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情梦】(3)(母子、长篇、纯爱无绿)

第一文学城 2022-09-23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雪过无痕
作者:雪过无痕 2022年9月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原创:是 字数:4280                 03 刺激

作者:雪过无痕
2022年9月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原创:是
字数:4280

                03 刺激

  「小瑜,把你弟弟的微信推给我,我加个好友!」骆馨朱唇轻起,声音婉转
清脆,很好听。

  「好!」

  吴小瑜躺在沙发上,回应着骆馨,看着手机上的视频咯咯直笑。她说她是为
了爸妈离婚的事回来的,我却一点都看不出来。

  很快,我的手机就收到了骆馨的好友申请。

  骆馨再次冲我眨眨眼,姐姐躺在沙发上像个单纯的傻子,她为什么会和这样
的人成为朋友啊?不过对我来说,真香!

  「借你用用,待会还我!」骆馨的微信。

  「老弟,我们待会吃什么啊?」姐姐忽然翻过身趴在沙发上,看着我,一双
卡姿兰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惹人怜爱。

  我却被吓到了,赶紧把手里的内裤塞进兜里。

  「妈妈转了一千块给我,今晚的活动经费,你看着办!」

  「好耶!」姐姐在沙发上打了几个滚,兴奋的说道,「去吃烤鱼吧!天行广
场那一家,我想着都留口水!」

  「然后我们仨再去看电影,我先买票了!」

  ……

  骆馨嘴角微微翘起,似有似无的笑意,一边和姐姐闲聊,一边偶尔看我几眼。

  「是没有感觉吗?弟弟!再多给你看一些。」骆馨又发来了微信。

  然后骆馨就面对着我,就翘起的二郎腿放下,张开双腿,轻轻掀起裙子。然
后我就看到了,两条白皙的大腿之间,一条细缝,似乎有着水渍,上面是片茂密
的黑色森林。

  「真特么不争气!」我努力的控制着我的小弟,但他还是一点一点的抬起了
头,把裤裆撑起了一个小帐篷。

  为了避免出丑,我赶紧回过头,走进了卫生间。

  我刚进去,手机就传来几下震动,骆馨发来了几张图片。

  都是撩人的性感风格,虽然没有露点,都是诱惑力却是十足。骆馨不同于吴
小瑜那样的青春可爱风,她是真的充满了诱惑力。一张图片,她穿着白色的小吊
带,头发蓬松,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方,中指放在嘴里舔舐着;一张图片是她揉
捏着自己的胸部,咬着下嘴唇,闭着眼;一张是她的腿照,又长又细又白。

  「射多一点!」骆馨再次发来微信。

  如果我有骨气,我真的很想出门,将手里的内裤摔在她脸上,然后义正言辞
:「我是个正经人,妖孽!」

  但是低头看了一眼下方狰狞的肉棒,算了吧!

  我展开骆馨给我的内裤,白色的蕾丝花边,前面还有些许水渍。我把她裹在
我的肉棒上,前前后后的套弄着。老实说,用女人的内衣裹在肉棒上的感觉并不
舒服,但是却充满着刺激。

  不过大概是最近自己解决的次数有点多,小弟有点入不敷出,尽管一副凶狠
的模样,但是我撸了好几分钟都没有感觉。

  「吴小舟,你在干嘛?是不是在厕所做什么坏事?」忽然客厅里传来姐姐的
大嗓门,搞得我差点萎了下去。

  「吴小瑜,你TM……」

  就在我准备鸣金收兵时,手机又一震,吓得我差点把它掉进马桶里。

  骆馨又发来一张图……不……是视频!而且是现在客厅里面的视频,吴小瑜
光着脚丫子趴在沙发上看手机,骆馨站在她背后。她扯下了自己上面穿的吊带,
露出一只娇乳,一只手掐着自己的乳头,脸上一副销魂的表情。

  视频只有十几秒,但是强烈的刺激感……很快,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肉棒
射出一股股白浊的液体,射在蕾丝内裤上。

