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墨绿花开之娇妻与爱女】(第3、4章)(绿妻绿女,多男多女)

第一文学城 2022-12-01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石头狐狸
作者:石头狐狸 2022年10月2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152              第03章:远方的牵挂
作者:石头狐狸
2022年10月2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152

             第03章:远方的牵挂

  已经在国外两周了,每天都是各种没完没了的会议,一天到晚忙得乱转,因
为繁重的工作还有时差的原因,我和家人联系并不那么顺畅。

  和妻子还好,通过信息约定好了时间,我们可以一起视频通话,如果地点够
私密,我们就会一起面对着彼此的裸体尽情自慰,林柔有时候会用道具,一面揉
着她雪白的大奶,一面用电动玩具抽插她汁水淋漓的小穴和娇嫩嫣红的屁眼。

  平时我们做爱的时候经常玩这种双插的游戏,我肏妻子的美屄,她会把电动
阴茎插到屁眼里;当我们肛交的时候,妻子前面的肉洞一定有一根粗大的假鸡巴
在旋转;还有时,妻子会把两枚跳弹塞进前后双穴,然后用她灵巧的小嘴、柔软
的乳房,或者变化多端的小脚丫来抚慰我坚挺的鸡巴。

  妻子对非常精通取悦男人的技巧,她身上的每一个洞孔都被开发过。虽然不
是我开发的,但和她在一起之后,我也享受到了妻子的全部技巧。尤其在双穴被
插时,林柔那股由内而外散发出得痴媚与娇嗲,真能让人神魂颠倒,如醉如痴。

  我很喜欢看着妻子被电动玩具刺激得花枝乱颤、欲死欲仙的模样,有时我甚
至觉得比插入林柔的小穴和屁眼射出更加刺激。

  在国外,我触碰不到美丽娇妻火热动人的肉体,可是通过视频看着她被电动
玩具奸淫,我自己套弄肉棒也是兴奋异常的。那种感觉,绝不亚于我和她相拥在
一起缠绵,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在那时,我心里会产生一种很奇怪的兴奋感……
就好像……就好像我不愿回忆起的那些关于林柔的往事。

  和女儿联系就麻烦多了。毕竟小诺还在上学,不可能熬得太晚才睡。所以我
和小诺通常是通过互留文字或者语音信息沟通,但即便如此,我和小诺每天也会
发上许多条消息。

  上个周末,我终于和妻子女儿视频了一次,一家人在一起聊天好难啊,小诺
高兴极了,叽叽喳喳地总是抢话,弄得我和林柔都没说上几句,我们聊了三个多
小时,才恋恋不舍地结束通话。

  可是这次视频刚刚结束没几分钟,又有视频邀请发了过来。打开屏幕一看,
是小诺发来的。

  「爸爸,没和你说够啊,我们再聊会儿好不好。」小诺已经在她的房间了,
正靠着床头。

  「当然好了,爸爸想死你了。」

  视频中,小诺垂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漫过纤小尖俏的脸颊,眉目如画的五
官精致的好似画中的天使。不浓不淡、恰到好处的弯弯柳眉下,又黑又长的睫毛
掩着一双宛如天上明月的清澈双眸,漆黑深邃的眸子中透出纯洁与天真,或许又
有一分狡黠。小诺的鼻梁高挺,红唇娇艳。樱桃小口的嘴角翘着,露出顽皮的微
笑。许久没有这么仔细地观察过小诺了,只觉得我那灵美甜纯的女儿孩愈来愈娇
美可爱。

  我一时竟然看得有些痴迷。

  「看什么呢?我脸上有花啊?」小诺嘟起了红红的小嘴唇,向我撒着娇,像
一泓秋水一般的大眼睛清澈明亮,睫毛扑簌,娇甜可爱,纯美动人。

  我赶忙说:「我们家小诺又漂亮了呗。爸爸好久没见,多看两眼还不行?」

  「切,耍贫嘴……」小诺白我一眼,却笑得更甜了。

  和小诺聊天,我总是处于下风的一个,有时被她揶揄,有时被她数落,不许
在外面勾搭小洋妞的警告更是一个接一个。尽管如此,听着小诺甜美的声音,我
就觉得开心,无论她和我说什么我都会甘之如饴。

