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极品公子风流路】(同人) 第2章 被管家破处的慕容雪痕

第一文学城 2022-06-23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mcylyt
作者:mcylyt 2020年4月24日首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字数:6237   KJ市第七人民医院。

作者:mcylyt
2020年4月24日首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字数:6237

  KJ市第七人民医院。

  叶无道火急火燎的挂了急诊,见到医生那一瞬间,他感觉整个人踏实了下来。

  叶无道涨红着脸,不敢去看医生的目光,低着头小声道:「医生,我……我
突然不能勃起了。」

  那医生有点诧异,他见叶无道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患上这种病有些奇怪,
淡然问道:「什么时候发现的?」

  叶无道此时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着急的脸上满是懊悔。

  他恨他的母亲杨凝冰,如果不是母亲一直要求他不能越雷池,他也就不会患
上勃起功能障碍了。

  「有什么你就说呀,害羞什么。」医生见叶无道红着脸,还以为他害羞了。

  也是,这种病对男人却是有点难以启齿。

  「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的不能勃起了。」叶无道撒了个谎。

  「呵呵……」医生笑了笑,对这种事见怪不怪了,「行吧,你脱下裤子我看
一看。」

  叶无道见医生没追问他,飞快地脱下了裤子,露出一根软绵绵地阴茎。

  医生瞧见那一根仅有五六公分的阴茎,忍不住的惊呼了出来:「我的天,你
这是缩阳了啊!」

  叶无道不明白缩阳什么意思,着急的催促道:「别管这些了,你快救救我吧
……」

  另一边,叶无道的家中。

  坚叔抱着慕容雪痕将她放在了沙发上,他那八九寸长的巨物却还是顶在少女
的阴道口里,龟头似在亲吻着少女的处女膜。

  慕容雪痕双颊绯红,两条修长的美腿被坚叔抓在手里,形成了M形,她双手
羞耻地抵着坚叔的小腹,不让那根巨物继续深入。

  「坚叔,你饶了我吧。」少女试图交涉。

  坚叔不予理会,抓着两条美腿扛在肩头,扎成马步,上下挺动着身子,让胯
下的巨物在慕容雪痕的阴道口间摩擦了起来。

  慕容雪痕全身发颤,阴唇不听话的蠕动了起来,因为被坚叔的龟头堵着,分
泌出的爱液不知该去往何处。

  坚叔低下头看着两人的交合处,自己的大肉棒将慕容雪痕的嫩穴给撑开,两
片花瓣包裹着鸡蛋大的龟头,阴蒂在阴唇的交界处剧烈的颤抖,预示着少女已经
动情。

  坚叔再也忍不住,屁股一沉,试图直接穿刺少女的处女膜。

  「啊!」慕容雪痕尖叫了一声,整个身体向后仰,感觉到自己的嫩穴被巨大
的龟头逼近,她有一些惊慌,却又一丝期待。

  坚叔听到少女的惨叫,停下了动作,忍不住向慕容雪痕看去。

  只见慕容雪痕那清纯甜美的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的神色,坚叔停止了正在
强行穿破少女处女膜的肉棒,松开一只手,爱抚着慕容雪痕的俏脸说道:「雪痕,
对不起……」

  说着,坚叔恋恋不舍地就要拔出他的巨物肉棒。

  慕容雪痕只觉自己娇嫩敏感的花径,随着大肉棒慢慢的拔出,一阵酥麻酥麻
的感觉袭来。大龟头上传来的炽热,点燃了她的欲火,忍不住的翘臀拱了拱让大
龟头能继续灼烧她的花径。