  「好了,感谢姐姐!」我回了骆馨一个微信。

  然后就听到「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我一出门就撞见了骆馨。

  「等你好久了!我等着用洗手间呢?」骆馨幽怨的说道。

  「他肯定在里面干坏事!」姐姐大声的说道,「书上说男人这个年纪都很饥
渴,你又这么……」

  我估计姐姐没说出的那个字是「骚!」骆馨的确停骚的,我们的照面,她就
从我手里顺走了她的内裤。

  我心虚的走到姐姐旁边,「票买好了吗?」

  姐姐给了我一个白眼,「离我远点,淫贼!」

  「我要是淫贼,第一个吃掉你!」我装出一副凶狠的模样。

  「我好怕怕……」姐姐抱起一个抱枕往后靠,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戏精!」

  「你和妈妈联系了吗?」我转移了一下话题。

  「我早就告诉妈妈了!还用你说!」

  ……

  几分钟后,骆馨从卫生间出来,充满着妩媚成熟的韵味。她站在姐姐看不到
的角落,大方的掀起了裙子,她又穿上了那条内裤。

  那上面有我的精液啊!!!

  然后我看到她用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私处,把中指在嘴里抿了一下,路过我
时,贴在我的嘴上,冲我妩媚一笑。

  「骚!」

  我在心底暗暗评价,这就是现在的大学生吗?为什么吴小瑜给我的感觉,总
是让我想揍她?

  虽然骆馨给了我很多福利,但是我还是想着要不要让吴小瑜远离她,但又充
满着纠结,毕竟现在看来,吴小瑜这个大傻子并没有受她影响。

  纠结了一番,我决定放下这件事,以后再说。

  「骆姐,吴小瑜,休息好了吗?要不我们现在就出去吧!」

  「这么快,骆姐都叫上了?还有你刚刚叫我什么,敢叫姐姐的大名!」吴小
瑜啪的一下,从沙发上翻身坐起,看看我,又看看骆馨。

  「如果我不是知道你们今天才认识,我一定怀疑你们有奸情!」吴小瑜信誓
旦旦的说道,「馨馨,你小心点,这是个见色忘姐之徒!」

  骆馨笑着被姐姐拉进了她的卧室,等她俩出来时,姐姐也换了一套衣服,一
条水蓝色的长裙。

  现在两人,一个像火,一个像水!

  「走啦,看什么看!」姐姐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在后面,把切好的水果放进冰箱,检查了一下家里,没有异常,追上两人。
反正有吴小瑜在,我的意见都不重要。

  天空万里无云,太阳西下,高大的建筑留下巨大的阴影,我们仨走在影子里。
吴小瑜左手挽着我的胳膊,右手挽着骆馨的胳膊。

  「骆姐是云城一中哪一届的?你这么漂亮,我怎么没有一点印象。」我问道。

  「叫什么骆姐,听着我像三十岁的老女人,叫我馨馨姐!」骆馨假意生气,
轻皱着眉头,「我比你大两届啊,不过我是艺术生。」

  「哦!」我们学校的艺术生大部分时间在外面集训,校内的确很少见到。

  「馨馨家可是超有钱的哦~ 」姐姐冲我道,「怎么样?拿下她,少奋斗二十
年。」

  「有钱又有什么用?要是可能,我愿意拿钱换你的弟弟!」提到骆馨的家,
她似乎有些失落。

  我们几个路痴好像找不到方向了,活泼的姐姐立刻掏出手机看了起来,骆馨
却趁机从后面捉住了我的手,在我的手心轻轻挠了一下。

  我越来越好奇,我和她第一次见面,她居然就这么大胆,图的是什么?

  很快,我们在姐姐的带领下,找到了天行广场,乘坐电梯到三楼的烤鱼店。
好在这期间,骆馨没有在搞什么小动作。找到位置坐下,两个女生开始点菜。我
百无聊赖,四处张望,天行广场内部是环形结构,中空,两边的长廊分布着各式
的餐饮店,我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虽然很多白领上班的装束和妈妈差不多,经典的OL套装。但是我对妈妈太熟
悉了,一个背影,我就能认出来。妈妈似乎在对面的一家寿司店,她不是去上班
去了吗?

