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迷罪

第一文学城 2022-06-23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亚朵诺博
作者:亚朵诺博 首发:第一会所 时间:2022/05/29 字数:10484 ==================================================

作者:亚朵诺博
首发:第一会所
时间:2022/05/29
字数:10484
==================================================



==================================================

                 十

  于慧娅昏头涨脑的犹豫了好半天,实在想不出该怎么回答沈思雨这个问题。

  她现在完全不知道这小鬼口中所讲的背叛到底是一种什么程度,或者说她现
在根本对事情完全摸不到头绪,冒冒失失地去问沈思雨的话一定会引起他的警觉,
事情就会变得很被动,那就可能永远也没法直到真相了。

  但是她很坚决,一定要从这个小鬼的口中套问一点东西出来,他一定知道一
些实质性的内容!

  打定主意,于慧娅恨不得要把自己的脑浆都煮开锅了,书到用时方恨少,人
在思考的时候才会觉得自己笨,她现在真的是恨自己为什么不在活着的时候多看
点谍战剧,好多学学人家都是怎么去和敌人斗智斗勇的。

  考虑再三,觉得应该先得从潘洋的脾气性格来做文章,按照自己对儿媳的了
解,她可能会怎么回复这条信息呢?

  直接去问沈思雨为什么说自己是背叛了丈夫?那不是直接告诉人家自己现在
是另外一个人?不回他的话,又肯定会错过这个话题的好机会,以后再想提起这
个话题,恐怕还是要经历这个思想斗争才行。

  【小潘老师:你少胡说!】于慧娅琢磨了好半天,终于想到一个对策,她其
实也猜不到潘洋到底会怎么回复,不过越轨偷情这种事毕竟只有两个人才知道具
体情况,而沈思雨这小鬼就算知道些什么,恐怕也不会有什么真凭实据,与其没
头脑的去问,还莫不如来个装傻充愣,刺激小鬼自己暴露出来。

  过了几分钟,沈思雨终于回了个消息过来。

  【沈思雨:你老公没跟你发脾气吗?】于慧娅有些没头没脑,意识到自己儿
子看来也了解一些事。

  【小潘老师:他发什么脾气?】干脆直接问。

  【沈思雨:???】小鬼似乎很惊讶,没回答,直接发了一堆问号过来。

  于惠娅皱起眉头,感觉沈思雨似乎很奇怪自己的问题,那就是说,潘洋对沈
思雨知情这个问题是心知肚明的,现在的问题是,沈思雨到底知道了马铭轩的什
么事呢?为什么儿子要和儿媳发火?难道说是潘洋出轨这事,儿子其实已经知道
了?

  于惠娅突然想起昨晚马铭轩曾经说过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是的,马铭轩曾经说过,前天晚上,也就是潘洋自杀的那晚他曾经跟踪过自
己的妻子,而且发现了什么,结果没说完,就被他刻意地躲避过去了,加上潘洋
留给儿子的字条,再把沈思雨的话联系起来,看来自己的儿子很明确是发现了潘
洋的一些事的。

  看来潘洋出轨这件事已经基本算是很明确了。

  【沈思雨:他真的没发脾气?不可能吧!】见这边好半天没回复,又一条信
息发了过来。

  于惠娅思索了好半天,已经在装糊涂了,索性装到底吧【小潘老师:我只是
去见了个朋友,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发什么脾气?】【沈思雨:见朋友?他
没冲进去?】【小潘老师:没有】于惠娅知道那晚儿子只是在外面并没有冲进房
里,所以如实回复过去。

  【沈思雨:那……你真的做了吗?】那边的小鬼不依不饶地追问。

  于惠娅突然明白,看来这小鬼也只是知道了事情的一些皮毛而已。

  正犹豫怎么回答,那边又发过来一条信息【沈思雨:也无所谓了,反正他都
已经先对不起你了,就算是你真的那样做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惠娅一下
子懵住了。

  事情又出现了新的变化,儿子居然也做了对不起自己妻子的事?

