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作为考古学家的爸妈,竟然给我寄回了可以催眠的道具!】(1)

第一文学城 2022-06-18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WOTCZ
作者:WOTCZ 2022-5-31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混沌心海 字数:7388   新人第一次发帖,如有不对请指教!感谢!

作者:WOTCZ
2022-5-31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混沌心海
字数:7388

  新人第一次发帖,如有不对请指教!感谢!

  看了半天版规,也不是很懂,索性先发为敬。

  要是会在01bz看到就倍感荣幸了,我都不知道那边怎么发……

                前言

  楚深,今年刚刚高中毕业。借着假期捡回了原来的一身腱子肉,高大健壮的
身材就像是衣架子,配上阳光俊朗的面容,上学的时候也是经常有收到情书的。

  【我在描述读者●)o(●】

  其妹楚灵玲,皮肤白哲,形貌昳丽,高156cm ,胸怀有D ,芳龄虽已过16,
却没像楚深一样提前升学、直接特招。

  虽然他两的父母健在,但是自从上了初中,就把楚深和他还在上小学的妹妹
丢在家中,美名其曰:「锻炼孩子独立能力」,接着两个人就自顾自的去工作了。

  作为心海有限公司聘请的高级考古学家,二老天天公费环游世界,一年也才
回来个把次。

  这不仅让楚深练就一手好厨艺,还让他的性格比较早熟。

  除此之外,就是他两的爹妈,会时不时往家里寄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比如什么古代的琉璃啊镜,古代欧洲的银币啊,或者不知道哪里来的油灯之
类的。

  还好楚深家的别墅有个大地下室,不然可堆不下这么多东西。

  对此,楚深颇有些寝食难安。毕竟一堆文物存放在家里,万一哪天不小心,
磕着碰着,那可都是钱啊!

  掌管家里开支的楚深如是想到。

  就今天吧,又寄回来一只毛笔,说什么是古代流落在东瀛的文物,叫楚深好
好使用,平常拿来练练字,毕竟楚深啥都好,就是字丑。(话说文物私用真的好
吗?)

  还告诉楚深,他两年底回来之前,要是没把毛笔字练好,就请楚深吃冬笋炒
肉……搞笑!楚深心里想,我好歹是省重点高校、常驻年段前五,会搞不定区区
练一个书法?

  唉,父母有命,子女难违啊,勉勉强强从每天学习完仅剩的几个小时空闲时
间抽点练练吧。

  哦对了,楚深已经被保送了,学习也只是学点个人兴趣爱好而已。

  可是,楚深是真没想到。爹妈寄回来的文物里,可能没有带鬼,可不少带着
些奇奇怪怪的特殊能力啊……

—————————————————分割线———————————————————

  这天晚上,楚深结束了每日上coc 摸鱼的日常后,正准备趁着妹妹还在住校,
偷偷打开心海,在外海划划水,看看有没有什么新人佳作,让楚深好生鉴(bai )
赏(piao)。

  无意中,看见了手边的古朴的毛笔。一拍脑袋,才想起来还要练字,于是嘛,
干脆洗洗笔,提笔研墨,摘抄了一些不错的催眠片段。

  奋笔疾书许久,楚深也开始模仿着片段,谢了句「试图拒绝我的人都会被催
眠~ 」之类的几句话时,谁还没有个中二的时候呢~ ?

  毛刚写完句子,笔上突然好像有什么东西亮了一下。

  楚深一愣神,再看,古朴的毛笔还是那样,除了雕龙画凤的线条,就是笔杆
子顶上一个龙凤环绕的图案,像是一个……眼睛?没有发现什么不对,楚深便没
放在心上。

  待到楚深在白哲的宣纸上糊满自己斗折蛇行的字以后,一看时间,天色昏暗,
阴风怒号,已经六点半了。

  楚深想了想就点了个外卖,都毕业了还煮啥饭,反正妹妹也不在家,偷吃一
顿好的~.

  虽然说老爹老妈没多陪陪楚深们兄妹两,但是这个钱还是没少给的。

  起码想吃啥喝啥买啥的,一般是没有问题,别墅里也没啥东西缺的。

  在算上楚深自己接了点家教,挣得些许酬劳,家里玩的用的设备,还是有的
且配置不低。

  打开CODM,在老六的路上渐行渐远。随着时间流逝,半小时后,随着「叮咚
~ 」的门铃响起,丑团外卖送到了。

  楚深「呸」一声,表示对队友的愤慨,随后起身带上口罩,准备给外卖员开
门。

  第一章:首次侵犯!勤工俭学的外卖小妹踏入虎口!

