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ToLove

第一文学城 2022-06-11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Vata_Al_Haim 字数:10320   高速飞行的鲁娜提克号在广袤无垠的黑暗宙域之中快速跃迁,原本要前往地
作者:Vata_Al_Haim
字数:10320


  高速飞行的鲁娜提克号在广袤无垠的黑暗宙域之中快速跃迁,原本要前往地
球的金色暗影却接到了一项紧急委托,前往一颗位于第四悬臂末梢,接近外银河
的行星,刺杀一个恐怖组织的首脑,这个来自外银河的黑暗疆域,意图掀起下一
次银河大战的恐怖组织正在这颗星球开展一些涉及禁忌技术的研究。当这颗表面
昏黄,地表上毫无生机,只有黄沙与风暴的星球出现在金色暗影的面前。

  灰色的研究堡垒矗立在沙漠的中心,也许是因为其本身便位于外银河系的荒
凉宙域,这座研究堡垒并没有什么防御力量,对于声名远扬的金色暗影来说,潜
入这样的实验机构可以说是轻车熟路,灵巧的跃过检测器的视线,悄无声息地扭
断守卫的脖子,用身体化成的利剑撕开看守的身体,金色暗影势如破竹地闯入实
验机构的核心区域,直到这里才有人发现了她的踪迹,但已经来不及了,金色暗
影化作金色的风暴冲入首领的亲卫队之中,四肢与头发化成的利刃穿透了这些守
卫的身躯,将其钉在地上。

  「解决了。」最后一个亲卫倒在了金色暗影的脚下,但首领却不见踪迹。

  「跑了吗?」环顾四周,整座实验机构静悄悄的,所有的活物仿佛都被金色
暗影悄无声息地暗杀了,金色暗影走在实验室的地上,随手劈开一张桌子,一个
洞口赫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通过地道跑的吗?」金色暗影没有多想,纵深跃入了漆黑的地洞之中。幽
暗的洞穴充满了潮湿的气息,不同于星球地表的干燥,这条深入到地下的通道却
是格外的潮湿,不断涌动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腥臭味。越是深入空气中的
腥臭味便越是浓郁,到最后甚至已经到了令人作呕的地步。金色暗影第一次停下
自己的脚步,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些残破的蜘蛛网,这些蜘蛛网挂在人工挖掘
出的地道两侧,甚至越来越密集,甚至举目望去,所到之处都是白色的蛛丝。

  金色暗影不由地感到一阵恶寒,平生最讨厌H 的金色暗影不由地想到之前在
一个满是触手的星球所遭遇的事情,但是为了任务的成功率,她还是硬着头皮走
进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中,并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幽深寂静的地道又斜着往下至少三四百米,并且随着地洞的深入,地道的高
度也越来越低,从最开始可以直立行走,再到需要弯腰,最后甚至到了需要匍匐
前进的地步。

  「这到底是是什么地方……」心中闪过一丝不安,金色暗影再一次停下了脚
步,由于长时间没有维护而变得干枯的蜘蛛网随着她的动作而被触动,她摇了摇
头,继续前进,当地道已经狭窄到不能再狭窄的时候,眼前的天地却突然变得宽
广了起来,金色暗影直起身子,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漆黑的洞穴,刚才那条人工挖
掘的通道连接着这里,而这里的空气质量不是一般的差,浓郁的腥臭味几乎要让
金色暗影把昨天吃的东西全部吐出来。

  脚下的蜘蛛网不再是未经维护的状态,周围的一切都预示着这座天然洞窟的
危险,不安的预感愈发强烈,金色暗影感觉自己中计了,眼前的一切仿佛是为了
针对自己而布置的,这个任务很有可能是这个恐怖组织的自导自演,而目的毫无
疑问便是自己!

