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末日中的母子】(10)【作者:林少暴君】

第一文学城 2022-06-15 03:08 出处:网络 作者:林少暴君
0 【末日中的母子】(10)【作者:林少暴君】 作者:林少暴君 字数:12567   
0

【末日中的母子】(10)【作者:林少暴君】

作者:林少暴君
字数:12567
  

      ***    ***    ***    ***
            第十章亲人重逢(上)

  再度加快剧情进度,这一章主角的二姨出场了,而且有着:高身长这一特性
其实说实话,我原本打算把二姨的身高设定成一米九五的,但这样一想会不会让
读者无法接受啊?所以就设定成了一米八五。

  嗯…打算在本月的十五号之前让主角把两个姨妈都推了,所以我也要加快更
新速度了。

  我打算游戏也不玩了,毛选也不看了,专心写H文。

  只不过,到时候母亲  二姨  大姨的H戏就有点考验我的笔力了,我还从来
没有写过多P啊

       ————————————————————

  离开了那群不怀好意的人之后,我与妈妈原本打算离开这栋居民楼,然而当
我们来到一楼之后,脚步又停了下来。

  「碰!碰!碰!」

  铁门被狂躁的丧尸用力拍打着,发出响声,并且伴随着巨响还时不时地晃动
一下,就仿佛随时会被撞开一般。

  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无论丧尸如何用力地拍打撞击着,铁门依旧牢固的
屹立着,将危险的丧尸挡在门外。

  刚才,我和妈妈就是被这些丧尸逼进这栋居民楼的,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
这些丧尸还在外面试图撞开铁门,真是一群毫无理智只剩下本能的怪物。

  暂时来看,只要我和妈妈躲在居民楼内就是安全的,但是,我们却必须要离
开这栋居民楼。

  可门外正被丧尸堵着,一时半会根本无法出去。

  「怎么办啊,妈妈。」我转过头来,看着妈妈说道:「门外面有丧尸,我们
出不去了。」

  妈妈看到这种情况,皱起了眉头,低声道:「麻烦了,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
话,倒还可以解决掉外面的丧尸,但妈妈还要保护你不被伤到。」

  就在这时,我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轻轻地扯了扯妈妈的衣角,小声问:
「妈妈,你说外面的丧尸会不会全都聚集到门外了?」

  妈妈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想都没想到就回道:「不好说,但
从外面丧尸的叫声来判断,应该已经聚集了很多。」

  「那我们就从窗户出去!」我连忙说道。

  看到妈妈露出疑问的表情,我紧接着解释道:「如果周围的丧尸因为之前的
动静,都聚集在门外的话,就意味着其他方向没有了丧尸!我们就到楼上,翻窗
户从后面离开不就行了?」

  妈妈听后,眼前一亮,接受了我的提议,然后连忙和我一起回到三楼。

  回到三楼后,并没有去刚才那群人住的房间,而是来到另一扇门前。

  妈妈示意让我退后,我便往后退了三步,紧接着只听「碰!」的一声响,妈
妈一脚踢开了房门。

  走进屋内,确定没有丧尸,妈妈才放心的对我挥手,我便跟着走进屋内。

  没心思打量这房间的具体装横和状况,妈妈直接将窗帘拨开到一旁,然后打
开窗户,伸头往外面看了一眼。

  我也连忙走上前来,踮起脚尖往下看。

  果然!

  居民楼下的铁门外面挤满了丧尸,整条小巷都被丧尸给堵的是水泄不通,甚
至有的丧尸被同类的身体给挤压的连手臂都无法活动,更别提双腿了,只能站在
原地抬起那颗腐烂的头颅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

  我和妈妈对视一眼,母子俩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欣喜,紧接着,我们母子二
人又来到另一个房间,看样子整栋居民楼已经被清理过了,这个房间内虽然有丧
尸,但已经被锤子砸烂了头颅,彻底地死去,想必是住在三楼的那伙人干的。

  妈妈又迅速地打开窗户,看着外面的街道,这一次,她的脸上直接露出了笑
容。

  我想的没错,足足一半多的丧尸都聚集到胡同里了,加入了撞击铁门的行动
之中,然而就凭丧尸那死脑筋的方法,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有所成效。

  现在,街道上的丧尸只剩下了零零散散很少的一部分,对于经过病毒强化的
妈妈来说完全不构成威胁。

  机不可失!

  母子二人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用房间里的衣物,窗帘,床单,被子,统统
搜集起来然后捆在一起,又将其他房间内的被子床单也拿过来,捆成一个长长的
足以让我们母子二人顺着降落到外面的绳子!

