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投名状之无间行者】(第二章)

第一文学城 2022-06-17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菩提之王
作者:菩提之王 2022/05/30发表于:SIS001 字数:4361                第二章 往事

作者:菩提之王
2022/05/30发表于:SIS001
字数:4361

               第二章 往事

  拳头雨点般击打在沙袋上,高大健壮的教练用力扶住沙袋,大声指点着出拳
姿势。

  「好,直拳,直拳,摆拳,直拳,左勾拳,胳膊再向上一点,全身发力。」

  出拳的女人认真的执行教练的要求,汗水濡湿了她的头发,流淌到脸上,又
滴落到地板上。

  「好了,可以休息一下。」教练示意她略事休息,自己走到旁边灌了一大口
水,笑道:「大姐,我教了这么多学生,很少见到像您这么认真刻苦的,每次都
要把沙袋打爆一样。」

  女人弯下腰,双手扶住膝盖,大声喘着气,宽松的道服前襟因为重力微微敞
开,隐约可见一片雪白的柔软,教练迅速收回目光,略作镇定,继续说:「恕我
直言,你这种练法对身体可不好,我的话比较直,可能会惹您生气,但您的年龄
确实已经不适合MMA 这种对抗激烈的运动了。」

  女人直起腰,她是个美人,但显然已不年轻,眼角已经有了细微的鱼尾纹,
然而成熟的风韵却别具魅力。她拿起一瓶水,灌了几口,对教练淡淡的说:「我
知道。」

  教练已经当了她近一年的私教,早已经习惯了她的冷漠,知道这个女人似乎
对谁都是这种态度,笑了笑,不再劝说。

  看女人恢复了一些体力,教练问:「还继续练吗?」女人点点头,却指着拳
台说:「练实战对抗吧。」

  教练叹了口气:「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女人身体腾空而起,重重落下,教练熟练的倒地,用十字固将她牢牢固定在
拳台上,按规定,女人这时需要拍地示意投降,但她却倔强的挣扎着,试图挣脱
教练的十字固。教练微微用力,男人压倒性的力量轻易粉碎了女人的反抗,他大
声喝道:「拍地投降。」

  女人又努力了几次,终于无奈的拍打了地面。

  她慢慢爬起来,又摆出继续的姿势,教练却摇了摇头:「大姐,今天就到这
里吧,我待会还有另外的课,你也很疲惫了。」

  女人点了点头,「好的,谢谢教练。」回身下了拳台,向更衣室走去。

  教练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右手五指似乎依然残留着那柔软又富有弹性的触感,
在刚才的地面缠斗中,他的手无意中抓到了女人的胸部。

  他绝不是有意的,作为一名职业MMA 教练,他有自己的道德坚守,但MMA 这
项运动有大量的绞技和地面技,难免会碰到对方敏感部位。

  好大,好有弹性,教练下意识的想,但他随即制止了自己胡思乱想,翻身下
了拳台。

  「怎么样,那熟女滋味不错吧?」另一个教跆拳道的教练撞了一下他,挤眉
弄眼的说:「别看年纪有点大,但很漂亮啊,比起年轻小姑娘别有一番滋味。你
努力一把,说不定就能上床了。」

