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异界猎马人】 56 女人的战争

第一文学城 2022-06-25 09:21 出处:网络 作者:大阴雄
作者:大阴雄 2022年6月8日发布于:第一会所、书屋、PIXIV 字数:4449   第五十六章女人的战争

作者:大阴雄
2022年6月8日发布于:第一会所、书屋、PIXIV
字数:4449

  第五十六章女人的战争

  叶安在忙,慕浅墨同样没闲着,小公主殿下的专车正朝着她的一处密室驶去。

  车内,慕浅墨高傲的端坐主位,少妇柳烟波坐在侧方正一脸忐忑的不知所措。

  晾了她好一会儿,慕浅墨才开口:" 柳烟波对吧。"

  " 是的殿下,民女……"

  " 过来跪下。" 车梁的阴影投射在慕浅墨脸上,让她看起来格外的威严与阴
沉。

  面对公主的命令,柳烟波稍加思索,脑子疯狂运转,聪明的她揣摩出了慕浅
墨的意思。

  伴君如伴虎,君主的意志很多时候不会直接表露,所以揣摩圣旨是一门高深
的学问。

  柳烟波躬身来到慕浅墨身前,却只是单膝点地。

  见此,慕浅墨却是满意的问道:" 你为何不跪?"

  车辆使出了楼房的阴影,光彩重新回到公主俏颜之上。

  柳烟波傲然挺立着巨乳,自信的与慕浅墨对视,回答:" 公主大人,烟奴是
叶安主人忠诚的奴婢,只为主人跪服,还望您理解。"

  " 嗯,不错,看来你能分清主次。" 好巧不巧,有一座高楼挡住的阳光,阴
影再次回到慕浅墨的脸上却正好映衬了她的变化,她可不是来表扬柳烟波的。

  " 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你为何胆敢继续与你丈夫儿子这两个男人同住?

  " 慕浅墨发难,威严怒斥:" 你是怎么敢的!谁给你的胆子!"

  " 公主大人息怒!" 柳烟波面色惨白,已经顾不上优雅体态:" 烟奴一直独
居一间屋子,自从跟了主人之后,再也没让丈夫见过我的身子,就连我的衣物也
小心收纳绝不……"

  " 我问你怎么敢的!" 慕浅墨可不管柳烟波的说辞,事实上无论柳烟波有多
充分的理由都没用。

  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战争,一场女人之间的对决!她看得出柳烟波在图谋什
么,叶安后宫中那么重要的位置,那是非她莫属的,输家将被胜者踩在脚下!

  柳烟波心里当然也明白,可她不敢挑明,只能暗自咬牙,' 怎么会有如此破
格的对手!公主大人……算了,赢不了的,输给浅墨公主也算是有面子了,何况
抱上了她的大腿……'

  想通了一切,柳烟波主动认输:" 烟奴知错!烟奴听从浅墨姐姐发落。"

  一声姐姐,化解了慕浅墨准备的残酷手段。

  " 妹妹乖~ !快抬起头来。" 慕浅墨的声音都温柔了不少。

  柳烟波抬头,一具闪着金属光泽的肉色锁具被抵到她脸上,那是……

  " 你知道这是什么吧,姐姐知晓你有打算,所以暂时准许你住在那个屋子里,
但是以防万一,戴上吧。" 这是命令!

  柳烟波痴呆看着面前的贞操带,曾经她幻想甚至计划好了用来调教女人的道
具,却不曾想首先用在了她的身上,可她没有拒绝的权利,屈辱的接过:" 是,
听从姐姐的安排。"

  丝袜在昨晚的激情中早已化为碎块,短裙下面只有一条从李彤那里拿来的小
内裤。当着慕浅墨的面将内裤脱下,准备将贞操带锁上。

  " 等一会儿再戴,马上到地方了,我要采集你阴道平常状态的样本作基准数
据。" 慕浅墨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叶安才有的邪异。

  " 从今天开始你的身体将受到我的长臂管辖,我会不定时抽检你阴道的状态
用来和基准数据做对比。" 她邪笑更盛了。

  " 目的有二,其一为检测。你是叶安的性奴,为他时刻保持好健康美味的小
穴和子宫是你应尽的义务。"

  " 其二是防范,一旦发现你的身体存在性爱痕迹,我会立即与叶安做确认,
如果他没有临幸过你……"

  柳烟波不敢再听,立马反驳:" 姐姐,就算您是公主殿下也不能这样!烟奴
是主人的所有物,我的身体……"

  这些条件要是答应了,那可就任由对方揉捏,绝对不行!

  慕浅墨还是那副态度,丝毫没有因为柳烟波的反驳而动摇:" 你是叶安的女
人,他也确实宠爱你,不过你别想用他来压我!"

  " 我们的对话全程录音,待会儿你可以拷贝一份拿到叶安那里去告状,你要
是害怕的话,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到了这里,慕浅墨已经把话说死了,没有留
给柳烟波其它选择。

  ' 切……不就是生的好吗!' 柳烟波无比愤怒,她知道不能闹到叶安那去,
和丈夫儿子两个男人住在一起,此时被她刻意淡化了才没有引起叶安的疑心,否
则以他的占有欲!