  忙完这些之后,已经过了十分钟左右,我忙的是满头大汗,妈妈却是连喘都
没喘一声,看来她现如今的身体素质真是强的难以想象。

  没有浪费半秒钟的时间,妈妈又和我将绳子捆在卧室内的床上,然后推开窗
户,将绳子的另一头扔出窗外。

  「小君,我先下去把这些丧尸解决掉,安全之后你再下来。」妈妈对我说道,
然后抓着绳子,翻过窗户就跳了下去。

  我连忙趴在窗前,看着妈妈一点一点地顺着绳子往下降落,心里难免有些紧
张。

  因为就在妈妈身后的街道上,至少有十几头丧尸!这对于普通人来说,能够
逃走就已经算幸运,更别提是主动上前搏杀。

  然而,妈妈却展现出了自己经过病毒强化后的可怕力量。

  只见她降落到地面之后,拔出绑在腿上的西瓜刀,然后步伐灵敏地走上前去,
此时,已经有一头丧尸注意到她。

  然而她却不慌不忙,握紧了手上的西瓜刀,直接就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个
侧闪躲过了丧尸的扑咬,然后手起刀落用西瓜刀插进了丧尸的头部。

  整个动作堪称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看得我是目瞪口呆。

  「原来…妈妈在外面搜索物资的那段时间…已经变得这么厉害了?」我惊讶
地看着妈妈如同砍瓜切菜般的解决掉街道上的丧尸。

  虽然妈妈不止一次地对我说过她是如何干掉这些普通丧尸的,但我却从来没
有亲眼见到过。现在,看到妈妈真正的实力,我难免震惊了。

  并且在震惊之余,也对自身的安全有了信心,毕竟有这样一个力量强大还对
我忠心不二的美丽艳母保护着,在这样的末日里真是天大的福分。

  「如果我也能这么厉害就好了…」我看着妈妈将丧尸们一个接一个地解决掉,
虽然背着一个装满了食物的背包,却完全不影响自身的灵敏度,我的心中在庆幸
的同时也很羡慕,毕竟身为男孩子,我也不想一直像个小羊羔似得被妈妈保护着。

  只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妈妈就解决掉了街道上的丧尸;确定了大部分的
丧尸还聚集在胡同里撞击铁门,妈妈赶紧对我招手,示意让我下去。

  心中松了口气,我二话不说就抓着绳子跳到窗外面,妈妈还走到我的下方伸
出手接着,唯恐我失手掉了下去。

  还好,很顺利地就来到了地面,我们母子二人赶紧趁着大部分丧尸没有注意
到的时候,穿过了这条街道。

  并且幸运的是,接下来连续穿过三条街道一条马路,只遇到了零零散散几只
丧尸,这点倒是让我们很意外。

  不过意外归意外,我们当然乐得如此。虽说没有遇到大规模的丧尸,但我和
妈妈一直都放轻脚步朝着枪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可让我们母子愈来愈急躁的是,明明已经在丧尸的威胁之下走了这么一大段
路程,然而与军队的距离不仅没有拉近,反而还拉开了一点。

  这一点从越来越远的枪声就能够分辨的出来。

  虽然这是个坏消息,但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对于强大的军队来说,配备一些
坦克或者装甲车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只要让坦克在前开道,其余的部队跟上进行
火力支援,行进速度再怎么也不可能落后于我们母子二人。

  发现了自己逐渐被军队拉开距离,母子二人又急了,连忙极快速度,但又因
为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引来丧尸,于是显得畏手畏脚,不敢奋力奔跑。

  「怎么办?按照这个情况下去,我们不可能跟得上军队!」我在心中焦急地
想着,简直恨不得和妈妈一起插上两对翅膀飞到军队面前。

  就在我准备开口问一问妈妈,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办法的时候,走在我身前的
妈妈忽然停下,使我一头撞在了她的背后。

  「嘘!小君不要出声,前面有丧尸。」妈妈连忙转身捂住我的嘴,做了个嘘
声的手势。

  我点点头,示意明白。

  我们母子小心翼翼地踩着步子,此时,我也听到了前方传来的阵阵丧尸吼声。

  看样子,是一群丧尸聚集到了一起,数量并不是特别多,但从丧尸们的高亢
的吼声中来判断,估计是找到了什么令它们兴奋的东西。

  然后,我们母子二人来到了一条十字路口的中间,往右走,就是军队的方向,
并且也没多少丧尸;更何况丧尸们高亢的吼声是从前方传来,相对来说更加危险。

  这种情况下,妈妈当然是选择往右走,虽然她能够轻松的解决掉数量不多的
丧尸,但她也想选择丧尸最少的路线。

  可是,意外总是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到来。

  「吼!!」

  丧尸们狂躁的怒吼声从前方传来,简直就像是被火苗点燃的汽油一样,一下
子就爆开来,妈妈赶紧握住西瓜刀。

  然后,就是一阵男女混杂的惊慌叫喊声从前方传来。

  「快跑啊!」

  「李宏!你个没良心的!居然丢下我!」

  「啊啊啊!丧尸追上来了!」

  「苏姐!苏姐!拉我一把…啊啊啊!」

  「再跑快点啊!」

  「老公!老公!等等我啊啊!」

  「不想死的就玩命跑!」

  仅仅只过了两秒,一群男女混杂的幸存者出现在我们母子的视野中,而在他
们的身后,则是十几头丧尸正紧追不舍!