  【小潘老师:他怎么对不起我了?】于惠娅咬着嘴唇,紧张地敲着字。

  【沈思雨:你傻了?不是你亲眼见到他和那女的一起从宾馆里出来的吗?两
个成年男女,在宾馆里单独呆了两个小时,会做什么?】于惠娅有些心里发堵,
她的手开始不由自主地抖,她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做出这种事来。

  突然意识到什么,试探着问【小潘老师:我手机昨天进水重置了,照片你那
里还有吗?】这是个很冒险的举动,但是于惠娅还是决定试一试,这小鬼知道的
太多了,他手里一定有很重要的证据,无论如何都要诈他一下。

  【沈思雨:那我重新给你发一次吧,幸亏我还没顾得上把东西删掉】于惠娅
差点被自己的英明决定给感动的流下眼泪来,她自己都没想到只是灵机一现的一
个小聪明,居然真的有大收获。

  很快,沈思雨发过来一个文件,于惠娅点了接收,居然一个进度圈就开始缓
慢的下载起来。

  她对手机和电脑的了解只局限于简单的使用基本功能而已,看到对方发过来
的东西,她有些懵擦擦,那是个她不认识的文档,根本不是照片也不是视频,其
实是一个压缩文件包,但是于惠娅哪里懂得?见那文件下载的速度慢,预计下载
完成居然要几个小时,就继续发消息过去。

  【小潘老师:这些东西你没有给别人看过吧?】【沈思雨:怎么可能?这回
你可收好,你接收完我就要删掉了】【小潘老师:其它的呢?】于惠娅故技重施,
想把小鬼手头的资料尽可能地多掏出来一些。

  【沈思雨:那可真的没有了,该删的我早删了】于惠娅恨得牙痒痒的,差点
一拳把手机砸碎掉,如果这小鬼手里的证据都给删了,单是套话,得套多久才能
把事实的真相套出来呀。

  【小潘老师:行,谢谢,我相信你】于惠娅想着这小鬼手里一定还有些什么
猛料能爆出来,就和他客套了一下。

  没想到那边立刻回了一条信息,让于惠娅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沈思
雨:?你今天好怪,好像变了个人】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暴露了?于惠娅有些懊
恼。

  【沈思雨:嘿嘿,你这么客气还真让我有些不适应】于惠娅看着沈思雨发过
来的消息,突然有些想笑,用他们年轻人的话来形容,他叫什么来的?挺难听个
词,叫什么来得?

  舔狗!对,这小鬼的一句话就暴露出他是潘洋的一个舔狗!

  于惠娅上的学不多,高中毕业就开始工作赚钱了,遥远的学生时代她也有过
喜欢和暗恋自己学校的帅哥老师的经历,所以,她基本能理解学生对老师有好感
和爱意这种事在学校里并不稀奇。

  尤其是潘洋这种长相甜美,性格脾气又好的女老师,有男孩子喜欢一点都不
奇怪。

  【沈思雨:嘉文他们叫我去帮忙了,潘老师你好好养身体,赶紧回来给我们
上课呀】看着沈思雨发来的最后一条消息,于惠娅的脑子里开始折腾起来,原本
是以为儿媳的自杀只是简单的由于出轨而觉得内疚才做出的糊涂决定,现在看来,
事情还真的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儿子马铭轩在这里面也有出轨行为,
那儿媳的死就和他也逃不脱关系了。

  可是人哪有不护犊子的呢?在于惠娅看来,即使是儿子出轨了,夫妻两个好
好谈谈,事情聊开了,不也就解决了吗?如果一定要用自己的出轨来报复自己的
丈夫,那不是混蛋吗?这女孩的心理完全是有些扭曲呀!

