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原神《提瓦特后宫王》】(06)月光下的再次起誓【作者:文格勒】

第一文学城 2022-06-02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文格勒 字数:13324   本作品会在萌站首发,转载请标明出处                  -
作者:文格勒
字数:13324


  本作品会在萌站首发,转载请标明出处
                 -

  耀眼的红光逐渐褪去,旅行者和安柏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发现极冻树已经倒
在了地上没有了动静。从角落里慢慢走出来一个红头发的男人。

  「迪卢克前辈!」

  安柏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男人。看着他缓缓走了过来,一把把精疲力尽跌坐
在地上的旅行者拉了起来。

  「没事吧。」

  「还好……」

  「嗯,没事就好。」

  「……」

  「那个……」

  「嗯?有什么问题吗。」

  「迪卢克老爷是一直在旁边看着吗?」

  「不是。」

  「额……」

  (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呐……)

  「刚来不久,看到你们在讨伐,我自然不能占你们便宜。看到你有危险我才
出的手。」

  「谢谢你,迪卢克老爷。」

  「你我之间就不用加尊称了,没有意义。」

  「谢谢你卢锅……迪卢克。」

  「嗯。」

  「……」

  一旁的安柏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说不上几句话终于忍不住插了嘴。

  「好啦,你们两个,再不把战利品拿走等会极冻树又复苏了!」

  「奥奥,迪卢克你怎么想到也来讨伐极冻树的?是为了酿酒的新材料?」

  旅行者可是知道极冻树的花冠磨成粉之后有着很好的降温效果。用来给酒降
温可是很有效的。

  「不是。」

  「哈……好吧……那我们把对半分吧,谢谢你救了我们。」

  「不用,我只要一小部分就行。」

  「哈……你随意……」

  旅行者着实与迪卢克聊不来,又或者好像很多人都和迪卢克聊不来……

  只见迪卢克不紧不慢走到倒下的极冻树旁,用大剑将花冠齐刷刷得斩了下来,
剥去了其中的一小部分,把剩下的全都递给了旅行者。

  「谢谢。」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迪卢克转身就要朝着外面走去。

  「诶!请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吗?」

  迪卢克慢悠悠地转过身。

  「那个,你能劝劝琴团长抽空休息一下吗?她这样下去迟早会把自己累坏的。」

  安柏听到旅行者这么说,也反应了过来。

  「对对对,迪卢克老爷你劝劝琴团长吧!你们关系不是很好吗?」

  迪卢克低头思考了一会。

  「我和琴只是曾经的同事,而且我也不想在跟骑士团有来往。你是蒙德的救
星荣誉骑士,由你去劝她才是最好的选择。你可以去找丽莎商量,不过小心一点,
我总觉得她哪里有点不对劲。以上。」

  说完迪卢克转身就消失在了浓浓的冰雾之中。

  「诶诶!走的真快啊……」

  安柏看着消失在雾气里地迪卢克,叹了一口气。

  「我们也撤吧,不然等会极冻树复苏了就不好了。」

  两人快速的打扫了一下战场,把花冠放进了旅行者的背包里,撤到了地表上。

  刚跑到地表上,旅行者和安柏就找了一棵树坐下休整。

  「呼……刚刚真是太险了,你没事吧安柏?」

  「……」

  「安柏?」

  「安……诶诶!?」

  旅行者看着安柏没反应,刚想伸手摸摸她的脑袋,谁知安柏直接扑到了他的
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差点让你……让你……呜呜……」

  「……」

  旅行者看着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安柏,没有说什么,而是把手轻轻搭在了
她的头上,轻轻地抚摸着。

  良久。

  安柏在旅行者怀里抬起头,用泪汪汪的眼睛望着旅行者。

  「我怎么会因为这种事生你的气呢……起来吧,别把鼻涕抹我身上了。」

  「你!!!」

  安柏一把把旅行者推开。

  「说什么呢!空你也太坏心眼了!明明人家都哭成这样了!」

  「哈哈哈!」

  看着还留着眼泪的安柏气鼓鼓地滑稽样子,旅行者不禁笑出了声。

  「还笑!坏空,打死你打死你!」

  安柏不停的用小手捶着旅行者的胸脯。

  「哎呦哎呦,我错了我错了。安柏放过我吧!」

  旅行者可不想真的让安柏生气,自觉地投了降。

  「哼,没门!」

  「诶诶诶?」

  旅行者刚想站起身就被安柏扑倒在了地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的脸就
被什么东西盖住了。

  「嘿嘿,叫你使坏。现在轮到我欺负你了啦!蹭蹭~ 」

  安柏反向坐在了旅行者的脸上,用下半身蹭着旅行者的脸,当然她可没有用
力坐下去,毕竟谁也承受不起脸上结结实实挨一屁股不是。

  「唔唔!」

  旅行者就这么被安柏用屁股和两腿之间的那个地方蹭着自己的鼻子和嘴,由
于刚刚剧烈运动的关系安柏身上不止有自己体香还有淡淡的汗味。但这居然一点
都不难闻,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奇妙味道。

  「唔唔唔!唔唔!」

  旅行者本能把安柏推开,但怕伤害到安柏的感情,所以任由她对自己的脸前
后磨蹭。

  「呐~空,你其实很习惯这样吧~ 」

  我想空喜欢是喜欢的,谁不喜欢有美少女的臀部和私处在自己嘴边来回磨蹭
呢。但是……你能不能先把外面的短裤脱了,旅行者的鼻子已经被皮制的短裤磨
红啦!

