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妖年】149至152(明确有绿)

第一文学城 2022-12-02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凤殇7
2021/3/21日首发第一会所 作者:郡主 字数:8385             第一百四十九章满载而归

2021/3/21日首发第一会所
作者:郡主
字数:8385

            第一百四十九章满载而归

  满天细雨蒙蒙从天空降落,在夜色的朦胧不清里,坐进马车里的徐云慕透过
车窗往外望,李梦雨的身影已经是消失在宫门深处。

  此时此刻,随着车夫一声鞭响,马车缓缓开始向前行驶,倒影目光落在朱红
色的宫墙往那深宫里望,可以看见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巍峨宫殿威严无上,形如天
宫不似人间,又在飘飘细雨里透着岁月沧桑。

  最高处的一盏盏白纸灯笼,清光漫影,散发着唯美,恰如梦幻一场一样,人
跟它比起来,实在真是太渺小了。

  徐云慕靠着车厢,回头斜看皇宫渐行渐远,才忍不住心里暗叹一声道:「人
在这至高无上的权威面前,真是形若蝼蚁,平常任人风流潇洒,快意人生,到了
皇宫里边也得见人老老实实,连个大气都不敢胡喘,真不知道自己家里的老头子
是如何在这沉闷无味的皇宫里边如何渡过几十年。」

  他在这边感叹人生,不禁又摸到了今晚的满载而归,这正是淑妃娘娘今晚赐
予给他的,以前青牛居士说,淑妃娘家在三河封地里首屈一指,他还不知道是何
轻重。

  今晚再一见这端庄优雅的诱人美女,谈及过往时候,坐在他面前的淑妃红唇
兰香轻吐里说,她从小的时候,就是想要什么有什么,在三河九郡的这片封地里
边,不是公主胜似公主,任何人都要让着她,从小就是呼风唤雨,受尽万千宠爱。

  在淑妃的言谈举止里,虽然她比徐云慕要大上很多岁,成熟妩媚更多,但谈
心时候,还是流露出几分女孩心态,可以看出她还是很对小时候那种生活感到很
有感觉回忆。

  徐云慕再一想,在一个世代显赫的豪族门阀里,如占据九个郡的地盘,那最
少也是三个州,有这样羡煞旁人的势力背景,难怪以淑雅端庄出名得淑妃娘娘,
会和妖媚霸道的独孤嫣势不两立,这还真是谁也不服谁,一山不容二虎。

  淑妃的端庄优雅,他是亲眼见过的,这女子自幼养尊处优,少不了被人静心
栽培,提笔能绝色淑女,庄重温婉里,也能让人新生敬畏,不敢侵犯,这女子兰
心惠质不是说说而已,单论身世教养,她可比独孤嫣强太多了。

  只是淑妃娘娘地位尊崇,她也曾说过自己小时候就呼风唤雨,想要什么就要
什么,仿佛她一伸手就能把星星月亮摘下来,这样霸道的话语,八成皇后都不敢
说,也证明淑妃这娘们其实也强势的很,今晚他还没说什么,就被她霸王硬上弓
了,一句轻飘飘的话,就吓的他魂飞魄散,不敢不从。

  自己和孙大少爷平常的跋扈潇洒,在这娘们面前简直不值一提,就跟小孩子
过家家一样。

  不过,他今晚最大的收获当属于青牛居士一直在说的那个,让他跪倒在淑妃
裙下,获得强大靠山,现在这事八成已经成了,嘴也亲了,奶也揉了,有了这一
层关系,不怕将来宫中无人,比太子还更可靠一些。

  何况淑妃娘娘大他许多岁,论年纪都能做他娘了,只是这时候的成熟风情,
正是女人最美时候,堪称一朵娇艳欲滴的熟牡丹,有道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
流,一想起在香艳寝宫里边,那张喷香大床上,两个人倒在一起激烈舌吻,怀里
搂着一具成熟高贵的美女玉体时,要多刺激就有多刺激!

  诚如徐云慕上次对青牛居士所说,淑妃娘娘的两对酥胸绝对人间极品,看着
看着就受不了,他不止一次念念不忘,垂涎三尺,这回今晚借着风流劲儿,可算
是舒舒服服的一晚销魂,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全身打了个哆嗦,做人能死在淑妃
这娘们的裙子底下,享尽人间艳福,他怎么算也不吃亏,死也不亏!