  皱起眉,于惠娅愤恨着,心中居然开始埋怨起自己现在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
来。

  这女人的心还真是看不穿摸不透,想当初她刚来家里的时候,就是觉得她很
乖巧懂事,也知书达理的,根本就没想到她的心思这么黑暗和扭曲,知道自己的
丈夫出轨了,首先想到的不是从根本上检讨一下自身有没有什么问题,而是整天
想着自己也去出轨和报复,甚至毫不顾忌后果地就选择了寻短见这种极端的处理
方式,这也太可恨了,只可惜现在不知道潘洋的魂魄跑去了哪里,如果能找到她,
一定要好好地骂她一顿才能出了心中这口恶气。

  正在心中愤恨地抱怨自己的儿媳,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标记为『老公』,
正在堵着一口闷气的于惠娅赶紧接了起来,想都没想就开口抱怨:「你他妈还能
想起我来啊?我死了你总算开心了吧?」

  突然,她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这电话里的老公,应该不是自己刚刚潜意识里的老公才对。

  果然,电话里传来儿子很诧异的语气说:「咋了?谁惹俺们家母老虎了?」

  于惠娅咧着嘴,赶紧换成温柔的语气,吞吞吐吐地说:「没……没人惹我
……你在哪?」

  电话里马铭轩的语气有些沉重:「我和我爸在派出所,已经找过所有我妈常
去的地方了,她们说从前天中午开始就没见过她了,现在我爸有些急,报了失踪,
派出所已经立案了。」

  于惠娅心里这才有些平衡,终于有人开始重视自己了。

  可惜,自己也不记得前天中午之后的事,不然还真的想帮着警察来找自己呢。

  「你别着急,你妈不会有事的。」于惠娅安慰自己的儿子,但是她心里根本
就明白,自己已经死了,而且尸骨无存,他们去哪里能找到呀?

  马面怪物说自己的尸体碳化了才无法还阳,碳化?不就是被烧掉了?难道说
自己的尸体第一时间就被火化了?

  于惠娅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对着电话说:「小宝,你和你爸去火葬场看看,
有没有什么吗无主的尸体被烧了的记录。」

  电话里马铭轩干笑了几声,有些不可思议地语气说:「你说什么呢?什么火
葬场?什么尸体?你胡说什么呀?」

  于惠娅有些尴尬,她十分想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会提到火葬场和尸体,结果
一着急,嘴里又开始叽里呱啦开始冒出那些没人能听懂的外星语来。

  「你也别跟着瞎操心了,你好好养身体,我妈肯定没事的,放心吧。」听妻
子又开始说那些胡话,马铭轩以为是她过于担心自己的婆婆,赶紧安慰道。

  叹了口气,于惠娅无奈地说:「我没事,今天已经好多了,你和你爸也别着
急,没准你妈已经回家去了呢。」

  她自己都知道自己在鬼扯。

  放下电话,于惠娅挣扎着从病床上爬了起来,她也确实感觉自己的状态比昨
天好了很多,至少下地走动已经有力气了,而且喉咙里食道里的灼烧感已经缓解
了很多。

  想起沈思雨发来的文件,看了一下手机,居然连一半都还没到,她对网络传
输文件的速度其实也没什么概念,当然也不知道,其实现在手机网络原本是速度
很快的,只是像微信这种垄断型的软件在传输速度上面做了手脚,故意不然人满
速传输数据而已,她只是觉得下载这么慢,一定是很大的东西,既然大,那就一
定是有料的吧。

  肚子里饥饿感依旧,甚至比昨天晚上还厉害。

  早上明明吃了那么大个煎饼果子,怎么还是饿的像是几年都没吃过东西的感
觉?

  走去卫生间,一边洗漱一边欣赏镜子里自己的新形象。

  潘洋这小脸蛋还真美。

  就是今天的脸色不好,白的有些瘆人。

  一点血色都没有的白,那种像是白纸的白。

  于惠娅心里猛地意识到,这不正常。

  没有活人是这种肤色的吧。

  这不就是死人的颜色吗?