  然而旅行者也没用说什么,反而默默忍受着这一切,可能安柏在他心里真的
很重要吧。

  (啊……我的哪里,正在摩擦着空的脸,一想到这里,身体就不由自主的热
起来了……)

  「空……我~ 哈啊~我好像,来感觉了……」

  确实,旅行者能感受到自己的嘴碰到了什么湿湿的东西,而他也看到了安柏
穿着的短裤在两腿之间的地方,颜色开始慢慢变深,看上去已经湿漉漉的了。

  (哈啊~那里,好像已经流出来了……)

  「唔唔(安柏),唔唔唔唔唔唔(别勉强自己了)。」

  已经飘飘欲仙地安柏好像根本听不见旅行者的呼唤。不得已,旅行者拍了拍
她的屁股。

  「呼……呼……」

  安柏才反应过来,连忙把屁股抬高了一点。趁着这个功夫旅行者可算是呼吸
到了新鲜空气。

  (完了完了,只顾着自己舒服了,空不会生我气吧……)

  「我……我错了……」

  安柏可怜巴巴地低下了头。而旅行者自然是不会计较的,他还是把手伸向了
安柏,摸了摸她的脑袋。

  「没事啦。」

  安柏享受着旅行者的抚摸,依偎在他的怀里,一脸享受。

  「那个……」

  安柏突然从旅行者怀里弹出了脑袋。

  「嗯?」

  「我下面已经湿了……不如……」

  「……」

  旅行者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既然女孩子都自己提出了这样的请求,那作
为男生肯定不能让女生尴尬不是。

  只是……

  「你确定吗?在这里?」

  旅行者和安柏环顾四周,荒郊野岭的虽然天色已晚但扔不排除会有行人经过。

  「我们第一次不是就在野外做的嘛,我想这次……也没什么嘛……」

  安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地避开了旅行者的视线。旅行者自然知道她是
在勉强自己。虽说安柏性格活泼,但毕竟是个女孩子,在这种事情上面肯定很害
羞。

  「来。」

  「诶诶诶?」

  为了不让气氛逐渐尴尬,同时也是为了满足安柏的愿望,旅行者抓起安柏的
手朝着树林里一棵倒下大树后面走去。

  「这里应该不会有人发现了,有草丛和树挡着。」

  旅行者环顾着四周,警惕地打量着各个方位可能到来的威胁。他可不想让自
己的女孩被别人看光光。但他殊不知自己身后的女孩锤了锤自己的胸口,给自己
打打气然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

  (呼~ 就这么决定了!)「

  「空。」

  「怎么……诶诶!又来?」

  安柏再一将旅行者摁到了身下,只不过这次她直接坐在了旅行者的胯上。

  「还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吗……」

  安柏坐在旅行者的身上,但是依然红着脸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旅行者当然记
得自己做出的承诺,毕竟自己可不是言而无信的人。

  「当然了。为什么现在说?」

  安柏的脸在旅行者的追问下愈发的红了,连吐字都有些支支吾吾。

  「那个……就是说啊……让我……主动……你懂吧……」

  「哈?」

  不是旅行者不知道她的意思,而是他真的听不清安柏在说什么……

  最终还是安柏鼓起勇气说出了一鸣惊人的话语。

  「空你就躺着,什么也别管让我骑在你身上!」

  (啊啊啊!说出来了!空不会讨厌我吧……)

  「啊……就是让你自己主动对吧,没问题的,不要有任何负担。」

  「诶?可是一般都是男生主导吧?女生主导会伤害男生自尊心的吧?」

  「……」

  两个人就这么尴尬地看着对方……

  「哎呀不管了!嘿!」

  「诶诶?!」

  安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伸向了旅行者的短裤,丝毫不在乎旅行者旅行
者拼命地拽着自己的短裤。

  「安柏,你冷静点!」

  旅行者也不知道为何这个刚刚才失去贞洁的少女会变得如此饥渴。然而一切
反抗都是徒劳的,安柏还是如愿以偿地扒下了旅行者的短裤。瞬间,旅行者整个
下半身都暴露在了安柏的眼前,这下轮到旅行者脸红了。

  「嘿嘿,原来你也会脸红的嘛。」

  安柏戏谑地看着半裸的旅行者,用手轻轻地把他还没完全觉醒的圣剑捧在了
手里。

  (啊……空的,软软的好可爱,跟硬邦邦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安柏的手灵活地在旅行者胯下套弄着,而旅行者的圣剑却迟迟没有觉醒。