  「别瞎说,让人听到了会投诉你的。」MMA 教练低声说道,心中却有点痒痒
的,指尖的触感似乎又回来了。

  「切,怕什么,那女人别看冷冰冰的,其实肯定是个骚货。」另一个MMA 女
教练嘀咕:「否则为什么要指定男教练。磊哥,她买你的私教课都花了好几万了
吧。」

  教练磊哥摇了摇头,说:「她说过,要男教练是为了增强对抗难度。」

  女教练冷笑:「怎么,她是想在这里学会了回去打老公?我看她就是为了接
近磊哥,熟女砸钱泡健身房小鲜肉,又不是啥新鲜事。」

  跆拳道教练猥琐的笑了笑:「我有个学生认识她,据说她是个大学教授,还
是个寡妇,磊哥,说不定你真的有机会哦。」

  另一个教散打的教练也加入对话:「也许她真的是格斗爱好者吧,前不久我
在一哥们开的武馆里也见过她。我那哥们是陈鹤皋的弟子,教的是疯狗拳,学艺
先学刑法那种。」

  「哇,不是吧,她真要去杀人吗?磊子你可得小心点,别玩着玩着她摸出把
冰锥来。」

  「滚蛋!」

  「哈,磊子你还不好意思了,不会真的动……哈哈,今天天气真好啊。」

  女人从更衣间出来,似乎什么都没听到,礼貌的向几位扎堆聊天的教练点了
点头,向大门走去。

  身后,几个教练扔在低声嘀咕:「我靠,这身材,真是绝了。这腰腿比,这
腰臀比……小燕,她身材比你还好呢。」

  「滚蛋!」

  天东省龙城市公安局档案科。

  「上啊上啊,老罗你磨叽个啥,我的程咬金快顶不住了。」

  「催啥催,我这不正赶路吗,你让小朱先上。」

  「不行,我的妲己已经没蓝了。」

  几个科员聚在一起,捧着手机玩着游戏。

  「你们玩游戏声音小点,让其他部门听到了不好。」慵懒的声音从办公桌后
传来,科长毕婵娟顺手从桌上排开的塔罗牌里抽出一张,递给对面的年轻女警:
「这次又是什么啊。」

  年轻女警接过牌:「嗯,毕科,这次您想占卜什么呢。求官,还是求财,还
是求平安,要不我给你问问姻缘吧?」

  毕婵娟靠在椅子上,双眼无神的瞪着天花板:「我不想升官,在档案科就图
个清闲;不用说,没在一线冲锋陷阵,肯定是平安的;姻缘……我这把年龄还没
嫁出去,估计是要当一辈子单身狗了,嗯,还是求财吧,怎么合法的发财。」

  年轻女警故作神秘的将牌捂在手里,慢慢挪开:「哇,这次是「正义」牌,
这牌好啊,俗话说,正义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钱。再结合你刚才抽的隐者、
猎人、命运之轮、恶魔这几张牌,可以推测,您……」

  「哼!」门口传来重重的咳嗽声,刘局长走了进来,大家吓了一跳,匆忙散
开,刘局无语的看了他们一眼,说:「婵娟,你待会来下我的办公室。」

  毕婵娟应了一声,刘局长目光扫过桌面上的塔罗牌,轻轻叹了口气。

  「毕婵娟,你就是这么带兵的?」局长办公室里,刘局长重重拍了下桌子,
瞪着眼前的女警官。

  含胸拔背,坐姿标准的毕婵娟大声说道:「报告局长,我回去一定好好批评
教育他们。」

  刘局长哼了一声:「你还很年轻,就这么暮气深重,难道准备就这样混到退
休?」

  毕婵娟微微苦笑:「这么混着也挺好,起码不会害人。」

  刘局微微摇头,「算了,我也不劝你了,省厅的同志指名要见你,给你先通
个气,和当年的「褐雨燕」行动,还有「过河卒」计划有关。」

  毕婵娟微微一震,低声问道:「为什么还在纠缠这些事,我已经承担了责任,
不想再碰这些事了。」

  刘局长:「这是省厅要求,具体情况会有人和你面谈,去1108会议室吧。」

  毕婵娟走进1108会议室,坐在桌子上首的是个相貌美丽,雍容大方的中年女
警官,挂着三级警监的警衔,竟然是新上任的省厅副厅长盛剑华。旁边那个男警
官更是熟悉,以前经常合作的省厅缉毒局情报处处长向阳。

  「婵娟来啦。」向阳熟络的打招呼,向盛剑华介绍:「盛厅,这位就是龙城
市警局着名的缉毒英雄,大名鼎鼎的毕婵娟同志,现在是档案科科长。」

  毕婵娟向盛剑华和向阳敬礼:「盛厅好,向处好。」

  盛剑华笑着说道:「婵娟不用拘礼,坐吧。」

  向阳笑着说:「婵娟,盛厅想了解一下当年的「褐雨燕」行动和「过河卒」
计划相关情况,这两件事你都是参与者,你来说说吧。」

  毕婵娟深深吸了一口气:「报告盛厅,这些当年我都已经写过详细的报告,
需要的话我可以再打印一份。」

  盛剑华似乎没料到她竟然会直接拒绝,一时有点尴尬。向阳赶忙打圆场:
「盛厅刚调来,想了解一下情况,你是当事人,就说说吧。」

  毕婵娟无奈,简略介绍了当年的「褐雨燕」行动:「这是一次公安部主导的
跨国反毒行动,抽调了龙城市的几个警员参加,和缅甸、泰国警方一起对包括
「黑魂」「蓝魔」在内的几个贩毒组织进行打击。但由于情报泄露,专案组秘密
进驻的酒店遭到炸弹袭击,造成五死十一伤的惨剧,牺牲者中包括两名中国警员
和两名缅甸警员,以及一名当地酒店服务员。」

