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卿君怜妾】(姐偷)第一卷:校园风云(第四十章:失贞)

第一文学城 2022-09-23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同写"> 个人空间</a></li> <li class="pm"><a href="pm.php?action=send&uid=13111113" target="_blank" id="ajax_uid_108492303" onclick="ajaxmenu(event, this.id, 900
作者:同写 2021年6月28号发于SIS001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9405 前文链接::thread-11006341-1-1.html【卿君怜妾】(第三十九章:一滩白色液体)

作者:同写
2021年6月28号发于SIS001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9405
前文链接::thread-11006341-1-1.html【卿君怜妾】(第三十九章:一滩白色液体)

               正文内容

  ……

  沿海市的夜空,本是明月星辰的夜色,突然间变得阴沉沉的,寒风呼啸着大
地,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象。

  对于久居沿海市的人们来说,这些都是习以为常的情况,因为沿海市位于海
边,上一刻晴空万里,下一秒风雨交加,也是常事。

  「嚓啦~ 」一声巨响。

  天空滑过一道闪电。

  使得大地闪过一道亮光,有重归黑暗。

  「啪嗒啪嗒啪嗒啪啪啪啪啪啪……」一阵暴雨随之而下。

  沿海市,位于沿海大学南侧的一处公寓内。

  闪电滑过天边,客厅内闪过一道白光,雨水滴答滴答的穿过打开的窗户,溅
射在屋内,淡蓝色的窗帘,在一阵带着草木清香的风雨中,不断的飘摇着,客厅
的吊灯,晃动着灯座,似的屋内的场景,有些恍惚。

  客厅内,沙发歪七六八的斜放着,原本安放在沙发上的抱枕散落地板上,茶
几掀翻在地,破碎的茶具,在地板上,沙发这点点冷光,几处猩红的血迹,在空
气中散发着一股血腥的气息。

  「不,不,不能,你不能杀我,不能」陈少军瘫倒在地上,口中冒着鲜血,
双手撑着地面,一步步的向后退去,双眼恐惧的看着眼前的俏脸冷峻的少女。

  他想不通,想不通,眼前的戚文静,不是被自己的药物控制了内力了吗,为
什么,为什么,她现在不但丹田饱满,而且境界竟然隐隐高出先前少许,武馆里
的医者,不是说此药除了他其他人无法解开吗?然而,这些念头只是在陈少军脑
海中一闪而过,面对眼前这个满眼杀意的戚文静,他唯一想的就是如何保命,一
边后退一边脑海在快速的转动着。

  戚文静看着眼前这个如同狗爬一般的陈少军,没有说话,眼中更没有复仇的
快感,有的只是那冰冷的杀意,抬起脚步,满头青丝飘散间,一步,一步,一步,
向着陈少军走去。

  「求求你,求求你,静静,静静放过我,放过我,我,我们是,我们是从小
到大的朋友,你忘了吗?静静……」陈少军看着向着自己走来的戚文静,背后已
经靠着墙角的他,无路可退,口中不断的哀求着。

  戚文静依旧没有任何言语,甚至就俏脸上的表情也不曾有变化,来到陈少军
面前,看着眼前这个玷污自己,对自己百般凌辱的少年,眼中闪过寒光,双手缓
缓抬起。

  随着戚文静的双手抬起,两只葱白玉手只见,一阵扭曲的空气盘旋在双手之
上,似的双手仿佛染上了荧光一般。

  陈少军瘫靠在墙角,看着眼前抬起双手的戚文静,眼中闪过绝望,他虽然身
为陈保国的儿子,也净得起真传,然而天生懒惰,好逸恶劳,加之心思不再习武
上,除了习武,其他的吃喝嫖赌玩女人却和其父学了个十层十。

  看着眼前向着自己脑袋挥下的玉手,陈少军脑海中突然想起一件,连忙开口
喊道:「你不杀我,我告诉你,你小姨在哪?」。

  站在身前,正准备将眼前这个玷污自己清白的少年击杀的戚文静,听到陈少
军的话,向着其脑袋打去的双手,不由的停滞了下来,满面寒霜的看着眼前的陈
少军,口中冷声开口说道:「我小姨?」。