  「奇怪……」

  安柏对此毫无头绪,只得看向捂着脸不敢见人的旅行者。

  「为什么还没有变硬啊?空,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我怎么能决定是硬是软啊!笨蛋!」

  (好哇,居然叫我笨蛋!看我等会怎么欺负你!应该是我给的刺激不够?嗯
……)

  「空,睁开眼睛看看~ 」

  「看什……嘶……」

  旅行者刚睁开眼睛就被眼前的景象弄得倒吸了一口气。安柏居然把胸前的衣
物拉了下来,露出了半边可人的圆润乳房以及点缀在上面的粉嫩嫩的小葡萄。

  (嘿嘿,果然有用~ )

  安柏能渐渐地感受到自己手里的家伙正在慢慢变得又大又硬。而她自然是没
有放过这难得的机会,开始用双手上下套弄了起来。

  「嘶~ 安柏,慢……慢一点~ 」

  安柏一开始的猛烈攻势然旅行者发出了阵阵愉悦的声音。

  (哇……空……没想到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虽然旅行者变得这么弱气让安柏很吃惊,但她依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反
而用右手盖住了整根圣剑最前端的蘑菇,用手掌摩擦着蘑菇上面积最大的地方。

  「等……安柏~ 哈……慢一点~ ……」

  (为什么她会这么熟练啊!不行,我得忍住啊!但……好舒服啊……)

  (哼哼,在你来之前我可是在附近找了很多蘑菇不停练习过了的,没想到吧!
等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

  安柏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旅行者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

  「空,这是什么?」

  安柏不解地用手指沾了沾蘑菇前端流出的黏黏的液体,伸到旅行者眼前捏了
捏。旅行者能清晰地看见安柏的两根手指之间拉出的细细银丝。

  「呼……呼……这个好像叫做先走液,是被刺激之后会流出来的润滑液体,
至少书上是这么说的……」

  「诶?你还会去看那种书啊……」

  「想什么呢!我是偶然看到图书管理员的桌上放着这种书,走过去翻了翻而
已!」

  「能吃吗?」

  「哈?等等……你在说什么?」

  「能吃吗?」

  「停停停,别突然问我这种奇怪的问题啊!」

  「多说无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哈?」

  「啊姆~ 」

  「不要什么都往嘴里塞啊!」

  在目睹了安柏把自己体内流出的液体含到了嘴里之后旅行者整个人都蒙了。

  (什么嘛,都没什么味道……)

  把手从嘴里那出来之后,安柏的注意力又移到了手中那直挺挺的东西上。她
把从前端溢出的液体涂满了自己的手掌,开始用这没什么味道的液体涂抹着整根
圣剑,当然是用十分特殊的手法。

  (滑溜溜的,还挺好玩……)

  安柏觉得好玩,可旅行者这边却苦咯。

  「哈~安柏……不要……当玩具啊!~ 真是的……嗯哈……」

  (嘿嘿,让空变得可爱的秘诀我找到了~ )

  就这样,接下来的几分钟空的下半身就在安柏地玩弄下直挺挺地被一双充满
粘液的手来回上下摩擦,套弄着。

  直到捂着脸不敢看的旅行者突然感觉自己圣剑的前端被柔软的温暖包裹了起
开,他才惊讶地发现安柏已经把蘑菇放进了嘴里。

  「哈姆……滋溜~ 滋溜~ 」

  「!!!」

  安柏吸吮着前端带来的强烈刺激充斥着旅行者的神经,甚至差点就缴械投降
了。

  「安……安柏~ 休息~ 嘶哈……休息一下吧!~ 哈~ 」

  然而面对旅行者的请求,安柏非但没有停下嘴里的动作,还用调皮的眼神挑
逗着旅行者,用手不停的套弄着没有被含进嘴里的肉杆,脑袋也开始一前一后地
动了起来,试图吞下更多的部分。

  (空的味道……好怀念~ 要上瘾了~ )

  「嗯!哈~ 啊啊……安……安柏~ 刚刚出了汗……跟脏啊!~ 啊哈……」

  已经沉迷于吸吮的安柏哪里听得进旅行者的话语,机械式地动着脑袋,嘴角
时不时流出白色的液体,不知是从旅行者体内溢出的先走液还是精液,是安柏的
唾液又或是这三者地混合物。

  (空的~ 牛奶!想要~ )

  「呲溜!呜姆~ 呜姆!嘶溜!……」

  「嘶!安~ ?啊……~ 安柏?!」

  随着安柏的动作越来越快,甚至用舌头在嘴里舔舐着蘑菇的顶端,旅行者发
现这个活泼的女孩已经失去了理智,经管自己怎么叫都没反应了,看来只有自己
缴械后才回让他停下来。没办法,旅行者只得忍受着自己的胯下传来的无数神经
信号的刺激。