  坚叔察觉到她的小动作,停止了抽出的动作,调笑道:「雪痕,你不乖哦~ 」

  慕容雪痕的俏脸唰的一下变得火烫了起来,忍不住埋着头闭上了眼睛。

  「雪痕,想要我的肉棒吗?」坚叔将脸凑到少女的耳边,轻轻地吹着气,嘴
角也不禁挂上得意的笑容。

  慕容雪痕感受着耳边的热气,身体忍不住地一颤,小手掩着胸沉默了。

  经管她很想让那根炽热的大肉棒,好好地帮她止住花径的酥痒,但少女的娇
羞让她无法说话。

  坚叔伏下身子,单手托着慕容雪痕的翘臀,一只手搂着她的细腰,再度将她
抱了起来。

  失去平衡的慕容雪痕,纤美的玉手下意识地搂着坚叔的脖子,形成了火车便
当的姿势,但坚叔却是一直托着她的翘臀,不让肉棒更进一分。

  慕容雪恨的两条美腿,死死地夹住坚叔的老腰,她也不想肉棒再更近一步。

  她不想背叛叶无道。

  「坚叔,你还要抱着我多久啊?」慕容雪痕实在控制不住体内燥热,问了出
来。

  坚叔微微一笑,在她的耳边轻声道:「那我把你抱回卧室,睡觉吧……」

  慕容雪痕没有回答坚叔,只是无力地点了点头。

  坚叔笑了笑,搂着慕容雪痕,就开始往楼梯走去,他每走一步,大龟头随着
颠簸刺激着慕容雪痕的嫩穴以及处女膜。

  慕容雪痕的翘臀并没有贴在坚叔的大腿上,玉体悬在半空之中,巨物肉棒顶
在少女的处女膜之上。只要稍微用力便会让少女完成蜕变。

  坚叔慢慢地走着,他一点儿也不急,慕容雪痕现在就是如箭在弦。比起主动,
他更喜欢让女人主动沉沦。

  慕容雪痕的娇嫩小穴随着坚叔的走动,不禁的蠕动夹吸坚叔的大龟头起来,
一滴滴的淫水顺着肉棒滴落在地板上。

  「坚叔……你快放开我……」慕容雪痕实在忍受不了,求饶道。

  坚叔并没有放开她的打算,淫笑道:「就送你回卧室而已……」

  慕容雪痕双颊绯红,害羞的将头埋在坚叔的怀里,秀鼻发出一阵阵闷哼声,
翘臀不经意地向上挺,试图躲开大龟头的折磨。

  坚叔就任由她的小动作,不紧不慢地走到偏厅,慕容雪痕的翘臀就颠簸一次,
鸡蛋大的龟头在亲吻着少女的处女膜。

  「啊!」慕容雪痕忽然娇喘了一声,她感觉娇嫩的小穴深处传来一阵阵酥麻
酸痛的感觉,嫩穴包裹着龟头不停的跳动痉挛。

  「啊……」

  慕容雪痕忍不住仰头将秀发甩在脑后,两只玉手死死地搂紧坚叔的脖子,两
条美腿夹着坚叔的腰际不停地颤抖着,娇嫩的少女蜜穴也痉挛着吸吮着坚叔的大
龟头。

  「啊!雪痕,我来了!」坚叔被这美妙的感觉,刺激地两眼发红,再也忍不
住,猛一挺腰,穿刺了少女的处女膜,直达花心深处。

  「嗯……疼……」少女无力地尖叫了一声。

  整个身体挂在坚叔的身上,两人再也没有空隙。

  「无道……啊……我对不起……你……」眼泪不经意间从少女的眼角流了出
来。

  随着坚叔兴奋地大力抽插,慕容雪痕的娇躯在坚叔的冲击下,像玩偶一样颠
簸着,翘臀一次次的撞击坚叔的小腹。

  坚叔感觉太爽了,慕容雪痕的处女嫩穴紧窄无比,紧凑而又温暖的将他的大
肉棒紧紧地包住。

  坚叔强烈的进攻,使得慕容雪痕只感觉一个火烫吓人的东西,在自己娇嫩的
少女蜜穴中不断地抽插,这种感觉太美妙了,是叶无道从来没有给过的快乐。

  这种快感太过强烈,让慕容雪痕放弃了所有的思考能力,被动的享受着坚叔
的肏干,小嘴无力地发出少女的娇喘,唯有那眼角泪水预示着她的出轨。

  坚叔肏干了一会儿,调整了姿势站成马步,让慕容雪痕的美腿贴在自己的腰
际,再次大力地来回挺着大肉棒在紧凑的处女嫩穴抽插,健壮地小腹一次次的撞
击,发出了一声声的「啪啪」声。