  心里怒骂,脸上却表露谄媚的贱笑:" 是妹妹疏忽了,姐姐考虑的对!我们
当性奴的必须时刻监控身体状态,温养肉穴子宫以备主人品尝,就先谢过姐姐劳
累帮助妹妹监察小穴了。"

  慕浅墨心中同样谩骂柳烟波的圆滑,脸上也是一副长辈般的慈爱:" 哪里的
话,这是姐姐份内的事。"

  ' 叶安啊叶安,你只觉得少妇人妻好收拾懂情调,可有想过她们的精明和狡
猾?你宠爱的这个烟奴哪有真心臣服的样子,还需要狠狠的调教啊。' 慕浅墨微
微叹气,叶安本性善良,有的事情确实下不了手,还得她来擦屁股。

  今天的浅墨穿着一条优雅的长裙,裙摆侧边有一道及膝的开叉,露出下方完
全不透明的黑丝袜,在外人面前她一向保守。

  抬起一条美的惊心动魄的黑丝长腿踩在柳烟波肩膀上,并未脱掉黑色小皮鞋,
就这么用鞋底踩在了对方身上!

  " 妹妹,听叶安的话能让你获得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要提醒你,如果你敢
违抗他的命令,我不介意让明天的某处阴沟里多出几具尸体。" 此时慕浅墨仿佛
阎罗判官,此乃威胁。

  " 不过你放心,只要你忠诚,姐姐会帮你处理好你对前夫的仇恨,妹妹你想
让他下半辈子有多惨都可以哦!" 此时的慕浅墨瞬间暖如阳光,此乃恩典。

  恩威并施,虽然老套,但是有用。

  柳烟波抚摸慕浅墨的黑丝长腿,依恋的用面庞在小腿肚上蹭着:" 跪谢姐姐!

  "

  她对钱放的仇恨犹如滔滔江水罄竹难书!公主大人这条粗壮的大腿,扳倒一
个商人简直易如反掌。

  慕浅墨没有阻止柳烟波的示好,任由她抚摸自己的小腿,这少妇也懂事,没
有触碰到她的膝盖以上:" 拿着吧,这是你和你前夫的离婚判决,我已经安排好
了,他不知道的。"

  权利,凡尘最可怕的武器,慕浅墨这么做完全是行使了皇族特权,而且是瞒
着母亲和姐姐的。

  柳烟波大喜过望,连忙接过:" 啊!妹妹以后就是姐姐的跟班,一定全力帮
助姐姐得到主人最多的宠爱。"

  慕浅墨知道柳烟波想要什么,反过来,柳烟波同样知道慕浅墨的打算,聪明
人之间好谈话。

  ' 不过,浅墨公主的腿……真的太极品了,比我见过的所有女人都要美。'
逐渐有些上头,柳烟波的手快要停不下来。

  见柳烟波不住盯着自己的腿脚看,慕浅墨有些诧异:" 怎么,想舔吗?"

  柳烟波一愣,却是一咬牙接受了慕浅墨的挑衅:" 姐姐的美腿举世无双,能
够为姐姐舔脚是妹妹的荣幸。"

  这下反而让慕浅墨有些放不开:" 这……叶安他……"

  知道慕浅墨在担忧什么,柳烟波解释:" 姐姐不用担忧,主人不介意的,或
者说主人很喜欢我们姐妹相互亲热。"

  叶安的性癖她已经摸了个七七八八,后宫姐妹们互相亲热的场景几乎正中他
的靶心!

  慕浅墨这才放心,几下将右脚鞋子脱掉,黑丝玉足直接伸到柳烟波嘴边,而
后从收纳箱中拿出一瓶番茄酱均匀的洒在整个黑丝玉足之上:" 舔吧,给姐姐舔
干净。"

  柳烟波亳不嫌弃,抱住小脚就开始了动作,舔的异常卖力。慕浅墨有趣的看
着她,下一刻居然转头将车顶的摄像头调整了角度,把脚下少妇的淫媚记录下来。

  ' 叶安那坏蛋会喜欢的!'

  柳烟波舔舐的格外细心,几下就将慕浅墨黑丝上沾染的鲜红番茄酱吃了个干
净,她没有停止动作,依然谄媚的吮吸着慕浅墨的脚趾。

  " 好啦,不用这样。"

  慕浅墨一改高高在上的姿态,从椅子上滑下来和柳烟波面对着面,将她抱在
怀中。

  " 烟波,咱们都是身处旋涡中心的女人,我能理解你的委屈和不甘。浅墨绝
对不是要欺负你知道吗,我们会成为最有力的盟友!"

  柳烟波看着眼前的小公主,她的话能信几分呢?

  " 你会相信我的对吧。" 慕浅墨竟然一口吻上了柳烟波的嘴唇!