  想通的金色暗影刚准备撤退,细碎的声音如同浪潮一般由远至近逼近了金色
暗影的身边,不一会,一些和人等高的蜘蛛从洞窟深处钻出,黝黑的外壳上密布
着钢针般的容貌,八只通红的蛛眼倒映着金色暗影的身形,完全不同与通常蜘蛛
的外形甚至让见多识广的金色暗影都无法判断出这种蜘蛛的种族。

  几乎是瞬间,这些蜘蛛便扑向了金色暗影,撤退的想法被暂时压下,作为银
河系中鼎鼎有名的杀手,金色暗影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便将自己的头发转变为剑刃,
如同点点星雨一般扑向冲上来的蜘蛛,这些等人大小的蜘蛛几乎是在一个照面之
间便被金色暗影发丝所化作的刀刃所杀,蜘蛛喷出的蛛丝则是根本无法起到阻挡
金色暗影脚步的作用,过于脆弱的实力也让金色暗影放弃了撤退的想法,化作利
刃的发丝不断撕碎用上来的蜘蛛身体,但一只蜘蛛被杀就会有另一只蜘蛛填补它
的位置,而且随着金色暗影的不断深入,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利刃切开蜘蛛的身体
从原来的流畅变得阻滞,无数的蜘蛛从洞窟的缝隙之中钻出,最开始金色暗影还
尝试着去计算自己杀死的蜘蛛数量,但随着自己的不断推进,金色暗影放弃了计
算被自己杀死的蜘蛛数量,因为无时无刻都有蜘蛛被金色暗影的利刃所杀,而无
时无刻都有更多的蜘蛛从洞穴之中涌出。

  原本连贯的呼吸声第一次发生了迟滞,随着小暗的不断深入,出现的蜘蛛越
来越难对付,蜘蛛的颜色也从纯黑逐渐变白,其中甚至出现了白色的蜘蛛,这种
白色的蜘蛛极其难对付,其甲壳远远比黑色的蜘蛛要坚硬,并且移动速度极快,
对于小暗来说,这种蜘蛛最麻烦的地方在于其的指挥能力,当这种白色的蜘蛛出
现的瞬间,这些黑色的蜘蛛便仿佛是一支军队一般不断消磨小暗的体力,并且随
着白色蜘蛛的出现,黑色的蜘蛛也展现出了不同的实力,有的可以从背部发射毒
针,有的可以喷射出毒液,各种各样层出不穷千奇百怪的能力让小暗的体能严重
消耗,当第一只白色蜘蛛出现的时候,原本被当草割的黑色蜘蛛迅速变得有秩序
起来,在其的攻击下,小暗身上的衣服甚至都被撕扯出了几道口子。

  不祥的预感愈发强烈,但现在小暗已经无法后退了,她的退路被密密麻麻的
黑色蛛群包围,在黑色的蛛群之中,甚至还有一些纯白色的蜘蛛,冷漠的目光从
红色的蛛眼之中射出,紧紧地盯着小暗。一阵眩晕感从大脑深处涌出,小暗再一
次停下脚步,连续地使用能力让她的大脑发出抗议,而此时,在白色蜘蛛的指挥
下,黑色的蜘蛛再度发起冲锋,这一次直接将小暗的上衣撕开,带着少女体香的
双乳直接从黑色的衣服中跳出,恼羞成怒的小暗一击便将挡在自己面前的蜘蛛劈
成两半。

  再度发起冲锋,连续的冲锋将面前蜘蛛组成的军阵撕开,在连续斩杀了三头
白色的蜘蛛之后,小暗终于来到了道路的尽头,豁然开朗的巨大石窟出现在了小
暗的面前,但下一秒,石窟中的景象直接让小暗吃惊地瞪大了双眼。

  眼前的石窟中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网,灰白色的蜘蛛网上挂着一个个人形
的茧,这些还在不断扭动呻吟的茧毫无疑问便是一个个被囚禁其中的人,而不断
有蜘蛛从这些茧中钻出,毫无疑问,这就是为什么那些蜘蛛会有各种各样奇怪能
力的原因,无数来自银河系的基因混入了这些蜘蛛的体内,让它们变成可怖的战
争武器

  一股恶寒顺着小暗的脊椎一路冲上大脑,下一秒,无数通红的蛛眼从黑暗中
亮起,小暗几乎是在瞬间后退,此刻她已经没有任何想要留在这里的想法,她只
是一个杀手,想要解决这里还是拉一个方面军来比较好。但在石窟中的蜘蛛们怎
么可能如此轻易地放小暗离开,在它们的眼中,小暗无疑已经是一个半成品苗床,
只要将她摁住,那么自己的族群毫无疑问可以获得更好的发展。