  聊了好久了,小诺突然腼腆起来,红着小脸,抿嘴笑着说:「爸爸,那天,
你和妈妈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啊?」我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儿,立刻变得紧张。

  小诺怯怯地小声嘀咕着说:「就是……就是在视频里……和我妈妈,那个呀……
」她说完吐了吐舌头,好尴尬的样子。

  「别瞎说!」我被戳破隐私,老脸腾地红了。

  小诺嚅嗫:「谁瞎说了,人家都看见了……」

  「……」我顿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应对。

  小诺倒是善解人意,眨眨眼睛说:「也没什么啊。你和妈妈在家里做,不也
被我看到过。」

  「我……小诺……那个……我,我和你妈妈……」我想解释,却又不知从何
说起。

  「就是……就是……」小诺又开始吞吞吐吐了,嚅嗫了一会儿,突然抬头,
对着屏幕大声说:「就是爸爸的那个好丑啊!」

  「小诺!」我当然知道小诺说的「那个」是什么,在视频里面,小诺看到了
我的鸡巴,虽然我羞臊得无地自容,但却一点脾气也没有,而且,和小诺聊起这
些带着一点颜色的话题,我的肉棒竟然不争气的翘了起来。

  在这样尴尬的时候,我觉得我最好应该大声斥责这个精灵古怪的小丫头几句,
可当我酝酿感情的时候,小诺又坏笑着抢白:「算你听话哦,一定是忍好久了!
不过记得提醒你老婆啊,下次小心点嘛,别又被我看到,毒害未成年少女啊!」

  「不许瞎说!」我终于装出了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结果小诺挑挑眉毛,吐
了吐红嫩嫩的小香舌,做个顽皮的鬼脸说:「爸爸,拜拜!」通话在一瞬之间结
束了。

  聊过这种极为露骨的话题后,我的心脏还在狂跳,端着手机许久不能平静,
我的肉棒甚至还是硬着的。

  我该内疚吗?非常内疚,可是却压抑不下心中那种一样的兴奋,我心里无比
郁闷,唯一的一丝恼怒也是因为我的无耻。

  就在这时,又有一条消息跳了出来:「爸爸不许生气啊,人家开玩笑的。爸
爸最好了,小诺最爱爸爸了!」一串文字后面,又是一大串亲亲和抱抱的表情符
号。

  看着这条消息,我更加愧疚了,抱着自责的心理,回复给小诺说:「没有,
爸爸没生气,以后不许胡闹了。」

  「嗯……」

  「总不能见爸爸,以后发照片给爸爸看好了。你看我朋友圈吧,只给你一个
人看的。」

  小诺连着发过来两条消息。

  自从这一天之后,我就经常能够看到小诺的照片了,各种各样的照片。

  小诺本来就很喜欢拍照,也很喜欢自拍,她的相册里有各种各样穿着漂亮衣
服,在不同场景下的照片,有我为她拍的,也有她自拍的,但在她的朋友圈里展
示出的照片,都是最近新的自拍,有的对着镜子的全身照,也有用自拍杆的半身
照。

  而这些照片中的小诺,身上的衣衫却越来越单薄,有的是她衣衫不整对着镜
子露出香肩和美丽的锁骨,摆出性感妖冶的姿势,有的是她对着高举手机,从上
拍摄,做着可爱表情的同时,却也显出鼓胀胸脯上雪白的嫩肉,和一条细细的沟
壑。

  有的时候,小诺甚至只拍摄她两条细长笔直的美腿和一双玲珑纤小的玉足,
其中有几张照片还露出了小诺的纯白色内裤,我甚至能清晰的看到在大腿尽头的
内裤上,那浅浅的凹陷沟壑。