  捏一捏自己的脸,疼!触感和温度感也都有。

  吧唧吧唧嘴巴,没有味觉。

  不是好现象!

  要补充气血才能保持自己的身体不腐?

  好吧,得去试试搞点鲜血来尝尝了。

  可是想到那画面为什么有点恶心呢?如果自己变成了僵尸吸血鬼,不应该是
十分嗜血和渴望杀戮的吗?

  想着,赶紧给马铭轩拨通了电话。

  「喂……小宝……」

  没等于惠娅说话,电话里马铭轩笑着插话:「你今天怎么总学我妈说话啊?」

  于惠娅心中暗骂儿子的愚钝,但是又解释不了这么做的原因,有些急躁,也
不做解释了,直接提出自己的要求:「你中午过来把我的化妆品都带来,还有,
去隔壁的东北饭店要个酸菜炖血肠,让他多加血肠。」

  马铭轩笑着说:「咱家不就是东北饺子馆?让我爸回去给你炖。」

  「咱家的血肠不好,是你爸在旁边市场进的货,隔壁他家的是自己杀猪灌的,
那能一样吗?」于惠娅解释道。

  「呦?你还蛮懂的呢,你以前不是不吃下水吗?」马铭轩奇怪的问。

  「我现在想吃,废什么话啊?」于惠娅不客气的说。

  马铭轩被噎了一句,不过也没什么反应,笑着说:「得等一下才能回去,我
和我爸还在派出所,报案要登记,挺多事呢。」

  「你这当儿子的可真行,你妈失踪两三天了,你还笑得出来,对了,你爸现
在怎么样?劝劝他,让他别太着急了。」于惠娅挺不满意这两天来儿子的对自己
的冷漠,说话也不客气。

  「我也着急呀,不过我妈能出什么事啊?无非是为了气我爸躲出去了,过两
天消了气就回来了,我就是看我爸着急我才陪他来的,放心吧,没事。」

  听到儿子这么轻描淡写地说起自己,于惠娅真的有些生气了,牙咬的痒痒的,
恨不得把这臭小子揪过来照着后脑勺来上两巴掌。

  「放心?反正那是你老妈,你当儿子的能放心我这个儿媳妇就放心呗。」于
惠娅索性用自己目前的身份来揶揄儿子。

  电话里马铭轩嘿嘿地笑。

  对自己的新身份,于惠娅突然觉得也挺好玩的,至少,能看到自己觉得重要
的亲人心里面,自己到底有什么分量。

  现在能感觉到自己的老公马国栋还是十分在乎自己的。

  而这个臭小子马铭轩就完全是应了那句老话:娶了老婆忘了娘!

  被儿子气的胃抽筋。

  想到热乎乎的酸菜炖血肠,嘴巴里居然开始抑制不住地分泌口水出来。

  看来自己是真的需要补充气血了,只是还不知道血肠这种加工过的血是不是
自己需要的。

                十一

  「呕……」只吃了一口血肠,于惠娅就开始大口地呕吐起来。

  完全没有味道感,而且那些煮熟的热乎乎的血肠到了嘴巴里,那软糯并立刻
散开的口感立刻让她的食道肠胃剧烈地涌动起来。

  马铭轩没耽误时间,中午吃饭前赶回了医院里,给她带来了从家里收拾过来
的一袋子化妆品和一盒从饭店打包来的酸菜炖血肠,他过来的时候,于惠娅的手
机里下载的那份文件刚刚完成,结果还不能直接打开,在手机里解压缩居然还要
好久,见儿子过来了,就只好暂时先收起了手机,可是没想到,本以为吃了血肠
就应该会让自己的饥饿感消失的,结果反倒让自己没头脑地呕吐起来。

  「我就说你以前也不吃这些东西呀,而且你可能嗓子和肠胃还没恢复,我还
是给你去买瘦肉粥吧。」马铭轩看着妻子的样子,十分心疼。

  一想到昨晚的粥的口感和白蜡般的味道,于惠娅心里有些不大想继续吃粥。

  气血!气血!血肠不是血吗?为什么吃起来还是没有味道,还那么恶心?

