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卿君怜妾】(姐偷)第一卷:校园风云(第四十二章:妾)

第一文学城 2022-09-23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同写"> 个人空间</a></li> <li class="pm"><a href="pm.php?action=send&uid=13111113" target="_blank" id="ajax_uid_108492312" onclick="ajaxmenu(event, this.id, 900
作者:同写 2021年6月28号发于SIS001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0274 前文链接::thread-11037611-1-1.html【卿君怜妾】(第四十一章:京都)

作者:同写
2021年6月28号发于SIS001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0274
前文链接::thread-11037611-1-1.html【卿君怜妾】(第四十一章:京都)

               正文内容

  ……

  十月的天气,正值入秋的时候,然而,沿海市,这座全国出名的火炉城市,
却异常的炎热,阳光挂在碧蓝的天空中,炙烤着苍茫大地。

  沿海大学,女生宿舍,D 栋520 寝室。

  耀眼的阳光透过窗户,将宿舍照的明亮,空调的微风轻轻吹动着窗户旁的窗
帘,与屋外的高温相比,宿舍冷暖宜人,安静的宿舍内,一阵细微的沙沙声响起
着。

  在宿舍中央的书桌前,身穿一件粉色T 恤,下身穿着一条碎花小裙的齐情坐
在轮椅上,微俯着娇躯,手中拿着一杆钢笔,对着桌上的日记本,缓缓的书写着。

  「XX年10月20日,天气,晴,今天的天气,比前几天更加炎热了许多,如今
已经进入秋季了,然而,沿海市的天气,一直都是晚秋之后才开始清凉起来,或
许在中秋过后会好一些吧」。

  「今天真的很无聊,小妾去了班级聚会,梦梦姐今天有选修课,还有静静,
自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见过她,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静静好像变的有些陌生了,
或许有什么事情让烦心了,今晚等她回来,问问她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写着,齐情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腿,然后继续写到:「对了,今天早上起
来的时候,我的双腿,有了一点点知觉,虽然很淡,也很快消失了,但是,我却
感觉的真切,或许再过不了多久,我的双腿就像惜卿说的那样,能够站起来了,
正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不过惜卿他今天早上已经去了京都,到时候等他回来
了,再讲这个消息告诉他,让他惊喜一下」。

  写到这齐情突然「噗嗤」一声,嘴角弧起一抹笑语,想象着到时候君惜卿听
到自己这个消息时的场景,惹不住笑出了声。

  带着笑意的齐情,接着低下头,继续写道:「他这次去京都应该是加入那个
爸爸和舅舅曾经提到过的华夏守护者吧?确实,当初他在给我治疗双腿时,我便
知道了他与常人不同,以他的能力和医术,进入这种国家组织,应该是没有问题
的,希望他日后如果出行什么任务,平平安安,对了,易捷不是就在为国家研究
这方面的药物,到时候,我求求爸爸和舅舅,让他们给我一点,或许对惜卿有用,
只是,只是……」突然正在书写的齐情,双颊染上了一层红晕,眉宇间带着一丝
羞意。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在身边,我有些不习惯,或许是习惯了,或许是,
喜……欢……了」玉手轻挥,一字一字充满着少女的羞涩与怀春,印刻在了日记
本上。

  字迹落下,齐情看着日记本上最后的那句话,轻轻地放下手中的钢笔,抬起
双手,轻捂着有些发热的脸颊,嘴角轻弧着笑意,水灵灵的双眸闪过羞意。

  窗外折射想阳光照在书桌上,一个怀春的少女,双手捂着俏脸,眉宇尽是羞
意的看着桌上的日记本,空调的微风,轻轻的吹动着,秀发在微风中轻摇荡漾。

  这是一阵开锁声传来。

  坐在书桌旁的齐情,回过神来,连忙伸手将书桌上的日记本盖上,打开抽屉,
从小抽屉中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锁扣。

