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LoveLive

第一文学城 2022-06-08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轻述歌 字数:18010                  1   ——天空是湛蓝色的。
作者:轻述歌
字数:18010


                 1

  ——天空是湛蓝色的。

  当巨大的铁翼从云层之上掠过同样湛蓝的大海,不久之后陆地就出现在了机
内显示器的上面。

  屏幕里的列岛由西向东蔓延,虽然说看不见北部的北海道地区,但那令人神
情激动的东京都如今就在前方。

  落地的时间预计会是深夜,从飞机上俯瞰,港区的灯火引人瞩目、海鸥线列
车与彩虹大桥更是美丽的难以言喻。

  不过很快,这些场景就伴随着飞机的继续飞行而掠过,如果是在羽田机场降
落的话这美景或许还能多停留一段时间,但本机的降落地并非是靠近港区的羽田,
而是更加靠近「千叶县」的「成田机场」

  「是日本!终于要到日本啦!!」

  飞机上,坐在靠窗位置的少女看着下面的这片土地不禁发出一声激动的感叹
声。

  「妈妈的故乡………在这里,可可一定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成为学园偶
像吧~!」

  自称为「可可」的女孩,头发主体为亚麻色,那干净又带有可爱感的短发在
头顶的灯光照耀下时常跳跃出一丝稚嫩的粉色。

  飞机上坐在女孩身边的则是一位男性,古铜色的皮肤像是特意的在沙滩上暴
晒过一样。他原本正在以一种略显嚣张的姿势仰着头在座位上睡着,但随着目的
地的临近,以及身边自称为「可可」的女孩的自言自语声,他此刻却是被吵醒了,
一脸的不快。

  「うるさいよ、ばかやろ!(吵死了啊,混蛋)」

  「このくそ中国人……(这个混蛋中国人……)」

  就在日本男人自以为对方听不懂,正打算用日语破口大骂时,他却是注意到
了自己身旁的少女脸上的表情变得异样了起来。

  「打……打扰到您休息了,真是对不起。」

  「什么啊……你这家伙能听懂啊。」

  「是……真是万分抱歉,可可太激动了,一不小心就……」

  略显轻浮气的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女孩子,他先是看着其稚嫩的
脸庞后向下移动视线。

  胸部算不上大,但也有正常发育的水平………不过这皮肤,还真水嫩啊……
看起来细皮嫩肉的。还有这大腿……真不得了啊。之前一上飞机就在睡觉,竟然
没注意到身边是一个看起来这么美味的女孩子啊………

  「啊……倒也没什么事。」男子舔了舔嘴唇道。

  「不过你年纪还真轻啊,是来日本做什么?旅游吗?父母呢?自己一个人来
的吗?」

  「可可是作为留学生来的哦,虽然妈妈是日本人,但可可在这边没有认识的
人,是独自一人。」

  「这样啊,你在哪里上学?知道怎么坐车吗?要不待会我帮帮你好了。」

  「诶!?可以吗!?」听见男人的提议可可有些吃惊的想道:「好像意外地
是个好人。」

  「不……不过还是不用了吧,可可自己一个人也行的。」

  「没关系没关系,你说说看嘛,学校在哪?如果顺路的话我就带你去。」

  「那个……是叫结ヶ丘女子高等学校来着。」

  「结ヶ丘女子高等学校!?好巧——!!我知道我知道!那是离我家很近的
地方!我知道了,待会下飞机你就跟我走吧!」

  「嗯!?真的吗!!太好啦~竟然还有这么凑巧的事!」

  「是吧~你在日本也没朋友吧,正好,我们加一个LINE,我就是你的第一个
朋友了!」

  「嗯…好。」

  「唐可可,可可酱是吧。找到了哦。」

  「喔………」

  在男人的激烈要求之下,唐可可的第一个LINE联系人便被这个不认识的男人
占据了。

  有些轻浮的男人在加完唐可可的LINE之后安静了半分钟,在手机上滑动着什
么。半会之后才对身边的唐可可转头道。

  「可可酱,你这不是空白账号吗?空白账号,动态里什么都没有嘛。」

  「啊……因为可可之前从来不用LINE的关系,所以……」

  「这样啊,这么说那我不就是可可的第一次咯~!第一次~!」

  「这种说法……」即使是用日语,唐可可也是即刻就明白了这种简单的低俗
笑话的含义。

  因此,可可不自主的因为这低俗的骚扰低下了头,而男人则是一副不以为然
的样子对可可道。

  「可可酱害羞了啊,这种程度的玩笑而已,还真是青涩啊,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不知道回复什么的可可只能陪着笑了笑。

  伴随着空乘人员的走动与喊话,飞机上的广播声也是响起。

  「很快飞机就要着陆于成田机场……请各位旅客……」

  「只是开玩笑就这种表情了,要是真的被我夺走了第一次可可酱会是什么表
情呢?真期待啊。」男人借着广播音的掩饰对着可可肆无忌惮的骚扰着。

  然而唐可可却是并未听清楚身边这个轻浮的男人说了什么。

  「你说什么……?」

  「什么也没有。」男人笑了笑道。

  两人的谈话中止于此,唐可可接过空乘人员分发来的薄荷糖。含在嘴中望着
窗外,以此来缓解下降过程中耳鸣带来的痛苦。

  而男人自醒来以后,视线却一刻也没有从旁边这个可爱的中国女孩身上移开
过。

  就仿佛是饥渴的雄性终于遇见了能够交配的雌性一般,脸上充斥着可见的欲
望,然而在一旁的唐可可却因为还太过稚嫩而无法察觉这将会影响她人生轨迹的
危机。

                 *

  自下飞机以后那个在飞机上偶遇的男人突然展现出来了超出寻常的风度。

  帮可可提行李,陪着可可办理了一张企鹅图案的交通卡,之后还告诉了可可
一些东京好玩的地点。

  在电车上,男人与唐可可闲聊着有关于日本和中国的事。

  最终男人将话题转移到了为什么唐可可要来日本留学这件事上。

  「想要成为学园偶像!?」

  「そうです!(是的!)」

  「成为学园偶像是可可的梦想!可可就是为此才来到日本的!!」

  虽然唐可可自己并不会因为说出这个梦想而感到羞耻,但一路以来当自己说
出这个梦想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只是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并没有人会把这回事当真。人们只是把这个当成了小孩子的玩笑话罢了。