  而且坐在她对面的似乎是个男人,而那个人不是爸爸,也不是我认识的谁谁。
联想到爸妈最近为了离婚吵了好几次了,我的心里似乎有些不好的预感,心似乎
被纠了一把,窒息般的感觉。我决定去确认一番。

  两个女生在看着菜单,除了骆馨的脚时不时的在桌子下面蹭我的小腿,没什
么异常。我找了个借口,谎称去洗手间,骆馨嘴角微微一翘,一副我我懂了的模
样。

  我没有理她,出了烤鱼店,绕了一圈,跑到了对面寿司店的门口,偷偷的观
察了一下。

  真的是妈妈,而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应该年纪略微有点大,应该四十好几了,
而两人的沟通看起了也很融洽。我心里冒出熊熊妒火,虽然不确定妈妈是不是有
了新欢,但是心里很不爽。

  但是我没有冲进去给妈妈尴尬,又回到了烤鱼店,姐姐和骆馨已经点好了菜,
正凑在一起看手机,嬉笑。我却没有了什么心思吃饭了,时不时的向对面望去。

  忽然我心底有了些主意,掏出手机。

  「嘿,你手怎么是干的啊?你不是去洗手间了吗?去去去!洗手去!」姐姐
一抬头就注意到了我的手。

  「MD,吴小瑜……」我腹诽道,但还是乖乖跑去洗手。在路上,我搜索了一
下附近的花店,订了三十三朵玫瑰。

  「对,三楼那家北海道寿司店,穿黑色衬衣,坐在靠窗的那一桌。」

  「麻烦你告诉她,上次和她相处的很愉快,希望她开心快乐。」

  我叮嘱了一下送花的快递员,看着微信大三百块钱消失,真特么心疼。

  洗完手,回到烤鱼店,鱼已经上来了。两个女生已经动筷子了,我算着时间,
不时的偷偷望向对面。我点的是加急配送,大概十分钟能到,看样子妈妈和那人
聊的还很开心的样子。

  骆馨穿的是一字带的凉鞋,我穿的是一条短裤。我感觉到骆馨脱了鞋,光着
脚,轻轻蹭着我的小腿,一点一点攀爬向上,而她自己却偏过头和姐姐看着手机
有说有笑,似乎在讨论什么学校里的事,仿佛我是一个空气人,不存在一般。

  可是她的脚却渐渐爬上了我的大腿,柔软,温暖,细腻,肌肤与肌肤的接触,
我浑身一颤。骆馨侧过头,冲我眨了眨眼,似笑非笑,然后一只柔软的脚丫渐渐
的碰到了我的肉棒。

  「妈的!女的腿都这么长的吗?」我腹诽道。

  从骆馨的脚爬上我的大腿时,我的肉棒已经坚硬如铁,真是不争气,她就用
脚在上面轻轻的摩擦着,我身体的绷的紧紧的,连夹鱼的手都在颤抖。一会儿,
骆馨似乎脚软了,放下去休息了,我松了口气。

  正好,穿着制服的花店配送员已经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对面店里,客人不是
很多,配送员很快就确定了配送对象——妈妈。然后我看到配送员将鲜花送给了
妈妈,不过妈妈似乎有些错愕,和配送员沟通了好一阵子才收下鲜花。但是并没
有出现我想象中的和画面,她和对面男人出现争吵。

  我悬着的心渐渐放了下来,似乎两人并不是我以为的那种关系,或许他们只
是普通朋友或者是同事。

  之后,过了一会骆馨的脚又伸了过来,姐姐这时也没有在看手机了,我的心
也安了下来,我们仨开始了正常的闲聊。我的肉棒已经消停下去了。骆馨的脚丫
伸过来,我立刻用手捉住,骆馨脸上出现一丝错愕,怔怔的望向我。

  我也回了一个眼神,「让你丫的调戏我!」双腿夹住骆馨的脚,用手捏着她
的脚丫,挠起了脚心。

  骆馨脸上立刻爬上一抹红晕,牙关紧咬,向我微微点头,一副乞求的姿态。
我玩心大起,挠动的幅度更大了。

  「啊~ 」骆馨忍不住,惊叫出了声。

  我立刻把她的脚放了回去,姐姐也凑过去,看着骆馨道:「馨馨,你怎么了!」

  骆馨眼里泛起一片水雾,委屈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没事,刚才肚子疼了
一下!」

  「是不是生病了?」姐姐关心的问道。

  「没事!老毛病了,我去趟洗手间就好!」骆馨整理了一下仪态,恢复了正
常,然后站起来,向我瘪了瘪嘴,出门找洗手间去了。

  我低着头吃饭,当什么也没发生。等骆馨走了,我又看了看对面。此时妈妈
和那个男人也准备走了。两人似乎并没有准备一起走,男人出门就是帽子口罩,
搞得像毒贩一样。而妈妈手里倒提着玫瑰,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我大概确定妈妈和那个男人没什么关系,心里安了大半,直到妈妈拎着玫瑰
出现在我们吃饭的店门口。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