴中的肉棒。

  「够了!停下!」林梦曦看着眼前的荒唐,又怒又羞。

  「啪……啪啪……啪……啪啪啪……」

  「嗯……嗯……啊……啊……好……舒服……」

  交媾中的姨甥俩,已然忘却了她的存在。

  林梦曦银牙紧咬,走上前,将姨甥俩强行扯开,「够了!给我停下!」

  「姐,你干嘛,我还没爽够呢。」

  「夏明,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母亲吗?!」林梦曦冲夏明大吼。

  「姐,你又不回答,又不准我们做,你这是不是有些得寸进尺啊。」

  「难道要我跟你们一起荒唐吗?!」

  「行啊,那你今天就把你的答案告诉我们,你不愿意和我们这样,我保证,
今后我和明明,都不会再缠着你。」

  「林梦莲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你还有五秒思考的时间。」

  「五、四、三、二、一,好,时间到。」

  林梦莲屁股一耸,腿间肉穴又将夏明的阴茎完完整整的含了进去。

  「停下!」

  「你说不说?」

  「快停下!」

  「你说不说?」

  「好,我说!」

  话音落下,姨甥俩停了下来,齐齐看向林梦曦。

  林梦曦嘴角抽了抽,看了一眼姨甥俩交合的部位,又迅速将目光挪走,「这
不是一件小事,我需要一些时间想想。」

  「姐,你怎么还是这样呢?」林梦莲不耐烦的重新恢复了耸动。

  「够了!你到底想我怎样?!」林梦曦几欲崩溃。

  「现在、立刻、马上,把你的答案告诉我和明明。」

  林梦曦沉默。

  见状,林梦莲作势又要恢复交媾。

  「停下!」林梦曦大喊。

  「姐,你能不能快点,你明明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为何又总是这样自欺欺人,
也带着明明一起受折磨呢?这对你和明明都没什么好处。」

  林梦曦银牙紧咬,「你先出去,我和明明单独说。」

  「你又——」

  「小姨,」夏明打断说,「你先出去吧。」

  「唉……好吧,有事你就叫我。放心,今晚说什么小姨都得帮你逼你妈就范。」

  当着自己的面说出这番话,林梦曦脸上有些挂不住,嘴角抽了抽。

  「好了,小姨,快出去吧。」夏明也察觉到了母亲的尴尬,赶快催促道。

  林梦莲吐了吐小舌,溜溜的离开了。

  「还不把裤子穿上?」林梦莲走后,林梦曦没好气的说。

  夏明讪讪一笑,麻利的将裤子穿上。

  林梦曦坐到梳妆台前的凳子上,翘起二郎腿,晃着足尖上的棉拖鞋,「你说
你喜欢我?」

  夏明没来由有些发憷,有种被审问的感觉,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嗯」了声。

  「有多喜欢?」

  「很、很喜欢。」

  「喜欢我什么?」

  「妈妈,很美,很善良,对我很好,是妈妈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家,我很想保
护妈妈,让妈妈不受任何伤害。」

  「跟你小姨在我面前做那种事,这就是你说的保护?」

  夏明无言以对。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大、大概五六岁吧。」

  「这么小,就对妈妈有那种心思了?」

  「没、没有,」夏明脸红「看来我的教育确实太失败了。」

  「不,妈妈!一切都不是你的问题,都是我的问题,你不要怪自己。」

  看着夏明这个惊慌的样子,林梦曦的眼中划过一抹隐晦的笑意。

  「喜欢我,就非得得到。你听过骑士吗?骑士可以只守护公主和王子的爱情,
自己永远不插足。」

  夏明有些羞愧,想了想,说,「如果妈妈不愿意,我也可以不这样,妈妈也
可以找一个新的丈夫。只是,只是我以为,妈妈……其实也喜欢我。」

  「你凭什么这么觉得?」

  「我也不是很笃定,但小姨也这么说,我就信了。」

  「那你听你小姨还是听我的?」

  「妈妈,我当然是听你的啊。」

  「那你现在和你小姨合起伙来对付我,又该怎么解释?」

  「呃……」

  停顿了一会,林梦曦说,「你要我接受你,也不是不可以。」

  听到这话,夏明眼中放出亮光,「真、真的吗?!」

  「看你表现。」

  「好,我保证能完成!」

  门外,一直听着母子俩对话的林梦莲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这蠢外甥,三
言两语就被林梦曦给带了进去,忘了其实自己才是掌握主动权的那个,果然男人
为了女人,都能失去理智。