  十几头丧尸,对于妈妈来说根本不值一提,然而对于这些毫无抵抗能力的普
通幸存者而言,则是能够要了自己命的凶猛怪物。

  「快…」妈妈刚想对我说快走,然而当她看清楚了人群当中的一个身材高挑
出众,容貌娇艳的女性之后,瞪直了双眼。

  「二姐!?」妈妈惊愕的站在原地,张大了嘴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也是一脸错愕的顺着妈妈的眼神望去——只见人群当中,一个穿着黑色低
胸晚礼服的美艳女性正狼狈的奔跑逃命着,一头原本秀丽的黑色长发此时却显得
凌乱,娇艳出色的面靥上没了往日的百般艳媚,而是被最原始的恐惧所充斥。

  她的双脚没有穿鞋子,只穿着一双黑色的丝袜,就这样狼狈而又惊慌的逃命;
虽然她混在幸存者中间,但她那模特级别的高挑身材实在是引人瞩目。

  她的衣着打扮在这末日当中显得十分违和,仿佛是要去参加什么酒宴晚会似
得,但此时此刻却容不得我和妈妈去想为什么她会穿着这样的服装。

  因为包括她在内,约莫八名幸存者,已经快要被身后的丧尸追上了,只要有
人慢下一步,便会被身后的丧尸扑倒在地。

  「二姐!」妈妈大声地喊了出来!此时此刻她已经完全确定,这个人群当中
穿着黑色晚礼服的高挑美女就是自己的亲姐姐,也就是我的二姨:苏玉轩。

  二姨听到熟悉的声音,整个神情都为之一变,当她看到我和妈妈的时候,脸
上明显露出了错愕。此时,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全力奔跑,在她身旁经过。

  可接下来,却被恐惧代替。

  「啊!」二姨正在使出全力的逃奔,整个身子却忽然毫无预兆的一个踉跄,
重心不稳,带着惯性向前摔倒在了地上。

  在身后穷追不舍的丧尸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一头面部完全腐烂,眼珠子
都挂在眼眶外的丧尸直接一个飞扑,扑在了二姨的背上,张开它那恶臭的大嘴就
准备咬在二姨白嫩的肌肤上面。

  二姨在这生死关头,彻底的慌了,而她前面的同伴完全没有停下来救她的意
思,而是头也不回地向前跑着,只想尽可能地和身后的丧尸甩开距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不给我任何做出反应的机会。

  但这是对于正常人而言。

  「扑哧!」的一声,仅仅只是眨个眼皮的功夫,扑在二姨身上的丧尸的头上
多出了一把还在微微发颤的西瓜刀。

  我身边的妈妈用难以想象的速度直接冲刺到了二姨身旁,直接一脚踢飞一头
准备对二姨撕咬的丧尸,然后拔出西瓜刀,带出一片恶心的烂肉,满脸都写满了
杀气地对剩余的丧尸们进行一边倒的屠杀。

  而剩下的七名幸存者显然是被身后的丧尸给吓傻了,还在玩命地逃窜奔跑,
也不往身后面看一眼。刚才我的妈妈飞奔到二姨身边时在他们旁边经过,而他们
竟然也没注意到。

  而且带有一点黑色幽默的是,这些人甚至都没发现身后的丧尸已经在被我妈
妈一个个的屠杀,还在一股脑地逃命奔跑。

  「滚开!滚开!」跑在最前面的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秃顶男人看到我站在路
上,一边跑的满头大汗,一边对我喝声道,看样子是我挡了他们的路。

  我心里觉得有些好笑,指着他们身后,刚想说让他们看看后面,结果谁知道
他们居然完全无视了我,直接就这样冲了过来。

  我一紧张,连忙往旁边躲,免得被他们撞上,心想这群人怎么慌成这样,都
不看看背后。

  可令我没想到的是,一个穿着红色礼服的女人在路过我身旁的时候,竟然伸
出手,用力地将我推倒在地!

  在好无防备之下,我就这样倒在了地上,但在摔倒之前条件反射地用手护着
头,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但手背却擦破了皮。

  「嘶!」我疼的吸了口气,身上沾了不少的灰,心中腾起一股怒火望着已经
跑远了的那些幸存者,心想刚才那个穿红衣服的大姐姐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推我?
真是神经病!