  直到安柏用力把自己的脑袋向下一伸,把大部分的肉杆都吃进了嘴里。旅行
者感觉到自己的前端到感到了从未拥有过的温暖,毫无疑问,自己的东西已经突
破了安柏的嘴到达了喉咙里,这下自己再也无法忍耐住体内的浴火。

  「嘶哈!…………安柏!~ ……我要来了!~ ……对不起!…………」

  随着旅行者的身体一阵颤抖,一股暖流通过自己的下半身直冲进了安柏的喉
咙里。

  「咕噜~咕噜~ 咳咳!!咕噜…………」

  旅行者一阵颤抖之后,安柏缓缓地将给予她温暖牛奶的东西从嘴里拔了出来。

  「咳咳!咳咳!!」

  刚把东西抽出来,安柏就开始了轻微地咳嗽,把喉咙里剩余的咽不下去的牛
奶咳了出来,从她嘴里飞溅而出的白色液体落在了旅行者光着地下半身上,弄得
他下半身黏糊糊的。

  「对不起!安柏,你没事吧!」

  刚从高潮中缓过来的旅行者丝毫不顾自己下半身的粘稠,跪坐了起来死死地
抓着安柏的手,担心的神情全都挂在了脸上。

  慢慢地,安柏也缓了过来。

  (啊啊啊!我刚才都干了什么!)

  「啊……没……没事。」

  「对不起!让你难受了!」

  看着旅行者内疚地低下了脑袋,安柏心里也不是滋味,明明是自己因为欲望
失去了控制。

  「空没有错啦!都是我自己想这样的!」

  「那也不行啊,万一窒息了!」

  「空!」

  「干……干嘛?」

  看着旅行者执意想把错误揽到自己身上,安柏直接打断了他。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给我躺好!」

  「好……」

  虽然自己很对不起安柏,但是也不能食言啊,不守信用会变得让安柏更讨厌
的。所以旅行者还是乖乖地躺了回去。

  「这就对了嘛~乖哦~」

  「……」

  看着被自己戏弄地红着脸的旅行者,安柏心中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

  (害羞的空,好可爱……)

  「嘿咻~ 」

  当着旅行者的面,安柏脱去了自己的上衣和短裤,娇人的身体在皎洁的月光
下映衬下是那样的诱人,无论是锁骨还是可可爱爱的乳房,又或是看了想让人一
把搂住的腰,还是那衬托着整个诱人身材的美腿,当然还有两腿之间已经蜜汁泛
滥的粉红美穴。这些都一览无余的暴露在旅行者的面前。然而旅行者也发现,在
这让人想一口吃掉的花蕊上方,竟然窸窸窣窣地长着几根红色的毛!

  「哇,安柏。你已经是个大人了呀?恭喜恭喜!」

  面对旅行者的赞扬,安柏确显得有些不适应了。

  「自从那天跟你第一次做了之后,就发现开始长了,还要谢谢你让我变成大
人呐。不过我还是有些不习惯……无论是生活中还是执行任务,都感觉怪怪的…
…呐呐,这个可以剃掉吧?」

  「可以啊?不过你确定要剃吗?这可是成熟女性的象征哦。」

  「我到觉得无所谓啊,空你是喜欢长着毛的还是没用毛的。」

  「嗯……我?只见过你的啊……我也没见过别的样子的……不过对于你来说
我还是喜欢干干净净的吧?应该……」

  「知道了。」

  话音刚落,安柏就拿起了一支箭,迅捷地刮掉了花蕊上方稀疏的毛发。着实
让旅行者吓了一跳。

  「这……艺高人胆大……」

  「别废话了,躺好干正事了!」

  安柏把起身看着自己刮毛的旅行者摁了回去,开始用重新恢复光溜溜的蜜缝
磨蹭着旅行者已经被先走液还有精液以及自己的唾液涂满的肉杆。

  「嘶哈……空的,在摩擦着……嗯~ 」

  (哈啊~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和空做这种事情整个人都放轻松了……)

  就这样,旅行者的大家伙摩擦着已经被开发好的安柏的秘密花园,蘑菇头还
时不时往花园上的小点点上蹭着,每当扫过这敏感的小点点,安柏的娇躯总会轻
微颤抖,像是在忍耐着什么,并发出动人的娇嗔。

  「嗯哈~就是这种感觉……空~ 慢一点……」

  安柏早已没了力气,能撑着自己的身体就已经不错了,所以换旅行者自己在
安柏胯下动着。而他可不想让安柏难受,索性停下了下半身的动作。

  「诶?」

  (怎么停了……也好,我可不想空还没插进来就去了,太丢人了……)

  「呼……呼……」

  安柏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试图让身体的反应平静下来降低到高潮的红线以
下。

  (之前都是自己主导这种事的,没想到静下来看看安柏原来这么嫩啊……)