  还有几张,是小诺穿上她那些轻纱一样的古风汉服,里面却只有一件小巧的
肚兜,浮隐浮现中,小诺裂衣欲出的鼓胀胸脯前,两个凸点都会明白地显现出来
了。

  这样的照片,竟然让我看得血脉喷张,我有几次想提醒小诺过分了,可是每
每在对话框中打出了字,又删除了。

  我喜欢看小诺这些性感照片,甚至有些痴迷。一个人的时候,我就像上了瘾
一样,偷偷拿出手机,浏览小诺只为我留下的照片。有好几次我都把手按在了裤
裆上,然后又咬着牙挪开了……

  我到底怎么了……

  相对于小诺接连不断的性感照片,林柔反而和我联系的少了。她的工作好像
变得忙了起来,从一周两到三次的联系变成了一周一次。但每次视频,我们相互
看着对方身体自慰的时候,林柔比以前更加投入了,我想这是见得少了,思念更
深的缘故吧。

  而我不敢承认的是,面对娇妻的裸体抚弄肉棒时,我的脑海中,会浮现出小
诺那些性感的照片。

  小诺的和她的妈妈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不过,现如今
的林柔变得愈发丰满妩媚,而小诺还是她妈妈少女时代的样子,清纯甜美。

  太多工作重压下,我也有时忽略了和妻子女儿联系,最长的一次两周都没有
视频过一次。倒是小诺在一天的中午发来了邀请,那时在国内已经是深夜十二点
了。

  「爸爸,我发的照片好看吗?」小诺出现在手机屏幕中的脸蛋红红的,看上
去有些羞涩。

  「好……看。」我不想谈论太多这个话题,好像有些事情,可以心照不宣。

  「哦。」小诺点了点头,就没话了,这可不是她平时伶牙俐齿的作风。

  气氛有些尴尬,我找了话题,询问小诺的学习成绩。

  小诺说:「我你还不放心啊?期中考试年级排十一。」

  小诺果然不会令我失望,在重点学校里这个排名已经非常高了,于是就表扬
小诺几句,也承诺回国的时候给她带去一份惊喜。

  可是小诺并没有因此欢呼雀跃,她又问了我那个曾经问过的问题:「爸爸,
你和妈妈年轻时有过什么故事吗?」

  我和林柔结婚的时候,小诺已经懂事,她问过几次为什么我以前不在她身边,
我把责任全都揽了下来,说是我不小心和她妈妈分开了,后来才知道有她的,就
又在一起了。

  但这一次,小诺的问题好像和以前不一样,她问的是,我和林柔之间的故事。

  小诺大了,不是像小时候那么好糊弄了……

  我沉默了一小会儿,按照以前的蓝本,又开始编造善意的谎言,我说我是为
了出国求学,和她妈妈闹了矛盾,然后我一个人走掉了,那时并不知道她妈妈已
经怀了她。

  其实我说的也没太多谎言,只不过隐去了其中许多波折而已……

  小诺听了,勉强地笑了一笑,没有在继续这个话题,但她又问:「爸爸,你
觉得妈妈很爱你吗?」

  什么叫觉得?我不明白小诺的问题,但也毫不犹豫地反问:「难道你看不出
吗?」

  小诺又是勉强一笑,点了点头说:「好吧,困了,挂了。」

  通话结束后,我觉得小诺有点怪怪的,我想是因为她把那些很性感的照片给
我看了的缘故吧。

  该去公司了,没有时间再多想了,这件事情很快被我淡忘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着,本以为归期未有期的时候,一个喜讯突然传来,
我在这边的任务马上要结束了,回国之后,我将会替下现在的国内公司总经理,
总掌大权。

  一周多之后,就能回家了,而且是带着好消息回家,也许我该给我的妻子和
女儿更多的惊喜吧。我把机票改签在工作结束的三天之后,在这三天里,我要疯
狂购物了,然后坐上飞机回到我久违的家中,给她们一个巨大的惊喜。

  又是十几个小时的航程,归心似箭的我感觉要比来时花费的时间更多,当我
踏上家乡土地的一刻,心情又感到无比轻松。今天正好是周日,打车到家应该是
的四点左右吧,今天的晚餐总算不用再吃那些受够了的西餐了,终于可以享受到
妻子那高超的厨艺了。