  此时的我,还不知道大人的险恶用心……

  这个时候,爆发出全部力量的妈妈已经用西瓜刀将所有的丧尸都彻底解决了,
但由于猛力的挥砍,西瓜刀竟然断掉了!不知道是因为人体骨骼的硬度远远超过
想象,还是因为这把刀的质量不好。

  二姨瘫坐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亲生妹妹,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一
个怪物一样;而刚刚扑到在她身上的那头丧尸,已经被踩爆了大脑躺在地上。

  「呼哧…呼哧…呼哧…」妈妈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额头冒出了汗,看样子刚
才爆发出的力量是以消耗大量体力为代价的。

  「姐…你…你没事吧?」妈妈气喘吁吁地对二姨问道。

  「亦…亦…情?」二姨看着自己的妹妹,声音颤抖着,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二姐!」妈妈喜极而涕,扔掉已经断裂的西瓜刀,俯下身子和姐姐拥抱在
了一起。

  「真的是你!妹妹!」二姨也激动的不能自已,伸出双手抱住了妹妹的身体。

  虽然这一刻值得多做温存,但妈妈和二姨也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没有半
分墨迹,妈妈直接扶起二姨,然后说道:「二姐!没受伤吧?」

  「放心吧,没有。」二姨摇了摇头,说道。

  「那就好!」妈妈高兴地说,然后转过头来看着我:「小君!快点过来!这
是你二……」

  「小君!」妈妈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上来,因为此时的我正倒在地上吹着手
上的擦伤。

  妈妈见状,火急火燎地跑到我跟前,握住我的手腕,急切地问道:「怎么了!?
怎么伤到了?疼不疼啊?」

  「没事,只是摔在地上擦破了皮。」我摇了摇头,这点伤只是破了皮而已,
算不得什么。

  妈妈连忙捧起我的双手,吐了点涂抹在我的手背上,说是这样好得快。

  「小君怎么摔倒在地上了?一定要小心啊。」妈妈一边将我搀扶起来,一边
问。

  「不是我自己摔在地上的,是有一个大姐姐把我推倒的。」我看着妈妈,老
实回答道。

  「什么?」妈妈一皱眉头,明显有了怒意。

  这时,二姨来到了我们身旁,还没等我先叫她一声,她直接抢先说道:「小
情!快点!跟我来!」

  「什么?」

  我和妈妈同时一愣。

  「二姐,你这是做什么?还有,为什么你穿成这样?」妈妈紧跟在姐姐苏玉
轩的身后,问道。

  「没时间解释了!边走边说!」二姨说着,在前面带着妈妈,脚步一刻也没
停缓,妈妈又立即拉着我紧跟了上去。

  二姨由于刚刚在丧尸的追逐之下狂奔时浪费了太多的体力,现在走起路来显
得有些吃力,而且呼吸也很急促。

  这时,我也有机会仔细地打量妈妈的姐姐,也就是我的二姨。

  如果要说二姨最大的特点,当然就是她那羡煞旁人的模特级身材了,姿态袅
娜娉婷,身材凹凸有致,性感诱人,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沉醉的美丽。

  而且更引人瞩目的是二姨她那鹤立鸡群的身高与腿长,即便是在脱了鞋,只
穿着一双黑色性感丝袜几乎光脚的情况下,据我目测应该有一米八五的身高,腿
长起码就有一米一。

  至于容貌,与妈妈有一点相似之处,毕竟是亲姐妹,而且仅仅只论姿色的话,
二姨与妈妈并无逊色之处,但在气质与神态上,二姨却比妈妈显得更为优雅,就
好像是一朵高贵的花卉,仅仅只是立在原地都会透露出诱人的光彩。

  只不过,这朵高贵的花卉此时此刻却显得有些狼狈。

  由于二姨穿的是露背低胸高叉的黑色的晚礼服,因此在走动的时候经常露出
一条穿着黑色丝袜的大长腿,并且,比我妈妈的更具诱惑力。

  不得不承认,虽然姿色没有半点逊色,但在身材和美腿上,妈妈比起二姨却
是要略输一筹。

  毕竟二姨的身材太过于极品了,不穿鞋都有一米八五的个子,还有那双大长
腿,怎么看都比妈妈更具魅力。

  就在我胡思乱想心猿意马,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时候,走在我前面的妈妈突
然开口问道:「二姐,我们这究竟是要去哪里?」

  「去逃命。」二姨头也不回地说道,牵着妈妈的手,小心翼翼地走着。

  「逃命?那你不如和我们一起走!一起去军队那边!你应该听到了枪声吧?
只要我们逃到军队面前,有了他们的保护,就再也不用担心丧尸了!」妈妈左手
握着自己的姐姐,右手握住自己的儿子,说道。

  二姨突然回过头来,看着妈妈的眼睛,双眼中闪过一丝坚决:「我就是这么
想的!」

  「可…可军队在我们左边的方向啊…」我在一旁小声地说道。

  二姨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妈妈,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一边在前面走着,
一边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

  「事情,还要从十几天前说起。」二姨压低了声音,然后缓缓道来:「十几
天前,一家大公司刚刚完成了一个大项目,于是他们的老总为了庆祝,就在本市
包了一家最豪华的酒店,邀请了很多的人前去参加宴会,其中包括其他大公司的
部门经理,本市的政要人员,还有目前当红的几位明星。」

  「而我,被本市的市长何耀山带着一起参加了当天的宴会,所以才会穿成这
样,至于高跟鞋,为了跑得更快,就脱掉了。」二姨说着,脚步越来越慢,看样
子实在是没有多余的体力了,必须要休息一下。