  唐可可在对男人说出了自己的梦想以后,就做好了接受异样目光的准备。

  但没想到的是,男人只是愣了一下,就露出了一副佩服的表情。

  「我觉得你很厉害啊!可可!!年纪轻轻的就支身来到日本,只为了实现自
己的梦想!这不是很厉害吗!?」

  「你也太↗厉↘害→了吧~!」男人以一种近乎夸张的语气夸赞道。

  「真……真的吗!!嘘月先生!!你真的是这么觉得的吗!!」

  「当然咯!!」

  男人说着,一点一点牵住了可可的手。

  「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够成功的!!」

  「太谢谢你了!嘘月先生!!还从来没有人这么支持过我呢!!」

  「哪里哪里!!到时候如果出名了要给我签名哦!说起来,也快到地方了,
你吃饭了吗?我带你去我朋友开的店里喝一杯庆祝一下吧!!对了,你还不到喝
酒的年龄吧?但没关系,我可以让他给你调两杯带酒精的饮料高兴高兴哦!」

  「啊…那个……酒精就不用了啦………」

  「好啦好啦,没关系,小可可酱。你把你家地址告诉我,到时候我会送你回
家的啦,什么也不用担心。」

  「我家的地址……我家的地址……我还没去过那个地方呢………我记得我有
……」

  「那就先算咯,我带你去吃东西吧!酒的话不想喝不喝也行!」

  「哦哦……谢谢你,嘘月先生!!」

                 *

  「小可可酱,你先坐在这里等一会哦。」

  在LINE名为嘘月的男人的带领下,唐可可刚一下电车就被男人带到了一个位
于步行街旁地下一层的一个小酒吧里。

  酒吧里的灯光是紫色调的昏暗灯光,这灯光有一些让人的眼睛感到疲惫,这
让刚下飞机本来还很精神的可可顿时感到有些困倦。

  就如男人所说,这里的老板似乎是他的熟人,男人在和老板闲聊着点单的时
候,可可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是打开了手机。

  先是跟家里人报个平安。

  「爸爸妈妈~我平安下飞机了~!我先去吃些东西,等一会到家的时候再跟
你们联系哦~」

  再然后便是在社交网络上贴上刚才下飞机时拍摄的图片。

  「可可到日本啦~!学园偶像的梦想更近了一步??~!」

  再然后……

  可可思考了一会,突然是打开了LINE. 对了,LINE的账号今天起也更新一下
吧。

  「日本、こんにちは~!クゥクゥ来たよ~!(你好日本~!可可来啦~!)」

  在全部的账号都更新了一遍以后,可可站起了身来,偷偷看向了那边似乎正
和老板吵些什么的嘘月先生。

  「嘘月先生好慢………」

  而在另一边,名为嘘月的男人正和酒吧老板所讨论的内容则是……

  「喂喂,她还是高中生吧?这么小的女生你都往我这边带,而且还是外国人,
出事了你要我怎么办?」

  「没关系啦,这女人是个笨蛋,还说什么要当学园偶像才来的日本,这不是
傻子吗?快点准备往常的那个吧,出事了我也不会出卖你的,放心好了!等我调
教好了就带来也给你玩玩,快!我要回去了,等你哦。」

  「真是的……」

                 *

  「小可可酱,我回来了。」

  在酒吧内,见到男人回到了座位上,唐可可有些神色慌张的收起了手机,同
时面色出现了一股股的潮红。

  「嗯?怎么了,可可酱。」

  「没……没什么………」唐可可用力的对男人左右摆着手,同时摇了摇头。

  「抱歉啊,我跟那家伙聊了一会,让你久等了。」

  男人笑了笑道,与此同时,酒吧的老板也从后面手拿着托盘向可可所在的位
置走了过来。

  「久等了,可可酱是吧。果然是可爱的女孩子呀,欢迎你来到日本~。」

  「这是低酒精版的可尔必思,日本有名的饮料,以前有喝过吗?还有薯条和
炸鸡块之类的拼盘在这边。你们慢慢聊聊天吧,好好享用哦~。」

  「哦哦……谢谢………」

  唐可可有些犹豫的接过饮品,却是在嘘月的注视下犹豫半天没有去喝这饮品。

  「怎么了?喝喝试试吧。很好喝的哦。」

  「不……那个……在喝之前,我有件事想要问问嘘月先生。」

  「嗯?怎么搞的像是在做什么重大的决定一样。」

  「那个……嘘月先生,是好人没错吧?」

  「怎么这么问?」

  「不……那个……换句话说,嘘月先生真的觉得我能成为学园偶像吗?」

  听见唐可可的质问,男人愣了一下神。心想着是不是刚才说的话被这小妮子
听见了感到一丝错愕,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任何的漏洞。

  「是哦,可可酱这么可爱,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听见男人的回答,唐可可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轻松的
笑容。

  她轻咬一下嘴唇,歪着头看着面前的男人欣然一笑。

  「谢谢你,嘘月先生~。嘘月先生果然是个好人。」话罢,唐可可轻轻的将
身子前倾,用小巧的嘴唇含住了吸管,开始将玻璃杯中的白色饮品大口的吸入喉
咙之中。

  「哇~这个饮料也太↗好↘喝→了吧~!」学着之前嘘月先生夸赞自己时所
用的语气,唐可可用酒吧里任谁也听不懂的中文欣然的笑道。

                 *

  「可尔必思~好好喝哟~嘘月先生~~。」

  「嘻哈哈哈~可可感觉……脑子好晕哦~好奇怪~。」

  这女人意外的还挺能喝的,都下了三杯了竟然还没睡死过去………

  嘛……不过……现在这家伙基本上也和睡着了差不多了吧。都这幅样子了。

  现在,此时此刻。名为嘘月的男人正在「搀扶」着这个刚刚认识还不到五个
小时的名为唐可可的女高中生。

  虽然说是搀扶,但实质上,现如今男人的左手已经整个从可可的衣领处伸进
了少女的内衣内部,此刻正随着少女的身体摆动任性的揉捏着少女娇嫩又富有弹
性的精致乳房。而右手则是在趁着从可可身上掏钥匙的同时,侵入到了姣好少女
的身体下半部。使劲的掰弄着少女的屁股,同时鼻子疯狂的嗅着少女身上香甜的
气味。仿佛唐可可已经成为了一块可以随意任嘘月处置的嫩肉一般,毫不忌讳。