  「一,不许和你小姨再做那种事。」

  「这……」

  「做不到?那免谈!」

  「不!做得到!」

  「不准再和你小姨协商一起来对付我,你若是真心想和我在一起,就不允许
用这种方式。」

  「好。」夏明点头。

  「那好,就这样。」

  「呃……妈,你还没告诉我,具体我该怎么做。」

  「看你表现,你没追过女孩子?」

  「没、没有。」

  「那你有没有信心?」

  「有!」

  「好了,出去吧。」

  「嗯,好。」

  「等会!」

  这时门「砰」的一响,林梦莲冲了进来,「明明,你就这么答应她了?」

  「小姨,我们出去说。」

  林梦莲看了眼姐姐,咬咬牙,跟外甥出去了。

  一楼,客厅。

  「明明,你怎么想的?」

  「小姨,谢谢你帮我,可我不想我是通过这种方式强行得到妈妈的,我喜欢
那种水到渠成,我不希望强迫妈妈。而且这样得到的感情,我会觉得不踏实。」

  「傻瓜,她在套路你。」

  「我知道,可她说的确实也没错。」

  「她心里对你已经有感情了,今晚已经是个很好的机会,没必要再把『战线』
拉长,你受这相思之苦难道不煎熬吗?我看着都煎熬。」

  「小姨,不必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唉……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笨外甥,被你妈卖了还帮着她说话。」

  「还有,小姨,刚才你应该也都听到了,在我追求妈妈这段期间,我们不要
再做那种事了。」

  「你忍得住?」林梦莲戏谑的看着外甥。

  「当、当然可以。」夏明有些脸红。

  「那我试试。」林梦莲干脆果断的吻住了夏明的嘴。

  夏明一声呜咽,将林梦莲从自己身上推开,但仅仅是这短暂的一会,他的口
腔就被小姨强有力的舌头钻入,狠狠搅弄了一番。

  「嗯,还挺忠贞的嘛。」林梦莲打趣道。

  「小姨,别再这样了,我不希望妈妈看到,不想她生气。」

  「那我怎么办?为了你妈,就这样直接一脚把我踢开?对我来说是不是太不
公平了?」

  夏明支吾不言。

  「好啦好啦,逗你玩呢,小姨才没那么小气。只要你开心,小姨都无所谓。」

  「小姨最好了。」夏明笑说。

  「那我先走了。」

  「小姨再见。」

  送别林梦莲后,林梦曦紧跟着也从二楼下来了。此刻的她已经换上了一身OL
制服,又变成了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冷艳女王。

  「妈,你这是……」

  林梦曦淡淡瞥了眼门口,「她走了?」

  「嗯。」

  「说吧,我该怎么罚你?」

  「啊?」

  「当着我的面,和你的亲生小姨做那种事,丝毫不把我放在眼里。原先她在,
我不好治你,现在,你好好告诉我,我该怎么罚你。」

  「我不知道,妈妈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林梦曦走下楼梯,踩着高跟鞋款款的来到夏明的身前,莫名的有种压迫感令
夏明呼吸困难。

  凝视了夏明一会,她展颜一笑,「算了,帮我拿包吧,跟我一起去公司。」

  「好。」

  「今晚回来帮我按个摩吧。」

  夏明愣了愣,欣然应允,「好!」

  这哪是惩罚,这明明是奖励嘛!

  二十分钟后,母子俩乘着跑车来到公司。

  「妈,今晚还有事要忙么?」

  「嗯,临时有些事得处理。」

  母子俩乘坐电梯上楼,已经过了上班点,大厦里人寥寥无几。

  来到董事长办公室,林梦曦坐下便开始办公。

  夏明来到办公室自带的茶水间,沏了杯新鲜的热茶,走到办公桌边,放到桌
子上。

  「妈,渴了就喝茶。」

  「嗯。」

  没多久,林梦曦就沉浸到繁杂的工作当中。毕竟是位女总裁,工作、生活模
式真是切换自如。

  母亲在忙,百无聊赖的夏明又不敢太放松,毕竟自己现在是「戴罪之身」,
只好站在办公桌旁,静静等待女总裁忙完。

  「坐下吧,我还没有那么不近人情。」不一会,正办公的林梦曦停下手中事
务,抬头看向夏明说。

  「呃……好,妈,那您忙。」母亲大人发话了,夏明如释重负,没有负担的
坐到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看了起来。