  这个时候,我出声打断了二姨,细声问道:「二姨,为什么市长会带着你一
起去参加宴会呢?」

  刚问完,妈妈悄悄地用手指点了点我的额头,我这才反应过来,妈妈之前在
家里的时候对我说过,二姨给一位市长当了小三,看样子,就是那位叫何耀山的
市长了。

  二姨并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小动作,而是头也不回地说道:「因为我和市长是
朋友,所以他才带我一起去。」

  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小声嘀咕了一句,二姨真是撒谎都不带犹豫的。

  接着,二姨继续说道:「本来…一切都很正常…可是…在宴会即将结束的时
候…突然就有人变成了丧尸…然后开始咬人…吃人…」

  说到这里,二姨的声音有些发颤,看来当时的情况十分的恐怖。

  「我们幸存下来的人就逃到了酒店的三楼,还好,那些丧尸并不会用电梯,
所以大家伙就关上了大门,不让丧尸上来,还一起把床搬出来堵住大门。」

  二姨就像是在回忆似得,一点一点地说着:「就这样,我们在酒店里躲了十
几天,虽然我们也想离开,但三楼下面的丧尸太多,突围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

  「直到之前,我们在酒店里听到了枪声,知道是军队来了,但军队却不是朝
我们来的,于是大家就商量了一下,打算最后拼死一搏,所有人都拿出了全部的
力量,只要能冲出去,然后去两百米外的露天停车场,就能用钥匙开车逃走了!」

  二姨说着,语气变得激动了起来。

  「车…车子?」妈妈表情一愣。

  「没错!」二姨看着我们,用力地点了点头:「当时市长何耀山的司机开车
载着我们去参加宴会的时候,酒店外的停车场已经停满了,所以就选择在两百米
外的露天停车场停车!而车钥匙,一直都在何耀山的司机身上!」

  听到这里,妈妈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所以,只要从酒店冲出来,然后
去露天停车场用钥匙打开车门,就能开着车子一路冲到军队面前?」

  「没错!而且除了我们之外,在酒宴上来的较晚的李经理和马经理也是在露
天停车场停的车,而且车钥匙一直都放在身上!三辆车一起开道突围,至少有八
成的概率能够在目前的情况下到达军队面前!」

  二姨说着,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然而,这个时候,我一脸不解地问道:「可是,我有个问题没想明白。」

  「嗯?」二姨看着我。

  「被困在酒店里的那十几天,你们不缺吃的吗?」我不解地问。

  二姨突然把头转过去,看着前面,头也不回地说:「有吃的,不是什么大问
题。」

  刚说完,二姨忽然身子一晃,险些摔倒在地,妈妈赶紧扶了一把,由于二姨
穿的晚礼服露出了整个背部,妈妈的手直接按在她脊背的肌肤上。

  「二姐,要不要休息一下?」妈妈虽然心里也有点着急,可看到二姨这样一
幅虚弱的样子,还是关切地问道。

  「不…我不要紧…赶紧…赶紧追上去…」二姨摇了摇头,挣脱了妈妈的搀扶,
只想着赶紧到露天停车场,并且咬着牙说道:「现在只能赶紧追上去!在他们还
没有走之前!一起坐上车离开!」

  妈妈也知道,有车子总比用腿走要好,更何况是现在这种分秒必争的情况,
于是挽住自己二姐的胳膊,搀扶着向前走去。

  「小君,快点跟上!」妈妈转过头对我说道。

  从离开家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期间一直没有休息,两双腿都酸了,
但我还是没喊一声累的跟在妈妈身后。

  幸好,这里离露天停车场并不算远,而且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丧尸,不然的话
现在的妈妈没有了西瓜刀,只能赤手空拳的上去和丧尸搏斗了。

  二姨看样子稍微好些了,行走之余还有心思和妈妈聊天:「对了,阿情,你
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什么?」妈妈扶着二姨,不解地问。

  「就是刚刚,我被丧尸扑倒在地的时候,你居然一下子就冲到我面前,我都
没有反应过来,你就砍死了好几个丧尸,这哪里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二姨看着
妈妈,细声问。

  妈妈沉默了两三秒,但仅仅只是犹豫了几秒钟的功夫,就对二姨如实相告。

  当然,妈妈也不是将全部都告诉了二姨,是有过删减的;和自己的亲生儿子
母子乱伦,每天都在家里纵情交媾;还重新产出了奶水,每天都用奶水喂饱儿子
的肚子,儿子又用精液喂饱她的子宫和小穴,这些事情都被她删去了。

  在妈妈说的版本中,她自己在变异之后只是用得到的力量在外搜索物资,回
到家后并没有化身为欲情母兽强奸亲生儿子,只是和我在家中躲避丧尸的威胁,
也没有重新产出奶水,性欲也没有增大,也没有每天都要儿子的精液喂给她的子
宫吃。

  但即便如此,还是让二姨惊讶的半天才缓过神来。

  「被丧尸咬了之后居然还能活下来?而且还因祸得福的被病毒强化变异了?」
二姨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妹妹,虽然这一切听起来是如此的离谱,但事实摆在
面前却不得不信。