  无数蛛丝喷向小暗,小暗不顾头晕,再度发动能力,将自己的发丝化作利刃,
但这一次,无往不利的发丝甚至没能切开这些蜘蛛射出的蛛丝,甚至还有被蛛丝
缠住的风险,无奈之下,小暗只得收回能力,随后从后背展开一对翅膀,直接朝
上方的通道飞去。

  「只要到了那里,我就能……」小暗的话还没说完,一只一直伪装成岩石的
蜘蛛猛然从头顶落下,直接将小暗压在身下,小暗第一次感到慌乱,手忙脚乱之
间用手化作的刀刃切开了蜘蛛的腹部,但此时蜘蛛也用自己的鳌牙咬住了小暗的
脖子,毒素从鳌牙之中注入了小暗的体内,身体麻痹混杂着过度使用能力的迷乱
感涌上小暗的心头,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压在身上的蜘蛛尸体推开,小暗扶着墙壁
踉踉跄跄地向前走去,但此时,身后的蜘蛛已经追了上来,小暗无力地看着自己
的视线砸向地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暗才从无边的黑暗中醒来,此刻的小暗可称不上好,双
手被吊在头顶,坚韧的蛛丝将她的双手固定在头顶,而笔直白皙的双腿则是被蛛
丝细细地捆了起来,小暗整个人被笔直地吊在石窟的空中,周围都是不断扭动呻
吟的人形茧,而她也除了脸还露在外面之外,全身都被纯白的蛛丝覆盖,就连嘴
都被蛛丝覆盖。

  不甘心的小暗试图发动自己的能力,但原本流畅的能力却在此时如同陷入流
沙一般迟缓,别说化成利刃,就连控制头发都变得极其困难,原本存在体内的强
大力量也仿佛消失了一样,现在的小暗徒劳的挣扎只能让包裹在身上的蛛丝茧微
微扭动,就连说话的声音也被堵在口中,传出的只是诱人的呜呜声。

  此时,一个声音毫无预兆地从小暗的脑海中响起:「喂喂喂,是金色暗影小
姐吗?」

  如同无机质一般的声音让小暗体内的血凉了三分,这个声音她很熟悉,就是
给自己发布这个任务的声音。「嗨,金色暗影小姐,这些孩子你还满意吗,为了
抓住你我们可是废了好大的功夫啊。」

  果然,这个任务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幌子,目的只不过是想要抓住自己罢了。
金色暗影哼了一下,不去理会脑海中的声音,继续试图挣脱蛛网的束缚。

  「金色暗影小姐?嗨嗨,你在听吗?挣扎是没有用的哦,你的身体已经被注
入了大量的麻痹毒素,现在估计一点力都用不出来吧。」脑海中令人听上去就气
得牙痒痒的声音响起,小暗只得停下手中的工作,愤恨地在脑海中发问:「你就
是这个恐怖组织的首脑吗?你的目标果然是我?」

  「真不愧是金色暗影小姐,聪明人就是不一样,一下子就能理解的我的用意。」
脑海中欠揍的声音响起:「说起来金色暗影小姐还真是让我们出乎意料呢,没想
到我们离开银河系这么久,银河系就出了如此水平的生物兵器。」

  小暗沉默着听着脑海中的声音不断述说自己是怎样引诱小暗进入这个针对她
的身体,又说这些来自银河系外的蜘蛛究竟是多么难得,为了抓住她都花费了多
少,小暗沉默应对,但手上却没有停下,艰难运转的能力还是让她的指甲化作了
利刃,缓缓地切割着束缚着自己手臂的蛛丝,小暗相信,只要自己的手脱离了掌
控,那么想要挣脱也不过是几秒钟的事。

  「说起来金色暗影小姐还真的带给了我们很大的收获呢,我们本来认为这样
的武器是不可能出现的,当有人劈开行星的消息传回来的时候,我们一直以为是
什么武器,没想到居然是一个人,在捕获你之后,我们发现了你身上的力量不是
一般强大,如果能够批量复制的话,肯定可以让我们的工程更加方便吧。」