  煮熟的不行?难道一定要喝鲜血?

  于惠娅心里有些纠结,尽管她可以接受那些类似刺身的生鲜食物,不过茹毛
饮血的那种感觉也还是让她有些打怵,不过为了活下去,怎么也得硬着头皮试一
试呀。

  推开那碗热腾腾的酸菜炖血肠,赶紧拎着马铭轩带来的化妆品袋子跑进卫生
间里,忙手忙脚地在袋子里翻找起来。

  于惠娅也是个爱美的女人,曾经也是走在时尚前列的摩登女郎,当人对化妆
品并不陌生,什么水,什么膏,什么油,她自己也是应有尽有的。

  但是还是被儿媳的化妆品搞的有些头大。

  袋子里的瓶瓶罐罐大多是写满外文的,基本都是自己以前根本不会买的高档
货。

  想不到潘洋这种正值青春妙龄的女孩子也有这么多的化妆品,于惠娅有些惊
讶,不过幸好还认识一些,什么是打底什么是腮红什么是隔离这些她还是分得清
的。

  胡乱找了些认识的东西往脸上涂抹起来,很快,那张惨白的脸变得自然起来。

  这回看起来就舒服多了。

  于惠娅其实已经很多年不给自己化妆了,她也爱美,年纪越大越怀念自己年
轻靓丽的那些岁月,但是现在每天在饭馆里油烟瘴气的,到了麻将桌上又是烟雾
缭绕,再说了,整天就是在自己家里饭馆麻将桌周围转,都是自己抬头不见低头
见的乡里乡亲,这么大的岁数,都是做婆婆的人了,画的像个鬼一样,还不得让
人笑话死?就是有这份爱美的心思,她也很难有机会去让自己有这份爱美的行动。

  可是潘洋这么漂亮的年轻女孩,居然也有这么多化妆品,还真的挺出乎于她
的预料。

  高级的化妆品涂抹在脸上的感觉和自己那些廉价货的感觉还真的不一样。

  脸上为了遮住那惨白涂了几层的霜呀膏呀的,不过依旧透气湿润,一点都不
觉得有什么别扭的感觉,镜子里的脸蛋变得红润有光泽,似乎整个人立刻精神起
来。

  根据自己的审美,只是脸色变好看了还不够,眼影还是需要好好弄一下的,
眼眉和睫毛也仔仔细细地修整了一番,对了,嘴巴也没什么血色,挑个比较鲜艳
的口红在嘴巴上也涂了个烈焰红唇。

  但是她走出卫生间来马铭轩看自己的眼神却让她有些失望,那小子的眼神明
明是在嫌弃她的样子。

  「干嘛?怎么了?」于惠娅见马铭轩的眼神不对,迟疑着问。

  马铭轩没忍住,笑着说:「怎么还画了个大红脸蛋呢?你要去演出啊?」

  于惠娅有些诧异,那些年轻女孩子不都是这么化吗?怎么儿子好像很稀奇看
自己的老婆化妆呢?

  「我以前不这么化吗?」于惠娅奇怪的问。

  马铭轩笑得更厉害了,嘴巴都咧开的大大的,哈哈出声地笑了好一会才说:
「你今天咋了?以前没见过你化这么浓的妆呀,你这样去学校不怕吓到你的学生
啊?」

  其实于惠娅也从没见过儿媳化浓妆。

  但是她现在的脸色如果不化的浓一些,恐怕会吓到别人的,尤其现在的脸色,
惨白的像白纸,就想着多抹点腮红,结果许久没给自己化妆了,一时手里没轻重,
就搞的有点浓。

  对于现在年轻女孩流行的那些妆容,她还真的不大了解,一时间也没什么参
考,只能先这样化着吧。

  「去问一下医生,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在这里我有些郁闷,赶紧回家吧。」
于惠娅不再理会儿子对自己装扮的调侃,转移话题问。