  「怪不得…怪不得你漂亮了这么多倍,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还差点没认出
来。」二姨说着,看着妈妈如同脱胎换骨的身体,有些羡慕。可是,接着又一脸
严肃地对妈妈说道:「对了阿情,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告诉外人,否则的话,可能
会惹到什么麻烦的事。」

  「我当然知道。」妈妈笑了笑,点头。

  妈妈和二姨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而我一直都在她们的身后紧跟着,眼神一
直落在二姨的腿上,背上。

  黑色的露背高叉低胸晚礼服,完全地将二姨的傲人身材展现了出来,尤其是
那一大片洁白的脊背,连后腰都露了出来,而且我还看到了两个性感的腰窝。如
果再往下多露一点的话,甚至能够直接看到二姨的屁股!

  二姨的臀部被晚礼服包裹住,但却无法遮住这肥臀的挺翘!二姨不愧是妈妈
的姐姐,连屁股都是一样的肥大挺翘,不知道摸起来的手感是怎样的。

  往下看去,就是二姨这对逆天的大长腿,虽然丝袜有些脏了,但这并不妨碍
双腿的美感。二姨一米八五的身高,这双腿就占了很大的比例,如果能将二姨骑
在胯下的话,这双长腿抗在肩上一定会给人带来强烈的心理快感。

  当然,也会包括生理上的。

  「不行!不行!这可是我二姨啊!是我妈妈的姐姐,我怎么能想这些!」我
连忙甩了甩头,将这些下流的思想清理出去。

  「但是…我连妈妈都肏了…二姨又算什么…」我的脑中,突然闪过这样的一
句话。

  「到了!」二姨这突然的一声让我浑身一抖,似乎是做贼心虚似得,我连忙
躲在妈妈身体后面。

  我,妈妈,二姨,三人将身体隐藏在街道拐角处的墙体,远方的枪声与丧尸
怒吼声还在不断的传来。

  这时,二姨和妈妈悄悄地探出头查看停车场的情况,我也好奇地跟着伸出头。

  只见停车场上,大概有三十几头丧尸正在漫无目的地游走;更何况,虽然停
车场里停满了车辆,但我们也没有钥匙啊。

  「看来,他们应该是看到丧尸太多,所以就没有立即行动。」妈妈小声地说
道。话中所指的他们,明显就是指之前逃命时将二姨落下的那伙人。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我们三人不约而同地一个急转身,妈妈下意识地用手搂住我的身体。

  「是我。是我啊!」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出现在我们的身后,看到我们
警惕的眼神,他连忙说道,还做出了嘘声的手势。

  「王志宾!你没事?太好了!」二姨脸上浮现出笑容,小步快走,来到他身
前,欣喜地望着他:「其他人应该也没事吧?」

  叫王志宾的男人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而且眼神也明显的炙热了起来:「没
事!都没事!我们找到了一家没有丧尸的发廊,大家都躲在里面!刚才我还对他
们说要一起回去找你,幸好你平安无事的跟上来了!」

  二姨听到王志宾的话,显得有些惊讶,一副感动的样子捂住了嘴,问道:
「你…你好不容易甩脱了丧尸…竟然还想着回去找我?真的吗?」

  王志宾一听,连忙点头回答道:「当然!当然!」

  说完之后,王志宾又连忙解释道:「啊!当然,无论是谁,我肯定会回去救
的!」

  说着说着,王志宾竟然紧张的脸红了。

  我和妈妈眼神古怪的看着二姨和王志宾两人。

  「哦对了!忘了跟你说,这是我的妹妹苏亦情,这是我外甥陈小君。」二姨
说着,对王志宾介绍道。

  我和妈妈对他点了点头,王志宾也很客气的对我们微笑示意,当他看到我妈
妈的时候,眼神明显多停留了一下,但随即又收了回去。

  「好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也赶紧一起到我们藏身的地方吧,接下
来我们打算坐上车子一起逃走,多一个人多一份力!」王志宾说着,叫我们跟着
他一起走,我们三人也同意了。

  在路上,二姨对他问了些问题,比如说他们甩开丧尸之后又遇到了什么,现
在有没有好的计划能够坐上车子逃走,大家的精神稳不稳定之类的。

  王志宾也都一五一十的回答了,他们在跑出一大段距离之后,回头一望发现
丧尸没有跟上来,而苏玉轩,也就是我二姨却不见了踪影,于是大家都以为是她
不幸被丧尸追上,而丧尸们之所以没有追上来,是因为正在分食她的身体。

  说到这里,王志宾又连忙说道:「玉轩姐!我当时只顾着往前跑,真的不知
道你被丧尸追上了!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一定会转身去救你的!」

  瞧他这幅紧张激动的样子,唯恐被我二姨误会似得。

  二姨没有怪罪他的意思,反而声音十分温柔地说:「好了,我知道你关心我,
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毕竟当时大家都想活下去,如果是我的话,我也肯定会只
顾着向前跑的。」王志宾听她这么一说,反而更加愧疚了,低下头,一言不发,
愧疚这两个字简直是写在了脸上。