  「情情」房门打开,只见身穿一身水蓝色衣裙的孙梦曦从门外走了进来,看
着正在给日记本上锁的齐情,轻笑着说道:「又在写日记啊?」。

  「嗯嗯,是是啊」齐情将锁好的日记本,放进抽屉中,点了点头有些尴尬的
笑道。

  「你怎么笑的这么奇怪?」孙梦曦伸手关上房门,抬步向着宿舍内走去,一
双湛蓝色的美眸盯着齐情的俏脸,嬉笑着说道:「情情,你不会春心萌动然后写
到日记里了吧?」。

  「哪?,哪有?梦梦姐,你说什么呢?」齐情一听孙梦曦的话,脸色更加红
润了几分,连忙摇着脑袋否认道。

  「嘻嘻嘻,好啦好啦,不逗你了」孙梦曦看着齐情耳朵都红的晶莹,摆了摆
手笑嘻嘻的说道,接着转头环顾了宿舍一圈问道:「静静和小妾呢?」。

  齐情看到孙梦曦没有继续说,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听到孙梦曦的问话,开口
说道:「静静昨天晚上出去了之后,就没看到她回来」接着齐情想了想问道:
「梦梦姐,静静她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我也不知道,她没和我说啊」孙梦曦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接着说道:
「或许是她家里有什么事吧,要不我打个电话问问她,这几天我也感觉她状态有
些怪怪的」。

  「嗯嗯,梦梦姐,你和静静最熟,你问问她,看看我们能不能帮帮忙」齐情
听到孙梦曦话点了点头说道。

  「嗯,等等」孙梦曦应着伸手从身上的暗袋中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看到
标注着「静静」两个字的电话号码,轻点了一下放在耳边。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 ! The subscriber
you ……」一声系统的女声从手机中传来。

  「关机了」孙梦曦放下手中的手机,有些疑惑的耸了耸肩接着说道:「晚些
我在给她打一个看看,或许现在在忙」。

  「嗯」齐情点了点头。

  「对了小妾呢?今天这么也没见到她?」孙梦曦想了想开口问道。

  「小妾今天班级聚会,去了天下娱乐城」齐情伸手转动着轮椅,转过身,说
道。

  「哦」孙梦曦点了点头,接着看向齐情说道:「情情,我妈妈今天休息,和
怡姨在家里做糕点,你也和我一起去?」。

  「好呀,我也很久没见过紫阿姨和怡阿姨了」齐情抬起头看着孙梦曦轻笑着
问道。

  「那走,一起过去吃糕点」孙梦曦笑吟吟的走上前伸手推着齐情的轮椅,接
着说道:「本来也想叫上静静和小妾的,结果她们都不在,那就我们两个去啦」。

  「嘻嘻,静静应该有事情,小妾在参加聚会,要不我们晚些给她们带一点?」
齐情坐在轮椅,任由孙梦曦推着自己前行,口中笑吟吟的说道。

  「嗯嗯嗯,静静喜欢吃甜密一点,小妾喜欢吃淡雅一点,我让妈妈和怡姨到
时候做点草莓和抹茶的给她们」孙梦曦想着自己两个室友的口味,推着齐情向着
门外走去,口中笑吟吟的说道。

  「紫阿姨和怡阿姨做的糕点,可好吃了,相信她们也会喜欢的」。

  「走啦,走啦,回家吃糕点~ 到时候也给逸尘他们带一点」。

  「……」。

  两人一路轻声笑意的闲聊着。

  ……

  而此时,天下娱乐城。

  四楼,404 客房。

  只见孙梦曦和齐情口中君怜妾,此时正浑身赤裸的躺在客房中央的圆形睡床
上,如玉的俏颜上,紧闭着美眸,一头乌黑的秀发凌乱的披散在粉色的床单上,
几根秀发,弧在脸颊旁,发梢的末端陷入在红唇中,在空调的微风中轻轻的晃动
着,修长的脖颈处一道道晶莹的水痕,一直延伸到精致的锁骨处,两边雪白的玉
肩上,印刻着一朵朵吻痕,往下两团丝毫没有因为平躺在床铺上而变形,依旧傲
然挺立的酥胸,被一双微黑的手掌,一左一右的握在手中把玩,一张有着胡渣的
嘴唇,含住一团玉乳的顶端的寇豆,舔弄吮吸着,原本白皙的乳肉上,呈现出一
道道艳丽的吻痕。