  「是的,是的」陈少军看到戚文静停下双手,连忙快速的点了点头然后接着
说道:「你小姨没有失踪,也没有死,她,她……」说到这陈少军有些犹豫,毕
竟戚文静的小姨目前还在老爹的地下室中,被老爹玩弄,这说出来,她会不会更
愤怒,想到这,陈少军微微抬起眼看向戚文静,只见其眼中闪过一丝询问。

  小姨还活着?小姨没有失踪?戚文静听到陈少军的话,娇躯不由一震,一双
美眸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从小山姆的他,一直都是小姨带在身边,从小也与这
个漂亮的笑意感情最好,但是两年前,笑意突然消失,戚家也用尽全力寻找,然
而却一无所获,而如今……,戚文静看着瘫靠在墙角的陈少军,深吸了一口气,
开口问道:「她怎么了?」。

  陈少军看戚文静的神色便知道她很在意那个女人,想了想开口说道:「你先
放我离开,我直接用手机告诉你」说完陈少军看了看,屋内的周围,心中却想着,
等我逃出去,叫上老爹来抓你,妈的,敢这样对老子,老子要让你万人操,和你
小姨一起。

  突然,只见站在陈少军面前的戚文静,猛然蹲下身,伸出手一手掐住陈少军
的脖颈,眼中闪烁杀意,直视着陈少军的双眼,口中冷声说道:「要么说,要么
死」。

  戚文静自然也不傻,陈少军若是放走,那么她接下来要面对的便是陈保国,
当下掐着陈少军的脖颈威胁道。

  「咳咳嗬嗬……」被掐住脖子的陈少军犹如待宰的鸭子一般,脸色憋得通红,
双手不断的拍打着脖颈间的玉手,眼中露出哀求的神色。

  过了一会戚文静松开陈少军的脖颈,美眸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不断的咳嗽的少
年。

  「咳咳咳咳……」陈少军捂着脖子,咳嗽了一会,才缓过劲来,看着眼前满
眼杀意的戚文静,沙哑着声音开口说道:「我告诉你,你放了我?」。

  「好」戚文静没有任何犹豫,点了点头应道。

  陈少军看着眼前的戚文静,从小到大的相处,让他下意识的选择了相信,因
为戚文静从小到大有一点便是,答应的事情,便不会反悔,况且如今自己的命也
在她的手中,为了活命,他沉吟了一会,陈少军缓缓的开口说道:「你小姨没失
踪,也没死,她,她只是被,被我爸,关在武馆后面那套房子的地窖中……」。

  随着陈少军的缓缓述说,戚文静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眼中的闪烁着浓浓的怒意,一股凌厉的杀意从身上散发出。

  过了一会,陈少军停了下来,抬起头看向戚文静,开口问道:「我说完了,
可以放我走了吧,我保证不会来在找你的」。

  然而,陈少军没有得到,任何没有回应。

  静,安静,除了窗外的雨滴声,雷鸣声,客厅中,戚文静没有言语,没有动
作,就那样站在那里,然而伸手的杀意却越发的浓烈。

  ……

  许久之后。

  「咔~ 」房门打开。

  戚文静从屋内走了出来。

  「砰~ 」一声轻响,房门关上。

  戚文静默默的转身,向着楼梯走去。

  「嚓啦~ 」一道闪电,从天边滑过

  「吧嗒,吧嗒,吧嗒」一声声脚步声,在空旷的楼梯中响起着。

  若是此时有人经过,恐怕会立马吓晕过去。

  只见此时的戚文静,娇躯的衣物上,沾染着点点血迹,就连洁白的俏脸上也
有些几缕缓缓向下流动的血迹,一双玉手上沾满了血迹,一滴滴,滴落在楼梯的
台阶上,一层层顺着台阶向下走去。

  来到一楼,戚文静推开楼道的门,直径向着楼栋外走去。

  瓢泼的大雨,瞬间打湿了戚文静娇躯上的衣物,雨水冲刷着秀发,戚文静缓
缓的转过身,抬起头看向这栋楼的其中一层。

  「陈保国……」一声轻声的喃喃声响起。

  话音落下,戚文静转身向着黑暗中走去。

  十余日后,当邻居投诉闻到一股腐臭味,警察破门而入的那一刻,所有的实
习警察全都忍不住吐了出来,一具腐烂生蛆的尸体,倒在客厅中,经过法医鉴定,
死者生前曾遭受酷刑,下体生殖器更是被硬生生打烂,经过监控调查,警方也在
监控中看到了戚文静的身影,便立即下达逮捕令。