  「吱呀……」结实的密码门被楚深拉开,一个穿着亮黄马甲的身影跃入眼中。

  「您好,您的外卖,请您慢用!」嘿呦,楚深一听,这声音还挺好听的。一
抬头,只能看见头盔和口罩间,一双清秀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

  她看起来高一米六多,胸前规模不小,起码得有个D ,这点楚深对自己阅片
无数的眼睛很自信。

  再看她的裹着牛仔裤的大长腿,线条柔和,有肉感而不感觉胖。这女孩应该
是个美女,楚深心里想。

  这年头赚点钱可真不容易啊,她啧啧称道,越来越多的女孩子也加入了黄袍
加身的行业。风里来雨里去的,实在是辛苦。

  楚深看了眼app,外卖员名字叫林铭铭。

  「请问您是林女士吗?」楚深谨慎的问了一句。

  「啊,我是。给,您的外卖。」她微笑了一下,眼睛像月牙一样。

  「噢噢,辛苦了!给,擦一下吧。」楚深接过沉甸甸的外卖,顺手递给她几
张餐巾纸。

  「谢谢!」林铭铭道了声谢,擦去几滴将要钻进衣领的调皮水珠。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我就先走了,祝您用餐愉快!」说罢,见楚深似乎没有
什么事,便准备转身离开。

  看到门外雨下的不小,林铭铭绝对不接单了,今天已经干了不少了。

  「啊,请稍等,」楚深看了看外边乌漆嘛黑的天色,不到七点天色就已漆黑
如此。再听听外边雨打在棚子上和鞭炮似的,今天的雨想必不小。

  「请问你还有单吗?」楚深道。

  林铭铭有些疑惑楚深的问题,「暂时没有了呢,请问有什么事吗?」

  嗯,他一定是想要我帮忙丢垃圾什么的。林铭铭口罩下的俏脸,露出了一丝
自信的微笑。

  楚深和善的咧嘴一笑,「外面雨这么大,要不先进来歇歇吧?你一个女孩子
淋着雨回去可能感冒,不如进来坐一会吧?」

  楚深是真觉得这种台风天让她回去挺危险的。

  「不好意思呀,我还得回去吃饭……而且时间也不早了。」林铭铭有些警惕
的说,一边不着痕迹地退后两步,出了门外,看起来准备拒绝楚深的邀请。

  这是挺好的,女孩子出门在外还是得小心点,现在狼友可不少!

  「害,这有啥,我是连着夜宵一起点的,绝对够两个人吃。况且你看起来和
我妹妹差不多大,我可不能看着你给风吹走呢。」

  楚深满不在乎的说,他确实担心人家出事,毕竟是娇滴滴的一个女孩子。

  可惜自己不能像小黄文里的主角一样,啪嗒一下,就把她催眠了。

  不然就不用努力讨好女孩子了,也许还能有个美好的夜晚……想起来自己见
到初恋的初中生活,她的一言一笑仿佛还在耳畔。

  而现在,楚深的脑子里闪过刚刚看见林铭铭套着牛仔裤的大长腿,以及被外
卖马甲和白衬衣包裹的D 杯娇躯,不禁有些想入非非。

  虽然头发短了点,但是也不是不能骑的嘛。楚深默默想着,楚深还是比较喜
欢双马尾呢。

  而在楚深尝试邀请她进来做客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在空荡荡的书房里,
放在桌上的古朴毛笔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印记,亮起一道绿光后闪了闪,又灭了
……就好像某个神圣的论坛标志一样……

  与此同时,林铭铭突然一愣,眼神呆滞了片刻。

  「额……好的,我现在就进来。」她用一种不带感情的声音说道,然后脱掉
脚上的雨靴,穿着袜子走了进来。

  正走向桌边的楚深,突然感觉她的声音有点怪怪的。伸手把外卖放到桌上,
下意识回头一看,林铭铭那漂亮的大眼睛涣散无神,见此,楚深不禁吓了一跳。

  「嘿!林女士?你还好吗?」楚深有点懵,难道送外卖的时候淋了雨,发烧
了?应该不至于吧?

  「我很好。」林铭铭呢喃的回答楚深,眼神仍然十分涣散无神,就好像…
…小说里写的,被催眠了一样?