  一具微黑的身体,半压在那雪白柔软的娇躯上,盈盈一握的腰肢与男人的小
腹静静的贴在一起,下方淡淡的绒毛,与一团黝黑的耻毛,纵横交错的摩擦着,
一双修长笔直匀称的玉腿,被男人的腰部分隔开来,一左一右的分岔着,现在空
中的右腿小腿处,一抹残破的白色蕾丝内裤,悬挂在脚踝上,随着上下晃动的娇
躯,在微风中飘荡着淫糜的气息。

  两条被岔开的大腿中央,一抹娇嫩且又神秘的私处,暴露在了空气中,两片
被撞击的微红的私肉中央,一条粉嫩的裂缝处,一根微黑的肉棒,陷入在私处的
裂缝中,将那粉嫩的裂缝撑开少许,一颗鲜红的豆蔻傲然的耸立在裂缝中,微微
的颤抖着,豆蔻的下方那微黑的肉棒,陷入在娇嫩的粉洞中,不断的抽送着,一
丝丝猩红的鲜血,随着肉棒的抽送,混合着那幽香的春水溢出,向下流动,消失
在身下的翘臀处,染湿了翘臀的粉色床单,也让粉色的床单,沾上了点点血迹。

  「斯~ 真紧啊,处女就是不一样」杨长生压在君怜妾柔软的娇躯上,把玩着
两团软弹的双乳,感受着下身被粉洞紧紧包裹着,不断的挤压蠕动的触感,松开
口中含着的玉乳,抬起头看向君怜妾的那白皙容颜的俏脸,忍不住说道。

  然而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眸的君怜妾去犹如没有丝毫的察觉一般,松软着娇躯,
瘫软在床铺上,任由杨长生玩弄着自己,十八年来纯洁的身体,只是每当杨长生
扭动腰部抽送下身肉棒上,苍白的俏脸上本能的闪过一丝痛色。

  「你说,好好做我的女朋友不好吗?非要我用这种手段,斯~ 」杨长生想到
聚餐时表白被君怜妾拒绝的场景,松开一只揉捏着玉乳的手,顺着滑腻的肌肤,
抚摸到了君怜妾的俏脸上,顺着那如玉的俏脸抚摸着这个自己入学便想要得到的
少女,口中一边说着一边扭动着腰部,感受着自己肉棒的穿梭在那狭窄紧凑不断
蠕动的粉洞内,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冷气。

  「唔~ 呼~ 」正在昏迷中的君怜妾,因为刚被破瓜,下身私处传来的疼痛,
让她在昏迷中无意识的微微扭曲俏脸,轻启红唇轻呼痛感。

  「很痛吗?」杨长生看着身下昏迷中俏脸呈现痛色无意识轻呼的君怜妾,松
开捏着君怜妾脸颊的手,轻抚着君怜妾的没有,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那我轻
柔一点,放心,我可是很怜惜你的」,说着下身抽送的速度也缓缓放慢了下来,
慢慢的享受着身下这个在学校被誉为冰山女神的校花肉体。

  由于杨长生逐渐放缓了下身抽送的速度,躺在床上昏迷中的君怜妾,俏脸上
的痛色也逐渐的缓和了下来,紧接着那雪白的脸颊,渐渐的浮现出了淡淡的红晕。

  「啧啧,你的脸色变粉了真好看」杨长生看着身下君怜妾的变化,嘴角弧起
一丝笑意,将放在君怜妾俏脸上抚摸的手,逐渐的移到君怜妾的后脖处,微微一
用力,将起搂在了怀中,感受着下身肉棒更加伸入了少许,轻吸了一口凉气的说
道:「平时你都那么冷艳,真想知道一会你会不会娇喘」说着杨长生低下头一口
吻在了君怜妾的红唇上,伸出舌头,沿着那细细的贝齿缓缓的扫动着,在一点点
的顶在贝齿,深入到君怜妾的檀口中,扭动着舌头,勾动着檀口中的小香舌,纠
缠在一起。