  而此时,叶无道已经躺在了医院的检查床上,医生带着白手套在摆弄着他细
小的肉棒,丝毫不知家中的未婚妻已经出轨。

  这一切都缘由他自己内心深处龌龊的想法,然而这场戏剧的开始……

  「啊……不要……好粗……停下啊……」慕容雪痕甜美无比娇吟在抗拒着坚
叔,但是嫩穴却不停使唤地吸吮吞吐着坚叔的肉棒,想让那根热力无比的肉棒,
更近几分。(懒得按键盘了,后续都是三个点)

  少女的呻吟如兴奋剂一般,坚叔更是忍不住加快了在慕容雪痕处女嫩穴中进
出的速度,在粉嫩多汁的处女穴中来回抽送,一股股淫水被处女穴中的肉棒挤出。

  坚叔看着娇躯向后仰期的慕容雪痕,戏谑道:「雪痕,你舒服吗?」

  慕容雪痕早已忘乎所以,搂着坚叔的脖子发出无力的娇喘,少女的娇羞让她
说不出话来,只得发出一阵阵的呻吟。

  坚叔没得到回应,动作忽然停了下来。

  慕容雪痕失去了大肉棒的冲击的快感,小嘴忍不住地说道:「怎……怎么停
了……」

  她说完意识到不对劲,下意识的松开搂着坚叔脖子的手,捂着了小嘴,双颊
绯红。

  同时,慕容雪痕也失去了支撑,身子猛地向地面翻了过去,好在坚叔眼疾手
快,猛地将她抱在怀中。

  「啊!……」慕容雪痕忽然吃疼地惨叫了出来。

  坚叔因为身子向前抱住她,腰间猛地一用力,大龟头穿过紧窄地处女蜜穴层
层叠叠的嫩肉,强势地顶开了慕容雪痕的子宫颈,鸡蛋大的龟头卡在了子宫颈上。

  坚叔听到惨叫声,急忙搂着她安慰道:「雪痕,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

  慕容雪痕被子宫深处传来阵阵地酸麻痛感,俏脸眉头紧皱,咬着牙道:「坚
叔……你快放开……我……」

  「雪痕,我抱你回卧室吧……」

  又是同样的话,慕容雪痕已经免疫了,无力地点点头。

  她知道今晚逃不过坚叔的魔爪,那美妙的无法言喻的快感让她迷失了心智,
这种体验是叶无道永远也无法给到的。

  坚叔笑了笑,托着着慕容雪痕的翘臀,从偏厅往楼梯上走去。

  慕容雪痕发现了坚叔的举动,害怕的说道:「坚叔,你快放我下来啊,万一
掉下去了怎么办……」

  坚叔没说话,搂着她一步步向着楼梯走去,粗壮的肉棒卡在慕容雪痕的子宫
里,他每走一步,大龟头就更几分。

  子宫颈随着颠簸慢慢地吸着坚叔的龟头,刺激的他忍不住的用力一挺。

  伴随着慕容雪痕的惨叫声,大龟头挺进了子宫深处,龟头沟死死地卡在子宫
口。

  「啊……坚叔……你快放开……」

  慕容雪痕话还没说完,便被坚叔给打断:「雪痕,你在忍一下……」

  说着,直接抱着慕容雪痕大步的走上了楼梯,与此同时,肉棒也跟随者跌宕
起伏,慕容雪痕的子宫也开始有了反应,一下下的收缩起来。

  坚叔差点被这子宫吸夹的爽快感搞得差点射了出来,最后一阶台阶走完,坚
叔停下了脚步,控制住想要射精的冲动。

  慕容雪痕此时将头死死地埋在坚叔的怀中,只感觉体内的处女嫩穴在不断地
痉挛,大肉棒一下子又大了一圈,忍不住地抬着翘臀,试图拔出坚叔的大肉棒。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坚叔彻底地崩溃了,发出一声怒吼,猛地一挺腰。

