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女神代行者】 第83章 狂野之夜

第一文学城 2022-06-23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now_xefd
字数:6326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字数:6326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虽然战斗已经结束,但援兵并不知道情况,还是纷纷赶来想要出手帮忙。

  而这意味着,她们要从神殿那边逆着情欲之雾的流淌,一路从稀薄穿梭到浓
稠。

  薛雷看着她们的情况,不由得庆幸,蕾莉亚及时发挥出了剑圣之威,把噩梦
之主顺利解决,否则,过来支援的这些同伴最后大概也只能剩下汁援的份。

  可以说,除了实力最强理智最稳定可能也没谈过恋爱所以受影响最小的塔蜜
尔,剩下几个都已经处于发情到失去理智的边缘。

  银风铃扶着墙,抖得像一串被吹了的风铃,特意换上的轻便紧身衣,大腿内
侧的布料一样被溻湿了大片。

  拉雅走之前就已经吸入了不少雾气,这会儿赶回来的路上虽然带了布罩,可
也已经面如火烧眼波朦胧,嘴上询问着主人有没有事,视线已经情不自禁溜去了
薛雷的裤裆。

  确认战斗已经结束的米奥拉一屁股坐下,双手按在大腿中间的地上,抖了抖
耳朵,脸色也已经完全被不健康的红晕占满,“咪、咪咪喵嗷呜……打……打完
的话,咱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一个翠绿色的光罩围绕着塔蜜尔的口鼻,她走近几步,蹲下看了看古莎的情
况,柔声说:“咱们还是赶快离开吧,这奇怪的雾气可能要几个小时后才会彻底
消散,这边浓度太高,大家的情绪都很受影响。”

  不是情绪,是情欲。

  薛雷都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在场的女性除了塔蜜尔,都在用灼热的视线舔舐
他的身躯,包括后面那个应该还没有性经验的剑圣蕾莉亚。

  他赶忙抱起古莎,往门口走去,“好,我这就回神殿,赔偿和退房费的事情,
天亮之后再专门过来处理吧。呃……那边住得下吗?”

  “文拉尔预留了房间,肯定住得下。”银风铃快步过来扶住晃了一下的火精
灵女郎,紧张地问,“你没事吧,欣蒂?”

  不幸的是,那并非欣蒂。而从此前蕾莉亚的言行举止上看,她在性取向上比
尺子都直。

  大概是不想暴露诅咒占据身体的状况,蕾莉亚只是冷淡地拨开银风铃的手,
说:“没事,咱们快点离开吧,这边的雾气浓度比较高,衬裤都已经凉嗖嗖的了。”

  糟糕的是,银风铃这会儿也是情欲高亢的状态,而她跟欣蒂这对儿拍档白天
表演歌舞晚上一起磨豆腐也早经验丰富,所以还是红着脸追过去又抱住了她的胳
膊,“嗯……我下面也已经黏糊糊了,欣蒂,睡觉前好好洗个澡吧,我为你擦背。”

  薛雷急着回去把古莎弄醒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得想着解决拉雅正在焚身
的欲火,一时间顾不上搭理后面用眼神求助的蕾莉亚,匆匆下楼,穿过大厅里嗯
嗯啊啊纠缠的白花花肉体,踩着四处洒落的衣服,冲出大门跑向神殿。

  如果情欲之雾弥漫到了神殿那边,文拉尔可能也需要他卖力拯救。

  他一下子又想起了自己被人鱼排队取精产卵的几天,顿时觉得睾丸都有点抽
搐。

  算起来,其实被人鱼取精的时候反而更轻松,毕竟他不用动只需要躺着贡献
那高高竖起的圣精发射器就行。

  但现在,就连拉雅都腿软得快要跑不动,他今晚势必要狂磕筋力剂,锻炼几
个小时自己的腰。

  〖那要不你把我放出来,我帮你推屁屁?〗

  琳琳,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没开玩笑啊,古代的丫鬟不就是负责干这些么,叠被铺床放香囊,推完屁
股接班躺。〗

  我没把你当丫鬟。你怎么这个时候忽然吃起醋了。

  〖我……就是忽然觉得很烦躁。〗

  情欲之雾还能影响到你?