  「啧啧啧啧……」一声声吮吸轻吻声在客房中响起着。

  ……

  许久之后。

  杨长生缓缓的松开,口中的红唇,一条银丝挂在两人的嘴角。

  杨长生低头望向君怜妾,只见此时君怜妾依旧紧闭着美眸,微肿着红唇,但
俏脸却一片绯红。

  杨长生看着满面红晕的君怜妾,再也难忍心中的火热,伏下身将君怜妾轻轻
的放在床铺上,感受着下身肉棒被那不断蠕动的粉洞挤压着,双手握住君怜妾玉
乳,一边玩弄着,一边扭动着腰部,抽送着感受自己的肉棒穿梭在那粉洞中的美
妙快感。

  「嗯~ 」一声似有似无的轻吟声响起。

  正在把玩享受着君怜妾娇躯的杨长生,抬起头看向君怜妾,只见昏迷中的君
怜妾,微仰着臻首,赤红的俏脸上,轻启朱唇,一声微弱的轻吟声从檀口中飘出,
被自己双手把玩玉乳的胸膛,也起伏的更加频繁了许多。

  「还是会叫嘛!而且叫声还听诱人动听的」杨长生伏下身,将耳朵凑到君怜
妾的红唇旁,扭动着腰部,抽送着下身深入在君怜妾体内的肉棒,听着一声声似
有似无的轻吟声,在耳边响起,口中淫笑着了一声,直起身,松开君怜妾的玉乳,
双手握住腰旁的两只玉腿,快速的抽送着肉棒。

  「啪啪啪啪啪啪……」渐渐的一声声肉击声,房间中回响着。

  「嗯唔。恩。嗯。唔。嗯。嗯……嗯……」而那似有似无的轻吟声也逐渐的
清晰了起来。

  ……

  许久之后。

  双手握着君怜妾玉腿,不断耸动着腰部的杨长生,感受着下身肉棒被紧凑蠕
动的粉洞紧紧的包裹着的快感,感受着心中一股喷射的欲望,越发的强烈,缓缓
的放缓了扭动的腰部,低头看着面色红晕依旧昏迷着的君怜妾,松开手中的玉腿,
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握住君怜妾雪肩,双手微微用力,一点点的将君怜妾的娇躯,
翻向面朝床铺。

  随着君怜妾娇躯的翻动,杨长生感受着自己的肉棒在君怜妾的粉洞中转了一
圈,一股快感袭来,让他险些喷射,轻咬舌尖,强忍住喷射的欲望,将君怜妾的
娇躯摆好,伸出一只手臂,怀绕在君怜妾那盈盈一握的腰肢处,用力一勾。

  只见全身酥软趴在床铺上昏迷着的君怜妾,毫无知觉的跪趴在床铺上,下身
高高的翘起,两瓣玉臀,翘在杨长生的小腹处,玉臀还残留着晶莹的水光与些许
的血迹。

  将君怜妾摆好姿势之后,杨长生伸手一只手,沿着那雪白的肌肤,一点点的
抚摸到被君怜妾上半身压在床铺上的酥胸,感受着那软弹的触感,低头看向那翘
臀处晶莹闪闪,嘴角不由的淫笑着了一声:「这水还不少」说完,扭动着腰部,
将露在空气中的半截肉棒,全部深入到君怜妾的身体最深处。

  房间中,赤裸着娇躯的靓丽少女,毫无知觉的趴在床铺上,高高翘起着玉臀,
身后一个微黑的少年,一手勾勒着少女的腰肢,一手把玩着少女的玉乳,不断的
耸动着腰部,那雪白的翘臀处,一根坚硬的肉棒,若隐若现,一声声肉击声与轻
吟声在客房中奏响着诱人的曲调。