  旅行者仔细地观察者面前这位少女张开的两腿之间那已经被蜜液沾满的嫩穴。
可爱的两片花瓣正一张一合地反应着安柏兴奋的身体状况。里面则是随着花瓣张
合而若隐若现的充满因为安柏兴奋而溢出的爱液的狭窄通道。

  (好……好漂亮啊……)

  趁安柏还没从刚刚的刺激中缓过神来,旅行者饶有兴致地欣赏了一番这别样
的美景。

  「呼……可……可以了……」

  从安柏的呼吸中不难听出,她已经脱离了高潮的红线。不然她也不会重新把
两腿之间的那个地方重新贴上了旅行者的肉杆。

  「啪~ 」

  「呀?!你这是干什么。感觉怪怪的……」

  旅行者也没有回答她,而是继续用手握着自己大家伙的根部,开始用坚硬的
肉棒拍打着少女最柔软的地方。

  「啪~ 啪~ 啪~ ……」

  「等……嗯?~ 哈啊~ ……这种感觉……哈~好奇怪……」

  (嗯~ 比起直接插进来和摩擦小穴,这种拍打的奇怪地感觉是什么……嘶哈
~ 嗯嗯……)

  每当旅行者的肉棒拍打在安柏一张一合的小穴上,这张嫩穴的主人总会发出
一声销魂的娇嗔。而每击打一次,旅行者都能感受到从那狭窄的充满爱液的通道
里溢出了更多的黏黏液体,附着在自己的肉棒上。每当自己的肉棒和安柏的小穴
分开,几种不明液体混合在一起的粘液就会在两者之间拉出被月光映衬得无比色
气的银丝,在空气中飘荡,最终落在旅行者的胯上。

  「啪~ 啪~ 啪……」

  「嗯嗯嗯!……哈!~ 啊啊!!……」

  随着旅行者加快了手里的动作,下半身的肉棒如雨点般拍打在安柏的小穴入
口上。更快的速度,更大的力度,让刚刚离开高潮红线的安柏又升了回去。

  「哈啊啊啊!……怎么……突然……哈啊!……慢……慢一点啊!嗯啊……
大坏蛋!嘶哈啊啊~ ……」

  (不行……在这么下去就要去了!可是好舒服啊!大脑已经无法思考了!)

  「啊哈~ 啊哈~ 空……空……嗯哈~ 嗯嗯嗯嗯!!!~ 去~ ……去了!!!」

  看着马上就要高潮的安柏,旅行者起身把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接着用力把
下半身往上一顶。

  「咿咿咿!!!~ 」

  (去了!去了!被空的大肉棒插进来去了!……)

  本来大脑就无法正常思考的安柏被旅行者用下体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小穴,
这让她仅存的理性彻底崩塌。整个身子在旅行者怀里突然反弓,而舌头也在不经
意见吐了出来。随着安柏身体的猛烈颤抖,旅行者把刚刚插入的肉棒又拔了出来,
当蘑菇的前端被小穴吐出的一瞬间,从安柏的蜜缝里喷出了一股清澈的液体,溅
落在旅行者的下半身和草地上。

  「哈啊~哈啊~」

  而安柏高潮之后瞬间失去了力气,向前趴倒在了旅行者的怀中。

  (哈啊~ 怎么会这么舒服…………)

  依偎在旅行者怀中的少女无法理解为何这种行为会给人带来无与伦比的快感。
而旅行者则是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脑袋,是不是嘴里冒出几句关心的话语。

  「好些了吗?」

  「嗯……」

  「还要继续吗?」

  「……」

  「不用勉强……」

  「让我靠会。」

  安柏打断了旅行者想要说的话,并且紧紧的黏在了他身上,仿佛一松手他就
会跑掉一样。

  「从小我就是个很要强的孩子……至少他们都这么说……」

  「……」

  旅行者没有说话,而是握住了安柏的一只手,一言不发地倾听着。

  「在别人看来我总有用不完的精力……做什么事情都抱有极大的热情……」

  「……」

  旅行者牵着安柏的手反而被安柏握了起来,并且力道越来越重。

  「我也很累的啊!」

  旅行者能感受到胸口被什么打湿了。

  「但是……但是不能把这种情绪带给大家……呜呜……」

  「……」

  旅行者依然无言,但默默地替安柏拭去了眼角的泪花。

  「不过以后不一样了。」

  安柏抓住了刚刚为自己拭去泪花的手,把旅行者两只手都抓了起来。

  「跟你在一起不用那么累……不用在意把不好的情绪传给你……能无忧无虑
地躺在你怀里好好休息……」

  安柏慢慢起身,与旅行者四目相对,两眼仿佛闪着金光。

  「安柏……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的胸膛可以一直让你一个人依靠……」

  对于这方面不那么在行的旅行者来说,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安慰方式
了。

  「诶……那诺艾尔和莫娜呢?」

  「啊?」

  对于安柏突如其来的戏谑,旅行者的脸从脖子一直红到了耳朵根。安柏也好
不到哪去,自从刚刚旅行者说出了那么一番发自肺腑的安慰自己的话后,自己就
一直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好啦好啦~ 空真不禁逗。」