  然而,却始终无果,仿佛那一夜之后,戚文静便如凭空消失了一般,寻便全
城,也没有丝毫线索。

  ……

  碧空如洗,凉爽舒适。

  经过一夜一天的暴雨,沿海市仿佛洗尽铅华的少女一般,清风徐来,让原本
炎热的天气,也逐渐凉爽了起来。

  沿海大学。

  阳光洒向苍茫,一群绘画班的学子,背着画板,在校园中穿梭着,寻找着自
己心目中的美景,将其刻画在纸上,留下美的一面。

  沿海大学的门口。

  「小卿,你第一次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一定要注意安全,知道吗?」君
怜妾看着眼前的弟弟,心中担忧的说道。

  「姐,放心吧,我去京都,不会有事的」君惜卿看着前来送别的姐姐,嘴角
露出苦笑的说道。

  君怜妾看着眼前这个苦笑的弟弟,毕竟从小到大,自己这个弟弟,从来没有
一个人去过远方,而且他去京都什么事情,又不肯说,舍友齐情,知道却也不告
诉自己,只说是好事,但是作为姐姐的她,心中终究还存着许些的担忧。

  「小卿,你去京到底什么事情,不能和姐姐说嘛?」君怜妾看着自己的弟弟,
沉吟了一会开口问道。

  「姐,真不方便说」君惜卿记得夏诗雨告诉过自己的保密条约,毕竟自己的
姐姐只是一个普通人,苦笑着摇摇头。

  「但是你这样我真的不放心,虽然你和情情都说是好事,妈从小可告诉过我
们,好事的背后,未必是好事」君怜妾看着自己的弟弟开口说道。

  君惜卿看着自己姐姐一脸担忧的神色,心中叹了口气,想了想说道:「姐,
不然这样吧,我这次去完京都,然后问问能不能说,如果可以到时候我就告诉你
怎么样?」。

  君怜妾眼前的弟弟,沉吟了一会,知道弟弟不会告诉自己,最终无奈的点了
点头说道:「那行吧,不过小卿,你在京都,一定要注意安全,你到了京都,就
要给我打电话,知道吗?然后每天给我打一个电话,知道吗?」。

  「知道啦姐」君惜卿看着自己的姐姐,点点头笑着应道。

  「啵啵~ 」一声车鸣声,打断了姐弟两的离别。

  只见一辆火红色的宝马车停在了不远处,车窗摇下,眼带墨镜,身穿一声黑
衣的夏诗雨,坐在驾驶座上,对着校门口的君惜卿招了招手。

  「姐,我先走了,接我的人来了」君惜卿看着自己的姐姐开口说道。

  「小卿,她是?」君怜妾看着不远处的夏诗雨开口疑惑的问道。

  「我的一个师傅,姐我走了」君惜卿随口说了一声,对着君怜妾摆了摆手,
向着宝马车跑去。

  「师傅?」君怜妾看着坐在宝马车驾驶座上的夏诗雨,有些疑惑的喃喃了一
声。

  「美人师傅」君惜卿将背上背包放在后排,伸手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开口笑
嘻嘻的喊道。

  「你的小女朋友?」夏诗雨一脸玩味的看着车窗外看着自己发愣的君怜妾开
口问道。

  「说什么呢?那是我姐姐」君惜卿脸色一囧,有些无语的说道。

  「你姐姐?」夏诗雨打量了一下站在校门口的君怜妾,微微的点了点头轻笑
道:「你姐姐真漂亮」。

  「那是,不过美人师傅你也不差啊」君惜卿听到夏诗雨夸自己的姐姐,开口
笑着说道。

  「贫嘴,走了」夏诗雨对着自己的小徒弟翻了翻白眼,启动车子,向着机场
开去。

  站在校门口的君怜妾回过神,微微皱着眉头,看着渐行渐远的宝马车,心中
有些疑惑。

  小卿什么时候又有一个师傅了?不是君老吗?心中暗暗嘀咕着。

  就在君怜妾心中疑惑的时候。

  一辆白色的宝马车,缓缓的从学校的停车场行驶了出来,停在了君怜妾的面
前。

  正在疑惑的君怜妾,看到一辆车子停在了自己面前,正想抬步离开。

  车窗缓缓的下降,穿着一声休闲装的杨长生坐在驾驶座上,手持着方向盘,
看着窗外的君怜妾。

  「怜妾,你今天真漂亮,是去娱乐城聚会吗?正好我可以带你过去,上车吧」
杨长生看着车外的君怜妾,笑着说道。

  君怜妾听到杨长生的声音,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神情也冷淡了几分,微微的
摇了摇头,口中淡淡的说道:「不用」。