  「啪啪啪啪啪啪啪……」。

  「嗯。唔。恩。嗯。嗯。嗯。呜。呜。嗯。嗯……」。

  随着时间的推移,突然,一声闷哼声响起。

  只见站在君怜妾身后的杨长生,腰部重重的一顶,下身紧紧的贴在君怜妾的
翘臀上,握着君怜妾玉乳的手也用力了几分,那雪白的乳肉从指缝间溢出。

  而跪趴在床铺上昏迷中的君怜妾,那赤裸的娇躯,浮现出一抹桃红色,娇躯
微微颤抖着,口中无意识的声音了一声:「嗯~ 」。

  过了一会,杨长生缓缓的呼了一口气,松开被手臂勾着腰肢的君怜妾,为喘
着气息,向后退了少许。

  「啵~ 」一声轻响。

  只见随着杨长生的后退,一根半软的肉棒,逐渐的从君怜妾翘臀下那粉晕是
私处粉洞中抽出,在空气中山锁着晶莹的水光。

  而趴倒在床铺上昏迷中的君怜妾赤裸的娇躯上微微的颤抖着,下身挺翘的玉
臀下,那被拍击的红晕的私处,正在微微闭着那粉嫩的裂缝,裂缝中那原本被撑
开的粉洞正在缓缓的收缩,一缕缕乳白色的精华,混着幽香的春水,从收缩的粉
洞口缓缓的溢出,侵染着身下的床单。

  一股奇怪的气味与幽香的气息,迷漫在房间中。

  「呼~ 啧啧,真爽」跪立在君怜妾身后的杨长生,低头看着那正在溢出精华
的粉洞,伸手放在君怜妾的私处上,轻轻的扣动了一下,看着手指上那晶莹的春
水与精华,轻呼了一口气,口中喃喃自语道。

  抬起头看向趴在床铺上,微微颤抖着娇躯,依旧正在昏迷中的君怜妾,杨长
生挪动脚步,爬到君怜妾的身边,伸手轻轻的将君怜妾的娇躯翻了过来,低头看
着那紧闭着美眸的俏颜,淫笑着说道:「你也是会叫的吗?」。

  然而却没有回答的声音,只见被杨长生翻过身的君怜妾,依旧一副昏迷的模
样,轻启着红唇,轻呼着香气,起伏着酥胸,无意识的喘息着。

  杨长生看着君怜妾轻启的红唇,低头看了看自己半软的肉棒,嘴角露出一丝
淫笑,低头在君怜妾耳边轻声说道:「你太迷人了,我还想在做几次」,言罢,
也不管昏迷中的君怜妾,丝毫不能回答,翻过身,将君怜妾拉倒了自己的下身。

  看着轻启红唇微微喘息的君怜妾,杨长生伸手轻捏住君怜妾的下巴,将起檀
口张开,扭动着腰部,也不顾自己肉棒上那晶莹的春水,将肉棒一点点的深入到
君怜妾的口中。

  「斯~ 」感受着肉棒进入到一个温热的檀口,感受着那温润的触感,杨长生
忍不住清洗了一口凉气,低头看向下身的君怜妾。

  只见君怜妾紧闭着美眸,精致的下巴被杨长生的手掌捏着,红唇轻启,一根
满是晶莹的肉棒,一点点的消失在红唇中。

  正在昏迷中的君怜妾,丝毫没有察觉到此时的自己,檀口中含着一根刚刚深
入到自己娇躯深处的肉棒,一点点的深入到自己檀口的深处。

  「呕~ 」一声干呕声响起,只见昏迷中的君怜妾,似乎感到不适,本能的干
呕了一声,想将口中的肉棒吐出。

  「啧啧,逼有逼的爽处,嘴巴与嘴巴的舒服,这种征服感,真他妈爽」杨长
生似乎没有听到君怜妾的干呕声一般,感受着下身的肉棒渐渐深入到君怜妾的檀
口中,感受着自己刚喷射过的肉棒,正在渐渐复苏着雄风,微眯着眼睛喃喃自语
的说道。

  「呕~ 唔嗯~ 呕~ 嗯呕~ 」只见昏迷中的君怜妾,本能的微皱着秀眉,一声
声干呕声,从君怜妾的檀口中飘出。

  杨长生感受着肉棒在君怜妾的檀口中逐渐的复苏着,转头看向那赤裸的娇躯,
伸手放在君怜妾的酥胸上,一边把玩着那软弹的玉乳,一边扭动着腰部。

  「呕~ 唔嗯~ 呕~ 嗯呕~ 呕~ 呕」昏迷着的君怜妾,口中含着不断穿梭在唇
间的肉棒,一声声含糊的干呕从红唇中飘出。

  ……

  许久之后。

  杨长生感受着自己的肉棒完全恢复了,双眼扫视着那匀称的娇躯,挪动着身
体,微微后退了少许,将肉棒从君怜妾的檀口中抽了出来。

  「啧~ 」一声轻响。

  只见一根坚硬的肉棒,缓缓的从君怜妾的檀口中退了出来,一条银丝牵连在
肉棒的顶端,显得十分淫糜,

  杨长生看到肉棒抽出,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丝想法,转头看了看躺在床上昏迷
的君怜妾,嘴角露出了一丝淫笑,想罢手脚并用的向着床边爬去。