  (明明自己的脸上也挂着红色呢,还好意思说我。哼,给你点颜色看看。)

  「我也休息好了,继……诶诶诶?!」

  安柏刚想起身坐回旅行者的胯上,嘴里话还没说完就被旅行者摁在了身下,
还感觉到自己下面的入口已经被什么东西顶到了。

  「这就是调皮的下场。」

  「什……嗯!……」

  还没等安柏反应过来,旅行者已经推送着腰把自己的家伙缓缓顶入了安柏的
两腿之间。

  「哈啊~ 哈啊……」

  虽然已经有过几次交合,但安柏的里面依然就像从前的样子,无比的紧致。
但这也难不倒旅行者,经过前几次的经验,再加上自己有在战斗中寻找对手弱点
的习惯,旅行者已经学会了在插入的时候顺着通道的走向调整角度,这样不费吹
灰之力就能让自己的武器突破对手的防御,但无奈自己的武器又粗又长,每一寸
的突入都会让对手发出阵阵愉悦的呻吟。

  「为什么……嗯!……你这么…………熟练啊!…………」

  旅行者并不急于求成,而是给了对手充分的休息时间。待到时机成熟便开始
下一阶段的行动。

  「安柏……」

  安柏听见旅行者在呼唤自己,于是睁开了眼睛和他四目相对。只听见旅行者
温柔的看着自己的眼睛,用同样温柔的话语说。

  「你刚刚已经很努力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诶?哈…………嗯?哈……啊~ 哈啊…………」

  还没搞明白什么情况的安柏迷迷糊糊的回应了一声,接着就沉默在了欢愉的
浪潮之中。

  「嘶~ 哈啊……嗯!……咿啊……呀啊……嗯!~ 哈啊…………」

  刚刚高潮完的安柏,小穴里充满了用来润滑的爱液,这让本身就附着着两人
秘制润滑油的旅行者的肉棒进出更加的便利和顺滑,尽管还是需要旅行者费不少
力气在这紧致的花蕊里进进出出,但也算是让旅行者省了不少力气。

  (安柏……好可爱……)

  旅行者看着羞得脸上红扑扑还不敢正眼看自己的安柏,不由得更兴奋了。

  (嗯……哈啊…………骗人吧?!居然……在里面变得更硬了?!哈啊……)

  安柏能感觉到,旅行者整根肉棒最粗的前端,正无情地刮擦着自己最娇嫩的
地方。旅行者每抽插一次,自己都像被电气水晶电了一下似的。

  (安柏的里面……好温暖……感觉就像被带着汁水的嫩肉包裹的紧紧的……)

  (空的……嗯……肉棒~ 也太大了吧……丘丘人都没有这么粗壮……哈啊…
…)

  夜晚的蒙德,晚风拂过每一座山,这是修女口中风神巴巴托斯的恩赐。也是
蒙德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自然资源。骑士团办公室的灯依然亮着,不知是哪位
忙碌的人在深夜伏案。乐于助人忙了一天的女仆,也已经躺在了床上进入了梦乡,
虽然她身旁的床上少了一个人躺着,但她知道,作为西风骑士团的一名骑士,出
差已是家常便饭。荻花洲的少年,正付弄着手中的面具,倾听着不知何处而来的
琴声。极冻树早已重新长出了枝芽,等待着下一位前来挑战的战士。殊不知,在
它的头顶上,一对如火般的恋人正赤裸相对,下半身紧紧地贴在一起。

  「哈啊……嗯……呀!……哈~哈…………」

  「啪~ 噗哧……噗哧……噗哧……啪~ 啪~ 啪……」

  愉悦的娇嗔,下体碰撞在一起的撞击声,以及肉棒在充满爱液的小穴中抽插
所发出的水声。在提瓦特的夜空下留下了毫无韵律可言但却没有男人能拒绝的交
响乐。

  (嗯~ 小穴……在被空的大肉棒冲击着…………哈啊……!)

  「哈啊……空……嗯!~ 呀……」

  「安柏……嗯…~ ……」

  (安柏的里面太温暖了……感觉……要化掉了……在这么下去……不行……)

  旅行者伸出两只手,右手捏住了安柏粉嫩的乳头,而左手则刚好捧住了安柏
一边的乳房。左右开弓,开始有节奏地揉捏着。

  「咿呀?!居然偷袭胸部!嗯哈……空……嗯!……太狡猾了……哈啊!…
…」

  (乳头被捏着这么玩弄……为什么不疼反而很让人兴奋呢……哈啊…………)

  旅行者揉捏着安柏不大不小刚好能被自己一只手捧住的乳房,另一只手还不
忘挑逗安柏那已经坚挺的粉红色樱桃。只见他的手指头围着那可爱的小点点绕了
好几圈然后轻轻地把樱桃往上一挑。