  楚深一个激灵,连忙左顾右盼,别墅门口一片空荡荡的,保安也才巡逻完这
片,没有一个人影。

  「你是什么人?」楚深还带着最后的一丝理智,谨慎的问了一句。

  「我叫林铭铭……是一个大一新生……最近兼职送外卖,赚点零花钱……」
林铭铭声音呆板的回答,同时如同一个木偶一样,一动不动的。

  楚深又惊又喜,却有一些不知所措。连忙让她换了拖鞋在沙发上等他。

  而楚深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关好了门回到客厅。可怜的林铭铭一定想不到,零
花钱没挣多少,自己却赔了出去。

  林铭铭正襟危坐在沙发上,面容呆滞。楚深感觉自己的声音变得有些嘶哑:
「林铭铭,你听得到我说话嘛?」

  楚深感觉浑身的血都热了起来,眼前的一切让他满脑子都是色色!

  梦里的事情居然实现了?!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催眠?幸福来的太突然,
不禁让楚深有些猝不及防。

  「是的,我可以……」林铭铭说道,楚深坐到了一屁股坐到了她的旁边。

  「我是谁?你对我有什么印象?」楚深一边发出灵魂拷问,一边试着褪去她
的黄马甲。她这个状态下不会配合,真有些不好脱。

  「你是楚先生,下了一大份订单,应该很有钱。人看起来还挺帅的,就是一
直想让我进你家,感觉很有可能是个变态。」林铭铭诚实的说,要不是表情依旧
呆滞,楚深都想甩两两耳光上去。

  楚深非常不爽,靠,好心被当驴肝肺啊?虽然说她也只是比较谨慎小心,但
是楚深还是决定,让她见识见识社会险恶!

  楚深严肃的说,「林铭铭,你是一个外卖员,对吧?」

  「对……」

  「既然你送的是楚深的外卖,那么楚深就是你的顾客咯?」楚深循循诱导,
根据他博览群书得来的经验,也不知道对不对。

  「是的……」她看起来有些认同。

  「既然楚深作为你的客人,那么是不是只要楚深给你报酬,你就要服从楚深
的命令?遵循楚深的指示?」

  楚深开始偷换概念扭曲真相,不过即使楚深的技术有些蹩脚,但是在进入深
度催眠状态下的林铭铭脑子里,已经无法进行符合逻辑的思考了。

  「好像……是怎么一回事?」她皱了皱眉,咬着嘴角想了一会,犹豫的答到。

  「对嘛,所以你必须要听我的话,不管作为照顾你生意的客人的我,发出什
么样的指令,你都要听从,因为顾客就是上帝嘛。要这样,你才能拿到属于你的
报酬哦~.」

  「是的……」林铭铭呢喃道。楚深看着她无神的面庞,隔着衣服揉捏起了两
只诱人的兔子。

  他馋这两只兔子许久了,手里不断揉捏着,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年轻少
女的青春肉体。

  大D 的魅力是每一个男孩子无法拒绝的,再配上这种直插楚深xp的场面,实
在让他有些把持不住了快。

  [ 感谢催眠。] 楚深开心的笑了笑,并继续修改她的常识。

  「你送出的外卖必须经过确认才能交付给我,否则可能会被差评。确认的方
式分为「秘钥」确认和「DNA 比对」。

  而秘钥就是楚深的肉棒,做DNA 比对需要楚深在你的体内中出。除此之外,
在过程中你需要让楚深随意亲吻,以及可以把手放在你身上随意进行按摩,提高
楚深的满意度以追求好评。

  这个过程与性交无关,完完全全纯粹是工作任务,非常的正常与合理。需要
认真完成。」

  楚深说道,并做出最后的命令,准备让林铭铭恢复清醒,然后陪他16公分长
的兄弟玩耍~.

  「当你听到我拍手并喊你「小木木晚安」的时候你就会再次加入这个状态,
如果我拍手喊你「小木木早安」的时候,你就会醒来。明白了吗?」

  楚深收回禄山之爪,意犹未尽的准备结束对她思想的篡改。

  「我明白了……」林铭铭依然面无表情是脸色有些红润。想必与楚深一边说
话一边给她进行的按摩是脱不开关系的。

  啪啪~ ,「小木木早安。」楚深拍了拍手说道。

  「唔……?发生什么了?」林铭铭有些茫然。看到了放在桌上的外卖,和站
在旁边的楚深,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突然就跑了过去拿起了外卖。

  「不好意思吖先生,现在这段时间,需要您先确认身份才可以把外卖交给您
呢!」林铭铭非常认真的说,就好像在执行一项重要的工作。

  「啊?楚深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规定的?」楚深假装惊讶的说道。

  「是这样的先生,最近为了控制疫情蔓延,政府刚刚出台了政策,要求我们
外卖员必须确保您持有「秘钥」,且完成了「DNA 比对」,才可以把外卖交给您
的。」她非常认真的指导楚深,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哦,」楚深一脸恍然大悟,「原来是新政策吖,我说怎么没有听说过,那
我们得认真「贯彻」才好!可……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操作啊?」楚深装作有些为
难的说道,心里却暗自偷笑。