  二姨叹了口气,靠近到他身边,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道:「好了好
了,一个大男人,没必要把这么点小事放在心上。」就这样,大概五分钟后,王
志宾带着我们来到了一家理发店门前。

  说来也怪,我和妈妈刚刚离开家的时候,周围到处都是丧尸,小心翼翼地才
前进到了居民楼;没想到出了居民楼之后,到没有遇到数量较多的丧尸,我想,
应该是被远处的枪声给吸引过去了吧。

  「玉轩姐,就是这里,何市长还有李经理马经理他们都在里面!」王志宾指
着这家小发廊说道。

  「那太好了,可以放心的稍微休息一下了。」二姨说着,带着我和妈妈一起
走进了发廊。

  这是一间普通的发廊,跨过门槛后,就能看到左边摆着沙发和椅子,还有一
张小圆桌,右边就是理发台。

  而前面还有一扇小铁门,只能容一人进入的宽度,此时正锁着。

  趁着这个功夫,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毕竟从离开家到现在,我除了
走就是跑,一直都没有好好的休息一下,现在双腿酸的要命。

  二姨也累着了,这一点从她额头上的汗水就能看得出来,只不过她的动作比
我端庄的多,只穿着一双丝袜的双脚迈着小步走到沙发前,不紧不慢地转身,接
着轻轻坐下,双手十指交叉然后放在膝盖上。

  我偷偷地瞄了二姨一眼,发现她正在用手背擦汗,而且注意到我在看她,她
便对我轻轻地笑了笑。

  而妈妈,在走进发廊后就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发廊四周墙上的贴纸。

  原来,这间发廊的墙上贴满了一些女性的比基尼泳装写真,或者是只穿着内
衣内裤的图片。

  我并没有经常来发廊,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不就是多了点女人的写真海报
么?我在家里看到的自己美母的裸体可比这些刺激多了。

  王志宾走到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铁门,一边敲一边说道:「张姐,张姐!我
回来了!!」

  话音刚落,铁门后面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就是一个女人夹带着
欣喜的声音:「小王回来了?太好了,外面没丧尸跟着吧?」

  「放心好了!」王志宾回道,又接着对铁门另一头的女人说道:「还有一个
好消息!苏姐也回来了!」

  「什么?苏玉轩!?」铁门后面的女人明显吃惊的语气,由于铁门没有能够
往外看的缝隙和猫眼,所以门后面的人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紧接着,铁门后面的女人大概沉默了几秒,然后说道:「你等会儿,钥匙在
何市长手里,我去叫他来开门。」

  听完,王志宾笑着应了声好,然后转过身来对我们说道:「麻烦你们等一下,
他们马上就来。」

  我们三个都没什么意见,因为我和二姨都累着了,也乐得休息一下,而且妈
妈也愿意和更多的人一起突围,毕竟人多力量大,成功的几率也更大,更何况有
车子。

  这时,忽然感觉到屁股下面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咯着我了,伸手往屁股下面一
摸,好像是一张名片。

  上面写着:清纯少女,美艳熟妇,教师兼职,俏丽学生,一次200,包夜
面谈,各种花样,应有尽有,联系电话XXXXX。

  「这…这是…」我看着手上的名片,自己虽然还是小孩子,但早就不纯洁了,
一下子就看懂了这张名片的含义。

  而且,名片上还印了一个不知道是哪个色情女星的性感图片,还画了个烈焰
红唇的图案。

  这时,妈妈的注意力在理发台上,手上拿着一把理发用的剃刀,放进了自己
兜里,完全没有在意我,而且就算看到了,现在的妈妈也不会对我说什么。

  我看着这张拉客用的名片,觉得有些好笑:「就算真的有这么多的漂亮大姐
姐,估计现在都变成了丧尸吧?还有这个女人的图片,肯定是随便在网上找个色
情女星的图片就直接盗用了。」

  然而,我的这幅模样却被二姨看见了,而且我脸上的轻微笑意在她看来则是
一个懵懂纯洁的孩子即将接触污秽色情的预兆。

  二姨不动声色地瞟了自己妹妹一眼,然后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我手上的名
片,一用力,直接把名片从我手中夺过,塞进了沙发缝里。

  我一愣神,二姨直接把身子凑过来,小心翼翼地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小君,
你还小,这个东西看了对你不好。」

  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二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你们说什么呢?」妈妈这时转过身,刚好看到二姨在我耳边说话,笑着问。