  她有些担心自己的丈夫,老婆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一定是很着急的
吧,得赶紧回家,赶紧想办法让他们父子知道自己现在的境遇才行。

  马铭轩和潘洋小两口结婚后有买婚房,不过新房那边在修路,公交车班车改
道绕路,他们还没买车,每天上下班十分不方便,而于惠娅家里原本儿子的房间
一直都是留着,也没人住,所以从上个月起,小两口就回到了父母家这边暂住。

  「到了时间医生会让你回家的,你就安心地把自己的身体养好就是了。」马
铭轩笑着说。

  「你爸现在怎么样了?」于惠娅始终还是惦记自己的老公。

  「能怎么样?急也没用,我妈的脾气他比谁都了解,要是不折腾够了,家里
谁都别想消停。」马铭轩有些不满地说。

  于惠娅气的差点一拳头砸到儿子头上,拳头都攥起来了,却突然想起自己现
在的身份,强忍着,把已经举到半空中的手臂停了下来。

  「你妈脾气多好呀,你还总说她坏话!」于惠娅白了儿子一眼说。

  「那是在你面前!你都不知道这些年我和我爸都是怎么被她欺负的。」马铭
轩愤愤不满地嘟囔。

  「谁他妈欺负你们啦!」于惠娅音量提高了许多,嚷嚷道。

  马铭轩诧异地瞪了于惠娅一眼,一脸不可置信地辩解说:「没说你呀,我说
我妈!」

  于惠娅愣了一下,意识到自己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自己的真实身份,而且现
在还突然冒出来很多没头没脑的谜题,借用着儿媳的身份,反倒有很多优势去搞
清楚事情的真相,与其总是想着让儿子搞清状况,还不如干脆利用好自己现在的
境遇,先适应着用儿媳的身份来面对大家,以后等有了机会和条件再让大家知道
自己原本是谁吧。

  叹了口气,于惠娅慢慢舒展开自己的眉头,语气也舒缓下来,强作笑脸说:
「我知道你说的是你妈,没事,我是有点神经质了,别理我。」

  马铭轩笑着说:「我看你也是有点神经了,你说话怎么带脏话呀?我听着好
不适应。」

  「你妈你爸说话不一直都是这样吗?」于惠娅奇怪的反问。

  「我妈是整天说话不干净,很讨厌,我和我爸都不喜欢,你可别学她!」马
铭轩脸上带着一丝不屑说。

  于惠娅心里有些不得劲,其实她年轻时候说话也蛮有礼貌有涵养的,只不过
年纪渐渐大了,市井阅历和生活的烟火让一个女人变得成熟和坚强,同时也磨砺
着让她变得粗俗起来。

  她其实也是无意识的会爆粗口,不过知道儿子一直对自己的粗俗不满意倒是
头一次。

  是啊,现在自己是那个文弱安静贤良淑德的儿媳潘洋呀,怎么可以继续用自
己那种方式来说话呢?

  「我现在还是饿的要命怎么办?」不想和儿子继续讨论自己原本的涵养素质
问题,于惠娅赶紧转移话题。

  她是真的饿,尽管从早上到中午她其实都有吃东西,不过那种抓心蚀骨的饥
饿感却依旧没有任何消退,始终在折磨着她。

  她也想赶紧把儿子打发走,好看看手机里的那个文件包有没有解好压缩。

  她发现原来自己的好奇心也和绝大多数的普通老娘们儿是一样强烈的,当然,
再一想,自己也根本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娘们呀。