  徐云慕是乐观开朗性子,转眼就把今晚被人上床的强迫的不开心给抛到九天
云外了,别提现在有多得意开心了,实在忍不住得就开始忙活着翻看满载而归的
战利品,巴结李梦雨不算,柳蝶儿姐姐那边好交代了,只等仙女姐姐归来时候,
送给她一个惊喜的礼物也有了,一想着仙女姐姐要是穿上这双黑色红底的高跟鞋
站在他面前,再给他享用,就开始飘飘然的不知天南地北。

  马车在细雨里快速奔驰,这经过慕容家三十多年以来,励精图治得治理,如
今北燕是名震天下的一方大国,国力蒸蒸日上,号称上古圣人时代才会有的路不
拾遗,就是北燕如今的风气。

  皇城被修建的大气磅礴,条条宽敞马路亦是如此,路边,每二十步就种一颗
大树,两边民宅楼房古典富贵,天上蒙蒙细雨加剧了这种繁华富庶,心里全想着
夏芷月的徐云慕全没在意一路是怎么回来的。

  等马车停到自家门口时候,他才不敢置信的觉得这么快就到家?

  眼看自家门前,大门还是开着的,想必老爹和柳蝶儿也是刚回来没多久。

  他抱着包装好的精美盒子,一路洋洋得意往自家大门赶,情场得意心情也好,
抱着盒子一溜烟往家里走,经过亭台楼阁的必经湖水时候,才发现亭子里边的灯
笼还亮着,徐太傅坐在正中间,旁边是柳蝶儿,还有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他一时
想不起来。

  走近了一看,原来是澹台雪那边的驾车仆人,樵儿。

  樵儿这孩子精明能干的很,眼快手快会说话,一看到徐云慕过来,连忙凑过
来笑呵呵道:「公子回来了就好,小人这次专门前来替小姐送上宝剑!」

  徐云慕怀里抱着满满当当,其实也不忘了澹台雪给他送的礼物,这时看夜色
不浅,樵儿很快就走模样,就客气道:「那先喝杯茶再走吧?」

  樵儿脸上堆欢,精明笑道:「公子客气了,这夜色也深,小人该回去急着交
差了。」

  徐云慕只好也不挽留道:「嗯,那也好吧,回去替我跟你家小姐道声谢。」

  樵儿点头应允了。

  后边徐太傅坐在中间,老练横秋道:「咳,这夜深下雨的,小伙子路上慢着
点。」

  樵儿回头再拜,十分客气道:「太傅老爷关心,小人一定谨记。」

  说完就匆匆走了。

             第一百五十章愁事

  徐云慕站在原地眼见樵儿走了,小亭子这里也只剩三个人,他怀里抱着宝贝
怕被人问,深觉不好意思的也不坐,干巴巴得站着,深恐徐太傅东拉西扯的问他。

  可徐太傅心思也不在他这里,更不去问他今天去没去宫的事情,反正整个人
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偏着老脸把心思拿起澹雪剑细细观赏,慢慢从剑鞘抽出来
一截,在剑身上,一抹寒冷白光在大晚上也清晰冰冷的照在亭子里边,把近在咫
尺的一张老脸也给照的明晃晃。

  徐太傅看了又看,十分满意的慢慢把剑合上,作势低头点评道:「不错,不
错,是一把好剑,可以说是一把神兵利器了。」

  徐云慕见他不问自己,十分得意得嘿嘿笑道:「那当然,人家澹台小姐好歹
也是身份人,送的东西还能差!」

  徐太傅并不理他,把剑摆到一边,爽眼抬到他怀里看了看,不禁皱眉道:
「你怀里抱着的是什么东西?」

  徐云慕心里发虚,怕被戳破好事的连忙东拉西扯道:「这里边都是我回来路
上,顺手买的一些东西,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柳蝶儿没有小狼狗在身边,她把美目在徐云慕怀里瞅来瞅去,隐约知道来龙
去脉,脸上一喜,偷偷笑了出来。

  徐太傅没心情问他到底去没去宫里,只站起身子挺了挺腰,给二人留一点独
处空间道:「好了,我回去睡觉去了,你也少买一点那些没用的东西吧,有那时
间多看看书,练练字,比什么都要强。」