  「没什么,我在问他手背还疼不疼。」二姨说着,脸上露出亲切的笑容,搂
住我的肩膀,一副很关心外甥的样子。

  「对了,小君让我看看你的手。」妈妈说着,走到我面前,蹲了下来,捧着
我的双手仔细的看着我的手背。

  王志宾看着我们一家,一时间也不好插话,就这样在一旁看着,目光一直都
在地板和我二姨身上切换,当我二姨察觉到他的眼神时,对他温柔一笑。

  就在这时,铁门被打开了。

  一群人从门后面走了出来。

  其中有男有女,有上到四五十岁的,也有十八九岁的,有高有矮,有胖有瘦,
有黑有白。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穿着浅蓝衬衫的中年秃顶男人,面色有些憔悴,但眼神
却很有光彩,一点都不像是身处于末日之中,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是如此。

  「何市长!你看!苏姐平安无事的回来了!」王志宾看到中年男人走过来,
连忙指着沙发上的苏玉轩说道。

  何耀山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而是深呼吸了一口,然后眼睛发红的看
着苏玉轩,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二姨坐在沙发上,并没有起身,就这样面带微笑的看着何耀山。

  就在这时,我的余光忽然扫到了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

  「对了!就是你!」我一下子就站起身来,在妈妈和在场所有人的注视下,
我指着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质问道:「你之前干嘛把我推倒?」 0 好的文章就要支持! 作者加油更新啊,这次差点以为你要进宫了呢 坐等之后重口味的剧情哈哈希望作者能持续更新不要断掉了 作者加油!

0 话说作者能透露什么题材吗?如果是秀色或者绿母虐心有点不敢追啊!难得的末日题材色文,点赞支持一下 0 版主留言观阴大士(2017-9-9 03:34): 你好,你的回复非常棒,可考虑参加☛诱之心弦征文☚暖心读者奖励活动(点击进入),奖励非常丰厚,若表现出色,还能因对征文活动的踊跃支持被无数读者所铭记! 这篇文章不错啊,作者大大继续加油。后期建议黑化的美艳母亲,例如被强大的变异者抓住了儿子和姐妹,逼奸美母,例如那篇丝袜妈妈山林被奸。前一章在居民楼就已经写到了人性堕落疯狂乱交。这一次在一个大型商场里面,有一群邪恶的变异者,见到美艳的女主于是就把设圈套把他们迷昏。当他们醒来,发现身体都被绑住了,二姨发现在一边被人奸淫着,那对大长腿正被一个瘦小的青年扛着内射。苏亦情被首领看上了,关在一个房间的床上,希望做他的压寨夫人。首领拿她儿子和姐妹威胁,因为亲人生命受到威胁,所以苏亦情被迫答应,他并不知道姐姐已经正在被奸淫了。于是那群变异者首领决定好好的奸淫玩弄一番这个美艳的少妇,那个首领和男主一样是是个丝袜美腿控,看着苏亦情的美艳躯体,就让她换上了OL套装,黑色裤袜,15厘米的高跟鞋,在男主面前掀开短裙撕开裤袜强行插了进去,一轮奸淫中出之后,吸收了精液恢复体力的苏亦情让首领带她儿子和姐姐出来,但首领只肯让她见儿子,先洗漱一番后,看到完整无缺的儿子,苏亦情趁机反抗打断了首领的手准备逃离,但奈何人多势众,最后又被抓住了,这次给她手和脖子绑上了铁链,首领一气之下决定和二十多个手下轮奸苏亦情,三洞齐开,口爆中出内射,因为是变异者所以精液量特别大,一轮下来,苏亦情的平坦的肚子都明显鼓了起来,然后拿水洗干净换上新的衣服和丝袜高跟,又轮了一次。然后首领想起了陈小君还在手上,于是让手下带他进房间,看看他那被轮奸后的妈妈,只见陈小君进门看到了,苏亦情赤裸的身体躺在床上,两个雪白的巨乳上面都是一片红色的手印,乳头还时不时的流出乳汁,而平坦的小腹已经高高鼓起了,两条裹着已经撕破的黑色透明丝袜的美腿无力的张开,小穴和菊花一片狼藉,一只脚上还套着黑色的高跟鞋,另一只脚的已经脱落,脚趾时不时的抽搐着。陈小君忍不住喊了一声妈妈,苏亦情缓缓转过头来,疲倦的脸庞先是震惊到很快就回复正常,尝试着换一种平静的语气,张开还沾着白色精液的性感小嘴,说道“妈妈没事,宝贝别怕”突然嘴里吐出来一口精液。。。。。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在被奸淫的过去,苏亦情却发现被大量的精液灌溉,身体渐渐强大起来了,三个月后趁变异者又一轮奸淫她和他姐姐后,精疲力尽的突然杀起砍下熟睡首领的头,然后一一收割,最后一把火烧了这聚集地,带着儿子和姐姐奔向新建的人类城市,一路上当然上不了和儿子的性交,半个月后,她们赶到入口,苏亦情却突然呕吐了,这时她知道应该是在被长达三个月的轮奸被强行受精了,而且她发现自己情欲强烈了很多。三个月后,城里多了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只是这个孕妇的身影时不时出现一个新开的会所。。。。。不小心脑补了很多剧情 0 楼上脑洞大开,我却想的是猪脚老妈后期需要精液量越大,男主满足不了,去各种采精。。就是女强上男的情节..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