  可他一拿起这本杂志,林梦曦的脸色就难看起来。

  还没发现不对劲的夏明拿起杂志打量,然后眼神也变得古怪起来。

  《夏日比基尼火爆套装》。

  「放下,别看!」与此同时,母亲焦急的声音也从旁边办公桌那响起。

  夏明还没反应过来,林梦曦就火急火燎的走到他身边,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杂
志,丢到垃圾桶,并踩上一脚,让其他的垃圾将其盖住。

  「妈,你这……」夏明脑子飞速转动,为什么向来一丝不苟的母亲办公室里
会出现这样的东西?

  解决完杂志的林梦曦没有那么紧张了,重新坐到办公椅上,为了掩饰尴尬捋
了捋鬓角垂落的发丝,解释道,「这不是我的,不,它是——哎,算了。」

  「妈,我没说它是你的。」看着素来沉稳的母亲被一本杂志弄得这么惊慌,
夏明心中愈发不解了。

  「没说最好。」林梦曦锐利的丹凤眼狠狠地剜了夏明一眼。

  「可是,你的办公室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东西呢?没有你的允许,白桦姐也没
权利把其他东西带进你的办公室吧?」夏明冷静分析。

  林梦曦翘起二郎腿,双手抱胸,仪态重新建立起来,「最近公司在筹划服装
设计项目,这段时间是夏季,我搜罗一些资料看看。」

  「哦,理解。」夏明点头道。

  「你不要觉得这是我的东西,不是为了公事,我才不会看这些东西。」林梦
曦冷冷地看着夏明,可眼神深处分明有着一丝心虚。

  「妈,我知道,我相信你。您不用这么小题大做,没事的话,继续忙你的吧。
我等你。」夏明不在意地说。

  哪知他这无心之语反而点了煤球,「谁小题大做?!」

  林梦曦像只暴怒的狮子拍案而起,一双勾人的丹凤眼中像燃烧着两团怒火,
愤愤地看着夏明。

  「妈,你、你怎么了?」夏明吓得从沙发上弹起,看着眼前像在「燃烧」的
都市丽人感到一丝恍惚。

  「你说谁小题大做?」林梦曦怒视着儿子,汹涌的气势仿佛可以将其压倒。

  「我、我没说您。」夏明解释。

  「这里除了我还有别人?!」林梦曦步步紧逼。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夏明遍体生寒。

  「那你是说我理解错了?」林梦曦凌厉的丹凤眼牢牢地把夏明锁定着。

  「妈,您、您别冲动。」夏明欲哭无泪,不知怎的就稀里糊涂把向来冷静的
母亲惹毛了。

  「我冲动?」林梦曦来到夏明面前,畏惧的夏明把整个身子缩进沙发里。

  「不,您、您没冲动,是我乱说的。」

  林梦曦就这么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夏明,夏明畏畏缩缩不敢动弹。过了一会,
林梦曦略微冷静一些,意识到自己的确有些失态,狠狠地剜了夏明一眼,回到了
自己的位置上。

  母亲离去,夏明才敢略微在沙发上舒展自己的身子,总感觉不知何时母亲又
会突然来这么一下,那他真就没心脏病也会给弄出病来。

  平复下来的林梦曦继续着办公。见母亲应该没有卷土重来的意思,夏明才彻
底放松。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不觉夏明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醒来时看见办公桌那边
母亲伸着懒腰,嘴里发着呻吟。这个姿势可让他鼻血都要喷出来,母亲林梦曦本
身胸围就很大,而且形状饱满,这个姿势格外凸显出了她的胸部,看上去仿佛要
撑开衬衫的扣子爆出来一般。

  下一秒夏明就乖乖的收回了眼神,因为林梦曦若有所感一个眼神直直的射了
过来,夏明像被钉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妈,忙、忙完了?」为缓解尴尬,夏明出声道。