  〖没,就是突然发现,你身边被你紧张的女孩越来越多了。连这个一开始想
要把你养起来榨汁的蝙蝠精,出事都让你这么着急。〗

  这都是我重要的同伴。

  〖我知道我知道,还都漂亮,能上床。我懂。不说了,你专心救他们吧。鸡
鸡肿了的话,自己上点药。既然不用我当丫鬟推屁股,那我休息了,晚安。省得
一会儿你办事儿我忍不住吐槽你,你又不高兴。〗

  这会儿确实没有哄她的心情,薛雷在心里回了一句晚安,就冲进了神殿。

  文拉尔迎在门口,看脸色多半也受到了情欲之雾的影响,勉强保持着清醒和
镇定。

  在这里住下的石匠,她统一发了笔钱安排去了商贸区的娼馆,不过从今晚的
情况来估计,他们那精壮的身体不仅不用花嫖资,八成还能倒赚回来一点。

  神殿里面的无关人士都已经被清空,情欲激荡的工作人员也都不愿意在此久
留,匆匆各自找地方求欢去了。

  薛雷暂时顾不上别的,径直跑进后殿那个新修好不久还没开始使用的大浴池,
趁着魔晶石掌控还是神赐,激活下面的火晶石给水升温,一伸手就把古莎丢了进
去。

  他擦了把汗,准备跟进去。但刚抬起手,拉雅火烫的身躯就从后面抱了上来,
一面摸索着为他脱掉衣服,一边在他汗湿的皮肤上贪婪地吮吻,喃喃地喊着主人。

  看来得抓紧时间先把拉雅的欲火灭掉……呜,好爽,舔到屁股沟里去了。薛
雷那根肉棒从裤腰中高高跳出,紫红的龟头在腹肌上撞了一下。

  虽然没怎么受到情欲之雾的影响,但被女神眷顾的他本来就是一头行走的超
级播种机,性爱马拉松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就是全城的女人都发情来找他解决,只要不把他切块分了,他就有信心一个
个满足过去。

  他下到浴池里随便撩水洗了一下,转身就把刚要脱衣服的拉雅抱住放倒。

  白魔法师的套装看起来圣洁、纯情而优雅,衬得她此刻布满潮红的面孔充满
了反差的淫乱诱惑。

  薛雷喘息着把她长袍一口气拉高,卷在胸前,然后,在手心取出一大滩魅魔
爱液,飞快的往她小巧的双乳、白嫩的性器和几处敏感带画满了最基础的临时淫
徽——快感符文。

  这淫徽需求素材极其简单,凡是有催情效果的液体都可以。

  而效果也极其简单,就是把素材原本的催情效果提升到三倍以上,不论素材
的需求是口服还是外敷。

  魅魔的乳汁和汗液都是以提升情欲为主,敏感度加成不如爱液这么强力,此
刻拉雅已经欲火焚身,自然不需要再往上加,不然非要变成一个淫乱的小疯子不
可。

  所以他只好动用淫徽,来把需要口服才能效果最大化的魅魔爱液转换成快感
符文。

  “主人……您……您在画什么啊?可以……进来了吗?拉雅身上好难过……
好想要主人的……大鸡巴……呜呜……”不自觉吐露出下流的词汇,小女奴羞耻
地望着他,纤细的双腿举起压在他的臀后,往自己股间湿漉漉的花蕊带过去。

  匆匆画完最后一笔,薛雷喘息着抓住她的乳房,体验着硬翘奶头在掌心的奇
妙颗粒感,对着她扭动到池边的小屁股,挺起肉棒凑了过去。

  龟头刚一接触到湿润的花瓣,细嫩的肉唇就紧紧吸住了他,拉雅哭泣着呻吟,
“哈啊啊……呜……主人……快点……求求您……求求您快点……我、我要疯掉
了……”