  「是三楼的右边这间屋子,对吧。可可酱。」

  「嗯……我们到家了吗?对不起,我不知道诶……嘘月先生。麻烦你试试吧。」

  唐可可迷迷糊糊的,似乎是听到了男人的问题,但却又对男人对自己做了什
么这种事浑然不知。

  「那你抱住我,别摔倒了哦。」

  「好的~。」

  「开了………」伴随着咔嚓的开锁声,男人推开了房门,见到的是一间堆满
了快递纸箱的房间。

  「就是这间房吧……连个床都没有。」

  先唐可可一步,男人的脚迈进了这个房子。

  失去男人的搀扶,唐可可也是一下子失去了平衡,靠着墙壁坐到了走廊门口
的台阶上,「早知道就带你回我家了。」

  「床……没关系……可可没床也能睡的啦。」

  「是吗?但还是有床的话会更好一点,做起来也更舒服一点吧?」

  男人边说着,边把可可往房间内部拖去,同时回到门口锁上了房门。

  「唔……确实是有床的话会更舒服一点啦。」可可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说
着。

  半会之后,可可才突然问道。

  「做…?做什么……?」

  「没什么,我看你这边有床铺,我帮你先把床铺好,你待会到床上来睡吧。」

  「嗯……谢谢你,嘘月先生………很抱歉,我现在眼睛都睁不开了………意
识也不清楚………」

  「没关系,你就安心睡吧,一切就都交给我好了。」

  「呼……可可………」

  男人从快递箱中取出被子随意的铺在地板上,再之后抱起可可的身子,将可
可放到了床铺的正中央。

  「呼……呼………」

  看样子是睡着了。

  「可可酱,我帮你脱掉外套吧,不然很难受吧~。」

  看着似乎是已经陷入熟睡的唐可可,嘘月脸上露出一丝似乎是在看待蠢物一
般的微笑。

  他将手伸向唐可可的胸口,很快边将她的外套褪掉。

  然而就在他正要继续的脱掉唐可可的衬衫和内衣的时候,唐可可却是突然从
睡梦中苏醒了一般说道。

  「嗯……外套的话……就拜托你了。」

  话罢,唐可可就顺从的抬起来了两只手,方便男人能够更方便的从她身上脱
掉衣物。

  然而实际上外套早在之前就已经被男人给扒掉了,唐可可此举只是更方便男
人彻底的把自己扒光观赏自己罢了。

  这举动简直就像是唐可可主动地想要把自己的奶子给面前的男人看一样。男
人不遑多让,赶紧是顺着唐可可从下向上的脱掉了唐可可的衣服,并且连带着是
把唐可可的内衣解掉,让作为女高中生的唐可可诱人的上半身酮体彻底的暴露在
了面前。

  「这骚货,竟然这么主动的让我把她衣服给脱了,怕不是就是想让我看她这
对挺拔的奶子!!」

  嘘月看着面前的奶子难以忍耐,狠狠的用大手拍了上去随后用力的一捏。

  「唔…嗯……」

  唐可可在奶子被打以后娇滴滴的哼了一声,还没怎么发出声音便又是被男子
用嘴唇堵住了嘴巴。

  男子用舌头顶开唐可可半闭着的小嘴,使劲的勾引着另一边的那条香舌,像
是在品尝着什么美味的东西一样在汲取着可可的口水,吸着唐可可嘴里藏着的那
条舌头。

  「滋、滋。」

  半会之后,连带着缕缕的口水,唐可可软嫩的滑舌也终于是被男子如愿吸入
到了自己的口腔中,男子如获至宝的在自己的嘴里疯狂的舔弄品尝着唐可可滑嫩
的肉舌与口水。直到约莫快十分钟后,嘘月才是放过了唐可可的舌头,依依不舍
的使劲地吸了最后一下唐可可的滑舌,把自己的口水反送回唐可可的口腔深处,
让自己的口水顺着唐可可的喉咙深处咽下,才松开了嘴,撑起身体看向了唐可可。

  「唔嗯……哈啊……哈啊……」

  唐可可在被激吻十多分钟以后仍是在神志不清的半睡着,她面色潮红,喘气
声也变重了不少。

  嘘月伸手去揉唐可可的奶子,才是发现在不知不觉间唐可可的乳头已经变得
挺直发硬。显然也是进入兴奋状态了。

  「真是个小骚货。」

  嘘月摸着手中唐可可发硬的乳头邪魅一笑,用力的揉搓着唐可可的右乳,同
时张大嘴巴大口地把唐可可的左乳吸入了嘴中。

  唐可可的皮肤光滑又软嫩,奶子也不例外,每当男子用力的吸着唐可可的奶
子的时候,都会发出一阵「bobo」的声响,或许是男子吸得太过用力的原因,半
睡半醒中的唐可可突然是发出来了一阵急促的喘声。

  「唔——!」

  男子听见喘声眼球向上看了一眼,并没有过多理会,便是继续变本加厉的欺
负起来唐可可的乳头,就仿佛是不懂事的婴儿一般,用牙齿细细的啜起唐可可的
乳头来。

  「唔……!」

  好一半会之后,待男人品尝完毕唐可可的左乳,起身才发现,唐可可的额头
竟然是冒出来了丝丝的冷汗,同时在被吸吮过后,唐可可的左乳竟然是整体都变
得有些发红,和仍旧白嫩的右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场景,可还真是不错。」

  男人看着自己的杰作,是从一旁摸索着拿起了手机。

  「不错啊,把这个也拍下来上传到我的主页上吧。」

  嘘月摸着手机,打开锁屏,正想着打开相机拍下面前唐可可的奶子,然而让
他意外的是,手机的锁屏一打开,却是就突然跳转到了自己的LINE动态里。

  在嘘月的动态里,满是一些和不同女孩子做着过激行为的照片。

  虽然太过过激的照片都已经被自己隐藏了起来,但其实通过公开着地剩余照
片应该也足以让别人知道他就是个浪荡的花花公子了才对。

  「等等……这个……不是我的手机。」嘘月愣了一下,随后是缓缓放下了手
中的手机,看向了那边正熟睡着的唐可可。

  「是这样啊……她早就看到了啊。」

  「唔……可可、会成为学园偶像。嘻嘻~。」

  是吗……这个女孩子………

  看着唐可可的手机,又看了看唐可可,嘘月突然深思了起来。

  「这个女孩子果然就是个高中生婊子啊!!知道我不是什么好人还是选择让
我得手了,其实心里一直都想成为某个人的母猪吧!」

  「真是一个抖M 母猪,遇见我了可真幸运啊,可可酱,就让我来好好满足你
想成为母猪的愿望吧!!」

  似乎是心底的什么按钮被触动了一般,男人以极快的速度脱下了唐可可仅剩
的下装,暴力的撕开了唐可可那印着熊猫图案的可爱内裤,把唐可可那因为先前
的激吻而被弄得早已湿漉漉的嫩穴用力的拖向自己身前,将头就这样埋了进去,
埋进了唐可可的两腿之间。疯狂的吸弄、舔弄着唐可可仿佛佳肴一般美味诱人的
带汁小穴。