  两个年轻人都盼着他走,竟然没说一句挽留,眼看着徐太傅自己一个人走了,
徐云慕连忙抱着大堆宝贝放到桌子上,就跟做贼一样俩眼发光的炫耀战利品道:
「蝶儿姐今天去皇宫可开心吗?」

  柳蝶儿笑嘻嘻,心情大好的坐在凳子上,两手捧着俏脸笑容迷人道:「当然
好啊,可是长了一些见识。」

  徐云慕心里激动,处处讨好道:「咱们提前说好了的,这回我可没忽悠你,
我只去皇宫里边找我那新认的干姐姐,找她一顿软磨硬泡,好不容易才求来这些,
这可是有市无价的东西,宝贵的很!」

  柳蝶儿欢喜难禁,笑脸如花道:「你这就对了,快打开看看吧。」

  徐云慕也没注重一些仪式感,两手抓过来一个盒子,猴急猴急的拆开,只对
着灯笼一看,只见用锦缎色做内饰的盒子里边,正躺着一双精美绝伦、黑色锃亮
的红底高跟鞋静静躺在盒子里边,弯如拱月的底部曲线,细细长长的鞋跟,性感
颜色得红底,一下子就俘获了柳蝶儿的芳心。

  两个人全被这个眼前给吸引,俱都一言不发,被这完美艺术品给晃的心神荡
漾,尤其是凑过来的柳蝶儿,一张美女脸欢喜之情溢于言表,大是少女开心道:
「我,我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你真给带回来了!」

  徐云慕这时才醒悟过来,这双黑色红底的高跟鞋是打算送给夏芷月的,这下
没头没脑的一拆开,给了柳蝶儿可怎么办?

  柳蝶儿情不自禁,已经把玉手伸过来探入盒子里边,摸在高跟鞋上来回轻抚,
视若珍宝一般,喜不自胜道:「这,这可真是太好了,这么贵重的礼物,你那位
干姐姐一定很厉害吧?」

  徐云慕脸上装的满不在乎,打着嗓子道:「咳,也不算是很厉害啦,我那位
新认的干姐姐在皇宫里边,也是一位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柳蝶儿美眸一亮,抬起俏脸看了看他道:「那,那你是不是有了一个大靠山?」

  徐云慕一阵飘飘忽忽的感觉涌了上来,开始在这边卖弄道:「嗯,可以这么
说吧,人家毕竟是皇宫里的人,随随便便都是咱们高攀不起的人。」

  柳蝶儿实在为他高兴道:「那她比太子怎么样?」

  徐云慕想了一想,模糊两可道:「唔,应该比太子更厉害。」

  柳蝶儿又震惊又欢喜,从他这里得到的消息简直就是双喜临门,她葱白指尖
摸在鞋底红色,细致拂过道:「这样说来,你有这样一个大靠山,将来不管做什
么事情都会有一个好帮手了。」

  徐云慕陷入未来事情的沉思,这时柳蝶儿笑道:「把另外几个盒子也打开看
看。」

  徐云慕应了一声道:「嗯,好!」

  他又拆开一个盒子,在拆盒子之前,正如一句名言所说,盒子里边得东西,
在没有拆开之前,谁也不知道是什么颜色……

  人生就像这个盒子,永远都不知道会装着什么东西。

  徐云慕拆开的这个盒子里边,呈现出得是一双粉红色的鞋,柳蝶儿坐下来,
细细观赏这双粉红色的高跟鞋,指尖拂在自己脸边一缕秀发,轻轻笑道:「还是
这个粉色比较适合我。」

  徐云慕从她语声里边听出一些平静,再看柳蝶儿模样,便跟着附和道:「是
这样的吧,蝶儿姐是窈窕淑女,穿这种温婉端庄的颜色,保管美的很。」

  柳蝶儿把这双粉色的拿好,放到自己面前,抬脸一笑道:「今天进宫看到皇
后了吗?」

  徐云慕摇头道:「没,我是直接就去找我那干姐姐了。」

  柳蝶儿把盒子盖好,用手支着自己脸颊看他道:「到外边聪明一些,多和你
那干姐姐拉拢好关系,如果她有什么需求,你就尽最大努力去满足她,这样有人
帮你,就不会势单力薄了。」