  时间掐算的很准,到家的时候正好是四点一刻,家里早换了指纹密码锁,免
去了找钥匙的困扰,电子门锁响动之后,我猛然推开大门,大声叫嚷:「老婆,
小诺,看看谁回来了。」

  回应我的,是一片寂静。

  家里没人么?妻子和小诺出去了么?也许吧。我想了想后,决定给妻子发个
语音通话,问问她们干嘛去了,然后估算时间再隐蔽好,突然跳出来吓她们一下。

  也许是因为在外面信号不好吧,等待了好久之后,语音通话才接通。妻子在
网络的另一端问我:「老公,那边是夜里吧?怎么还不睡?」

  我耍着贫嘴说:「想你了呗,老婆,在做什么呢?」

  「在家啊,打扫房间呢。」

  林柔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家里明明没人啊!怎么她会说在家?

  我愣了片刻,又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小诺呢?我想和小诺说话。」我不想
试探妻子,可她的谎言让我心中生疑,不得不这么做。

  「爸爸,你就想着妈妈,都不想我!」是小诺的声音,我以为妻子一定会另
有借口,可没想到小诺立刻接口了。

  她们母女两个是在一起的,可是小诺是没有听到她妈妈的谎言吗?

  我有些发懵了,于是又问道:「怎么不想,小诺,你在干嘛?」

  「还能干嘛,写作业啊,都要烦死了。」小诺毫不犹豫地给出了回答。

  我一下子懵了,为什么母女两个都在……

  我不想用「欺骗」这个词,但是事实就是母女俩有事瞒着我,不过既然是两
人在一起,也许不会是林柔有什么问题吧。

  正在思索的时候,小诺又说:「行了爸爸,作业好多,先挂了。」

  小诺急急忙忙地结束了通话,让我连询问的时机都没有。

  我忧心忡忡,母女两不会有什么事吧?可是听她们说话说话的语气,似乎又
非常的正常。

  一面胡思乱想着,一面在家里乱转,经过小诺房门口的时候,无意间的一撇
让我震惊了。

  小诺的笔记本电脑摆在书桌上,在计算机的USB端口中插着的一个U盘,旁边
还散落着几个U盘。

  这些U盘怎么那么眼熟?林柔当年和她的前男友在一起时,留下了很多私密视
频,就存在U盘里,这些我都知道,甚至还亲眼看过。但那些U盘一直被保存得十
分隐秘啊,除了我之外只有林柔知道在哪里,怎么可能会被小诺拿到了?

  或许我看错了,也许那些是小诺自己的U盘。但是那些U盘的式样和数量,让
我不得不怀疑,这就是我藏起来的那些。

  我真的不愿小诺知道她妈妈当年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我只希望那些U盘是一
个巧合。

  我抱着一线希望,走到了小诺的房间里,在书桌前坐了下来。我想要确定一
下,这里面存储的只是小诺的文件,而不是那些视频。

  伸手去按计算机开关键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键盘下的触摸板。屏幕亮了,
原来计算机没有关机只是在休眠状态。屏幕中显示的是干干净净的桌面,但是一
个最小化的文件夹就在屏幕的最下方,显示的盘符是U。

  我深深地吸一口气,晃动鼠标,轻点了一下盘符。

  文件夹跳出,我的大脑「轰」地一下,如遭雷击。

  这张U盘中存储了七个视频文件,正是林柔存储的U盘中的一个。

  小诺真的知道了,她看过了她妈妈的隐私视频……

  她知道了多少?她看了哪些?是不是已经把这些文件全都浏览过了?