  「啊啊啊——!!唔——!!」

  不知是药的效力变弱了还是这舔弄的感觉对于唐可可来说太强了,在此刻,
本应昏睡着的唐可可发出来了极大的叫床声。

  「唔——!呜呜——!!」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让唐可可在喊叫,此刻男人的嘴巴都没有任何停止的意
思。

  「骚货,骚婊子。你这小骚穴,你这小香穴,我吸,我吸死你。你这年轻的
骚婊子!母狗!母猪!!」

  「呜呜呜……可可……可可……唔……怎么了。好…好奇怪……呜呜呜呜…
…!!」

  「怎……怎么回事……!?可可……可可的小穴……可可的小穴……好像…
…好像被什么东西吸住了一样……呜呜呜不要再舔了……!!不要…不要再舔可
可的小穴了……可可的小穴一点也不好吃……呜呜呜……不要……不要再吃可可
的小穴了。」

  「骚货!在说些什么啊……!我听不懂你那母猪语,给我说日语啊……混蛋!!
可恶,看我不好好吸死你这个骚穴。」

  「唔……日…日语……?」

  「好……好奇怪的梦………」

  「这是……怎么回事。唔……お願い……お願いだから……(拜托……我拜
托你了)」

  「お願い……もう日本語で願いましたからだ。クゥクゥ……もうクゥクゥ
のおマンコを舐めてないでください——!!(拜托了……我已经在用日语拜托
了,可可…请不要再舔可可的小穴了——!!」

  「笨蛋,怎么可能你说不舔就不舔了啊。我要舔到你这母猪喷出来,舔到你
这母猪发出猪叫为止!!做好心理准备吧!!」

  「诶……怎么这样!!不……不要啊……!!」伴随着男人正自顾自尽兴地
品尝着可可的肉穴,可可此刻也是感到下体处一丝丝触电般的感觉逐渐席卷了全
身。

  「这是什么奇怪的梦啊……!!唔……神……有没有什么神来救救可可……
可可还从来……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啊……唔……这是什么……有什么……
有什么要喷出来了……呜——!!」

  「喷出来吧——母猪!!承认自己就是头母猪!!一边学猪叫一边喷出来的
话就饶了你!快点!!」

  男人说着,用力地拍击了一下可可的屁股。

  「呜呜呜……呜呜……」可可不知为何,当感觉到自己的屁股被用力的拍击
之后,这股电流一样的感觉在可可的身体里更强了,让可可全身都变得抽搐起来。

  「母猪…可可是…呜…唔……可可是母猪……哼哼……哼……哼——!!可
可是母猪——!!哼哼哼哼——!!求你了——!!让母猪可可喷出来吧……!
饶了可可这头母猪吧——!!」

  「好!很乖!!喷吧!!你这头母猪!!」伴随着男人用尽全力的一次拍击,
可可全身都是疯狂的抽搐了起来,她微闭着眼睛,身体也躬着挺立了起来。与此
同时自唐可可的喉咙深处也发出了一阵悠长的仿佛家畜一般的叫声。

  「哦、哦、噢——噢——噢——噢——噢——哼——哼哼哼——!!」

  「母猪可可……母猪可可要死掉惹——!!噢噢噢……喔………」

  唐可可躬着身体抽搐的姿势保持了快半分钟左右,在这期间,男人的嘴巴仍
旧没有一刻放过可怜的可可,仍然在不断的舔吸着可可稚嫩的处女小穴。

  终于,似乎是体力不支的原因唐可可再一次倒在了地上,陷入了昏睡之中。

  「这骚货,是第一次高潮吧,可真够精彩的。」

  半会之后,男人去浴室冲了下身子,看着地上熟睡着的可可缓缓的俯下身来,
跨坐在了可可的身上。

  「还没插进去就这么骚,可真稀奇的,这家伙或许可以陪我多玩一阵啊。」

  「而且……照她刚才那骚样来看,估计就算不给她下药,这家伙也很容易就
会成为我的母猪吧。」

  男人说着,将自己已经硬的发紫的鸡巴缓缓的靠近唐可可的脸颊,用手握着
鸡巴上下抽打了两下唐可可那柔嫩可爱的小脸。

  再之后,只见男人只是把鸡巴轻轻的放在唐可可的鼻子前面数秒钟,唐可可
就是喘息着微微启开了小嘴,似乎是正在静静等待鸡巴插入她那未来还要用来歌
唱的嘴穴一样,做好了迎接男人的鸡巴的准备。

  「看来我的结论是正确的,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母猪的料子。呵呵,啧啧。」

  「只不过是把鸡巴轻轻的抵在了她的嘴唇上面,她就像是一条金鱼一样迫不
及待的把鸡巴吸到了嘴巴里,用力的吸吮着。」

  「这家伙甚至现在还在睡着,要是等到这家伙醒了以后,调教完成,说不定
会有多骚。」

  嘘月看着身子底下正奋力的吸吮着肉棒的那张唐可可的可爱却又下流的婊子
脸,脸上的表情格外的享受、笑容也邪魅起来。

  嘘月断定了,面对面前这个正在睡梦里忘我的吸着自己鸡巴的女高中生,这
个说什么想要成为学园偶像实际上却成为了清扫鸡巴的母猪家畜,根本就不需要
使用什么卑鄙的手段。自己就可以把他变成自己的所有物;让她心甘情愿地。

  所以,既然这样,那自己便把她叫醒吧!!

  让这家伙好好认识一下自己当前的场景。

  以及让她好好认识一下自己那比起学园偶像更加应该拥有、她自己那更加适
合的一个身份!

  ——主人的母猪!!

                 2

  「可可酱,醒一醒、可可酱。」

  在无边的深海里,可可正在津津有味的品尝着不知哪里来的章鱼小丸子,突
然就是听见一阵呼喊声穿破海水的阻碍直冲进了自己的脑海。

  奇怪……什么声音……?

  可可吮吸品尝着嘴中小丸子的酱汁,心头一阵不解。

  「别睡了,快醒一醒。」

  醒一醒……?

  可可……是睡着了吗?

  原来是这样呀,原来可可是在做梦呀………

  我就说怎么可能会有那么色情的大王乌贼使劲缠着可可的下体吸着不放,最
后又变成章鱼小丸子呈到可可的面前呢。

  原来是梦呀………

  小丸子………

  可是小丸子好好吃呀,醒来的话还会有小丸子吃吗?