  「没事,上车吧,正好今天聚会,一起过去也方便」杨长生也不死心,松开
刹车,让车子缓慢移动,跟在君怜妾的身边口中笑吟吟的说道。

  然而君怜妾却没有丝毫理会的意思,自顾自的抬步向着前方走去。

  不一会,君怜妾来到一个共享单车前,伸手掏出手机,对着单车扫码,待到
解锁后,骑着单车,向着娱乐城的方向骑去。

  「还真冷啊」杨长生坐在车内,看着前方骑着单车的君怜妾,嘴角露出一丝
苦笑,转头看了看放在驾驶座后排的一束玫瑰。

  「估计会被拒绝吧」杨长生看着那束玫瑰,口中喃喃着说道。

  「咔~ 」一声轻响,车内的扶手箱,打开。

  杨长生伸手取出一个小瓶子,双眸盯着那小瓶子,细细的打量着,脑海中不
由的浮现出,自己得到着小瓶子的场景。

  「嘿嘿,生哥,生哥,兄弟这有个好东西,送你,呃~ 」一个醉酒的少年,
搭在杨长生的肩膀上,笑嘻嘻的说道。

  「什么好东西?」杨长生看着搭在自己身上的玩伴,笑着问道。

  「就是这个」那醉酒少年,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瓶子,递给杨长生,嬉笑着
说道。

  「这是什么?」杨长生看着手中的小瓶子疑惑的问道。

  「呃~ 生哥,这,这可是好东西,呃~ 这个,能让女的昏迷,呃~ 到时候,
呃~ 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说完那醉酒少年一脸得意洋洋的说道:「这呃~
这玩意,岛区的李总锐送我的,送了我好几瓶,那小子还和我吹嘘,用这个玩了
他后妈呃~ 」。

  「这玩意,我用不上吧」杨长生看着身边的醉酒少年,苦笑着说道。

  「生哥,这玩意不错,而且有时候女的不一定看得上我们的身份,不给操,
呃~ 这个我用过,我上了呃呕~ ,没有被发现,呃~ 真爽呃~ 」那醉酒少年前言
不搭后的说着醉话。

  ……

  杨长生看着手中的小瓶子,嘴角忍不出轻笑了一声,没想到我或许也要靠这
个玩意啊,言罢,抬起头看向车外,却没有发君怜妾的身影。

  「小醉鬼,真应了你那句话了,有时候女的还真不会看上我们的身份,希望
你的药有效,也希望用不上吧,怜妾~ 」杨长生看着前方来往的车辆口中轻声喃
喃着。

  「吼~ 」一声车子的轰鸣声。

  白色的宝马,快速的飞驰而过,行驶在道路上。

  ……

  赫赫京都千百年,钟灵毓秀萃龙渊,始由金国迁燕地,及至赤都照蓟川。北
海清波浮画舫,香山红叶染霜天。华夏血脉情相系,九州同心亿众欢。

  高空中,一架客运飞机,划过蔚蓝的天空。

  机舱中,君惜卿坐在窗边,透过机窗的玻璃,望向下方那华夏首都,这座自
大明永乐年间迁都之后,便带引领华夏,成为国之中心的京都,脑海中,不由地
浮现一首,忘记在哪看到的诗句。