  「请不要担心,先生。我受过最专业的训练,」林铭铭十分的自信,「请让
我来就好。」

  「好的好的,那我听你的。一定要配合疫情防空呢!」楚深耸了耸肩。

  林铭铭先是抱住楚深,然后抬头想要亲楚深,楚深配合的摘掉口罩,弯腰低
头。楚深粗大的舌头近乎占满了她整张嘴巴,吸得啧啧直响。

  因为是出来兼职,还下雨了,所以林铭铭没有化妆和涂口红。因此,纯天然
无污染的少女红唇被楚深吸的啧啧直响。

  少女的香涎被楚深不停的搅拌、咽下,同时传过去楚深的唾液。

  良久,唇分。一缕银丝牵连着楚深与她的樱桃小嘴,难舍难分,而林铭铭眼
神变得有些迷离,也许是因为缺氧,小脸蛋变得更红了

  她缓了缓,「好了,接下来是「秘钥」的确认,请您过来这边。」

  林铭铭接着拉楚深走到沙发边,示意楚深脱下裤子坐下。到这里楚深反倒有
些不适和害羞起来,因为这还是第一次在女孩子面前脱裤子,在她的催促下楚深
磨磨蹭蹭的把裤衩褪到脚踝。

  经过前面的诱惑,楚深的长枪已经昂首挺胸,一根根静脉如同巨蟒一样缠绕
在上面,略显狰狞。林铭铭蹲了下来,然后跪坐在楚深面前。

  她有些迟疑,「这么大,真的能吞的进去吗?总感觉哪里有些怪怪的好像什
么不对一样……」看着楚深的肉棒,林铭铭不禁想到。

  「可能是以前男友的太小了吧……不管了,先试试再说!」林铭铭好像下定
了决心,张大嘴巴先是含住了楚深的龟头。

  直径近四公分的棒子含在嘴里,不比与楚深的舌头纠缠就简单。林铭铭生疏
的吞吐着楚深的肉棒,柔软的嘴唇和娇嫩的舌头无意识划过,给楚深带来了难以
言表的快感。

  「嘶~ 哈,唔……」第一次给咬,楚深差点立刻缴械投降,赶紧咬住牙关忍
一波。缓过劲来以后,楚深开始指导她的技术。

  「对对对,舌头要动、要舔,再在「秘钥」上绕圈圈确认;没错没错,要用
力吸,报酬保持吞吐的频率。哎呦,小心点牙,别磕着了!」

  楚深一边凭着爽感,一边趁机把手伸去林铭铭的领口,解开几粒扣子,在推
开胸罩,揉捏起她的大白兔来。

  不愧是少女,两只红豆馒头又挺又嫩,两粒红豆点缀在上面,晕开一团粉红。
直接揉捏的时候不仅柔软无比还充满弹性,令人爱不释手。

  正当楚深感觉要「I'm come in」的时候,林铭铭突然吐出了他的肉棒,一
根银丝连着她的嘴唇和楚深的棍子,场面十分淫靡。

  「楚先生,「秘钥」我已经确认了,」林铭铭一边揉着腮帮子一边说。「接
下来请配合我进行DNA 采样比对,确保是您本人。」

  林铭铭接着走到桌边俯下身子,把臀部翘了起来,正对着他的脸。「楚先生,
请帮把我的裤子脱掉。」她回头看着楚深说。

  楚深按她说的做了,挺着枪走上前去,一口气脱下她的牛仔裤和胖次。一股
奇特的气息随着湿漉漉的胖次蔓延开,顺着他的鼻腔进入我的大脑,楚深刚刚有
些软下来的欧金金再次跳了跳。

  林铭铭竟然是个白虎!光滑的阴户没有一根毛发,不像某些女人的下面,一
片黑乎乎、乱糟糟的毛,倒人胃口。她的穴口已是波光粼粼,可见其主早已动了
情。

  抬起龟头蹭了蹭她的穴口,在两瓣大阴唇间滑动。「嘤~ 」林铭铭音调都变
了,「请不要在乱动了,快点进来吧!」

  「哦?你真的很想要我进去嘛?」楚深咧嘴一笑,挑逗着她。

  林铭铭只感觉一根火热的棒子在私密的地方摩擦,让她整个人都像烧起来了
一样。「请快点进来!不要再蹭了先生……嘤……唔嗯~ 」

  「嗯,」楚深满脸正气,「林女士你看起来很不舒服啊,不如还是算了吧。」
楚深一脸义正言辞、装模作样,同时退了一步。

  没想到林铭铭下意识的往后一抬,白嫩的骚穴借着蜜汁的润滑,非常顺利的
的就把楚深的肉棒吞了进去。「好紧!」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胯下那条
紧致的隧道。