  唔……在临睡醒之前,让我再吃一口,再吃一口章鱼小丸子吧。

  抬头看着面前那颗散发诱人气味的「章鱼小丸子」唐可可突然顿了一下。

  等等……这家伙……原来这么大的吗?

  这个……可可的嘴里能装得下吗?

  不管了,让可可最后再好好品尝一下吧——!!

  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唐可可极大的张开了自己的小嘴,把脖子向面前那颗略
显粗大的章鱼小丸子伸去。

                 *

  「喂,可可酱。醒一醒。」

  看着面前这个半睡半醒着的女孩,嘘月的脸上有一丝难以形容的喜悦。

  此刻在唐可可的梦境之外,唐可可正窝在这个才认识还不到一天的男人的两
腿之间,像一个性交成瘾的妓女一样在卖力的吸吮着男人乌黑发紫的龟头。

  不光如此,明明唐可可今天是第一次接触到男人的鸡巴,但唐可可此刻脸上
不光是没有任何的不适,反倒是含着龟头用舌头舔弄男人的阴茎,满脸的幸福,
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

  「醒一醒,不要再吸了,可可酱。」

  「唔……」

  看着唐可可那副痴女一般的脸,嘘月暗地里一笑。随即是为了把这个母猪从
美梦里唤醒,用力的抽打了唐可可的脸颊。

  「唔诶……!!」

  在被男人掌掴了之后,唐可可才是突然身体一抖,缓缓的从睡梦中回复了意
识。

  「诶…奇怪。可可……可可怎么感觉脸有点热热的,像是被人打了一样。」

  「小丸子……唔……好好吃。」似乎是还不太清醒的样子。

  即使是已经苏醒了,唐可可仍旧在奋力的吸允着嘴里男人的龟头,幸福的品
尝着这让她觉得十分欢喜的阳物。

  就这样,唐可可半睁着眼睛,枕着嘘月的大腿又帮嘘月吸了两三分钟的他的
鸡巴,才是在嘘月的又一次呼唤下彻底清醒了神智。

  「喂,可可酱。」

  「嗯……?」唐可可放下了握着鸡巴的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仍在含
着鸡巴的同时抬头向上看向了那边正赤裸着的嘘月。看起来是一时间还没有弄清
楚状况的样子。

  奇怪………嘘月先生……?

  「这样子可不行呀,就算说再怎么喜欢吃鸡巴,也不能这样拉着人不放呀,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有女朋友的人,可可酱这样子的话我要怎么办呀。」

  吃…鸡巴……?

  どういう意味……?(什么意思……?)

  说起来…为什么嘘月先生没有穿衣服呢……?

  我这是在哪……?

  唐可可一时之间因为想要弄清楚的事情太多,反倒是大脑陷入了一片混乱。

  只是混乱的时候她仍旧本能似的把揉完眼睛的小手放回到了嘘月的大鸡巴上,
同时还在时不时的下意识地吸允着嘴中陌生的大鸡巴。

  「好了,不能再吃了哦,可可酱。既然酒醒了就快点把衣服穿上吧~。」

  在唐可可的注视之下,嘘月用左手解开唐可可正用力握着自己鸡巴的双手,
而右手则是扶着唐可可的下巴,把唐可可的头部向上提,像是在提起一只小猫一
样把唐可可的嘴巴抽离自己仍旧坚挺的鸡巴。

  「啵——」

  唐可可在之前只是本能的顺应着嘘月的动作,直到是自己嘴里嘘月的鸡巴被
他拔着自己抽出,同时在嘴巴与鸡巴分别时发出了类似拔火罐一样的声音之后,
唐可可才是忽然回过了神,发现了自己在刚才为止竟然都是一直在卖力的吸吮着
面前这个男人粗壮而又雄伟的鸡巴的这个事实。

  「啊嘞……?」

  「怎么了?可可酱?是还想继续吃吗?」

  唐可可本来有着满满一脑袋的问题想要问嘘月,她才刚是整理完神智打算问
问嘘月这是怎么一回事,却又是被这个男人提出来的问题冲散了自己的问题。并
且在男人的质问之下使得自己的注意力又集中到了男人胯下的那根乌黑发紫的庞
然大物上面。

  「不是……那个………」

  「我的鸡巴的味道,可可酱就那么喜欢吗?」

  「那个……不是的……等等……奇怪……」

  味道………

  听着嘘月的话,唐可可竟然是下意识地在深深地吐出来一口气之后用鼻子长
长的嗅了一大股附带着男人双腿之间气味的空气进入鼻腔。

  这个……这个是什么味道………

  可可……可可还是第一次闻到这种味道。

  好……好奇怪。

  闻进鼻子里以后……感觉脑子好晕………

  怎么会这样子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应该是很糟糕的气味才对……

  应该是这样子才对………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可可……可可还想再闻闻看这种味道。

  「嗅~嗅~」

  伴随着心底里难以忍受的冲动,可可又是难以抑制的猛吸了两口这面前空气
中饱含的鸡巴臭味。

  「哈……哈……」

  随着嘘月鸡巴的骚臭味顺着唐可可的鼻腔沁入唐可可的大脑,唐可可的大脑
又是暂时性的宕机了。

  「喂,可可。可可酱,没事吧…?」

  「怎么了,是还想再继续舔我的鸡巴吗?是还想再继续舔我的鸡巴对吧?」

  嘘月以一种十分宠溺的态度一边顺着可可的头发轻抚着可可的头,一边对着
可可用好像「真拿你没办法的语气」对可可说道:「好吧,就只能再舔一会哦~
可可酱,舔吧~没事的~舔吧~」

  「喔噢哦……」

  舔吧……?

  听着男人好像准许、仿佛奖励自己一样,又像是在引导自己一般的话语,可
可看着面前那陌生却又熟悉的大鸡巴,在一个恍惚之间,竟然就是不自觉的伸出
了自己粉嫩且充斥着黏糊糊的口水的肉舌向着男人肉棒的方向伸了过去。

  奇怪……不对……可可为什么在做这种事……?

  可可可是为了要成为学园偶像才来的日本。

  可可……不应该在做这种事才对吧……?

  就在舌头即将舔上男人那坚挺的棒身的时候,唐可可却突然之间是猛地回过
神来。

  但在下一次呼吸,当肉棒臭再一次顺着鼻腔涌入的时候。可可却又是看着面
前男人的鸡巴,陷入了犹豫。

  可是…可可……可可的心底好像很想舔一下这个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呢……?

  而且嘘月先生……等等…嘘月先生……?