  我看到了U盘中最后被选中的视频文件,点击开了。

              第04章:意乱情迷

  「啊……啊……嗯……啊……用力……好爽,好舒服……肏深一点,用力,
肏我……肏死我啊……嗯……唔……」画面中模样清纯,秀发纷乱如丝,赤裸着
雪白身体的女孩正是少女时代的林柔,她口中发出淫浪妩媚的呻吟已经说明,她
不是被迫的。

  围在林柔身边的,足有三个男人,也都是赤身裸体。

  在林柔身后,一个黑瘦的男人抱着林柔雪白的屁股,正在用一根丑陋的黑鸡
巴奸淫她那时更加柔嫩的美屄。

  在林柔对面,一个花臂纹身的男人一面抽着烟,一面下流地搓揉着林柔丰满
娇挺的乳房,林柔的一只手就扶在这个人的肩头,而另一只白嫩的小手却握着站
在她身边另一个男人的大鸡巴。这个男人长得眉清目秀,但是身材魁梧高大,浑
身肌肉虬结,更有着一条粗大坚挺的肉棒——这是画面中唯一一个我认识的男人,
林柔的前男友——秦伟。

  纹身男抽几口烟,就端起林柔尖尖的下颌,伸过满是烟气臭嘴在她的小嘴上
亲上几口,林柔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不但欣然接受,甚至还伸出小香舌和那
个男人的舌头相互缠绵逗弄。

  林柔和纹身男亲过了嘴儿,又侧过头去,仰头望着她当时的男友,媚眼如丝
地呻吟着说:「嗯……啊……老公,老公……柔柔……嗯……啊……嘶……做得……
好不好?」林柔被黑瘦男人肏干得香息咻咻,娇靥绯红,花枝乱颤,可她还没忘
了向秦伟讨好献媚。

  秦伟用力抓揉林柔那时就已很是娇挺丰满的美乳,帅气的脸上露出邪笑,
「小骚货,你就是条欠肏的小母狗,肏你的男人越多,你就越骚。兄弟们,是不
是?」

  「没错!我操!这骚货的水儿都流成河了,里边真他妈滑啊!」黑瘦男人抓
着林柔浑圆雪白的屁股,五指深深陷入娇嫩臀肉之中,他奋力晃动腰身,小腹猛
烈撞击林柔雪白的屁股,粗黑鸡巴把林柔柔嫩的小穴肏得发出「咕叽咕叽」的淫
靡声响。

  纹身男悠哉悠哉地抽着烟,笑呵呵地说:「小伟找的妞儿都他妈是好货,还
一个个又骚又浪。」说着他又把手伸到了林柔的身下,揉起她另一枚晃荡的雪白
大奶:「长得漂亮,又是奶子大屁股圆的,还他妈的耐肏,极品啊!」

  秦伟得意地笑着,扳过了林柔的螓首,把他那条粗大的鸡巴狠狠地捅进了林
柔的小嘴儿里,林柔的樱桃小口被撑到了最大,全无反抗的让秦伟一次一次把粗
大肉棒深深插入她雪白的喉咙。

  「呜……呜呜……」林柔被前后夹击,发出阵阵悲鸣,窒息的感觉让她双眼
翻白,箍着大鸡巴的红唇不断有香涎垂落。

  秦伟完全不会顾忌林柔的感受,只知道挺着粗大鸡巴在她的小嘴中肆虐,他
又得意洋洋地向那两人炫耀起来:「女人别想在我这里装逼!这种骚货,就得肏
她,肏听话了,让干什么干什么!这世界上,就没有我调教不了的女人!小母狗,
主人说的对吗?」秦伟抓住了林柔纷乱的秀发,一脸乖戾地逼问。

  「唔,嗯……」哪怕是被人奸淫了小嘴,说不出话来,林柔还是微点螓首,
用两声含混不清地呜鸣回应秦伟。

  纹身男一根烟抽完,把烟头碾灭在烟灰缸里,一抬下巴,对黑瘦男人说:
「换换地方,让我肏会儿。」

  黑瘦男人加快速度狠插了了林柔几下,给纹身男腾了地方,他从林柔肉屄里
抽出来得鸡巴也是又粗又黑,亮晶晶的满是水迹。

  这时秦伟又说话了:「换什么啊?三个洞呢,哪个不能肏啊?你们问问这小
母狗,她最爱怎么玩?」秦伟把鸡巴从林柔的小嘴里拔了出来,目光阴鸷地瞪着
林柔。

  林柔还在娇喘,如花玉靥展露出得表情不再是清纯甜美,潮红一直蔓延到了
耳根,让人觉得那是一个妖媚惹火的浪女,她的美眸中也失去了平日在人前显出
的灵气,目色迷离,满是欲望。