  徐云慕也冷静下来道:「是这样的,你看我现在除了太子做依靠,实在是没
有别的帮手了。」

  柳蝶儿目光落在那双静静卧在盒子里的黑色高跟鞋,一双美眸如星辰明亮,
伸手把那盒子抱了过来,细细端详,徐云慕大气也不敢喘,看柳蝶儿抱着盒子看
这双鞋。

  谁知在他面前的柳蝶儿看了又看,伸出玉手把盒子给重新盖好,把装鞋的盒
子从桌面上推给他面前,摇头对他轻笑道:「你这双红底黑色的高跟鞋看起来太
诱了,我穿不了,看芷月小姐仙子下凡,端庄优雅的,不如送她好了,正好可以
增进一下你们两个的关系。」

            第一百五十一章诚不欺我

  徐云慕是大出意料之外,万没想到柳蝶儿会主动让贤,一时都激动,又惊讶
的不知说些什么好道:「啊,这样不好吧?」

  柳蝶儿瞧了他一眼,嫣然笑道:「有什么不好的?」

  徐云慕说不出话来。

  而柳蝶儿又继续道:「我看这样就挺合适的,人家芷月小姐不止教你读书,
而且能帮助你许多人情世故,她是全国名扬的才女仙子,仰慕者无数,在文渊阁
又是大学士,许多王公贵族她都能说的上话,在太子那边,你还需要她多多帮助,
你要送她这个礼物,她也会欢喜几分,你们两个之间关系也会增进许多。」

  徐云慕心里激动,脸上却不好意思道:「就是,就是太委屈蝶儿姐了……」

  柳蝶儿把这件事看的很开,脸上美丽笑道:「我委屈什么?我穿这双鞋也穿
不出它的美,更对你没什么帮助,让芷月小姐穿,她会知道你的心意,将来一定
会认真得教你帮你,毕竟她也是你的老师。」

  徐云慕这才明白,什么是古人一直说的贤妻良母了,看柳蝶儿当真就是这种
人。

  柳蝶儿也不再去看最后一个盒子里的是什么颜色,只说道:「皇宫里边不比
咱家里,你还是多多小心一些,我今天可见到皇后了,她可美得不像话,只是看
气势太高不可攀了一些。」

  徐云慕低声道:「她兄弟独孤威和丞相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将来就是咱们
最大的敌人,皇后太霸道,又妖媚,可以说北燕的妖风,就来自于这些人。」

  柳蝶儿道:「那你不是铁了心要跟随太子吗?」

  徐云慕点头道:「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你知道我哥就是继承邢荣老匹夫,
将来和现在他们都是一伙的,我只知道,二皇子的实力是最强的,皇上似乎有意
在打压他们。」

  柳蝶儿聪明道:「我看芷月小姐是一个很有眼见的女子,她既然选了太子,
那就证明你跟着太子也不算跟错人,太傅什么都能给你,他唯独给不了你兵权,
毕竟太傅是一个文人。」

  徐云慕道:「这我都明白,太子已经承诺,会想办法给我谋一些带兵得差事。」

  柳蝶儿展露一笑道:「庙堂朝野之下,你能多拉拢就多拉拢,学学二皇子和
皇后,今天见到皇后,皇后遍赏大臣,来者有份,别人能不为她卖命吗?」

  徐云慕道:「好,我以后也会大方一些,该给的我都会给。」

  柳蝶儿看了看朦胧小雨,也是想去睡道:「还有一个消息是,明天太子会亲
自来我们家回访做客,太傅现在早早睡了,你也是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迎接太子。」

  徐云慕知道柳蝶儿和自己爹去见了太子,那太子回访做客,也在情理之中,
也顺水推舟道:「那这天色也不早了,我今天累了一天,可得早早休息了,蝶儿
姐也是早点睡,咱们明天见。」

  柳蝶儿摆手笑道:「好吧,晚安!」

  徐云慕要走的时候,不动声色把那双黑色盒子的给拿走,白色的也给拿走,
连背影都显得有些僵硬,生怕柳蝶儿会说些什么。

  等他走出亭子时候,却不知柳蝶儿坐在原地,脸上余光看了他一眼,浮出一
抹笑道:「我还不知道你?」

  ………………

  提前知道太子要来的徐云慕,果然早早就回房睡了,吃了淑妃嘴对嘴给他喂
的丹药,他并没有感到什么异常,只是抱着那双他心猿意马,要送给夏芷月的高
跟鞋时,往日一些对仙女姐姐垂涎的念头就没那么强烈了。