  “嗯……”他双手捏住乳头,用力一顶,狭窄的肉壶被挤出大片黏糊的淫蜜,
顺畅地吞没了他坚硬的前端。

  所有快感符文一同亮起,拉雅小巧玲珑的身躯触电般一弹,尖叫着抓住他的
胳膊,潮吹了,“呜啊啊啊啊啊——主人……好棒……好棒啊……我……我……
高潮……了……”

  这放浪的淫态也刺激了他,他抓住她哆嗦的双脚缠在自己腰上,手掌卡住纤
瘦的肋侧,看着她愉悦到微微失神的眸子,飞快地冲刺。

  几乎每抽插两到三下,拉雅就会爆发出一阵痉挛的高潮,在他快速进出的情
况下,一浪和一浪几乎连接到了一起,不分前后,或者说,前浪的屄还在抽搐,
后浪就已经追上来潮吹了。

  一浪叠一浪,终于,在拉雅一声近乎凄厉的尖叫中,他抵住子宫口狠狠搅拌
了几下,把她肏晕了过去。

  喘息着抽出布满白浆的阴茎,他拿过小盆冲洗了一下了拉雅红肿的肉膣,给
她拽下长袍,放到一边休息,转身走向古莎。

  魅魔少女竟然还没醒,面朝下漂在水面上跟已经溺毙了一样。

  要不是知道魔族大都淹不死,薛雷真要被吓一跳。

  他把古莎抱到池边,往脸上浇水,掰开嘴往里硬灌了一瓶补魔1号。

  速效回魔总算见到了一点成果,软绵绵的古莎呻吟了一声,眼睛睁开了一线。

  薛雷看一眼浴池大门,他记得跟文拉尔交代了,需要解决生理需求的话就来
浴池这边找他,这会儿都没出现,不知道在磨蹭什么。

  不过这样也好,跟古莎好好聊聊,总比一边啪啪日得满地汤汤水水一边说话
强。

  “清醒了吗?”

  她眨了眨眼,一骨碌坐起来,尾巴从丰满的臀沟里卷曲伸长弹出,高高翘在
后面,高兴地说:“蜜罐蜜罐!我、我得到资格了!我可以在合适的时机进化成
大魅魔了!真的!噩梦之主莉露第一时间就肯定了我的实力!还说我只要抓住眼
前的机遇,未来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我是不是很了不起?啊?”

  薛雷看着她,没说话。

  古莎的唇角开始以十六倍慢放的速度缓缓下垂,最后耷拉成一个无比沮丧的
弧,小声问:“原来……我最后……高兴过头召唤术失控的事,不是在做梦……
对吗?”

  薛雷叹了口气,伸手将她抱进怀里,柔声说:“没关系的,一切都已经解决
了。”

  “你听到我……向你求救了吗?”古莎精致的五官皱成一团,抱住他的胸膛
哭了起来,“太丢脸了……呜呜……我竟然……把这个给搞砸了。”

  “我听到了,听到了。”虽然赶到的时候听见的已经是让男人鸡巴乱跳的呻
吟声,但这种时候薛雷不需要苏琳提醒也知道该做什么,抱紧她,好好安慰,
“真的没事了,都过去了,下次再用召唤术的时候,记住集中精神。”

  “嗯。”

  【搜集眼泪,这是魅魔在感情剧烈波动下流出的眼泪,是极其稀有极其珍贵
的材料,你就是不用,装瓶卖掉,一滴就价值上千金。】

  哈啊?这东西这么珍贵吗?薛雷愣了一下。他此刻技能神赐不在炼药上,也
不知道什么配方要用这种古怪的东西。

  连真情实感哭一场都能哭出素材,魅魔一身都是宝啊。

  抬手给她抹泪,顺便收入苏琳囊中,心里检查了一下,计量单位都是滴,果
然珍贵。

  安慰了一会儿,文拉尔满脸疲倦地走进浴室,身上只裹着一条丝绸长袍,满
怀歉意地过来在浴池旁跪下,轻声说:“对不起,教宗阁下……”