  马铭轩听到老婆还是在喊饿,有些奇怪,不过也没多说什么,赶紧一路小跑
着去买吃的。

  打开手机,见到那个压缩包已经解好了,果然是几段视频文件,于惠娅心里
有些忐忑,但是好奇心更大,赶紧一次把那些视频都点开播放了起来。

  都是用手机拍的,长长短短的差不多有十几条,大多数的画面都是晃动的让
人头晕,一看就是匆匆忙忙从远处偷拍的某个人。

  那画面中被偷拍的人看起来比较远,但是于惠娅还是一眼就认出被拍的正是
自己的儿子马铭轩。

  头几个都是马铭轩要么从某个建筑里面出来时候的样子,要么就是刚准备进
去的,基本上在于惠娅的眼中是看不出任何不正常的。

  儿媳妇居然派她的学生去跟踪自己的丈夫?

  于惠娅有些不寒而栗起来,夫妻间如果已经不信任到这种地步的话,那两个
人的感情就一定是出现了极大的问题了。

  连着看了几个视频,都没发现马铭轩有什么不正常的行为,于惠娅甚至开始
觉得潘洋这个女人是不是有些疑神疑鬼了?

  但是接下来点开的几个视频里,儿子的身边就多了个自己没见过的陌生女人。

  那女人看不清长相,不过身高明显比潘洋高一些,头发比潘洋的短,是那种
很时尚的披肩发,还烫着很漂亮的大波浪卷,和潘洋的直发完全不同风格,不过
在视频里两个人始终没有什么明显的过分亲昵的动作,只是两个人在后面几个视
频里一前一后地进了某个门里,或者一前一后地从门里出来。

  当然,那些门所在的建筑,看起来大多像是宾馆或者酒店一类的地方,只不
过这些视频看起来拍的相当仓促和业余,要么就是模糊不清,要么就是晃的让人
头晕,反正基本没有一个能看出具体是什么地方拍到的。

  作为母亲,于惠娅心中对这些莫名其妙的偷拍视频有些不屑,觉得这根本说
明不了什么,甚至觉得儿媳的行为有些小题大做了,就算是儿子和那女的认识,
一起去办事或者偶然出现在同一场所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这就能说明儿子对不
起她了?然后就用这些莫须有的东西来说明自己的出轨是合情合理的?

  于惠娅有些愤然,后面还剩下两条视频和几张照片,她甚至都不大想继续看
下去了。

  买粥的饭店就在医院不远的地方,虽然还是好奇剩下的视频和照片里到底有
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说明儿子确实出轨了,不过已经听到走廊里儿子和医生说
话的声音,于惠娅还是赶紧收起手机,竖起耳朵朝外面听,想听清他们再说什么。

  两个人离门很近,虽然说话声音不大,不过还是大概能听明白两人说话的内
容。

  医生的意思很明确,从今早对病人的检查来看,她恢复的很好,今晚再观察
一晚,如果情况继续好转的话,明天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让病人回家休养。

  可以出院这是个好消息。

  但是于惠娅在心里突然有些纠结起来。

  回家去,那就要以儿媳的身份和他们父子相处了呀!

  可是!

  和自己的儿子同眠共枕,这个事情说到底还真的是让自己这个做母亲的有些
莫名的焦虑呀。

  儿子是自小吃着自己的奶水长大的,自己对儿子当然没有什么忌讳和隔阂,
理所当然的可以和儿子有一切母子之间的任何亲昵接触。

  但那也只局限与母子之间的接触呀,可是现在的局面是要面对一个把自己当
做老婆的成熟男人啊!

  和自己的儿子发生那些夫妻之间才能发生的事?那是会遭天打雷劈的乱伦啊!