  是是是,您又是哪来的外银河军阀啊?小暗一边在心中吐槽,一边感受着自
己手获得的自由逐渐变多,而此时,脑海中的声音也开始介绍起了这些蜘蛛:
「这些孩子来自室女座星团,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生物呢,你想知道它们有什么特
殊能力吗?」

  「答案是同化哦,只要在母体体内产卵,生出来的后代就会有和母体相同的
能力哦。」脑海中冰冷的话语让小暗手上的工作一滞,随即便加快了挣脱的动作,
最讨厌H 的小暗怎么能不知道对方的想法,就在她的双手即将挣脱的瞬间,脑海
中冰冷的话语再度响起。

  「金色暗影小姐,你觉得你还能离开吗,想想吧,有无数个和你一样能够量
产的生物兵器,感谢你愿意献身给这些来自外银河的蜘蛛,我们的工作很快就能
完成了,最后,祝您当苗床愉快~ 」无机质的声音中都带着一丝俏皮,小暗几乎
是用力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不甘心地催动着自己的能力,但无论小暗怎么行动,
往日无往不利的利刃不再出现,就连手指化成的刀刃也变回了原样,细碎的爬行
声不断回荡在小暗的耳边,小暗拼命地扭动自己的身体,但下一秒,一个冰凉的
生物抓住了小暗,原本头上脚下的身形顿时被倒了过来,出现在小暗面前的是一
个长满绒毛的肥大腹部,一直发白的蜘蛛将小暗抓了起来,一根肉足从腹部的尖
端深处,粘稠且腥臭的味道随着肉足的深处而弥漫开来。

  「呜呜呜呜呜——」小暗拼命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挣扎着想要离开,但眼
前的巨型蜘蛛怎么可能放过耗费了大半个族群才换来的珍贵母体,坚韧的肉足直
接捅破蛛丝,钻进了小暗的口中,几乎是一瞬间,浓郁的腥臭味便在小暗的口中
绽放,强烈的反胃感从小暗的胃部涌上大脑,但肉足却不断撞击着小暗的喉咙,
粗大且坚韧的肉足不是小暗的牙齿可以咬破的,浓郁且带有催情作用的黏液沾满
了小暗的口腔,让本就被麻痹毒素沾染的躯体变得更加昏昏沉沉,随着粗大的肉
足不断撞击小暗的喉咙,一股白浆猛地在小暗的喉咙绽放开来,粘稠到咬不断的
白浆顿时填满了小暗的口腔,小暗本能地想要将口中的浆液吐出,但被肉足堵住
的嘴怎么可能将白浆吐出,小暗只得忍着恶心将这粘稠到极点的浆液吞入自己的
腹中,随着浆液的下肚,一股炽热的感觉从小暗的肚子涌向全身,原本便昏沉的
思维变得更加混乱,小暗只觉得自己身上的束缚似乎被松开了,但全身依旧无力,
别说发动能力了,就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很快几根蛛丝连在了小暗的身上,将她整个人呈大字型拉了起来,原本身上
的黑色衣服已经消失不见,浑身赤裸的小暗被吊在巨型的白色蜘蛛下方,连接四
肢的蛛丝连接着巨型白蜘蛛的四根尖矛一般的脚,宛如一个顶级操偶师一般,巨
型白蜘蛛玩弄着小暗的身体,将小暗两条白皙的双腿拉开到极致,随即,粗壮的
肉足毫无征兆地撞开了小暗的小穴,处女被夺走的痛苦如同一道闪电般在小暗的
身体里游走,小暗想要反抗,但脸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的小暗有怎么能法抗呢?