  糊里糊涂就睡着了。

  一年四季,秋天与冬天在交际之间,所以外边蒙蒙细雨,也会感到几分温度
转凉,到了第二天清晨,等丫鬟端来热水,忙着换衣洗脸得徐云慕忙活完后,出
奇得竟然没有丝毫男女之情,他也发觉不出来,仿佛一切都理所应当。

  而这正也是,国师温象升捣鼓出来的仙药宝贝,已经开始发挥了作用,开始
压制着男人本能的情欲,皇帝戒欲这么多年,看来一定也是吃的这种药。

  用毛巾擦完脸得徐云慕,只觉一阵神清气爽,浑身就跟云彩一样,舒适轻飘
飘的很,外边朦胧小雨还把天阴沉着,房间里边的鹰扑通着翅膀,因为空气清冷,
这时候已经有火炉搬了过来。

  神清气爽的徐云慕,俨然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连气质都不一样了,想起一日
不见。如隔三秋的老不正经青牛居士,一大早就过去后花园找他。

  年纪大的人,总是睡的早,起床也早,比如用心关注的话就知道,起床起的
最早的,往往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每日睡眠和起床都很节制规律。

  青牛居士也不例外,他这里后花园因为传说闹鬼,从来没人愿意往这来。

  笼罩在夜色小雨里的花园,郁郁葱葱,百花争艳,仿佛有一阵雾气。

  而那清高的老人身影,正是青牛居士在小亭子里边,而且里边还摆着一个火
炉。

  徐云慕踏上小亭,自从吃了淑妃喂他的药,精神无比轻爽,心情大好道:
「老前辈,我来看您啦!」

  青牛居士伸手喝着小酒,烤着火炉,一派世外桃源高人的样子道:「唔,那
就快请坐吧!」

  徐云慕坐在他对面小石凳子上,伸手到火炉上边,一番得意道:「我昨天可
又进宫了,而且有重大收获,我认了淑妃娘娘做姐姐,她以后可是我的大靠山了。」

  青牛居士早就把他看的通透,一点也不意外的取笑道:「能跟老夫说道说道
吗?」

  徐云慕本性就是年轻人的那种爱炫耀,按耐不住性子,当场应允道:「好的,
您且听着。」

  青牛居士猛灌一口老酒,滋滋道:「行,那老夫就听你说说。」

            第一百五十二章一老一少

  徐云慕先是咳嗽一声,深知自己天赋异禀所在,有给人说书糊弄的潜力,人
还没说话,他得先把这里气氛搞上去。

  现在先这么咳嗽一声,就等同于前奏了,只见他绘声绘色,无比善于运用先
抑后扬的顿挫道:「您老可知道,那淑妃是何许人也?」

  青牛居士被他说的是哭笑不得,难忍笑意的陪他胡闹道:「你不用问,老夫
是自然知道,她是三河封地的一个千金小姐,现在皇帝老儿的一个娘娘。」

  徐云慕嘿嘿小道:「何止呢!人家这个淑妃的名号,从古以来可都是才貌绝
色,温柔贤淑的妃子才能获得,所以说啊,昨天晚上我到她宫里边,淑妃娘娘可
是温柔细语的跟我说了许多人生理想,就像如沐春风一样。」

  青牛居士没心思听这人生理想,好笑不笑道:「你应该抓住重点,而不是跟
一个老头子这里卖弄人生,你看老夫这么多年,还稀罕那个?」

  徐云慕一听重点二字,心里也七上八下的犹豫着敢不敢把昨晚发生在淑妃寝
宫里的香艳事说出来,但他知道青牛居士和自己老爹必然是过命的交情,便伸手
挠挠头道:「我,我抓住重点了啊……」

  这一句话模棱两可,听在青牛居士这边,他这老不正经的顿时来了精神道:
「是,那个重点吗?」

  徐云慕咳嗽一声,脸上带着一丝不好意思,没脸没皮道:「什么这个那个啊,
我都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青牛居士大急道:「你这混小子,老夫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跟你猜哑迷?给
个痛快话,那娘们的地方你到底抓没抓,揉没揉?」