  来到床旁。杨长生趴在床上伸手取过落在床下的裤子,摸索了一会,一架手
机出现在了杨长生的手中。

  只见杨长生拿着手机,直起身,双腿挪动,向着床头爬去,伸手打开手机,
点开录像,然后将手机摆好角度,然后转头看了看身后的君怜妾,爬到君怜妾的
身边,双手抓住君怜妾的双腿,扭动着腰部,将肉棒顶在君怜妾私处的粉洞上,
看着那残留着白色精华的私处,一挺腰肢。

  「斯~ 舒服~ 」只见杨长生微眯着双眼,感受着下身肉棒,深入在那狭窄紧
凑蠕动的粉洞内,深吸了一口气叹息着。

  「唔嗯~ 」正在昏迷中的君怜妾,轻呜了一声,俏脸闪过一丝痛色,紧接着
一双紧闭着的美眸,眼皮下的眼珠微微转动了几下,那修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
两只玉手的手指也轻轻的动了动。

  然而此时正在享受着君怜妾娇躯杨长生,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身下少女的动静,
俯下身,压在君怜妾的那柔软的娇躯上,感受着那肉棒带来的快感,扭动着腰部,
不断的抽送着。

  「啪啪啪啪啪……」。

  ……

  地震了?好重,什么东西?昏迷中的君怜妾,缓缓的恢复了意识,感觉到娇
躯在不断的摇晃着,而身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压着,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疑惑。

  只见被杨长生压在身下的君怜妾,缓缓的睁开美眸,时的她正处于呆滞的状
态,一脸茫然的注视着前方,没有反应过来,酥软的娇躯随着杨长生的耸动,不
断的上下摇摆着。

  不一会,君怜妾缓缓的回过神来,紧着下身私处的一阵疼痛参杂淡淡的酥麻
感袭来,红唇中忍不住轻呼了一声:「嗯唔~ 」,双手撑着娇躯,扬起上半身,
低下头,瞬间,只见君怜妾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一双美眸大睁,愣愣的看
着眼前的一切,似乎不敢相信。

  只见杨长生趴在君怜妾的娇躯上,双手一手握住一团玉乳揉捏着,脑袋在君
怜妾的酥胸前左右的徘徊着,吮吸舔弄着两团玉乳顶峰那粉嫩的豆蔻,扭动着处
在两条玉腿中央的腰部,不断的抽送着那深入在君怜妾私处粉洞内的肉棒。

  「啊~ 」一声悲鸣的尖叫声突然响起。

  只见趴在君怜妾身上揉捏把玩着两团玉乳的杨长生,整个身体颤抖了一下,
紧接着抬起头看向君怜妾,发现君怜妾已经苏醒了过来,愣愣的看着自己,心中
缓缓的松了一口气,继续揉捏着着玉乳,口中笑着说道:「你醒啦,别那么大声
叫,差点把我吓阳痿了,都有点软了,等下,马上就硬了」说着扭动着腰部继续
抽送着深入在粉洞内半软的肉棒。

  只见仰着上半身低着臻首的君怜妾,愣愣的看着压在自己娇躯上,不断揉捏
玩弄着自己酥胸的杨长生,以及下身私处传来的一阵阵疼痛与淡淡的酥麻感,美
眸中充满了不知置信的神色,是梦,是梦,这是梦,君怜妾脑海中不断的告诉着
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梦境,接着她用力的闭上美眸,在缓缓的睁开,然而,下
身那疼痛的感觉与淡淡的酥麻感,以及眼前的一切,都在告诉她,这不是梦。

  眼前一黑,君怜妾仰起的上身,微微的晃动了一下「噗~ 」一声轻响,整个
人瘫软在了床铺上,美眸呆滞的看着上方,一滴清泪,从眼角滑落。

  自己失贞了。

  「怎么样,怜妾,舒不舒服?我的能力还可以啊?」杨长生感受着自己下身
又恢复的坚硬,一边扭动着腰部,抽送着肉棒,一边低下头看向君怜妾,见到君
怜妾,呆滞着目光的看着上方,一滴滴泪水沿着眼角滑落,低下头一口亲吻在君
怜妾的眉宇间,口中说道:「哭什么,放心,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别哭」。