  「第一次来京都吗?」一道柔声从身旁传来。

  君惜卿收回思绪,转头看向身边的美人师傅,只见夏诗雨不知何时已经醒来,
将墨镜摘下,折叠挂在胸前的衣襟上,嘴角含笑的看着自己。

  「是啊,我只在电视上看过,京都,政治的中心,国人心中的圣地」君惜卿
点了点头,轻笑着说道。

  「那等见完云首长,我带你逛逛大皇宫和看看万里关隘」夏诗雨看着自己的
小徒弟轻笑着说道。

  君惜卿正想说话,这是一道播报声响了起来。

  「先生们,女士们,飞机正在降落,请你回到原位坐好,系好安全带,将座
bai 椅靠背调整到正常位置……谢谢」。

  「我们到了」夏诗雨对着君惜卿说了一声,伸手将面前的小桌板折叠好,调
下靠椅,等待着飞机的降落。

  君惜卿也有想学样的学着夏诗雨,收起桌板,调下靠椅。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已经降落在京都机场,外面温度28摄氏度,飞机正
在滑行……感谢您选择XX航空公司班机!下次路途再会!」。

  随着飞机内的播报声,机身缓缓的停下,机舱内的众人纷纷起身,有条不絮
的向着机舱的出口走去。

  作为京都的一处交通枢纽,京都国际机场不管任何时候都是人山人海,人群
熙熙攘攘,川流不息,来来往往的旅客朋友,或是搬着行李,或是手中举着一个
大大的牌子,牌子上面写着某人的名字。

  「京都……」君惜卿与夏诗雨从机场内走了出来,站在一旁昂起头看着灰蒙
蒙的天空,心中暗道了一声。

  随即君惜卿猛然想起什么,转头看向身边的夏诗雨说道:「美人师傅,我先
打个电话」。

  「嗯」夏诗雨转头看向君惜卿点了点头,停下脚步,站在君惜卿身边等待着
他。

  接着君惜卿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按住开机键,将手机开机,然后点开通讯录,
找到备注着姐的电话号码,拨打了出去,将手机放在耳边。

  「嘟嘟嘟嘟……」一声声等待声从手机内传来。

  君惜卿等待着电话被接通,心中不由的想起,自己好说歹说,然后齐情在中
间帮忙,姐姐才勉强同意自己来京都,不过要自己一到京都,就给她报平安,然
后每天一个报平安电话,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苦笑,别人是儿行千里母担忧,自
己这是弟行千里姐担忧,还好没有告诉老妈,不然………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在拨,Sorry , the……」。

  「嗯?姐怎么没接电话?」君惜卿听着手机中传来的机械式女声,有些一会
的喃喃了一声,放下手机,正准备在拨打一个过去。

  这时一个身穿军装的男子,迎了上来,对着夏诗雨行了一个军礼,开口说道。

  「嗯,辛苦了」夏诗雨点了点头,转头对着自己的小徒弟示意了一下,向着
不远处的一辆军用吉普走去。

  君惜卿看到接自己的人来了,只能打消再次拨打姐姐的电话,想着晚些时候
再打,双手在手机的屏幕上快速的点击着。

  「姐,我到京都了,一路安全,打你电话没接,晚些我处理完事情再打给你」。

  发送完消息,君惜卿快步跟在夏诗雨的身后向着吉普车走去。

  ……

  沿海市,天下娱乐城。

  兰花厅。

  「喝,喝,喝」一声声吼叫声,从水兰亭内传了出来。

  只见一张圆桌前,围着人群,看着场中举着酒瓶吹瓶的两人,口中兴奋的喊
道着。

  「林辉,你行不行啊,人家郭彩彩都快吹完十瓶了,你这五瓶都还没搞定」。

  「是啊,林辉,实在不行就认输吧,说一句我不如女人就行了」。

  「彩彩加油,彩彩加油」。

  围观者场中两人瓶酒的口中七嘴八舌的嘲讽,加油,打趣着。

  「噗~ 」终于,名为林辉少年,再也忍不住上涌的酒气,一口喷了出来,将
瓶子一顿,整个人伏在桌子上,不断的喘着粗气。

  而林辉面前的郭彩彩则面不改色的将手中的啤酒喝完,放下空酒瓶,伸手拍
了拍林辉的背部,口中大大咧咧的说道:「老弟,你这酒量不行啊?还想挑战姐?
姐隔东北那块,这点酒,就相当于漱口」。

  「吼吼彩彩牛逼」。

  「厉害」。

  「哈哈哈,林辉,现在还敢拼酒吗?」。

  「!@@# ¥% ¥」伏在桌子上的林辉,昂起身,睡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郭彩
彩,抬起手摆了摆,含糊的说了几句后,便闭上眼,继续爬了下去。