  「嘶……」在林铭铭的嫩穴夹击之下,楚深倒吸了一口凉气,胯下亦不由自
主的抽插,做着活塞运动。

  「草,你个小骚货真他妈会夹!」在这般刺激之下,即使是品学兼优的楚深
也不禁爆了粗口。

  楚深感觉,就算是自己海绵体充的血,也没有林铭铭穴里的腔壁滚烫。里面
如同有千万张小嘴在亲吻吮吸棍身,又好似无数的触手在给他按摩一样。

  「嗯啊~ 进……进来了……好大……咿呀……唔,嗯~ 嗯……」林铭铭发出
来诱人的娇喘,听的楚深直喘粗气,又硬了一点。

  「呼呼~ 呼~ 」楚深喘着粗气,快速的用力抽插着林铭铭的嫩穴,粗长的棒
身还带出一小节黏膜。手也没有空着,解开她的衬衣,伸上前抚摸揉捏着她的奶
子,小红豆已经充血,变成了大红豆。

  「吖!~ 我……我要来了~ 嗯~ 嗯~ 嗯……!咿……」随着楚深的猪突猛进,
牛子再用力一挺,感觉好像顶到了什么有点Q 弹和结实的小圆饼?

  林铭铭突然一边咬着嘴唇尽力压低声音,一边发出了一声动人心弦的娇哼。
接着一股滚烫的液体冲刷到了楚深的龟头上。

  地面已经留下了一滩水迹,林铭铭一直流个不停,大腿内侧全是一条条的水
痕。「呼~ 呼~ 」楚深喘着粗气,奋力在她体内冲刺。

  「唔,我也快到了!……唔呼~ 」楚深发出预警提醒林铭铭翘高她的小屁股。
在他不停的撞击下,屁股尖已经是一片通红。

  「嗯~ 啊……吖……射进去……额~ 请射在里面,唔……嘤……」林铭铭对
我发出了诚挚的邀请。

  多巴胺与荷尔蒙、性激素等的共同作用,刺激的她双眼迷离,几乎满脑子就
想着楚深再用点力。

  楚深当然选择如她所愿,呼哧呼哧地用力,每一次都抽到只剩龟头与蚌肉相
连,每一次都插到马眼亲吻子宫颈。一次又一次的重击带给了林铭铭极致的感受。

  林铭铭流着香汗,浑身油亮油亮的。剧烈运动带来的红晕,一直从被撞击的
屁股尖蔓延到被楚深舔的湿漉漉的耳尖。

  「来了!给老子接好吧!母狗!」男人一声低喝,用力一挺胯,同时双手把
住林铭铭的细腰往后一送。

  只听啪的一声响,伴着呻吟,16公分长的大屌齐根没入,龟头如同攻城锤一
样,撞开了子宫口这扇城门。

  紧接着,宫颈如同紧箍咒,勒在了冠状沟上。一个收缩,便刺激的阴茎喷射
出浓厚的精液,吐在子宫里。

  而两粒下供弹式弹仓,有力的将楚深数十亿的子孙泵入林铭铭的阴道内,这
一切都是为了使无数的蝌蚪能够有一个成功的冲入卵中。

  被楚深的精华一冲,林铭铭「额……」了一声,白眼一翻,又是一阵激烈的
高潮。整个人再也没有力气支撑住自己。

  楚深一把搂住林铭铭软倒的娇躯,看着林铭铭乳鸽上的红色抓痕,还有脖子
上被自己种下的颗颗草莓,胯下微软的肉棒仿佛又充入了些许能量,心里不禁欲
火又逐渐升腾。

  想起明天自己那娇小可人的妹妹就要回家了,再想到自己似乎已经拥有了催
眠的超能力,楚深感觉仿佛已经看到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

  接着把女孩抱进浴室,洁白柔软的玉体成横在怀里,让楚深差点又起火。林
铭铭翻着白眼,嘴角流着口水,靠在楚深的胸前,一副被玩坏的样子。

  浴室里,楚深终于温柔点,慢慢清洗着怀里的美人,时不时占点便宜、搓点
油。男人嘛,爽完以后,总得负起责任来的。楚深一边冲洗自己和铭铭,一边想
到。

  明天得把催眠的原因搞清楚,他想,搞清楚之后得把妹妹也吃掉,嘿嘿……
他满怀期待。

         ——————本章结束——————



0

精彩评论

zhaomu 1
加油,等更新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