  容不得于惠娅在胡思乱想,马铭轩已经快步走进了病房,手里拎着刚打包回
来的瘦肉粥,脸上带着欣喜的笑意。

  「洋洋,医生说你明天可以出院了。」一边走到床边,一边第一时间把这个
消息告诉给妻子。

  于惠娅脸上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没做声,只是点点头。

  她其实也很希望早点离开医院,早点把自己现在所遇到的问题解决掉,可是
一想到回家要面对的混乱局面,心里又开始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接过马铭轩递过来的粥,于惠娅心里还在想着刚刚看到的那些视频,有些纠
结,不知道是否应该和儿子求证一下,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这些事,只是觉得,
如果这些事不问清楚就直接给儿子安上一个出轨的帽子,有些不公平和草率了。

  正在犹豫怎么开口,马铭轩的手机响了。

  「爸,你在家?……什么?……爸你别着急……肯定没事的……行,我马上
过去……」说着,马铭轩满脸紧张地挂断电话。

  「怎么了?是不是你妈有消息了?」于惠娅问,不过她突然发觉,自己一直
都是在用你妈你爸这个称呼的,可是潘洋好像都是一直用咱妈咱爸的,看来以后
一定要注意一下了。

  马铭轩点点头说:「是,公安局给爸打电话,说有人捡到我妈的手机和一些
东西,然后报案了,说让我爸过去刑警队一趟,我爸说一定是我妈出事了,让我
跟他去看看。」

  于惠娅的心一下子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马铭轩急匆匆地走出病房,于惠娅的心思也跟着飘出了医院。

  自己的手机被发现了,那就说明自己的尸体也应该被找到了吧。

  不对,那怪物说自己的尸体没了,怎么可能被发现?

  可是如果不是尸体被发现,公安局的为什么会通知马国栋去呢?

  总之一定是和自己有关的情况出现了吧。

  于惠娅恨不得自己把手上的点滴管子都拔掉,立刻跟着儿子一起过去公安局
看看到底人家都发现了什么。

  能发现什么呢?儿子临走前说的是发现了手机和一些东西,这一些东西指的
是什么?这些看来是要等他们到了公安局才能知道了。

  不过现在手里还有个更加需要了解的事,现在儿子又走了,正好可以把剩下
的视频和照片看完。

  还剩下两条视频,于惠娅随便点开前面的一个,画面一出现,就立刻发觉和
之前的那些完全是不一样的。

  这视频居然是镜头朝着地面拍的,那是一种铺着鲜艳花纹图案的地毯,开始
的画面还没固定好,晃了好一会才静止下来,然后就一直保持下来。

  于惠娅有些奇怪,这是什么鬼东西?刚才之前的毕竟还每条视频里都能看到
马铭轩的身影,这个就直接照的地面,什么意思?

  她拉着时间条一直到最后,差不多近十分钟的视频居然始终都是这个对着地
面的画面。

  于惠娅只好关掉这个视频,打开了最后那个。

  傻眼了,后面的这个居然和刚才那个一样,还是那个地毯的画面,还是近十
分钟的静止画面。

  于惠娅一头的雾水,有些搞不懂那个小鬼录这么两个视频是干嘛用的,猛地
想起,自己在病房里,刚才看视频时候觉得声音有些吵,就把手机音量给调到了
最低,这两个视频都是拍的地面,那是不是有什么声音录了下来呀?

  调高一点音量,果然,这两条视频都是有声音录下来的。

  而且最后面那个记录的声音一下子让她面红耳赤起来,尽管声音没有开放的
很大,但于惠娅也马上听出那是一个女人在兴奋状态下发出的呻吟声。

  原来后面这两个视频都是在门外偷偷录的房间里面的声音。

  她立刻再次关掉声音。

  隔壁的床上面也有病人,于惠娅不想自己家的丑事给别人听到,赶紧去找潘
洋这部手机的耳机。

  戴好耳机,于惠娅才重新打开前面的那个视频。

  女人的呻吟声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原来视频最开始是两个人在里面瓮声瓮
气地说话声。

  不过由于手机放在在门外记录的问题吧,能听出里面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在说
话,不过具体的内容就根本听不清。



【未完待续】(不定期更新)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