  徐云慕借机瞧了瞧四周无人,唯有花园里边郁郁葱葱,百花争艳,一时脸如
火烧,胸口砰砰加快的小声道:「我,揉了……」

  青牛居士听得整个人肩膀一耸,仙风道骨得脸上就跟扬眉吐气一样,伸手就
啪的一声,拍在桌面上道:「好小子,你是个男人,不知不觉就把淑妃那娘们勾
引到手了,不错,不错,是个厉害人物,话说手感如何?」

  徐云慕真是怪自己瞎了眼,到如今才看明白这仙风道骨,正气凛然的青牛居
士,还真是个不正经的老顽固,他又觉得这种事情分外给自己长脸,十分有面子
的精神一抖擞道:「那手感还能有错?」

  青牛居士羡慕的满脸神色溢于言表,情不自禁连连称赞道:「老夫早知道你
这小子不是省油的灯,就跟你爹当年一样,不不不,你可不如你爹,你爹好歹说
话算话,你这孩子上次可以铁骨铮铮不吃女人软饭,这才没多久,就已经忘的一
干二净了,不过也好,现在勾搭上淑妃,你可要少奋斗十年了。」

  徐云慕少年人爱面子,被他吹捧得脸红心跳,飘飘欲仙,一时打开话匣子,
为自己狡辩道:「那还八字没有一撇呢,不过昨天晚上,淑妃娘娘温柔似水,风
情万种,我看着看着就受不了,我可害怕死了。」

  青牛居士唯恐天下不乱道:「你怕什么?」

  徐云慕偷偷一缩身子,小声道:「那可是只有皇帝才能进去的寝宫里边,被
人知道我跟她那样,是要被杀头的!」

  青牛居士不以为然,摇头笑道:「皇宫深墙之内,这种事情你知我知,天知
地知,决然不会有第三人知道,不过谨慎也好,却不知你都跟她做了什么,说了
什么?」

  徐云慕顺其自然一回忆,便顺口发挥特长道:「老先生还记不记得,前段时
间,徐家不是闹鬼吗?」

  青牛居士眉头一皱道:「你是想说柳蝶儿那丫头?」

  徐云慕连忙点点头道:「是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是因为蝶儿姐而起,因为闹
鬼,所以她交代我去外边买条大狼狗辟邪用,那条狼狗您也知道,因为花的价钱
不高,所以她就有些生气,我呢,就答应给她去皇宫里边求一双芷月小姐穿的那
种高跟鞋。」

  青牛居士好奇道:「什么东西?」

  徐云慕心想他八成肯定没见过,就伸手比划道:「就是一种近年才流行的好
看鞋,女人穿上漂亮极了,穿上去更加高挑修长,把美女玉足衬托得更加诱惑,
而且走起路来婀娜曼妙,哒哒直响,让人看着很是喜欢,但也只有皇宫才有这东
西,珍贵的很。」

  青牛居士沉吟道:「听你这么一说,原来如此。」

  徐云慕又道:「来龙去脉正是这样,上次我是逃一样离开淑妃娘娘,说实话,
一直都忘不了淑妃娘娘的模样,这次又过去,只一看到淑妃得身影优雅端庄的走
了过来,那种成熟高贵的气质真是太美了,没跟她说上几句话后,我才说明来意,
她就大大方方的应允我了。」

  青牛居士直抒己见道:「说来说去,其实还是淑妃这个人从小就跟个公主一
样,要什么有什么,所以眼光也高,为此才和独孤嫣彼此不服,加上这娘们在宫
里寂寞多年,就算她是母仪天下,温柔贤淑的后宫美女典范,在冷宫寂寞这么多
年,又看不上一般男人,所以一遇上你这风头正劲的少年英雄,她这娘们难免不
会起了青睐之心。」

  徐云慕很赞同道:「我自己也是这样想,淑妃娘娘亲口说过,她年轻时候敬
仰我爹。」

  青牛居士道:「好了,你继续说下去吧。」

  徐云慕微微一顿,便又说道:「淑妃娘娘是出了名的端庄大气美女,这个您
肯定知道,她答应给我之后,就领着我进入了她的寝宫里边,那里边气氛本来就
暧昧,再看着淑妃娘娘的高挑背影,我当时真忍不住在背后狠狠打量偷看她,我
也敢肯定她也知道我在偷看她,就是这样的气氛里边,她领着我到了她的寝宫禁
地。」

  青牛居士也不打扰他,像个老老实实的人听人讲故事,津津有味。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