  在慕容雪痕子宫里享受着小妹妹吸吮的大龟头,开始跳动,喷出了一股股浓
浓火烫的精液,熨烫着少女的子宫深处。

  「啊……坚叔……我不行了……要尿了……」

  慕容雪痕的子宫颈被炽热的精液烫的痉挛不止,子宫深处的淫水如洪水般喷
涌而出,与坚叔喷射出的精液交织在一起。

  子宫颈被坚叔粗壮的肉棒死死地卡住,导致淫水与精液无法流出,从而让慕
容雪痕的小腹高高的隆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刚怀孕没多久的少妇。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沉浸在高潮的快感之中的两人才回过神,四目相对的
看着彼此。

  慕容雪痕清纯的脸上绯红一片,小嘴儿娇喘着微微张开,口水不经意间都流
了出来。

  坚叔抚摸着少女的玉背,「雪痕,我们去床上吧……」

  「嗯……」少女用秀鼻发出了闷哼声。

  「嗯?」坚叔一脸问号,「什么意思?」

  「随你……」

  (这一段对话,我忘记是在那个极品家丁的同人看到的,觉得挺有意思我就
照搬了过来。如有违规,我便修改。)

  ……

  医院。

  躺在检查床上的叶无道忽然感觉到一阵心悸,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医生刚刚
告知的检查结果而产生的。

  他的心脏砰砰加速,隐隐觉得有些不安,望向身旁的医生,「医生,我是不
是没救了?」

  叶无道眼眶都湿润了起来,想到后半生可能没有了性福,哇的一下,嚎嚎大
哭了出来。

  「哎……」医生一脸无奈,「别哭啊,又没多大问题。这样,我给你开点药
你先吃一个月看看,实在不行我建议去外国治疗。」

  听到医生这么说,叶无道哭的更大声了。

  医生也有些手足无措,只好撒谎安抚道:「你又没多大事儿,吃一个月的中
药,然后切记一个月不要行房,就没多大问题了。」

  「真的?」叶无道忽然顿住,望向了医生,「你没有骗我吧?」

  医生愣了愣,为了尽快打发走叶无道这个孩子,只好昧着良心道:「真的!」

  叶无道毕竟还是一个刚成年的孩子,丝毫没有察觉到医生的眼睛在不断地闪
烁,将信将疑地擦了擦眼泪。

  想到自己的身份,叶无道编了个理由说道:「医生,我有个亲戚在你们医院
上班,你可不可以不要录进医院的系统里?」

  说着,叶无道掏出了手机,「我给你转点钱,你帮我保密好不好?」

  那医生心有所动,想着自己骗了他,摆摆手说道:「没事儿,我不录进系统,
你也不要给我转钱了,回去好生地休息一下吧。」

  叶无道狐疑地点了点头。

  医生笑了笑,开了几幅补肾的中药,然后就将叶无道轰走了。

  他非常的看不起叶无道这种才刚成年,就已经有性功能障碍的孩子,年纪轻
轻不欣欣学校,整天净想着谈女朋友。

  走出医院的大门,冷风吹过的脸颊,丝丝的凉意仿佛在映照着叶无道此刻的
内心……

  而此时,在叶无道的家中。

  坚叔正搂着他的未婚妻慕容雪痕,以火车便当的姿势抱着她,没有往床上走,
反而一步步地往卧室的卫生间里面走去。

  一路上,大肉棒都是死死的卡着慕容雪痕的子宫颈,虽是已经射过一次,但
坚叔的肉棒还是十分的挺立。

  慕容雪痕不清楚坚叔为何要抱着她来到卫生间,忍不住的问道:「坚叔…
…你要干嘛呀?」

  坚叔笑了笑没说话,抱着慕容雪痕来到浴缸的边缘,将她的双腿放在地面上,
轻抚着她耳边的秀发,「雪痕,我拔出来咯……」

  不等她同意,坚叔猛地将大肉棒从慕容雪痕的子宫里拔出,只听慕容雪痕大
叫一声,坚叔整根肉棒从她的处女蜜穴中拔了出来,带出一丝丝淫液。

  慕容雪痕的处女蜜穴虽然已经脱离了坚叔的肉棒,但处女蜜穴却并未合起,
留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肉孔。