  “不要总是叫得这么见外,这里没有外人,喊我名字就可以。”薛雷还是觉
得别扭,忍不住出声纠正。

  “唔……好吧,我……本来以为靠自己就能解决那雾气带来的问题,可以不
打扰您和两位女伴的快乐时光。可是……我做不到……可以请您……净化我贪婪
的渴求吗?”文拉尔抬起头,湿润的眸子里已经看不到古莎,只剩下他壮硕的肌
体,震荡着她正在急切绞紧的肉穴。

  看古莎的欲望倒不是太强的样子,薛雷拍了拍她,让她稍微让开一点,就一
伸手把文拉尔拖进了温热的水池之中。

  惊呼的女主教钻出水面,用手擦掉脸上的水,往后拨开湿淋淋的头发,跟着
身子一轻,双腿就被他靠浮力帮助轻轻松松分开抬了起来。

  她又惊叫了一声赶忙扶住池边,圆润的臀部自然而然往后伸出,下一刻,强
烈的饱满充塞感从尾椎附近攀爬而上,电流般击穿了她饥渴的脑髓。

  “呜啊啊啊——!”在激烈泼溅的水花中仰头尖叫,短短半分钟,文拉尔就
被粗大的肉棒戳刺送去了幸福的乐园。

  水会让女性分泌的爱液被稀释,但兴奋的肉体源源不断分泌出更多,丝绸长
袍与肥嫩的臀肉一起在水下荡漾,承受着薛雷快速凶狠的撞击。

  他知道文拉尔没有拉雅的经验丰富,受情欲之雾的影响也较小,就没费力再
上快感符文。

  不过古莎在旁看着,魅魔的血脉很快就跟着沸腾起来,她收起了身上所有的
皮膜和翅膀,淫媚一笑,钻进了池水中,抱起已经高潮到恍惚的女主教,从前面
吻住她的嘴,抚摸她摇晃的奶子,用尾巴拨弄她勃起的阴蒂,配合薛雷的动作前
后夹击。

  不到半小时,文拉尔就昏厥瘫软,和拉雅摆在了一起。

  氤氲之中,古莎贴在了薛雷的身上,蛇一样妖娆地扭动。

  这一场他完全没了继续动的兴致,打算惩罚性地让古莎来伺候他。仗着这浴
池用的是粗滤过的海水,管道勉强算是与大洋连通,测试一下可以发动权能后,
就集中意志在背后,舒舒服服平躺在起伏的波浪上,让魅魔骑上来,享受起了水
床骑乘位。

  魅魔的美好肉体享用多少次也不会腻烦,但他正愉悦呻吟的时候,忽然发现,
古莎的身上出现了异常。

  她重新生长出来的角,顶端竟然喷吐出了和精液色泽相似的丝!

  这……难道是做着做着爱忽然要进化了?

  他拍拍古莎的屁股,想要提醒她。

  可她忽然仰起头,眼中的紫光亮成了两道光柱,投射在浴室的石顶上。

  她嘴里发出一串狂乱的淫叫,与此同时,那销魂的肉洞变得更加刺激,无数
嫩舌包围着龟头狂舞,甚至还有丝丝缕缕的热气从马眼往尿道内钻入。

  这就是为了进化而榨取精气的步骤吗?

  薛雷吃了一惊,在这一刻竟然感觉到了如同侵犯女神时候一样的猛烈愉悦。

  不过几十秒,精液就在令大脑麻痹的快感中开闸,喷涌射入。

  双角的白丝喷射得更多,黏在屋顶和四周的墙上,渐渐形成一张巨大的网,
古莎就在网的中心,双腿紧紧夹住薛雷的腰,疯狂地上下摇摆着性感的屁股。

  她原本收起的翅膀也舒展开来,上面流淌着淡紫色的波光,透出一股令人目
炫的美艳。

  肉体内部的吸力变得极为古怪,几十秒后,薛雷猛地意识到,自己的射精…
…竟然停不下来了!