  林柔立直身体,雪白的大奶颤颤巍巍,一双玉雕纤手,各握住一根水光淋漓
的粗大鸡巴,媚眼如丝左顾右盼,嗲声吟道:「我要三根鸡巴一起肏我,肏我的
嘴,肏我的屄,还有屁眼。」

  秦伟哈哈大笑,另外两个男人惊喜淫笑。

  有人去调动了摄像机的角度,画面对准了一张大床。

  林柔再度出现在画面中的时候,是被黑瘦男和纹身男一起夹着,滚到在大床
上的。

  在床上,林柔和两个男人来回地舌吻,两个男人的大手一直在她的身上不停
游走,他们抓着林柔的两个肥白的大奶,大肆揉搓,而在那时,就已经被清除掉
阴毛,只有光洁柔嫩蜜唇的屄,更被那两个男人逗弄的水流成河泥泞不堪。

  林柔的一双素白小手,一直握着两个男人的大鸡巴,转着圈上下套弄。很快,
秦伟也加入了,他一上床就把迷离的美丽少女拉了起来,另外那两个男人也纷纷
起身,把林柔围在中间,三条粗大丑陋坚挺的鸡巴都对着林柔绯红色的玉靥。

  林柔扬起修长的颈子,仰望三个男人一圈,抬起了芊芊素手,重新握住了纹
身男和黑瘦男的肉棒,轻缓地撸弄,而她的螓首,则慢慢靠近了秦伟的胯下,那
娇艳欲滴的红唇,张到了最大,含住了秦伟酱紫色的浑圆龟头。

  「哧溜……滋咂……」林柔温柔地吮吸着秦伟的大肉棒,如痴如醉。

  吃了一会儿秦伟的鸡巴,林柔又去含弄另一条大鸡巴,她开始轮流为每一个
男人口交,手中和小嘴从来不会空着,总是在吃着一根粗大鸡巴的同时,揉弄另
外两根坚挺的肉棒。

  美丽清甜的妩媚少女把三个男人服侍得十分周到,不仅会吮吸男人龟头,也
会吐出香舌逗弄马眼,扫舔肉冠;有时她还会把男人的卵蛋含入口中温柔地嘬吸;
偶尔,她也会展示她的深喉技巧,把肉棒吃到最深。

  三个男人享受着林柔温柔地口舌侍奉,也总会弯下身子,要么揉搓娇挺棉弹
的乳肉,要么捏弄充血红硬的乳尖。

  也不知是从谁开始,不再满足林柔温柔轻缓的含吮了,他们抱着林柔的脑瓜
连连耸动屁股,猛奸林柔的嘴巴,一次次把肉棒插到最深,尽根没入林柔的小嘴
儿,林柔也无所谓,任由男人的鸡巴在她的口中肆虐蹂躏。

  换了下一个,依然如此,用粗大的鸡巴狂猛奸淫林柔的小嘴,几圈下来,林
柔的口水已经淌成了一条水线,从她的口角垂下,一直滴落在高耸的乳房上,嫩
白的乳肉被口水打湿了,亮晶晶的。

  男人们用鸡巴肏够了林柔的小嘴,开始要进入正题了。

  纹身男躺在了大床上,秦伟推了林柔一下,她就乖乖地晃着雪白的屁股爬到
了纹身男身上,那一双修长的玉腿岔开,跨过纹身男的身体,滴着淫水的小穴正
对着高高竖起的肉棒。纹身男淫笑着抓住了林柔倒垂的两枚乳房,拨弄起她两个
嫩红色傲然翘起的娇小乳蕾。

  林柔目色迷离,伸手探在身下,扶住了男人坚挺的大鸡巴,她亲手把持着肉
棒,用龟头在胯间摩擦着她娇嫩的阴唇。雪白的屁股沉了下去,林柔发出一声悠
长呻吟,美屄吞入了男人的大鸡巴。