  「哈哈哈哈,林辉认怂了」。

  「怂了怂了」。

  ……

  相较于兰花厅中的热闹景象,位于娱乐城四楼,客房部。

  404 客房内。

  客房中,入目便是粉色基调的装饰,粉色的墙壁,粉色的纱幔,粉色的窗帘,
就连摆放在房间正中央的一张大圆床,也是粉色的。

  而着圆床,也不是普通的床铺,这是一张水床,透过肉眼,可以清晰的看到
床垫内的水流,在床的上方,还挂着一块分毫毕现的玻璃,正对着底下的水床,
而床铺的侧面,也安装着放心的玻璃,可以想象,在这张床上享受的同时,还能
透过玻璃,欣赏着,两人云雨的场景。

  此时床铺上。

  一个罗衫半解的少女,双目紧闭的横躺在床铺上,整个人仿佛没有丝毫知觉
一般,身上白色衬衫的纽扣都被解开,雪白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一抹白色的
蕾丝内衣包裹着胸前隆起的双峰,一直微黑的手横在胸膛前,手掌陷入在那白色
的蕾丝内衣中,透过内衣可以清洗的看到一个手背的印记浮现在内衣的布料上,
随着呼气缓缓的起伏着诱人的弧度,平坦的小腹下方,原本的蓝色牛仔裤,早已
被脱掉,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一左一右的岔开着,搭拢在床边上,一只手掌放
在那修长匀称的玉腿上,轻柔地抚摸着,顺着两玉腿向上,玉腿的根部,一抹白
色的蕾丝内裤,静静裹着下身那神秘的私处。

  「怜妾啊怜妾,你干嘛要拒绝我呢?」杨长生享受着手指间传来那软滑细腻
的触感,低头看着瘫软在床铺上,紧闭双眸,似乎沉睡了一般的君怜妾,口中轻
声的喃喃道。

  没有回答的声音。

  躺在床上的君怜妾,丝毫不知道此事自己的处境,空调的微风拂过青丝,暗
香浮动间丝发轻飘。

  杨长生看着躺在床上的君怜妾,深吸了一口气,感觉着鼻腔间一股少女的暗
香,放在君怜妾酥胸内衣内的手,轻轻撸动着,感受着那软滑弹性的玉乳从手心
传来的触感。

  而处于君怜妾下身玉腿上抚摸的手,也逐渐向上,感受着每一寸肌肤滑过掌
心,渐渐的,将手伸到了君怜妾双腿间,那白色蕾丝内裤上。

  温热柔软的触感,透过那薄如蝉翼的蕾丝内裤,从指间不断的刺激着杨长生
的神经。

  「香~ 」杨长生缓缓的闭上双眼,一手揉捏着君怜妾的酥胸,一边隔着内裤,
揉搓着那神秘的私处,感受着一丝淡淡的幽香,在鼻尖环绕,忍不住轻吟了一声。

  躺在床上的君怜妾,仿佛没有任何知觉一般,紧闭着双眸,瘫软在床上上,
犹如沉睡一般,轻微的呼吸着。

  渐渐的,杨长生并不满足于此,睁开眼,将揉捏着君怜妾酥胸的手,从内衣
中抽了出来,双腿挪动身体,来到君怜妾的身下处,伸出手与处于君怜妾私处的
手,一手捏着一角那薄如蝉翼的蕾丝内裤,微微一用力。

  「刺啦~ 」一声布料撕裂的声音。

  只见原本包裹着君怜妾下身私处的蕾丝内裤,一瞬间成为了开裆裤,随着内
裤的撕开,两片雪白的私肉,映入杨长生的眼帘。

  杨长生松开手中的布料,伸手抬起君怜妾的玉腿,一左一右的分岔开来。

  随着玉腿的分岔,那迷人的私处,呈现的更加清晰了许多,两片白皙的私肉
中间一抹粉嫩的裂缝,杨长生,松开君怜妾的玉腿,将手伸向那两片白皙的私肉,
一股柔软的触感从指间传来,轻轻的掰开,那粉色的裂缝也逐渐呈现在了眼前,
红色的豆蔻微微耸立的在裂缝中,在豆蔻的下方,一口细小的粉洞微微的张缩着,
一丝晶莹的液体,从洞中渗出,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杨长生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那幽香充满在鼻腔,抬起头看向紧闭着美眸的
君怜妾,想起自己之前还没得到君怜妾,找了一个公司名下化妆后与君怜妾几分
相似的网红,口中热忍不住感叹了一声喃喃道:「山鸡与凤凰的区别啊,这香味,
这粉嫩,这身姿……」。