  「由于是跨国行动,情报从哪里泄露也难以查清,因此在「褐雨燕」行动失
败后,省厅和龙城市警方又策划了「过河卒」计划,启动长期潜伏的特情刀日旺,
利用「黑魂」秘密招聘制毒师的机会,将一名卧底侦察员以制毒师的身份送进
「黑魂」。在「褐雨燕」行动中牺牲的警员罗向明,妻子是龙城市公安局检测实
验室化验员白晨曦,在化学方面具备特长,自告奋勇报名参加这次行动,化名赵
琳打入「黑魂」。」

  「一开始进展顺利,传回不少有价值的情报,但几个月后,「过河卒」突然
失去联系。不久,在边境发现了刀日旺残破不堪的尸体,还有一张光碟。」

  毕婵娟的声音开始颤抖:「光碟里是一段在黑屋子里拍摄的视频,全身赤裸
的白晨曦被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揪着头发拖到镜头前,那男子对着镜头说,多谢
公安兄弟,白警官的滋味很不错,兄弟们都玩得非常开心。说着将枪抵在白晨曦
太阳穴上,对她说,白警官,还有什么想说的就快说吧,马上就上路了。」

  「晨曦笑了笑,对着镜头说,告诉爸爸妈妈还有婆婆,我爱他们……」

  「枪响了,镜头上溅满了血污。」

  毕婵娟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盛剑华沉默了片刻,说道:「你就是因为
这件事辞去了情报科科长职务,调去档案科?」

  毕婵娟没有正面回答,继续说:「后来,刀日旺被确认牺牲,追认为烈士。
但由于没有白晨曦的尸体,两年过去了,到现在,警方一直没有追认白晨曦为烈
士,甚至没有确认她牺牲,只是将她列为失踪人员。」

  「盛厅,你应该听说过,临湾市的三位霸王花女特警,牺牲这么多年,她们
的尸体器官被制作成标本在黑市上买卖,成为那些变态买家的收藏品。到现在我
们还没有完全回收。」

  毕婵娟声音低沉:「像晨曦那么美丽的女警,卧底时暴露身份被俘,死前遭
遇了什么,我……我都不敢想;她死后的尸体会遭遇什么,我更不敢去想。」

  「而我们,却因为没有找到尸体,就不能确认她已经牺牲,也不能追认她为
烈士!这公平吗?」

  毕婵娟抬起头,她已经泪流满面:「罗向明的妈妈,也就是晨曦的婆婆萧沉
鱼,是东江大学化学系教授,曾多次帮我们对现场物证做化学实验分析,我认识
她很多年了,是她的好友,知道她家的一些情况。」

  「晨曦和向明是邻居,可以说是青梅竹马,晨曦大了向明两岁,小时候一直
像小姐姐一样照顾向明,长大了却爱上了他。萧沉鱼是看着晨曦长大的,后来晨
曦考上东江大学,就读化学专业,沉鱼是她的导师。可以说,她把晨曦当成亲生
女儿般宠爱。」

  「晨曦进警局的时候,是多么引人注目,被称为警花女神,好多单身小伙都
想追她,可她只爱从小一起长大的向明。后来向明也当了警察,两人很快结了婚。」

  「向明牺牲后,她哭了整整三天三夜,当她得知过河卒计划后,她瞒着婆婆
和父母报了名。」

  「我本来不该同意的,但确实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选,晨曦又很坚决,最后,
我还是同意了。」

  「然后,她就牺牲了,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五年前,萧沉鱼的丈夫因病去世了,两年前,罗向明和晨曦也相继牺牲,
现在,萧沉鱼一家只剩下她一个人。我还有什么脸去见晨曦的父母,去见萧沉鱼?」

  「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情报科长,与其在这个岗位上害更多人,还不如辞职。」

  「这就是我对褐雨燕行动,以及过河卒计划的补充汇报,其他情况报告中都
有。」

  毕婵娟说完,似乎全身的精气神都被抽走,低着头,整个人垮了下来。

  盛剑华和向阳对视了一眼,向阳拿出一个信封,从中取出几张照片:「毕婵
娟同志,有些情况和你说的不一样,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毕婵娟满怀疑惑的接过照片,低头看去,她脸色突然大变,全身失去控制的
颤抖起来。

  照片从她手中滑落,掉到桌子上。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