  粗壮的肉棒不断在小暗的小穴中抽插,每一次抽插都会深入到最深处再拔出
来,未经人事的小穴在蜘蛛肉足的疯狂蹂躏之下发出了抗议的声音,但石窟之中
只有蜘蛛的肉足撞击发出的淫迷水声,粉嫩的膛肉在身体本能的驱使下吸吮着蜘
蛛的肉足,被抽插到外翻的粉嫩穴肉无不在向外界讲述这是怎样淫迷的景象,小
暗的双眼之中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灵光,炽烈的蛛毒不断折磨着小暗的心神,这种
独特的蛛毒让她的意识逐渐涣散,但粗大的肉足不断肏弄自己的小穴带来的快感
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弱,反而在思想逐渐衰落的现在,以更加强烈的姿态冲入她
的大脑之中。

  「额啊啊啊……」

  痛苦而细碎的呻吟声从小暗的口中溢出,粘稠的白浆从小暗的口中流出,顺
着她的下巴滑落,四肢都被蛛丝拘束的小暗在空中迎合着巨型白蜘蛛的抽插与蹂
躏,情欲逐渐侵染小暗的身体,原本被当做武器使用的身体此刻也因为情欲而变
得红热起来,从口中漏出的呻吟声也从痛苦变得欢愉了起来。悬吊在半空的巨型
白蜘蛛缓缓收拢自己的蛛丝,将小暗的身体固定在自己的下方,小暗娇嫩的身体
在重力的作用下沉在了巨型白蜘蛛的肉足上,连绵不断地撞击着小暗的花心,胸
前的椒乳也随着肉足的不断抽插而上下跳动,巨型白蜘蛛锐利的前肢饶有兴趣地
玩弄着小暗的双乳,将那一对漂亮的双乳玩弄成各种形状,从乳尖渗出的乳汁从
小暗的胸前顺着身体的曲线逐渐滑落,最终在飞行数十秒之后坠落在了石窟的地
面上。

  粗壮肉足抽插的速度逐渐变快,一波接一波的快感不断撕扯着小暗的精神,
被毒素麻痹和情欲烧灼的身体发出充满欢愉的呻吟声,金色的头发披散在小暗的
肩头,无力地靠在巨型白蜘蛛的胸前,感受着腥臭的肉足不断在自己的小穴中抽
插,对H 的厌恶也被扭曲成一种异样的情感,不断撞击着自己体内最柔软地带的
肉足不断吞噬着自己的灵魂,沉入爱欲泥潭的小暗发出的与其说是痛苦的呻吟不
如说是求爱的渴求,暗淡的双眼中充满了情欲的桃色光芒,伴随着快感的闪电穿
过小暗的脊柱,浓稠的白浆涌入了小暗的子宫之中,带有强大力量的精液迅速侵
蚀着小暗的子宫,将原本用于生育的神圣器官变为产卵的苗床。

  小暗的肚子此时宛如怀孕一般高高隆起,当巨型白蜘蛛将小暗的身体放在蛛
网上之时,小暗的身体还在不断地颤抖,陷入高潮之中的小暗在颤抖之中达到了
高潮,对于自己即将沦为牲畜苗床一事的极度厌恶让她的身体对此产生了极大的
快感,强烈的快感月厌恶折磨着小暗的灵魂,但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小暗终将臣
服于与蜘蛛交媾的快感之中。

  巨型白蜘蛛将肉足插入小暗被灌满浆液的小穴之中,随着肉足的不断蠕动,
一颗接一颗半透明的蜘蛛卵被塞入了小暗的子宫中,被精液浸泡的蜘蛛卵迅速在
小暗的子宫上着床,如同被电击的快感刺激着小暗的心神,很快,所有的蜘蛛卵
都被注入了小暗的体内,此时的小暗更像是身怀六甲的孕妇,隆起的肚皮上满是
大小不一的凸起,那是附着在小暗子宫中的蜘蛛卵。

  瘫坐在蛛网上的小暗被白色的蛛丝所覆盖,她的双腿大开,两条纤细笔直的
美腿被折叠捆在一起,双手则是被反绑在身后,除去散发着骚贱热气的小穴和菊
穴,就只剩鼻子和眼睛露在外面,曾经扬名银河系的金色暗影此时以一种不知廉
耻的姿势被固定在蛛网上,而在她的附近,是无数摆着相同或不同姿势的人茧,
这些人茧都有几个共同点,那就是摆出不知羞耻,将小穴和菊穴完全暴露出来的
姿势;出去小穴和菊穴之外只有眼鼻露在外面,她们都是来自音和谐各地的苗床,
任务便是给这些蜘蛛配种并生下强壮的后代,而小暗便是这些苗床母体之间最优
秀的一个。