  「还差一点,你睡吧,走了我喊你。」连续忙了两个小时的林梦曦眼神中有
着一丝疲惫,全身有些僵硬,一连拉伸了好几下,都不能缓解酸痛,不禁皱紧了
黛眉。

  夏明眼尖,「妈,我给你按摩一下?」

  林梦曦想了想,「嗯。」

  夏明从沙发上下来,走到林梦曦身后,两手按在林梦曦柔嫩的双肩上,「妈,
隔着外套不好按,要不脱了?」

  「怎么那么多事……」说着,林梦曦还是把外套脱下,于是身上只剩下一件
内搭的冰丝衬衫了。

  衬衫的冰丝材质十分轻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按在其上,犹如直接与林梦
曦的肌肤相触,让夏明心中不禁有些旖旎。他手指找寻到特定的几个穴位,缓缓
按揉起来。

  母亲确实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家里有些她小时候的照片,那时候的她就圆
脸大眼,初露锋芒,随着越长大,逐渐长开,她的美也变得惊心动魄起来。过去
的她其实也没那么多的冰冷,但自从建立了公司,死了丈夫,需要独自一人面对
外界那么多恶意的她,不得不用冰冷的外壳把自己包装起来。而习惯是个很可怕
的东西,一旦成瘾,就很难改掉了。

  过去那么多年,到如今,岁月未曾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是沉淀出了
一种让人着迷的韵味,独属于成熟女人的韵味,再加上瓜子脸,丹凤眼,红樱唇,
简直美得惨绝人寰,仿佛是古代那种祸国殃民的美人。

  趁着给母亲按摩的功夫,夏明偷偷打量母亲的容颜,本是母子间非常融洽的
时光,心中却不由浮出一种担忧。

  过去有个魔都之外的敌对势力在暗中为难着夏时,尽管夏时度过了危机,但
隐患未除。如今敌人仍在暗,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卷土重来,那时母亲和夏时,还
能像过去一样化险为夷吗?倘若一切变成废墟,他和母亲又该何去何从?

  如此想想,眼前的温馨与美好也没有那么坚固,仿佛化作了泡影,随时都会
消散。

  「在想什么?」

  母亲的声音忽然从耳边响起。夏明回过神来,摇头说,「没什么。」

  「好了,差不多了,你去沙发躺着吧,我忙完剩下的一点,就回家吧。」

  「好。」

  过了会,林梦曦惊疑一声,因为夏明在身边,没有走,「怎么了?」

  「妈,我有个请求。」凝视着母亲绝美的容颜,夏明动情的说。

  林梦曦似乎有所感应,丹凤眼中的光彩颤了颤,声音也多了一丝不自然,
「什么?」

  「我……可以吻吻你吗?」

  林梦曦顿了顿,欣然一笑,「来吧!」

  好似有万千热血涌上脑海,失去理智,夏明低头抱住坐在办公椅上的母亲,
张嘴对着那张凝聚无限美好的红润芳唇吻了上去。

  这是母子俩第一个双方都发自肺腑的吻,不热烈,但很深刻。

  双方浅尝辄止的啄吻了对方的嘴唇几下后,便都伸出舌头,探入对方口腔疯
狂的搅动起来。

  母子淫吻持续了足足半分钟,直到感到窒息,夏明才把头挪开。母亲清丽的
娇颜浮现出一抹窒息产生的绯红,红润的樱唇布满着他的口水,亮晶晶、水汪汪,
随着母亲的呼吸,这张红唇也跟着一张一合,蜷缩在里面的小粉舌微微颤动,上
面流淌着丰富的晶莹的蜜汁,无比诱人。

  夏明低头想来第二次湿吻,但母亲决绝的推开了他。

  「好了。」林梦曦的眼神恢复了一丝清明。

  「妈,我喜欢你。」夏明看着林梦曦的眼神,认真的说。

  「过去坐下吧。」

  接下来几天,夏明有课上课,没课就给母亲当跟班,只可惜再也没有像那一
夜的机会可以对母亲一亲芳泽。

  这一天,一位重要的客人抵达魔都。

  因为是星期六放假,所以夏明与母亲一起乘车前往魔都机场。

  抵达机场,这里人山人海,喧嚣震天。来的除了有林梦曦母子,还有夏时的
一些员工以及保镖,众人站在大厅外的接机通道中等待。

  「妈,是谁要来?」

  今天林梦曦打扮得很正式,足以见得来者的尊贵,上身是一件黑色的西服小
外套,内搭一件白衬衫,下身是一件宽松九分西裤,露出一截白嫩光滑的脚踝来,
裹着透明肉色丝袜的玉足踩在七厘米黑色漆皮高跟鞋中,简约干练中透出一股上
位者的气势。