  快感一直在持续,射精的进程也一直在继续,一股又一股圣精喷进古莎的体
内,让她的尖叫越发纤细,恍如悲鸣。

  很快,白色丝线就开始缠绕在古莎身上,顺着翅膀往躯干部分蔓延,厚实的
茧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薛雷的方向延伸。

  不对,再这样下去,我也要被包进去了!他背后一凉,急忙在最后关头解除
了使用的“踏浪”权能。

  噗通一声,薛雷的身体沉入水中,但那些白丝竟然插入水面追了过来!

  古莎似乎已经失去意识,在丝线的黏着下缓缓蜷缩起来。

  他召出一股洋流把自己往旁边推开,回头一看,刚才所处的位置,已经被巨
大的白茧占据。

  古莎被封进了茧子中。

  薛雷从水里站起,过量的射精快感让他还有点眩晕。他喘息了一会儿,才意
识到他刚才独立供应了古莎进化所需的精气。

  要不是女神庇佑,恐怕他这会儿已经被压榨成一具干尸了。

  抚胸冷静了片刻,薛雷走到巨大的茧子旁边,贴上去耳朵听了一下。

  里面回荡着奇异的呻吟,像是有无数淫欲在流淌。

  不管怎样,古莎进化成大魅魔总归不是坏事。

  他休息了一会儿,去池边叫醒文拉尔和拉雅,叮嘱她们之后封锁浴池,除他
之外不准任何人入内,古莎正在进行很重要的仪式,绝对不允许打扰。

  休息了一会儿,在边角的水里简单清洗过,薛雷披上袍子,疲倦地往门外走
去。

  刚打开拉门,他就看到外面的墙角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咪、咪嗷?”米奥拉手忙脚乱地站起,面红耳赤地整理身上乱糟糟的衣服,
“我、我是来……来尽保镖义务的,我怕你遇袭,所以、所以就悄悄守在了这儿,
可是……呃……唔……对!可是这儿太暖和了,我一下子没忍住,就睡着了。你
没事,那、那我就回房休息了,晚安!晚安!”

  说完,大猫逃难一样飞快地跑掉,黑白环节的尾巴跟着她健美的臀部一起来
回摇晃。

  薛雷没说话,只是望着墙角那一滩亮晶晶的可疑体液,笑着摇了摇头。

  这会儿追过去,大概能在这个世界拿到一个肏猫成就吧。

  可是……米奥拉实在是太高了,而且身材稍微有那么点强壮,跟她上床,他
总有种自己会被拿着当玩具用的错觉。

  拉雅和文拉尔互相搀扶着回房休息,今晚不适合再打扰她们。

  薛雷很想也跟着去睡觉,可念头转了几转,还是有点担心保镖的身心健康,
决定过去看看,确认她不需要安慰的话,就撸撸尾巴放松一下紧绷的精神,放心
休息。

  沿着走廊追出几步之后,他拍了一下脑袋,对自己说了一声糟糕。

  这神殿的后边修得比前面还大,正在装修中的屋子还模样都差不多,他匆匆
忙忙来了这才是第二次,东南西北还分不太清,怎么可能找得到本来就不知道住
哪一间的米奥拉。

  开口喊的话,在这个时间节点,总有种求欢的意味。

  他对猫耳美少女的确很感兴趣不假,可这个也太大号了,用传教士体位做的
时候趴下恐怕都亲不到嘴。

  站在走廊中间正纠结着,背后忽然传来了银风铃的声音。

  但是,气冲冲的,好像她那隐藏在文静气质下的暴脾气,又炸了。

  “薛雷!你到底用你那丑陋的大鸡巴往欣蒂的里面注入了什么奇怪的毒汁?
给我进来说清楚!”

  他转过身,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她是被情欲之雾……”

  “情欲之雾个屁!”银风铃气得都掉下了眼泪,一边擦一遍骂,“那臭雾还
能给欣蒂洗脑不成吗?她都变成另外的蠢家伙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