  " 唔…额…浅墨姐姐别…脏…" 柳烟波刚舔过慕浅墨的黑丝小脚,嘴中甚至
还残留着番茄酱的味道。

  半晌,两人的嘴唇分开,在空中留下一缕晶莹的拉丝。

  " 这就是我自己的味道吗?挺不错的嘛,怪不得叶安那家伙这么喜欢女人的
脚。" 慕浅墨扰动舌头,回味了一通。

  柳烟波有些胆寒,这位公主变脸实在太快,让她实在无法揣摩:" 浅墨姐姐,
这种事情交给妹妹们做就好,您不必如此。"

  慕浅墨却道:" 在叶安面前,我并不比你高贵,你不是说过他喜欢看姐妹们
亲热吗,那么总有一天,我也会舔上大家的丝足,包括烟波妹妹你哦。"

  这一点她看的很开,都是叶安的女人,在床上没人可以高高在上。

  " 我们快到地方了,今天就谈到这里吧,把这个拿去。" 慕浅墨从兜里摸出
一包药物。

  " 皇室御医出品,无色无味,将它撒在饭菜中,每日一次,一次两克便足矣。

  " 和和气气,心如蛇蝎,此乃皇族女子生存之准则。

  柳烟波颤抖的接过,问到:" 这…是什么?"

  " 放心,这药只对男人有效,妹妹吃了不会有事。" 慕浅墨重新回到座位上
翘起长腿," 虽然有贞操带保护,不过两个男人与你同住是事实,姐姐必须加上
双重保险,免得发生意外无法向叶安交代。"

  说到这里,柳烟波大概能猜到药物的效果,这是要阉了钱放父子两啊!

  " 公主姐姐,烟奴的丈夫是个阳痿,不会有威胁的。" 给丈夫…不,给前夫
和儿子下毒,这可是重罪!

  慕浅墨不为所动,冰冷无情道:" 阳痿归阳痿,可到底也是个带把的,何况
还有你那儿子在。"

  柳烟波挣扎,她知道这是个投名状,一旦她真的做了就再也无法回头。

  见她还在犹豫,慕浅墨直接道:" 为了叶安你应该和过去彻底切断,而你居
然犹豫了!罢了,你要实在下不了手,我安排人把他们父子切了,干净了当!"

  " 不用了,不劳姐姐您费神,妹妹今天开始一定按时给他们父子服药。" 柳
烟波坚定回答。

  " 那就好,可是妹妹要真的去做哦,姐姐有办法检查的。"

  说完,慕浅墨打开车门,门外站着两个遮蔽全身的女侍卫。

  " 带烟波妹妹去取样,阴道、子宫样本各三份,记住她是本公主的贵客,你
等好生伺候。"

  " 遵命!" 侍卫除了应承便一言不发。

  " 去吧烟波,姐姐等着你的投名状。" 将柳烟波交给下人,慕浅墨没做停留,
直接回学院去了。

  看着手中的药包,柳烟波自嘲一笑:" 至少我这位姐姐是条粗壮的大腿,唉
~~看来得在叶安身上下功夫了。"

  想要摆脱慕浅墨的控制,只能指望叶安替自己说话。

  另一边,慕浅墨收起了刚才的阴狠恶毒,将头发扎成双马尾,天真活泼的可
爱小公主回归。

  " 糟糕!忘了问她叶安喜欢我穿那种颜色的丝袜。" 慕浅墨看了看腿上的保
守黑色裤袜有些不满意," 太厚实了吧,透一些会不会好点?他会不会喜欢我穿
白色的?伤脑筋啊…"

  黑色意味着神秘和高冷,白色意味着温顺和安静。这么想来,慕浅墨好像更
适合白色丝袜。

  " 嗯…决定了,我就选白色了。" 拿起通话器,向驾驶室的安琪下令," 琪
琪姐,找家内衣店停一下。"

------

  晚餐时间,学生们终于被准许离开寝室,三三两两结伴朝食堂涌去,叶安不
愿意和人堆打挤,就这样躺在床上打算最后再去。

  " 砰砰砰——"

  房门被敲响。

  " 我没死。" 叶安吼道。

  " 砰砰…"

  " 活着呢,有事就进来说。" 叶安躺床上并不想动。

  咔嚓,房门打开。

  穿着清爽连衣裙和白裤袜的小公主欢快的蹦跳进来:" 你又在躺尸啊,晚餐
时间到了,一起吧。"

  面对小公主的邀请,叶安坚持摆烂一百年不动摇的原则:" 不饿。"

  慕浅墨来到床边,想要将懒虫拖起来:" 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然而这条死鱼依旧翻着肚皮:" 不去,人挤人消耗体力,我要保存实力,有
艰苦而伟大的使命等着我呢。"

  慕浅墨生气了,核善的微笑:" 种马先生,你是想被巡查局追杀还是想被审
判庭通缉呢?"

  闻言,叶安鲤鱼打挺蹦了起来,一百八十度大变脸,道:" 我想和美丽优雅
的纯白公主大人共进晚餐。"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