  不知过了多久,小暗一直没有动静的肚子终于哟了动静,最开始只是一点点
蠕动,随即,一股快感涌上小暗的大脑,原本已经枯寂的大脑再度活跃了起来,
小暗的呼吸变得沉重,下体的膛肉不断收缩,而在小暗的子宫中,第一颗蜘蛛卵
已经孵化完毕,白色的底色上有了金色的纹路,虽然只有拳头大小,但已经掌握
了极其可怖的力量,这只初生的金纹蜘蛛不满地活动自己的躯体,随后从小暗的
膛肉中钻出,对于小暗来说,这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孩子。

  初生的金纹蜘蛛身上布满了小暗小穴分泌出来的浆液与羊水,在离开母体的
瞬间,它便将身上的液体抖落,随后爬上了小暗的身体,用鳌牙撕开了小暗胸前
的蛛丝,将小暗的双乳暴露在了空气之中,有力的前肢将蹂躏着小暗的双乳,喷
涌而出的乳汁泼洒在金纹蜘蛛的身上,让金纹蜘蛛发出了不可听闻的尖啸声。

  快感如同浪潮一般袭击着小暗的身体,不一会,一只接一只的金纹蜘蛛从小
暗的体内爬出,当小暗的肚子终于瘪了下去之时,一只通体黝黑,不过巴掌大小
的蜘蛛从石窟的石壁上爬上了蛛网,随后爬上小暗的脊背,一口咬在了小暗的背
上。

  如同火烧的痛苦瞬间控制了小暗的身体,剧烈的痛苦带来的是身体器官的异
变,大量器官退化,为逐渐膨大的子宫留出了位置,金纹蜘蛛集体爬在小暗的身
上,等待着自己的成熟,以便将得来不易的浆液注入到自己的『母亲』体内。

  淫迷的水声回荡在石窟之中,被吊在空中的小暗此时面色惨白,由于长时间
的交媾而导致的身体素质极具下降,但这些智力水平大幅提升的金纹蜘蛛怎么可
能如此轻易地让小暗就这样凋亡,来自行星深处的珍贵能量被化作浓稠的白浆灌
入小暗的体内,让小暗的身体一直维持在生产的最大效率之中。

  暗淡无光的双眸倒映着金纹蜘蛛庞大的肉足,粉色的肉足撑开了小暗的嘴,
因为长时间的交媾,小暗的身体已经被情欲所控制,往日声名响彻银河系的金色
暗影依然消失不见,残余在蜘蛛石窟中的只不过是一个有着金色头发的可悲苗床
罢了,沾满黏液的肉足插入了小暗的口中,小暗习惯性地吸吮着自己后代的肉足,
黏腻的浆液混杂着小暗的唾液进入小暗的体内,大幅改造的身体器官已经只能消
化这样的营养浆液,具有高能量密度的浆液虽然味道极其恶心,但的营养价值极
高,小暗麻木地吞咽着口中的浆液,为了保护自己,小暗的大脑自动封闭了小暗
的心神,让此时的小暗如同木偶一般任由蜘蛛玩弄。

  金纹蜘蛛缓缓将自己的肉足从小暗的口中抽出,八只通红的蛛眼倒映着小暗
的面容,自从小暗被蜘蛛们俘虏,沦为蛛巢的苗床,整个蜘蛛群落的智力水平和
战斗能力大幅提升,原本便如同利刃一般尖锐的前肢此时已经能够轻易刺穿战舰
的装甲,除了暂时不具备的宇宙航行能力之外,眼前的蜘蛛族群已经发生了先前
一亿年加在一起都不及的突变,优秀母体的加入让整个族群得到了近乎飞升一般
的提高,这些金纹蜘蛛可能没有之前的巨型白蜘蛛那么大,但战斗力远远不是巨
型白蜘蛛可以比拟的。