  「咿?!你……你欺负人!」

  旅行者并没有理会少女的抗议,反而两只手交替地玩弄着两个可爱的小樱桃。
时而左边点点,右边绕绕,在樱桃坚挺地最厉害的时候轻轻的上下拨弄挑逗,亦
或是捏住轻轻拉扯。以上这些举动无一不让身下的少女发出阵阵愉悦的音符。

  「呀?!……哈啊……嗯~ !咿!……嗯哈……啊……哈啊……嘶啊……哈
……」

  (乳头……被手指头挑逗着……好羞耻……但是……但是……)

  旅行者明显地感觉到包裹着肉棒的爱液逐渐增多,在安柏小穴里进出的声音
越来越大。

  「噗哧~ 噗哧~ 噗哧~ ……!」

  (哇……安柏下面流出来了好多……原来乳头是这么敏感的吗?那如果……)

  「哈姆~」

  「哈啊……这是干嘛……」

  「呲溜~ 」

  「咿~ ?!哈啊啊啊啊……!」

  旅行者也没有想到安柏的反应会这么大,自己只不过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把
安柏其中一个乳头含在了嘴里轻轻吸吮了一下。

  (哇……了不得……)

  「呲溜~ 呲溜……」

  「嗯!……哈啊…………就算……就算你这样吸……嗯……哈……也~ 也吸
不出奶水的呀!哈啊!……笨蛋!~ 嗯啊啊……!……」

  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安柏的下半身已经说明了一切。两条白白嫩嫩的玉腿已
经缠到了旅行者的腰上,配合着旅行者在自己的花园里进进出出。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呲溜~ 呲溜……」

  上半身被旅行者用舌头缠绕吸吮的乳头以及下半身被旅行者的巨物蹂躏着的
小穴无一不刺激着安柏兴奋的神经。让这个不久前才刚刚高潮过的妙龄少女又一
次逼近了喷射的红线。

  (感觉……哈啊…………乳头……小穴……哈啊……被搅动……)

  「嗯啊…………哈啊……!……空……~ 我觉得~ 我快要……哈啊!………
…」

  安柏的双腿已经紧紧地缠绕住了旅行者的腰,而后者也逐渐加快了抽送的频
率。

  「噗嗤~噗嗤~ 噗嗤!」

  「安柏……再坚持一下。我也快了……」

  话音刚落,旅行者加快了腰部的动作,好赶在安柏高潮之前也让自己达到那
条线。

  「嗯~ 嗯~ 嗯…………」

  (啊啊啊!肉棒~ 肉棒~ 越来越快了!小穴快化掉了……!)

  安柏缠在旅行者腰上的腿愈发的用力,像是逼着旅行者往自己的更深处捅去。

  (啊……安柏的小穴好紧致……我也快……)

  「安柏……要来了!……」

  旅行者松开了玩弄安柏胸部的手,抓住了她的胯开始向着更深处越来越快地
抽送着自己的腰。

  「哈啊!……空~ 空……全都射给我吧!空的黏黏的精液牛奶~ !哈啊……」

  就当两人都快要到达极限的时候,旅行者突然拔出来了在安柏体内翻来覆去
的肉棒,伸到了安柏的面前,而安柏也很自觉的马上把这根被自己黏糊糊的爱液
满满包裹着的大家伙一口含在了嘴里,开始贪婪地吸吮着。

  「哈姆……呲溜……嘶……!」

  而旅行者则把手指悄悄地放到了安柏已经洪水泛滥的小穴上那一处微微凸起
的小点上。

  (空的~ 大肉棒……~ )

  「呲溜……」

  (跟刚刚味道不一样……我的小穴里的味道……是这样吗……)

  「呲溜……」

  看着安柏贪婪地舔舐着自己的大家伙,旅行者也觉得是时候了,只见他放在
安柏小穴上的手指,对准那个小点用力的按了下去。

  「咿呀啊啊啊啊!!!……」

  安柏瘫软在草地上的双腿突然绷直,夜色下安柏的两条腿以及中间私密的花
园无一不在月光下颤抖,甚至连喷涌而出的蜜液都被映衬成了月光的颜色……

  (去了!……嘴里含着空的大肉棒去了!!!……)

  「安柏……要来了……」

  「嗯咿?唔!?噗噗噗!……」

  还沉浸在高潮之中的安柏,嘴里突然被一大股甜蜜填满,甚至都来不及吞咽
溢出了一大滩白色的液体沿着花落在脸颊旁的草地上。

  「唔~ !嗯~ 嗯~ ……」

  反应过来的安柏顾不上自己两腿之间正在喷涌的甜蜜液体,开始大口吞咽着
还在源源不断冲击着嘴里的白色液体。

  (空的……精液牛奶……怎么吃都不腻啊……明明……明明下面还在……还
在往外流着……流着……哈~)