  随后,黑瘦男人到了林柔的背后,扒开了林柔娇软棉弹的细滑臀肉,让娇红
色稚嫩的小小菊穴露出了出来。男人吐一口口水抹在了林柔的屁眼上,用手指捻
了捻,就欺身而上,抱着林柔的屁股,硕大龟头顶住了娇嫩的屁眼。

  「呃嗯……」又是一声娇吟,难以分清痛苦还是快乐,林柔雪白的娇躯被两
个人男人夹在了中间,她的小穴里和屁眼里,各有一根粗大的鸡巴,仅仅隔着一
层薄薄的肉膜相互挤压着。

  「这骚货的屁眼又紧又热的……真爽啊!」

  「这屄也紧,还软乎乎的,就跟肏一团肥肉似的。」

  两个人男人一个从后,一个在前,都抓着林柔的一枚雪乳揉搓。

  发出下流的评价后,两根粗大鸡巴也开始蠕动了,虽然很缓慢,但却让林柔
发出了放浪的淫声:「嗯……啊……好粗,好大……骚屄和屁眼……嗷……啊!
要被……嗯,肏爆了……肏我,肏我……」

  秦伟就在身边,双手抱着胸,邪笑着对林柔品头论足:「我说这小母狗欠肏
吧,只要有大鸡巴肏她,她比谁都浪。」

  两个男人已经顾不上回应秦伟了,他们一个在下,挺耸肉棒,把林柔湿淋淋
的小穴肏得「咕唧唧」水声不断,另一个压在林柔身上,身体起伏,猛奸林柔的
屁眼,小腹把林柔雪白的屁股撞得「啪啪啪」肉响连连。

  「嗯……人家是骚货,用力肏我,插我的屄,干我的屁眼。」林柔的双手撑
在床上,把床单拧成了一团,她的螓首摇摆,乱发如丝,飘舞纷飞,美眸中目色
痴痴,娇挺鼻梁紧紧皱着,她的红唇张得很开,但两排贝齿却死死咬住。

  两根鸡巴在林柔的小穴中一进一出,一来一往,两个人男人配合得越来越默
契了,林柔的叫喊声也愈发的高亢:「骚屄和屁眼……呃……嘶……嘶……要被
肏烂了呀……不行了……轻一点……受不了了……啊……嗯……好大……鸡巴好
大……太粗了……嗯……要被干死了……」

  秦伟在旁看了一会儿两个男人双奸她的女友,也凑了过去,他扳过林柔潮红
的脸蛋,甩起又粗又长的大鸡巴,用力在林柔细嫩的脸蛋上拍打,「小贱货,追
你那些人想不到你在床上这么浪吧?」

  「嗯……浪……好爽……」林柔被两根鸡巴肏得双目失神,意乱情迷。

  「你还是清纯女神吗?」大鸡巴把林柔的脸蛋抽打得「啪啪」直响,和肏干
林柔屁眼发出的撞击声不分彼此。

  「不……不是……」

  「对着镜头说,我是欠肏的骚母狗,越多大鸡巴肏我,我越高兴。」

  「嗯……啊……」林柔被双夹肏干,浑身上下的雪白嫩肉都在娇颤抖动,她
面向镜头,娇喘着,呻吟着,语不成声,却无比浪媚地说:「肏……要被肏……
的……嗯……骚母狗……啊……嗯……要鸡巴……啊!啊!哈啊!」话说到一半,
林柔精美的五官扭曲了,口中发出一阵阵急促甜腻呻吟,在紧接着的一声长吟后,
她的星眸微闭,红唇半张,丁香小舌抵在两排洁白贝齿之间,露出一副迷情之色。

  林柔被肏得高潮了,可是无论两个人男人还是秦伟都没有在她最虚弱的时候
去爱抚安慰她,纹身男和黑瘦男还是那么疯狂地奸淫林柔的小穴和屁眼,秦伟连
娇喘的时机都不给林柔,把粗大鸡巴塞进了林柔的口中。