  可可抬起了头,看到的是嘘月那张带有着玩味神态的脸。

  为什么我会和嘘月先生在做这种事呢……?

  好奇怪……!!

  说到底,为什么事情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一瞬间,众多的疑问再一次压倒性的冲上了唐可可的脑海。

  「那个……嘘……」就在唐可可刚刚打算向嘘月问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嘘
月却是在唐可可刚发出质问的一刹那,便打断了唐可可的质问。

  「——怎么了吗?可可酱,不想舔我的大鸡巴了吗?不想舔了的话,我就先
回家了。可可酱也赶紧穿……」

  不行……!!

  嘘月穿衣服的「穿」字还未说完,唐可可一听见嘘月那副说辞,便是生怕嘘
月跑了一般,急忙的抢先嘘月说完一步一下子猛地含住了嘘月那硕大的龟头吮吸
了起来。

  这一动作,甚至是就连唐可可自己都还没有反应过神来,她便已经自己本能
的把这个男人的大鸡巴在以自己完全清醒的状态下自己把它放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哦?」虽然是在计划之中!但当嘘月看到那边在清醒状态下仍旧选择奋力
吮吸自己的鸡巴的唐可可后他还是呵呵的笑了笑。同时脸上露出了满足却又不屑
的笑容。

  脸上这份满足来源于自己对唐可可这个刚认识的高中女生的掌控已经基本上
定型。

  而这份不屑则是因为唐可可已经注定的将要成为自己的玩物,自己的母猪。
从而因此产生的上位者对下位者的不屑。

  「没事的,可可酱,好了好了,我清楚了,可可酱是真的很喜欢我的大鸡巴,
我知道了。我会给可可酱吃的,可可酱安心的吃我的鸡巴吧。没事的,我不会说
要离开可可不给可可酱吃鸡巴这种话了,可可酱安心的吃鸡巴吧~」

  抚摸着身下的母畜那顺滑的短发,嘘月更加开心的笑了。

  「好吗~?可可酱?」

  唐可可听着嘘月的话,在被嘘月抚摸头发之后身体猛的一颤。

  她将眼睛向上看着嘘月,嘴里不自觉的想要回复嘘月一句「好」。

  但同时她又是因为嘴里和手中的这根鸡巴而分不开工夫。

  好一半会之后,当唐可可的理智再次回到高地的时候。

  唐可可才是坚决的下定了决心,告诉自己不能再让脑子继续迷糊下去。在完
成一次在口腔内的用舌头对嘘月龟头的一次完整的舔弄之后,唐可可是一下子抓
住了嘘月的肩膀,挺直了上半身一脸气愤的看向了面前的这个男人。

  「这绝对不对嘚嘶!!」

  「絶対おかしいデス!(绝对很奇怪嘚斯!!)」

  「就是说啊,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唐可可酱。」唐可可本想质问的东西,
却先一步被男人问了出来。

  这让唐可可一时之间再次被打乱了思绪。

  「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啊,你这让我怎么办啊!唐可可酱!」

  「诶……?」

  「什么意思……?」

  为什么……这个男人是这种口气……这样的态度。

  「嘘月先生你为什么是这个口气呢……?难不成……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可
可的错吗……?」

  「是啊,可可酱,虽然一开始时你可能不记得了,但你只要好好回想一下你
醒来时的场景,应该就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可可……刚醒来时的场景。」

  「是啊,你那时候应该已经醒来了对吧。但却还是死死的吸着我的大鸡巴不
肯放我走呢!你不记得了吗?你刚才醒来的时候可是津津有味地吸着我的鸡巴足
足有快三四分钟吧?醉酒的时候就更不用说,整整半个多小时都一直死吸着我的
鸡巴不肯放开嘴巴啊!!简直就像是一头母猪一样。」

  津津有味地…吸大鸡巴……母猪………

  听着男人所说的话,唐可可有些困惑的垂下了头深思了好几秒钟。

  确实,好像在可可刚醒来的时候是可可一直在吸着嘘月先生的……鸡巴……
…不肯让他走的样子………

  难道说……真的是可可的错吗……?

  好奇怪……这么一想的话,好像确实不是嘘月先生的错……可是可可怎么会
………

  嘘月看着唐可可陷入沉思的样子,暗地里再次不屑的一笑,同时是从坐着变
成了站着。

  「好了,没事啦,可可酱。没关系的~。」

  「嘘月先生………」

  「可可酱这么可爱,那么喜欢我的鸡巴。能被可可酱那么用心的吸鸡巴,那
怕是被女朋友发现,提出分手被甩了,我也不会怪可可酱的。」

  「嘘月先生……对…对不起………」唐可可低着头道。

  「可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好了,没关系哦,可可酱。来抬起头来。」

  嘘月说着,是抬着唐可可的下巴,把唐可可低垂着的头向上抬了起来。

  唐可可顺着嘘月的动作抬起了头,才是发现嘘月在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
此刻那本就粗犷的鸡巴在唐可可的面前一跳一跳的,比起嘘月坐着时更加活跃,
这场景让唐可可是不禁再次加快了呼吸。

  「好了,不要自责了,可可酱,来,继续吃鸡巴吧~?好不好。」

  「嘘月先生……我……嗯………」

  唐可可抬眼看着嘘月,想要说些什么,却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好。

  嘘月看着正跪在自己面前的唐可可,嘴角微微上扬,便是用刚才抬起唐可可
的头的那支手向上游走到了唐可可的头顶,尽可能温柔的抚了抚唐可可的头发,
再然后一挺腰部,便是把自己的大鸡巴抵到了唐可可那精巧的小嘴上面。

  「可可酱什么也不用多想,就照自己喜欢的去吸我的大鸡巴吧~好吗?」

  唐可可两眼看着正抵在自己嘴巴上的大鸡巴,嘴唇吐出一缕重气的同时,在
吸气的时候不可避免的是把面前鸡巴的味道尝到了味蕾之中。

  与此同时随着气味的沁入和嘘月语言的引领,唐可可终于是再次半眯起了双
眼,陷入到了一股迷离的状态。

  小巧的微微的,可可伸出了自己的舌尖试探似的舔弄了一下面前的大鸡巴的
马眼,随着这次舔弄,嘘月鸡巴的味道总算是再次强烈沁入了唐可可的口腔。唐
可可在这次微微试探之后又是再一次进行了小幅度的试探。唐可可第二次试探的
姿势是像与初恋青涩的第一次接吻一般的动作。