  吐槽了一会,杨长生突然嘴角弧起一丝笑意的看着毫无知觉的君怜妾,开口
说道:「怜妾上次在医务室,答应帮你舔的,现在我帮你舔舔」。

  躺在床上的君怜妾依旧紧闭着双眸,没有回答,犹如沉睡一般。

  杨长生缓缓的俯下身,看着眼前那白皙滑嫩的私处,以及那粉嫩的裂缝,慢
慢的将头凑进,君怜妾的私处,缓缓的渗出舌头。

  「哧溜~ 」一声舔弄声,在房间中响起。

  ……

  许久之后。

  「仍然倚在失眠夜,望天边星宿,仍然听见小提琴,如泣似诉再挑逗……」
一首女生翻唱的月半小夜曲,突然在房间中响了起来。

  「嗯?」伏在君怜妾双腿间的杨长生听到手机的铃声,抬起头,有些疑惑的
在房间中巡视了一圈。

  此时的杨长生,嘴边闪烁着一片晶莹的水光,而躺在床上的君怜妾,此时脸
色呈现出一抹淡淡的红晕,呼吸也基础了许多,两条岔开的双腿中间,那原本雪
白的私处,此时更是闪烁着晶莹水光,混合着春水口水,那原本微微耸立在裂缝
中的豆蔻,更是傲然挺立着,一丝丝带着幽香的春水,不断的从狭窄的粉洞口溢
出。

  巡视了一会的杨长生,将目光定格在了床铺上一旁的蓝色牛仔裤上。

  杨长生,直起身,双手向着那牛仔裤,不一会,在牛仔裤的裤袋中中,摸到
了手机,将手机拿了出来,看了一眼,正在不断闪烁的屏幕。

  「小卿?君惜卿?」杨长生看着屏幕上的备注号码,转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紧
闭着美眸的君怜妾,啐笑了一声,将手机丢在了一旁,低头看了看自己下身,高
高耸立的帐篷,伸手一边解开皮带一边说道:「你姐姐现在就要进行成人礼,没
空理你」。

  然而手机依然不断的响着铃声。

  随着杨长生,脱下裤子,一根微黑的肉棒,高高的耸立在空气中,杨长生伸
手握住自己的肉棒撸动了一下,低头看向床上君怜妾,淫笑着说道:「怜妾,一
会让你舒服舒服」说完,双脚挪动爬到君怜妾的双腿间。

  此时的君怜妾依旧紧闭着美眸,毫无知觉的躺在床上,丝毫不知道,自己的
保守了十八年的处子之身,即将不保。

  微风吹过,那有着淡淡红晕的俏脸上,显得俏立而又美艳,丝发轻飘,一根
秀发,陷入在红唇中,不断的在风中不断的颤抖着。

  此时,手机的铃声,已经停下。

  杨长生跪立在君怜妾的身下,双手左右分开着那双美腿,扭动着腰部,将肉
棒,缓缓的凑进那晶莹的私处,感受着一股温热柔软的触感,从肉棒传来,杨缠
上,深吸了一口气,腰部一挺。

  杨长生感觉到自己似乎捅破了什么,紧接着一股紧凑温热蠕动的触感从肉棒
的顶端传来,低头看去,只见肉棒只进入了一小截,一丝丝鲜红的血液,顺着肉
棒,缓缓的渗出,杨长生沉下腰,用力一顶,那肉棒犹如破关似的,穿过一层层
柔软的肉褶,深深的陷入在君怜妾的粉洞内,定在那娇嫩的花蕾上。

  「呜~ 」昏迷中的君怜妾无意识的痛吟了一声。

  「叮咚~ 」一声手机的消息声响起。

  「姐,我到京都了,一路安全,打你电话没接,晚些我处理完事情再打给你」
一行字在手机屏幕上,缓缓的滑过。

  ……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