  突然正在流泪的君怜妾,抬起一双玉手用力的推着身上的杨长生,流着泪水
的美眸带着十足冷意的看着在自己身上不断耸动的杨长生,压抑着口中的哭腔的
喊道:「起来,你起来,禽兽,起来……」。

  「别动,都这样了,你还挣扎什么是不是,又不是说玩玩你就不要了,来配
合点,腰肢挺起来,大家一起愉快的做爱」杨长生被君怜妾推搡着,双手松开君
怜妾的玉乳,伸手穿过她光洁的后背,将起,用力搂在怀中,一边扭动着腰部,
一边口中说道。

  在杨长生的认知中,他所接触过的女子,要么是窥视他家的钱财,要么是惧
怕他家的势力,曾经虽然没少强行奸污过女孩,但是最后都被三言两语摆平了,
因此在他看来,君怜妾也不过是一时的造作,等事后哄一哄,说些软话,不就手
到擒来。

  而被杨长生用力搂住的君怜妾却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一双美眸不断的滑落
着泪珠,,用力的扭动着挣扎着娇躯,想要逃离侵犯。

  就这样,两人一个紧紧搂抱着那柔软芳香娇躯,一个流着眼泪,紧咬着牙关,
无声的挣扎着娇躯。

  「啊~ 」突然,一声惨叫声响起。

  「啪~ 」一记耳光声响起。

  只见躺在床上君怜妾,雪白的俏脸上浮现出一道巴掌印记,一双美眸冰冷的
看着眼前的杨长生,红唇上沾染着少许的鲜血。

  「斯~ 你他妈属狗啊?」压在君怜妾娇躯上的杨长生,转头看了一眼,自己
的肩膀,只见肩膀上,出现这两排细细的牙印,一丝丝鲜血从牙印中伸出,伸手
轻捂着伤口转头怒视着身下的君怜妾怒道。

  君怜妾没有回答杨长生的话,脸颊是的疼痛远比不上心中的失贞之痛,双手
撑着娇躯,立了起来,扭动着娇躯,想挣扎开娇躯上的杨长生套路,然而,一双
手,伸了过来用力的按住她的雪肩,将起按回到床铺上。

  「你可真够倔,今天我就把你艹服」杨长生双手按着君怜妾的雪肩,身躯压
在君怜妾的身上,感受着下身深入在粉洞中的肉棒传来的触感,用力的扭动着腰
部,重重的顶在君怜妾的君怜妾的粉洞中。

  「唔~ 」只见君怜妾被肉棒用力的撞击粉洞内的花蕾上,娇躯忍不住轻颤了
一下,口中轻呜了一声,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流着泪水,用力的挣扎着身体。

  两人就这样,一人用力的耸动着腰肢,玩弄着身下的少女,而少女扭动着娇
躯,流着泪,挣扎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

  君怜妾的美眸中闪过绝望,本就柔软的她,娇躯渐渐无力了,一双玉手无力
的推搡着身上的杨长生,无力的扭动挣扎着娇躯,慢慢越发绝望的君怜妾,缓缓
的闭上了美眸,推搡着杨长生的手,也垂落在床单上,一滴滴清泪沿着眼角缓缓
的滑落。

  趴在君怜妾娇躯上的杨长生感受到下身君怜妾的逐渐柔软的娇躯,心中缓缓
的松了一口气,感受着下身深入在君怜妾粉洞内的肉棒传来的快感,也逐渐沉浸
在了其中,扭动着腰部,快速的抽送着肉棒,穿梭在粉洞中。