  「啊……」

  伴随着慕容雪痕的惨叫声,坚叔再度紧紧地抱着她,坐在了浴缸的边缘,同
时抱着慕容雪痕的两条美腿,让她呈现出把尿的姿势。

  「坚叔……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摆出如此羞耻的姿势,慕容雪痕忍不住的尖叫了出来,双手掩着胸,闭上了
眼睛。

  坚叔伸出一只手摆弄着慕容雪痕的俏脸,让她睁开眼看着浴缸对面的镜子,
戏谑的问道:「雪痕,你小穴里流着的是什么呀?」

  慕容雪痕睁开迷离的双眼,就看到镜子中自己被坚叔以把尿的方式抱着,睡
裙的裙摆被撩起,两条美腿被摆出M形,娇嫩粉红的蜜穴上,两片大阴唇中间闪
亮着晶莹的水滴。

  粉嫩的处女蜜穴口微微张开,好似呼吸一般在蠕动,爱液与精液混合着顺着
蜜洞一滴滴地滴落在浴室的地面上。

  慕容雪痕被自己现在和淫荡的模样给惊呆了,忍不住在坚叔的怀中挣扎了起
来,「坚叔……你快放开啊!真的……不要这样……好羞耻啊……」

  坚叔却是邪魅一笑,伸出手轻抚着慕容雪痕微微隆起的小腹,在她耳边柔声
道:「雪痕,接下来……你看仔细了!」

  说着,不理会慕容雪痕拼命的挣扎,手上一用力,挤按着她的小腹。

  「哗……」

  随着声音的响起,慕容雪痕的子宫被坚叔挤压的膨胀了起来,而后浓稠的精
液与爱液强行从子宫中挤出,紧接着慕容雪痕就看到自己的处女蜜穴口像水龙头
一样,喷出了乳白色的液体。

  子宫深处滚烫的精液顺着处女蜜穴的花径喷涌而出,烫的慕容雪痕的蜜穴不
断的痉挛,强烈的刺激让慕容雪痕浑身颤抖了起来。

  「雪痕,你看看你,你个女孩子,却射出了男人才会有精液,你好淫荡啊!」

  坚叔戏谑的话语在耳边响起,慕容雪痕再也看不下去,猛地挣脱了坚叔的怀
抱,站了起来。

  谁知坚叔的动作却是比她还要快,在慕容雪痕站起来的那一刻,坚叔一把按
着慕容雪痕的娇躯向下压去,同时一只手扶着坚硬的大肉棒对着刚刚泄身的蜜穴
插了进去。

  大龟头划过慕容雪痕处女蜜穴中的每一寸嫩肉,双腿不受控制的一软,忍不
住地发出一声声娇吟:「啊……坚叔……啊……啊……烫……烫死了……」

  坚叔一边从慕容雪痕的身后搭大力地肏干着,一边拉着她的双手移动到浴室
的镜子跟前。

  「雪痕,你快看看淫荡的你!」

  「啊……啊……啊……雪痕……人家……不是淫荡……不……是……」

  ……

  与此同时,叶无道也驱车来到了别墅门口。

  「怎么家里的灯还都亮着?」

  从车里出来,叶无道看到了家中灯火通明,疑惑的拿出钥匙打开大门,走进
了大厅之中。

  甫一步入打听,叶无道一怔,思索着:「怎么客厅有股怪味?」

  叶无道念叨着顺着气味的来源走去,来到偏厅,那股异味越来越重,目光撇
见地板,一滩滩白色泡沫的水滴在眼前。

  叶无道蹲下身子,伸手沾了些地板上的水,凑到鼻间闻了闻,有些香味又隐
隐有些腥味。

  叶无道摇了摇脑袋,走上了楼梯,见慕容雪痕的卧室门还开着,一脸疑惑地
走了进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