  随着安柏整个身体无数次的颤抖,旅行者终于停止了液体的注入,将肉棒从
还在恋恋不舍地吸吮着肉棒的安柏嘴里拔了出来。

  (哇啊……这……)

  当旅行者把肉棒完全拔出来的时候,连他自己都吃了一惊。除了前段在安柏
嘴角拉出了洗洗的白丝之外,整根肉棒干净无比,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就
连安柏自己也是一脸吃惊的表情,她也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厉害……

  「安柏,你好好休息。我给你擦……哇啊……」

  旅行者从衣服堆里找出了自己的手帕,然而回头的一幕却着实把自己吓了一
跳。

  安柏两腿之间的草地被打湿了一大片,就几颗比较高的草叶上都挂着还带着
余温的白色液体。

  「笨蛋!不要看啊!!!」

  虽然旅行者想好好欣赏一下这幅动人的景色,但他的思绪马上就被扔到自己
脸上的兔兔伯爵打断了……

  一段时间之后……

  「我说安柏小姐……」

  「嗯?……」

  「你能不能自己把衣服穿好啊……时候不早了……」

  从刚刚把安柏的身体擦拭干净之后,旅行者已经早早地穿好了衣服,而安柏
则是安逸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嘿?……用完我的身体就像跑,空好过分!~ 呜呜呜……」

  (####生气,明明是你把我推倒的吧?!)

  「行……我给你穿……」

  「这还差不多~ 嘿嘿……」

  迫于无奈,旅行者拿起被扔到一边的衣物,走到安柏身旁。

  「来,伸手。」

  「好……」

  安柏乖乖地把手举的高高的,让旅行者把上衣套在了自己身上,调整好胸部
的位置。接着旅行者又转身拿起落在地上的印着兔兔伯爵的白色内裤。

  「来,抬腿。」

  「好……」

  安柏依旧乖乖地把两条白白嫩嫩的玉腿穿过胖次,直到旅行者慢慢地把内裤
提起,从小腿,到大腿,再到刚刚洪水泛滥的秘密花园。为了尽可能让安柏穿着
不别扭,旅行者反复调整了好多次内裤的位置。而安柏则是忍着内裤摩擦小穴和
小豆豆的刺激,努力让自己不再兴奋起来。

  「来,抬腿。」

  「好……」

  (只要把短裤穿上就结束了……)

  安柏还是乖乖地把腿穿过了短裤,但是这一次却并不想旅行者想的那么顺利。

  「嘿!」

  「唔?!唔唔唔!」

  安柏用双手直接抓住了旅行者探下的脑袋,把他的脸死死地摁在了自己的刚
刚被内裤遮住的嫩穴上。尽管自己脸上也羞得红彤彤的,但是依然一脸享受的表
情。

  「哈啊……美少女出过汗之后的原味内裤……味道怎么样啊?……」

  (……看来得给安柏一点小小的教训了。)

  安柏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身处蒙德城内了,而自己的
短裤还没有提上,何况还把荣誉骑士摁在了自己最私密的地方。

  「哇啊啊啊!!!」

  安柏立马推开了旅行者,一把把裤子提到了腰上,接着紧张地环视周围。

  「呼……还好没有人。你!」

  安柏恶狠狠地盯着被推到一旁的旅行者,但是自知理亏,只能把火气咽到自
己肚子里了。

  「哼!」

  而旅行者反倒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位闹别扭的美少女。

  「好了好了,给你这个。」

  旅行者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长筒状的东西,递给安柏。

  「哇!?这不是最新款的望远镜吗?你怎么?」

  「贷款买的……所以说要请你来帮忙讨伐极冻树哇。」

  「嘿嘿,就知道空最好了~ 」

  旅行者看着正在摆弄望远镜的安柏,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时候不早了,回去的时候别把诺艾尔吵醒了。」

  「诶?明明刚刚跟人家做完舒服的事情,这就惦记上人家的室友了?」

  「硬了,拳头硬了。」

  「诶诶!你刚刚还承诺会让我依靠你的!」

  「那跟你调皮挨打是两回事。」

  「哼!我闪!」

  安柏趁旅行者还没把手刀举起来,飞也似的跑出了旅行者的视线。

  「……」

  (好快……算了……先回去吧。)

  一段时间之后……

  旅行者穿过夜晚蒙德无人的大街小巷,走到了家门口。殊不知有一道黑影正
在楼顶上穿梭着,紧紧的跟着自己。直到旅行者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这就是荣誉骑士吗?有点意思。」

  黑影玩弄着手上的匕首,转身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镜头回到旅行者这边。为了不吵醒睡着了的莫娜,旅行者连门都是轻轻地开
关,蹑手蹑脚地穿过客厅,暗自祈祷经过莫娜房间门口的时候不会吵醒她。

  「轻轻地……」

  旅行者快走到走到莫娜房门口时,连呼吸都不敢大喘气,生怕把这位刁蛮公
主给吵醒了。

  (就这样,慢慢的……)

  「哈啊!……」

  (???????)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