  纯白的蛛丝构成的雄伟宫殿交织在巨型的地下洞窟之中,原本用于存放母体
的石窟此时已经被清空,白色的蛛网遮天盖地,只有小暗这样优秀的母体被安置
在这所繁育万千后代的宫殿之中。

  「生命的每一天都是奇迹,你不这么觉得吗?金色暗影小姐。」脑海中响起
的声音再度让小暗的眼中恢复了往日的光辉,小暗愤怒地想要发出怒吼,但早已
在狂乱的交媾之中损伤严重的身体甚至已经失去了发声的能力,小暗只得在脑海
中朝那个害自己沦为蜘蛛苗床的家伙发出怒吼。

  「请不要用这样恶毒的语言,你知道吗,你的族群已经遍布整个银河,就连
最繁华的城市之中现在也只剩下了蜘蛛网,这些都是你的后代做的啊。」毫不留
情的讥笑回荡在小暗的脑海之中:「顺带一提,金色暗影小姐的蜘蛛交媾记录已
经成为了银河系知名产品,没想到金色暗影小姐不仅是暗杀的奇才,同时也是电
影行业的天才啊。」

  几只金纹蜘蛛踏入了洞窟之中,在蜘蛛丝编制而成的宏伟宫殿之中,小暗正
被吊在空中,两只纤细的手臂被拘束在头顶,整个人称一字型被吊在空中,宛若
一座吊桥一般,手足为支点,纤细但结实有力的蛛丝连接着她的手脚,让她的身
体倒垂在空中。

  「看来您的孩子来了,那我就不打扰了。」讥笑的声音从脑海之中隐去,小
暗刚刚想要反抗,但一只金纹蜘蛛猛地扑了过来,抱住了小暗的脸,粗大的紫红
色肉足直接插入了小暗的口中,一时间,浓郁的气息几乎要让小暗窒息,本就在
情欲的泥潭中浸泡许久的身体却在此时达到了高潮,透明的洪流从小暗的小穴中
射出,顺着小暗身体曼妙的曲线滴落在蛛丝编织而成的地面上,金纹蜘蛛粗大的
肉足不断撞击着小暗的喉咙,心神的烟雾与肉体的无尽欢愉交织在了一起,两种
截然不同的快感不断撕扯着小暗的身体,而此时,其他蜘蛛也爬上了小暗的身体,
一只金纹蜘蛛倒挂在小暗的腹下,粗大的肉足直接插入了泥泞不堪的小穴之中,
长时间的交媾非但没有让小暗的小穴走样,反而在生物兵器的体质下,小暗的膛
肉以高效的动作榨取着金纹蜘蛛的浆液,不断收缩的膛肉挤压着插入体内的肉足,
而金纹蜘蛛紫红色的肉足不断撞击着小暗的花心,每一次的抽插都让小暗的穴肉
外翻,淫迷的透明液体不断随着肉足的抽插而飞出;而最后一直蜘蛛则是爬在小
暗的背上,八条腿牢牢地将它的身体固定在小暗的背上,紫红色的肉足直接钻进
了小暗的菊花之中,三穴被一起插入的快感如同洪水一般在小暗的体内横冲直撞,
心神的抵抗在瞬间土崩瓦解,因为长时间的生产而异常肥大的双乳伴随着肉足的
肆意抽插而不断跳动,甘甜的乳汁从乳尖飞出,淋在了挂在小腹上的金纹蜘蛛上。

  「呜呜呜呜——」充满魅意的呻吟声回荡在白色的宫殿之中,已经沉醉在情
欲泥沼之中的小暗眼中只剩下了粉色的光芒,在她的后颈,被蜘蛛的鳌牙咬过的
痕迹清晰可见,金色的头发早已不像过往那般柔顺亮丽,被白浆侵染的发丝此时
大多黏在一起,腥臭的味道充斥在小暗的鼻尖,随着三只金纹蜘蛛的动作越来越
快,小暗从口中泄露出的淫荡呻吟便愈发响亮,最终,伴随着三只金纹蜘蛛将自
己的肉足狠狠地插入小暗的体内,浓稠的白浆化作的白花在小暗的肠道子宫和口
腔中绽放,白浊的浆液在瞬间将小暗的意识淹没,长时间的奸淫终于将小暗的精
神击溃,完全沦为蜘蛛苗床的小暗此时已经彻底是一只雌兽了,往日那个有着银
河第一杀手的金色暗影已经不见踪影,残留的只不过是有着淫荡笑容的金发雌畜
苗床罢了。