  只见唐可可在刚刚试探地舔弄完马眼之后是在口腔里微微抿了抿自己的舌头,
似乎是在品尝舌尖上的味蕾味道的样子,在品尝完之后唐可可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精致的小嘴微微对着嘘月鸡巴的方向撅起的同时是把嘴唇彻底的吻向了嘘月的大
龟头,只是轻轻一下,微微的「啵~」的一声。唐可可便是完成了这场与嘘月大
鸡巴的试探性的初恋之吻。

  唐可可在将自己的鸡巴初吻交给嘘月之后缓缓的睁开了刚才闭上了的眼睛。

  「好………」

  可可可以…随自己喜欢的…去…吸……嘘月先生的…大…大鸡巴………可可
内心想着,看着面前粗大的有些令人畏惧、有些让人忐忑的大鸡巴咽了咽口水,
应了嘘月一声刚才的那句话,唐可可便是决定不再多想那些事情,而是把自己的
全身心投入到眼前的事情。——对嘘月的大鸡巴的侍奉之中,再次开始了比起刚
才更加投入,更加细致细心的对嘘月大鸡巴的吮吸。

  「唐可可真是好孩子,是第一次吸鸡巴吗?」

  「嗯……可可……还是第一次………」

  「吸得很好,我很舒服哦,可可酱。可可酱很有吸鸡巴的天赋呢。」

  听见男人的夸奖,唐可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格外的开心,就仿佛这是源于心
底的喜悦一般。与此同时,唐可可对肉棒的吸吮也更加卖力了。

  「原来是第一次吃鸡巴呀,可可酱。」

  「唔……嗯………」

  「之前吸得时候一直是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我还以为唐可可已经是吸过很
多男人鸡巴的高中生母猪了呢。」

  母……母猪………

  唐可可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她听到这个极具侮辱性对词汇的时候,她的小穴
就会产生一阵触电般的感觉,同时无论是口腔还是小穴,其中的液体都好像分泌
的更加旺盛了。

  「可可……才没有呢……嘘月先生……是…是可可的第一次。」

  「我的鸡巴是可可酱的第一根鸡巴吗?」

  「嗯嗯……」

  「可可酱,要好好的回答哦。」

  「是……」可可听着男人的要求,有些扭捏的深吐出一口气。

  「嘘月先生的…大鸡巴……是可可自出生以来,用可可的小嘴巴所吸的第一
根鸡巴………是可可第一次吸的鸡巴。」

  似乎是说这种话太过羞耻了的原因,话音刚落,可可便是即刻用小嘴重新含
住了鸡巴。似乎对于可可来说,这和害羞时用手遮住脸就会好很多是同样的道理。

  「哈……哈啊………」可可卖力的吸吮着面前这根似乎怎么样也不会软下来
的鸡巴。然而自己的小穴却是淫水越来越泛滥了。

  「可可酱,真用心呢。」

  听见嘘月的话,唐可可并没有理会,而是用小舌头使劲地舔弄着嘘月大鸡巴
的背面。

  「我的鸡巴怎么样?对于可可酱来说,是可可酱喜欢的味道吗?」

  「嘘……嘘月先生,这种…这种问题………」

  「好啦,别害羞。」嘘月说着,是将手伸向了可可的奶子,用力的抓了一下
可可的奶子后使劲地捏了捏可可的乳头,「可可……可可不知道………唔……不
要欺负可可了,嘘月先生。」

  「好,那不说味道,可可酱喜欢吃我的鸡巴吗?」

  嘘月将手指悬在可可的乳头上打转,本打算等可可犹豫回答的时候来给唐可
可一点刺激,但是让嘘月没有想到的是,对于这个问题唐可可竟然是即刻便回答
了出来。

  「喜…喜欢……!可可……可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可可……可可好喜欢
吃嘘月先生的大鸡巴呀。」

  「是吗?」嘘月听着可可的回答冷冷一笑。

  「可可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喜欢吃我的鸡巴的原因吗?」

  「可可…可可不知道哟………」

  「那就说明,这是可可酱的本性了,」

  嘘月边跟可可讲着,一边是把手放到了可可的后脑处。

  「可可的……本性?」

  「是啊。」

  嘘月说着,突然是把着可可的脑袋,猛的把自己的鸡巴向着唐可可的喉咙挺
近过去。

  「唔……!」

  「可可酱啊!一定是!是因为可可你就是一头天生的母猪啊!是因为可可你
有成为母猪的天分,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啊!!」

  「唔…呜呜……!」

  突如其来的突入,让唐可可无所适从,唐可可本能地想要推开嘘月,然而力
量的差距却让可可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件事,反而是让嘘月更加充满兴致的开始用
鸡巴在唐可可的嘴穴里向着唐可可那紧致的喉穴抽插。

  在约莫十多秒钟的抽动之后,见到唐可可已经浑身抽搐起来,嘴中泛着大量
的吐沫,嘘月才是把那以唐可可的小嘴本就容纳不下的巨大鸡巴抽了出来,抬起
一抽出鸡巴就咳嗽不断的唐可可的头,用鸡巴抽打着唐可可的脸道。

  「唐可可,就让我来证明给你看吧!证明你就是天生的母猪这件事!!」

  「咳咳……嘘月……先生……?」唐可可的眼睛里泛着泪花,她看着那搭在
自己脸上,充斥着自己的口水与吐沫的大鸡巴,又是看着嘘月那张突然变得暴虐
的神情的脸,有一些害怕的颤抖道。

  似乎是注意到了唐可可的惧意,嘘月俯下身来,对着唐可可又施以了一个温
柔的微笑。拿起食指勾起唐可可嘴角留下的口水,将那些口水送回唐可可的嘴里,
对唐可可柔声的道。

  「没事的,不用害怕哦,可可酱。放心交给我吧…好吗?」

  「嗯……?」

  「可可酱也想成为我的母猪的对吧?我知道的,没事的哦,交给我吧,可能
刚才有些粗暴,但我只是在测试可可酱的天份罢了。不用担心,好吗?」

  「嗯………」唐可可本因为刚才嘘月暴力的仿佛是把自己的喉咙和嘴巴当成
了飞机杯一般使用的抽插而感到畏惧。

  但鬼使神差的,在嘘月俯下身来的一番对话以后,唐可可竟然又是对着男人
点了点头,抬起头来用沾满口水的脸颊蹭了蹭嘘月同样沾满自己口水的鸡巴。

  「好了,可可酱,我又要把鸡巴放到可可酱的嘴巴里了哦,可可酱准备好了
吗?」

  「嗯嗯……」

  「这次可可酱要仔细听好我的命令哦。」

  「命令……?」

  可可听着嘘月的话有些不解,但还未等到答复,嘘月的鸡巴便又是抵在了自
己的嘴唇上。可可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是就这样为嘘月的鸡巴再次张开了自己的
嘴巴。