  「一位很重要的客人。」

  夏明无语,说了跟白说一样。

  在静静的等待中,夏明的注意力被其他的事物吸引去,忽然厅内的人群中传
来一阵动静,夏明发现周围的人都像声源看去,他也把目光转过去。

  那是一道白色,准确的说,那是一个身穿白色裙子的女人。隔着很远,都不
禁被其身上那逼人的艳丽所震撼到,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一般。

  夏明认出来了,是韩氏总监,韩芷萱。不,应该改口了,是韩氏总裁。

  今天或许是不为公事,私下出行,所以她甚至没穿正装,一身仙气飘飘的汉
服,配上她完全不输母亲林梦曦的绝美容颜,直接成为整个机场大厅的焦点。

  三千青丝挽在脑后,略施粉黛,绛唇映日,如同九天谪仙女一般。

  「这位美女,可以加个微信吗?」

  「美女你好,我是辉耀公司的星探,请问您是否对当明星感兴趣?」

  「美女你好,可以拍张照吗?」

  无数人向韩芷萱抛出橄榄枝,若不是她身边围着厚厚一层保镖,只怕汹涌的
人群直接要将她掳走。

  好说歹说保镖为她挤出一条路,让她出了大厅。

  在厅外通道,她见到了已经在此迎接她的林氏母子以及夏时公司一众员工。

  「你好,林董事长,好久不见。」有不少外人在场,她不好直呼「林妹妹」,
不然以她如今和林梦曦的交情,彼此都是以姐妹相称。

  「你好,韩总监,哦不,应该改口叫韩总裁了,或者是,韩董事长?咯咯。」

  两女一握手,彼此都笑了起来。

  闲聊几句,林梦曦说,「好了,那先送韩总裁去酒店,为她接风洗尘吧。」

  一行人上车出发,即便如此,身后还是跟着一群追着要韩芷萱联系方式的狂
热粉丝,并且连带着林梦曦也被拉了进来。

  来到夏时旗下的五星级酒店,林梦曦为韩芷萱安排好房间后,嘱咐一干人在
外面等候,自己进房间与韩芷萱私聊呢。

  夏明则是百无聊赖一人在队伍后方等待,不知何时,一道香风从身后袭来,
夏明反应很快,看清来者,发出惊呼,「老师?!」

  「嘘……」韩嫣伸出葱白细长的食指抵在嘴边,眯眯笑道。

  「没想到你也来了。」

  「怎么,不欢迎我啊?」

  「当然没有。」

  「走,跟我到房间里说。」

  韩嫣拉着夏明进到她事先在另一层楼开的房间。

  「老师,你——唔……」

  韩嫣没有废话,直接就吻住了夏明的嘴,分别许久,她早就饥渴难耐了。

  「不、不可以……老师、我……唔……」

  韩嫣完全不顾夏明的反抗,主动的侵略着夏明的口腔。夏明其实完全有力气
推开韩嫣,但或许他潜意识也不拒绝这种行为,所以并没有这么做。

  吻着吻着,两人「噗通」一下一起倒在了床上,韩嫣手脚麻利的解开夏明的
裤裆,掏出一只大家伙事,二话不说,就含进了嘴里。

  「老师,你……啊……这……唔……不……」尽管嘴上拒绝,但夏明的阴茎
还是很诚实的在韩嫣的嘴中勃起了。

  一边给夏明口交,韩嫣一边麻利的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接着是裤袜,内裤,
最后双腿一丝不挂,光溜溜的,中间的那道粉红肉缝也已经水淋淋的,打开一半
了。

  韩嫣吐出夏明的肉棒,踢开鞋子双脚踩到床上,蹲下对准夏明的肉棒一坐,
「噗呲」一声,空旷许久的肉穴就被肉棒完全的填满了。

  「嘶……啊……」夏明仰头发出呻吟,额头上尽是青筋。

  韩嫣一边解开自己的上衣,一边上下起伏,肉穴使劲的含吮吞吐夏明的肉棒,
「啪啪啪」的声响充斥了整个屋子,没几下肉棒上就沾满了她体内分泌的淫液。

  夏明心知这一次是逃不了要交粮了,不再扭捏,挺起身板,一口叼住韩嫣正
好解开扣子露出的粉嫩乳尖,下体用力疯狂的在老师火热紧致的肉穴中抽送起来。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