  「啪啪啪啪啪~ 」一声声肉击声,在房间中响起着。

  ……

  许久之后。

  客房中,一声声缠着着水声的肉击在满是幽香的房间中响起着。

  只见躺在床上的君怜妾,丝发凌乱的披散在床铺上,绝美的俏脸上,浮现出
一抹红晕,紧闭着美眸,一滴滴泪水从眼角渗出,滑落在床单上,染湿了身下的
一块床单,赤裸的娇躯尽是口水的痕迹,两团挺翘的玉乳,被一双微黑的手掌握
在手心揉捏把玩着,雪白的玉乳上,浮现着一道道吻痕与口水,柔软的腰肢,随
着身上不断耸动的杨长生,微微的拱起着,一双玉腿,被左右岔开在两侧,无力
的垂在床沿边上,小腹下方那淡淡的绒毛,与一团黝黑的耻毛不断的相互摩挲着,
下方那原本雪白的私肉,因为用力的撞击,显得通红,私处中央那条粉嫩的裂缝
上,一根微黑的肉棒,若隐若现,不断来回的抽送着,一缕缕幽香的春水,随着
抽送,从肉棒的边缘溢出,顺着翘臀的股沟,染湿了身下的床单,私处不断传来
的淡淡的疼痛与酥麻感,是的君怜妾微微颤抖着娇躯,紧咬着贝齿,闭着红唇,
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怎么样,怜妾,是不是有感觉了?你看,水都流这么多了」杨长生感受着
下身肉棒被粉洞不断蠕动挤压的快感,一边微喘着气息,一边低头看着紧闭着美
眸泯着红唇流着泪水的君怜妾,口中淫笑着说道。

  躺在床上,闭着美眸,流着泪水的君怜妾,听到杨长生的话,抓着床单的手
紧了紧,只见那不知何时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床单,一缕鲜血溢出,扩散着被血染
的范围。

  杨长生看到君怜妾没有回应自己也不在意,感受着深入在君怜妾粉洞中,被
不断蠕动的吮吸的肉棒,在那狭窄紧凑的嫩肉中不断的被挤压着,再也忍不住心
中那股喷射的欲望,松开手中握着的酥胸,仰起身体,跪立在君怜妾的双腿间,
双手扣住那柔软的腰肢,快速的抽送着肉棒。

  躺在床上正在强忍着娇躯酥麻的君怜妾,感受到从自己娇躯起身,跪在自己
的双腿间,紧接着一阵更加强烈的酥麻感出来,心中不由一惊,虽然她没有接触
过这些,但是曾经的教学也教过性教育,连忙睁开美眸,张开红唇,哭腔的喘息
道:「不,不要……」。

  然而话还未说完。

  「唔嗯~ 」一声闷哼响起。

  只见跪立在君怜妾双腿间的杨长生,扭动着下身,重重的顶在了君怜妾的私
处上,紧接着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

  躺在床上的君怜妾,感受到一股滚烫的液体,喷洒在了自己粉洞深处娇嫩的
花蕾上,突然娇躯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一双饱含泪水的美眸,也浮现出了迷离了
神色,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紧闭红唇,「咔咔咔~ 」一声声为了压制呻吟的咬
牙声响起着,下身粉洞动,随着颤抖的娇躯,一汪温热的春水,喷射而出,浇淋
在在顶在娇嫩花蕾的肉肉棒上。

  ……

  许久之后。

  「啵~ 」一声轻响,在房间中响起。

  只见杨长生跪立在床铺上,低头看着瘫软着娇躯躺在床上,微微颤抖着的君
怜妾,嘴角露出一笑的说道:「怜妾,你的水也不少啊,嘿嘿,怎么样舒服吗?」。

  然而此时正处于巅峰余韵的君怜妾,微眯着有些迷离的美眸,注视着上方,
丝毫没有理会杨长生的话,微微颤抖着娇躯,下身岔开的双腿处,那抹红晕的私
处,随着渐渐闭合的裂缝,一缕缕雪白的精华,混合着幽香的春水,随着正在收
缩的粉洞口溢出。

  「走,洗一洗」过了一会,杨长生伸了个懒腰,低头看着娇躯无力瘫软在床
上的君怜妾,伏下身,伸手一边搂住那柔软的娇躯,微微用力,将轻盈的娇躯抱
在怀中,转身向着卫生间走去。

  「砰~ 」一声,浴室门关上。

  「哗啦啦啦……」一声水声响起。

  许久之后。

  「唔嗯~ 」一声痛吟声,在浴室中响起。

  ……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