  「可可酱,为了把你的嘴巴和喉咙变成可以使用的母猪喉穴,接下来可能会
有些辛苦哦。」

  「唔……可可会加——唔——!」

  可可的话还未说完,只见嘘月的腰部向前挺近的同时其双手也是用力的抱住
了可可的头部,将可可的脑袋压向自己的鸡巴。

  一瞬间,唐可可只觉得自己细小的喉咙突然便被异物填满了。与此同时,一
股难以忍受的感觉又再次的涌上了脑部。

  嘘月这一次的挺近比起刚才更为粗暴。

  如果说刚才嘘月拼死也仅仅只是把鸡巴的四分之三放进了唐可可的小嘴里的
话,那么这次,唐可可便是把嘘月的鸡巴连同根部的吸入到了喉咙的最深处。

  「操,好紧。」这一次深喉的爽快感,就连嘘月也是不由得骂到一句。

  好……好难受。

  可可……可可要死了。

  可可要死掉了………

  不行啊……可可……可可果然不行……

  可可办不到啊……

  可可的……可可的喉咙不是这么用的啊……!!

  一瞬间,反抗的想法无止尽的涌入了可可的脑内。

  与此同时,可可则是再次的奋力敲打着,推搡着嘘月,想以此来把喉咙里的
鸡巴吐出去。

  可可……可可的喉咙……不是小穴啊………

  在推着嘘月的同时,可可的脑内活动也在不断的翻腾着。

  对不起……对不起……可可要死惹。不要了,可可不吃鸡巴了,饶了可可吧
………

  嘘月先生……可可…可可把可可的处女小穴给嘘月先生用……嘘月先生不要
再插可可的喉咙小穴了啊……!!

  可可把小穴献给嘘月先生……!!可可把母猪小穴献给嘘月先生……!!所
以说……所以说快把嘘月先生的大鸡巴从可可的喉咙里拔出来……!!可可真的
要死惹……!!

  不只是小穴……如果嘘月想要的话,菊穴……可可的菊穴从此以后也是嘘月
先生的东西……!!所以求求你,求求你快饶了可可吧!!

  面对彻底的「压制性深喉」仅仅只是五秒钟而已,可可便是在内心之中发出
了不下五十次的求饶。然而喉咙被鸡巴堵住的可可自然是不可能把脑海里的这些
求饶声传达给面前这个正在奋力的按压着自己脑袋,深喉着自己的男人。可可也
无力推开嘘月,便只能是任凭着这场「母猪喉穴开发」继续下去。

  对不起,爸爸……妈妈……可可要死在这儿了。要死在一个刚认识不到半天
的日本男人的大鸡巴下了。

  学园偶像……成为了学园偶像的那个可可对不起……这个世界的可可要在被
嘘月先生进行母猪喉穴开发,在被强制性压制深喉的时候死掉了。

  嘘月先生……嘘月先生……对不起,可可根本没有成为母猪的天分,可可没
办法把这个没用的喉咙小穴变成能够容纳您雄武的大鸡巴的喉穴。对不起………

  可可……没有资格做您的母猪……对不起……饶了可可吧……可可……可可
下一辈子一定会好好的投胎成能够使用喉小穴来侍奉嘘月大人的母猪的。

  下辈子的话……可可不要这个能够唱歌,不要这个为了成为学园偶像而生的
没用的喉咙小穴了。神啊。能够听到可可临死前的呼声吗……?下辈子的话可可
不要当学园偶像了,只要能当一头可以侍奉嘘月先生的母猪就十分幸福了……所
以说……所以说……神啊,如果可以的话,下辈子,下辈子请给可可一个能够侍
奉嘘月先生的,一个为了给大鸡巴深喉侍奉而生的飞机杯喉咙小穴吧………

  「蠢货——!!(馬鹿野郎——!!)你这母猪!!不准再反抗我了!!母
猪唐可可——!!给我安静下来!!好好的用你那下贱的喉咙接受我的鸡巴!!
你个母畜!!」

  一瞬间,嘘月那充满气势的吼声带着强烈的命令顺着耳膜冲进了唐可可的脑
海之中,将唐可可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求饶与退缩的念头全部打的粉碎。

  「死了也没关系!!给我把你那没用的喉咙变成能够服侍我的母猪喉穴!!
如果做不到的话那你就死吧!!死在这儿吧!!作为没用的废料给我死在这里!!
母猪唐可可!!」

  男人的话语对于唐可可来说仿若是强效的镇静剂,自脑海里的念头被男人的
命令冲散以后,原本还在推搡敲打着嘘月的唐可可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既不反
抗也不抗拒。

  她在压制性深喉之中紧紧的用细小的喉咙包裹住了男人那碾压着整个喉道的
巨大鸡巴。同时甚至是睁开了原本禁闭着的闪烁着泪珠、显得格外令人怜爱的硕
大双眼。

  她向上看着男人,水灵灵的眼睛眨了眨,两缕泪水顺着脸颊滴落而下。

  半会之后,约莫嘘月开始深喉之后快二十秒,唐可可感受到了男人的大鸡巴
在自己的喉穴深处正不断的跳动,随着脉搏的跳动可可感觉到自己喉咙里的那根
本就巨大的鸡巴变得更加大了一圈,再之后一股炙热的体液从男人的鸡巴先端喷
薄而出,挥洒在自己喉咙深处的同时男人也在向外抽出鸡巴。

  在男人鸡巴前端抽出喉咙回到可可的嘴巴里的时候,可可感受到了口腔里那
股有别于男人的鸡巴臭的味道。

  可可知道,这是男人精液的腥臭味。

  虽然这是可可第一次品尝到精液的味道,虽然这是可可第一次被口爆,但可
可却没有任何反抗男人的意思,只是任凭男人的鸡巴停留在自己的嘴里射精、射
精。

  「口口…组滴浩吗……?(可可…做的好吗……?)」

  「组嗯……(主人……)」

  嘴里含着精液,可可抬头仰望着嘘月,仰望着那根被放在了自己脸颊上的鸡
巴。语句含糊的向男人乞求着夸奖。

  而男人也如唐可可所期愿的那般,看着自己鸡巴下那拼力张开着小嘴展示努
力的成果、期盼得到自己夸奖的精盆、母猪——唐可可,给出了让她从心底感到
了幸福的答复。

  「你的喉咙,成为了极品的喉穴啊,唐可可,我的母猪!」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