  林柔身上的三个洞都被填满了,在三人的狂奸猛肏中,林柔愈发迷失。

  床上的四条肉虫交叠成一团,三个男人还要轮换奸淫林柔的三个肉洞,不知
交换了几次之后,所有的男人都把浑浊的精液发泄在了林柔的身体之中。

  男人们气喘吁吁的下床抽烟了,大床上只剩下林柔缩成一团抽搐抖动,她的
口中、小穴,还有屁眼都有污浊的白花花精液涌出。

  这是林柔在那时被这个所谓男友请人轮奸调教她的场景之一。在那些年,她
还是无数男生心中至高无上的纯美女神,而谁也想不到,她在秦伟眼中只是一个
可以随意送人的玩偶。也是那时,林柔对秦伟迷恋的无可无不可。在我发现这些
视频之后,林柔说:「小时候,真傻……」

  这一段视频并不是秦伟对林柔蹂躏最狠的一次,在这次之后,还有两段林柔
身上被写满了侮辱性的语言,被秦伟和找来的人一起轮奸侮辱的视频,这些视频
被我发现之后,我都看过,还不止一次,可我不得不承认的是,看到这些视频,
我会愤怒,会心酸,可是也会勃起。

  每当偷偷我看过这些视频之后,我就会在林柔身上发泄欲望,那时的我仿佛
更加强壮,更加有力,每每那样的夜晚,林柔也会更加满足,更加快乐,林柔若
是问我为什么突然变得更厉害了,我只会言语支吾、闪烁其词。

  我知道这样不好,所以这几年来,我一直克制着我自己,不再看这些视频了。
可是,在我内心深处,鬼使神差地就有一种不舍,不愿彻底销毁这些视频。

  就在我在国外的日子里,看着林柔用电动阴茎把她自己肏得淫水横流,我就
想到了这些视频,但是,我没有想到,从国外回到家中,竟然在女儿的电脑中发
现了这些视频。

  她看过了,一定是从我的物品中翻找出来的,该如何应对,我茫然无措……

  呆坐在电脑椅上,脑中一片空白,我没有意识到电脑屏幕已经休眠了,更没
有意识到窗外的天色已经漆黑一片,我甚至连裤裆里的精湿都忘了处理。

  在看视频的时候,我遗精了,步入中年的我竟然遗精了……

  将我唤醒的是一声短消息提示,我以为是家人发来的,吓得我抖了一个机灵,
拿出手机一看,是一条朋友的问候信息,悬着的心放下了。

  我突然感到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害怕?

  也许是我不想让小诺知道,我知道她知道了吧。

  时间很晚了,也许母女两人就要回来了,我也许该离开这里,装作什么都没
发生,等过一两天再回来,假装刚刚到家。

  我很小心的抹去了一切回来过的痕迹,当然也包括将小诺计算机桌面恢复原
样,这才离开了家,一个人寻找了一间酒店,入住进去。

  我的心情当然忐忑,我有种强烈的感觉,妻子和女儿不在家,很大原因是因
为女儿发现了这些视频。

  进入酒店之后,我依旧煎熬,一夜未眠,好不容易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下
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我开始仔细的考虑这些事情。

  最好还是不要大张旗鼓的声张吧,看看小诺的态度,如果她没有什么不正常
的反应,那就不要提了,如果把这件事摆到台面上来说,我面上无光,林柔也会
再度难堪,至于小诺恐怕也要再受伤害。

  打定注意后,我退房回家了,那时候才是中午一点多钟,因为不是休息日,
林柔要上班,小诺在学校,我不怕无法解释时间上的差异。

  家里果然空无一人,小诺的笔记本也收好了,我到我原先那些U盘的地方看了
看,小诺还是没有把U盘放回来。

  反正那些不该看的东西她也都看到了,让她拿着吧,以后走一步说一步了。

  把行李箱拉进卧室,本来想着收拾一下,可是十几个小时的航程和昨夜的整
夜未眠,让我感觉到一阵疲倦,于是就合衣躺在了床上,没几分钟,眼皮发沉,
昏昏睡去。

           ***  ***  ***

  私信询问剧情的朋友们,大概说一下,这里乱和绿都有。不过绿占绝对主导,
乱只是点缀。这个设定肯定是改不了了,因为已经差不多结局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