  「呜————(去了————)」小暗的身子在一瞬间绷直,快感化作霹雳
与火焰在她的身体里肆虐,被各种催情和麻醉物质侵染的身体在此刻达到了高潮,
常人经历如此的高潮可能直接会因为心脏不堪重负而猝死,但小暗作为生物武器
的身体却抗住了宛若极乐一般的快感,当小暗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三只金纹蜘蛛
已经离开,而她则是被倒吊在空中,两条被白浆侵染的双腿笔直地岔开着,整个
上半身几乎都被蛛丝包裹,透过蛛丝的层层包围,小暗望着自己隆起的肚子,早
已崩坏的脸上露出的一抹笑容。

  许久之后,当金纹蜘蛛的征途达到处女座星云,小暗依旧被安置在这颗银河
系边缘的星球之中,但这颗星球已经不见往日的蛮荒,蜘蛛丝编织而成的宏伟城
市屹立在曾经的沙漠之上,充满生机的绿色覆盖在这颗曾经蛮荒的星球之上,而
在星球的地表之下,宏伟的地下宫殿之中,存放着蜘蛛文明最珍贵的宝物,那是
上一个纪元遗留下来的母体,如今大半的金纹蜘蛛都从这个苗床的体内诞生,每
个恒星年一次的交配日是整个种族最为重要的日子,除了远征河外星系的远征舰
队,银河系内的金纹蜘蛛总要赶回自己的母星,为自己的母亲献上自己的基因。

  放在地下宫殿中央,被群星拱卫着的王座之上,放着一个金发的少女,少女
的四肢早已在时间的流逝之中被蜘蛛们切断,但少女美丽的容颜依旧和千万年前
一样,露出崩溃的淫贱笑容,金色的头发在仆从的洗礼之下变得顺滑闪亮,银河
系之中最珍贵的珍宝被点缀在小暗的身上,蛛丝编织而成的茧将小暗的躯体包裹
其中,随着交配日的开始,大半的面容与头发都被蛛丝覆盖,而远道而来的金纹
蜘蛛则排着队将自己的肉足插入小暗的小穴之中,将自己积攒一年的白浆射入小
暗的小穴之中,每一次射入都会让小暗的身体达到高潮,被改造到极致的身体成
为了金纹蜘蛛们重要的苗床,所有金纹蜘蛛都以从小暗的小穴中爬出为荣,能从
起源之母的小穴中爬出是跟随着一个金纹蜘蛛一生的荣耀。

  想要在一个恒星日里完成一个跨银河种群的交配显然是不可能的,因此交配
日实际上会持续一个月之久,小暗早已崩溃的精神就连一声悲鸣都发不出,也许
最开始还是可以的,但在无数个世纪之后,过往那个名震银河的金色暗影早已消
失不在,存在当前时空之中的只不过是一个尊贵的蜘蛛苗床罢了。

  有一只金纹蜘蛛将自己的浆液射入了小暗的体内,小暗罕见地抽搐了一下,
腹腔几乎已经被子宫占据,此时的小暗体内早已被各种蜘蛛卵所填满,不仅是子
宫,就连肠道都被改造成了第二子宫,大量蜘蛛卵被伴随着白浆射入小暗的两个
子宫之中,当最后一只远道而来的金纹蜘蛛将自己的白浆射入到小暗的体内,小
暗终于结束了自己一个恒星年一次的交配,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将被蛛丝所覆
盖,变成一个纯白的大茧,而当茧破之日,便是体内的蜘蛛破卵而出之时。

  小暗的脸上挂着崩溃淫贱的笑容,她的视线逐渐被白色的蛛丝覆盖,早已因
长时间的交配而变得麻木的身体被白色的蛛丝包裹在其中,脑海中仿佛有嘲讽的
笑声响起,但小暗已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自己是谁,自己要干什么,一切都不
重要了。

  她只不过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苗床罢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